<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39章 了然遇困
    “若是现在,再有敌人忽然出现,我可是真的没有再战之力了。”

    郑十翼低语一声,拿出一颗丹药服下,盘膝打坐了一段时间,这才起身向着了然的方向追去。

    了然一路飞奔,路上更是不断的将自己离开的踪迹掩盖住,甚至还留下几个陷阱。

    “终于摆脱那恐怖的家伙了!”

    一个时辰之后,了然看着身后没有任何有人追来的迹象,终于长出一口气,停下身子减速迈步向着前方走去,都这么久了,郑十翼还没有追来,应当不可能追上来了。

    何况,他本就消耗极大,现在恐怕还在恢复吧。

    了然越想越感觉郑十翼不可能再追来,整个人也放松警惕,缓缓迈步行走。

    忽然,毫无征兆的,一股剧痛忽然从他落下的右脚上传来。

    “这是……兽夹!”

    了然低头看去,自己的右脚已经被一个巨大的兽夹夹中,这兽夹明显是特制的,看起来异常的锋利,尖端更是布满了一排排锋利的倒刺,夹入脚上,却是难以拔下。

    这附近似乎没有什么异兽,怎么会有这种兽夹?

    这是陷阱,针对人的陷阱!

    了然心中一紧,体内灵气涌入被夹中的右脚之上,劲气狂吐而出,脚上的兽夹轰然碎裂,向着四周飞落而去,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与地面融为一体的身影,破土而出,瞬间出现在了然身前一掌拍打而来。

    蒲扇大的手掌之上,阵阵腥臭之气涌现,仿佛是一双在鲜血中浸泡了无尽岁月的血手拍落下来。

    间不容发之际,了然几乎是下意识的举起双手挡在身前。

    下一刻,两人手掌向对,传出一声仿佛是山岳崩塌一般的巨响,了然的身子向着后方接连后退了七步之后这才稳住了身形。

    对面,偷袭的黑影却是倒飞出去,只是在空中,一双巨大的翅膀伸出,在空中轻轻拍打了一下便稳住了身形。

    四周,道道声响传来,总共七个夜叉,从不同方位迅速聚拢过来,将他围在了中间,加上将他震伤的那名夜叉,一共八个夜叉,每一个都达到了合一境后期。

    甚至,其中一个夜叉的气息明显比另外七个夜叉更强,似乎已经达到了合一境巅峰。

    这下麻烦大了!

    了然一双粗黑的眉毛紧紧皱起,寻常情况下,同等修为境界下,夜叉本就比人类要强一些,而如今面对的夜叉修为境界本就高过自己,还是八个夜叉!

    自己可不是郑十翼那小子,拥有以一敌百的实力以及疯狂心性。

    以自己如今的实力,面对两个合一境后期,自己拼尽全力,还有的一战之力。可若是八个夜叉,自己根本没有一点胜算。

    本以为从那个家伙手中逃脱了,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却陷入夜叉的包围中。

    了然在心中笑一声,目光却是紧紧盯着对面,脚下隐隐有了移动迹象的八个夜叉。

    “阿弥陀佛……看来佛祖今日便要让小僧降妖除魔了。”

    了然忽然扯掉上衣,露出了与脸上肤色截然不同的古铜色肌肤,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武甲下,硕大的胸肌像钢板一样几乎占据了他上身的大半部分,八块像经过精密计算大小均匀,像是被工匠烙印上的腹肌,随着他的呼吸,正有节奏的跳动着。

    远远看去,仿佛一尊庙宇中的降龙罗汉,他将脖子上的佛珠拿了下来,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了手腕之上。

    拳头一攥,手臂上的肌肉像急速跳动着的心脏,突突的向上蠕动了几下,合一境中期的战力瞬间攀升到极致,阵阵佛门所特有的庄严宝象气息向着四周散发。

    忽然,了然身子猛然向着后方一弓,随之身子猛然弹出。

    空气中,忽然闪过一串罗汉虚影。

    转眼的功夫,他已经出现在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夜叉身前,手掌五指分开,宛若传说中神龙之爪抓落下去。

    四周的空气霎时间宛若受到波动的湖面一般,荡起一圈圈的波纹,一爪之下,似乎连整个空间都被抓了起来。

    对面的夜叉双目中露出一道明显的惊恐之色,双腿在地上一蹬,整个人的身子向着后方急速倒退而去,同时身前的空气更是剧烈的波动起来,形成一道两指多厚的护体灵气,灵气之上,更有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

    倒退之中,他的身体更像是被灌入了某种毒素一般,疯狂的变大,只是眨眼间功夫,他整个人的身子看起来足足有之前的两倍大。

    一块块肌肉,宛若一块块坚硬的岩石一般,紧紧贴在手臂上,隐藏在肌肉下,看不到的血液,这一刻甚至都清晰的印在了眼帘之中。

    他一直倒退着的身体忽然停止倒退,粗壮的双腿对着空气猛地一蹬,仿佛是蹬在了一块无形的石壁上一般,身子以惊人的速度前窜出去。

    一双足足有之前两倍大的巨大手掌上,指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生长的如同他的手指一般长,指甲尖端更是如同匕首一般锋利。

    四周,另外七个夜叉之中,除了最强的那个夜叉之外,另外六个夜叉的体型更是如同这个夜叉一般急速变大。

    他们拍打着背后的一对巨大的翅膀,向着了然的方向冲去。

    长枪、三叉戟、战斧、铁锤,利剑、长刀从六个不同的方位落下,一时间,四周的空间都被搅动的疯狂震荡起来,让人感觉这一方空间似乎随时都会塌陷。

    了然看着四周冲来的六个夜叉,猛一咬牙,天空之中一道佛光降落在他的身上,在他的周身形成一道金色的护罩,他的身子更是再次加速向着身前的夜叉攻去。

    方才他看到过郑十翼是如何斩杀那上百名的夜叉的,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弱了气势,更不能一味的躲闪,那样只能让对方完全发挥出优势。

    对方人数是多,可只要每斩杀对方一人,对方的实力就会降低几分!

    了然一双手臂在空气中脱出了一条形似长龙游过的气浪,犹如龙爪的手掌打在了对方毫无章法乱舞的硕大手掌上。

    一时间,两股蛮横的力量对撞,空气中传出一声山岳相碰发出的巨响,两人胸口同时一颤,同时变换手势,又接连对了三掌。

    连续三掌每一次碰撞的声音都比之前更大,阵阵劲气向着四周冲去,更是将四周的野草、随时尽数击碎成齑粉。

    对面的夜叉在碰撞之中,身子向着后方倒飞出去,撞倒后方的一块巨石之上。

    原本看起来有一头巨象一般大小的巨石瞬间碎裂。

    另外一边,了然更是脚下不稳,向着后方接连倒退而去,瞬间落在身后六人的攻击之中。

    六柄不同的武器,带着凛冽的劲气落到了然背后闪动着异样光芒的金色护罩上,

    霎时间,护罩之上金光大盛,武器落下却是传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一道道火花闪耀而起,向着四周飞溅,即便是在白日之下,都显得异常刺目。

    六个夜叉英俊的脸上,神色大变,手中的武器砍在对方的灵气护罩之上,竟然感觉像是砍在了不知道用什么铁石打造的实心佛陀上一般,握着武器的双手之上更是传来阵阵酸麻的感觉。

    仅仅在那一刹那,他们那劈砍而下的武器,甚至有了一种被反震弹起的趋势。

    几个夜叉脸上顿时露出一道凶狠之色,双手用力,强行压住手臂上传来的反弹之力,手中武器再次劈落下来,落到金色的光罩之上。

    一时间,一声声清脆的碰撞声再次传出,伴随着四溅的火花,金色的护罩更是随之猛烈的波动起来,隐隐约似乎浮现出了几道细微的裂痕。

    光罩之中,了然脸上骤然闪过一抹苍白之色,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体内气血翻腾间,一口鲜血喷出。

    下一刻,金色的光罩似乎是再也承受不住,轰然碎裂。

    了然脸色如常,似乎是早就遇到到光罩会在这一刻碎裂一般,一双手掌仿佛要将整个天际托起一般,向着上方举起。

    光罩之上,碎裂之后的偏偏金色碎片,向着四周猛然冲去。

    无数的碎片,每一块都如同绝世高手投掷出的武器一般,带着无尽的威能砸落。

    一众夜叉似乎没有一个想到,碎裂的金色光罩竟还能发动攻击,毫无防备之下,被正面击中,一个个倒退着飞出。

    下一刻,八个夜叉之中,一直未曾动手的那个夜叉忽然窜出。

    了然只觉眼前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甚至未曾来得及做出动作,胸口处已经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是被巨大的山岳砸中一般,身子倒退着飞出。

    “该死!”

    了然飞出近乎三十丈的距离后,这才重重的摔落地面,在地上砸出一个两人多高的圆坑,殷红的鲜血更是从口中狂喷而出。

    那个夜叉的实力,果然比另外七个夜叉要强出许多。

    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些夜叉。

    看着再次合拢围来的夜叉,他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若是没有从郑十翼面前逃跑,自己恐怕不会遇到这些夜叉。

    即便是遇到,那又如何?

    郑十翼一个人可斩杀上百合一境夜叉,如此八个夜叉又算得了什么?

    可现在,自己已经逃走,更是一路掩藏自己的踪迹,郑十翼怎么可能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