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9章 通缉凶犯
    “一千两……”郑十翼笑看着手中大额面值的魂石票道:“该说这俞岩大方,还是该说我现在值钱了呢?居然是一千两的面额。这价格,在门派通缉榜上都排的上号了。”

    “还好没有干掉俞岩……”郑十翼小心的收好魂石票自语着,“希望俞岩这次逃走之后,可以再花钱雇其他人来杀我,那我凑够魂石的时间就会缩短很多啊。”

    郑十翼抱有期待的走到了李冲面前,希望也能像之前那样,在这人身上找到一千两魂石票。

    不过,郑十翼并没像之前那样幸运,只是找到了一张一百两魂石票。

    “第九跟第七的排名差不了太多,价格差的也太多了吧?”郑十翼撇嘴抱怨着收好魂石票计算着“我手中有两万三千多两魂石,现在又得到了一千多两,加起来已有两万四千多两,我只需把朗亮跟那名凶手抓住,那我凝泉所需的魂石就够了。”

    算了算还差的魂石,郑十翼继续向前,去找寻朗亮。

    俞岩一路狂奔,半刻都不敢停留,直到跑出距离郑十翼有几十里外的位置,才小心的停了下来,一手扶着大树,一手摸着胸口,连连吐血。

    刚刚的郑十翼,实在是太强了!俞岩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更多的还是沉浸在之前的恐惧之中。

    “堂堂的风云榜第五,怎么会弱到这种地步?让一名新入门弟子杀的如丧家之狗一般!你哥若是知道了,估计会直接气死过去吧?”

    一道讥讽从俞岩身后的沼泽中传了过来。

    “是谁?”俞岩猛地直起身子,一脸冷漠的看着讥讽声音传来的方向。

    沼泽的雾气中走出一名男子,这人身材修长,个子比寻常人高一些,冷峻的面容并不会给人太多距离感,只是眉宇间那高高在上的气息,让人有些不好接近。

    “林哲?”俞岩目光一寒,这人不正是风云榜上,排在第三的林哲吗?

    俞岩冷漠的看着林哲,语气森然的说道:“你跟踪我?现在突然现身,是觉得我受伤了好欺负是吗?怕我威胁到你的排名,打算在这里杀我吗?”

    俞岩的唇角带着冷笑,虽然被郑十翼杀的如丧家之狗,但面对这个风云榜排行第三?如今自己可是轻易凝聚虚泉的人,足够有实力把他从排名上打下来了!

    “这样的笑容,是很看不起我的样子啊!”林哲的眼里带着几分自嘲,他缓缓张开了双臂:“是不是觉得,你能够凝聚虚泉,便能打赢我了?你真的太不知道风云榜前三代表什么了……”

    大量的灵气,在林哲张开双臂之后,便汇聚到了他的身后,一颗真实的,绽放着绚丽光芒的灵泉,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道道如琉璃般的灵气,由灵泉中涌动而出,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迅速改变着一名武者原有的气势。

    “灵泉!你竟然进入灵泉境了!”

    俞岩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他本以为,除排在第一那个家伙外,风云榜上便再也没有人能凝出灵泉。

    自己这个虚泉的状态,在风云榜之中已经算是站在顶端的存在才是!

    可……如今……

    风云榜排名第三的林哲……居然有灵泉!那代表着什么……风云榜前三名,应该都已经凝聚了灵泉!今年的内门弟子考核……恐怕比任何一个时间点都更加残酷激烈!

    林哲满不在乎的耸动着肩膀说道:“你跟那小子的事情,我听说了。原以为,你会愚蠢到,自己来杀那小子。”

    “没想到,你还找了两个帮手。你们走了后,我就跟了过来。”

    “只是没想到,刚刚进来就看到你这样的狼狈。那两个蠢货,跟你一起进入这里,他们没有跟着你跑,应该是被那小子给杀了吧?”

    第七十八章

    俞岩沉默的把头点动了两下,“的确是被那小子给杀了。”

    看着脸上没有丝毫杀气的林哲,俞岩试探的问道:“你好像不是来杀我的?那你进来可是帮我的?”

    “帮你的?”林哲笑着晃动食指:“我只是想卖俞伟一个人情罢了。”

    “即便你我是风云榜前十,在外门混的风生水起,进入了内门,还不是在内门中垫底?”

    “你哥俞伟是内门山河榜前五,他若是知道我在这里救了你一命,看在这份上,我进入了内门,应该会罩着我吧。”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是,我也想杀他!”

    “你也想杀他?”俞岩疑惑的看着林哲,林哲如今已凝出了灵泉,郑十翼即便再强,也无法给他在风云榜构成威胁,他没有必要杀郑十翼啊。

    林哲小眼睛一眯,冷漠的看着远方,道:“是的。这家伙成长的真是太快了。”

    “他从进入内门到现在,这才多久,就杀入了风云榜前十。”

    “他此次前往这里,八成是为了抓捕朗亮,获取抓住朗亮给的魂石奖励。”

    “他前不久,刚从风云堂领到了五千两魂石,又从你手中赢得了六千两魂石,如今还要去抓通缉犯。”

    “他需要如此多的魂石,一定是为了凝泉!”林哲的眼神陡然变得犀利,如刀的目光在瞳孔深处迸发而出,“从他需要的魂石数量来看,他手中可能有一本极为厉害的凝泉功法。”

    “他若只靠天赋,在这么短时间内,成长这么快,我也不会将他放在心上。因为我们能够打进前十,哪个天赋不出众。”

    “他若不努力,就算天赋再好,也不可能赶超我们。”

    林哲讲到这,忽然顿了一下,仿若那日看到的,又浮现在了眼前。

    俞岩若有所思的看着林哲,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他相当努力了?”

    林哲给出的冷笑里透着嘲讽,这种嘲讽的冷笑俞岩非常熟悉,每一次面对郑十翼时,那臭小子都是这样的表情,而且表情后面往往会跟着两个字‘蠢货’!

    “何止是努力,那是在拼命好吗?”林哲懒得去管俞岩因为乱想而露出的不悦神情,继续自顾自说道“我曾到他以前经常修炼的地方看过,地面竟被他践踏的下陷了数尺。”

    “他摸过的石头,从里到外一层层都变成了血红!由此可见,他修炼时流了多少血。”

    “拿命去拼的残忍修炼!我相信,不论是你,还是我,都承受不了!”

    “这人天赋又好,又如此努力,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所以我必须杀掉他,不然,他很有可能,威胁到我成为内门弟子。”

    林哲眼中寒光一闪,攥紧的拳头中,接连发出“咯吱”的脆响声。

    随着对郑十翼的了解,俞岩对郑十翼的杀意更浓了,他也顾不上干掉郑十翼之后,林哲会不会跟抢其身上的东西。

    俞岩指了指郑十翼在的方向,开口道:“他就在那边,我们现在追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好!”

    林哲点了点头,两人便朝着郑十翼在的地方狂奔去了。

    郑十翼四处找寻着朗亮可以藏身的地方,“周围都是沼泽,这家伙能藏在哪里呢?”

    郑十翼也不知道,朗亮会藏在什么地方,一路前行着。

    他的前边忽然出现了一排排脚印,“难不成朗亮就在前边?”

    郑十翼顺着脚印,一路前行,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了大量的树木,这些树呈弧形围了一圈。

    在中央的一棵树下,有一张木床,木床上躺着一名女子,那女子……丁悦!

    郑十翼努力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不是出现了什么幻觉……

    床上的女人,就是因为自己误上了其床,就被她追的跳下死亡深潭的恶女人丁悦!

    在床左边的沼泽中,堆了一堆女人的衣裳,及女人戴过的首饰、饰品。

    床的右边不远处,大约二十米的距离的树杈上,坐着一名如同掉入过沼泽,全身包括脸在内,都沾满黑泥,身上恶臭味,足以熏死人的中年男子。

    他的怀中,有一只被拔光了毛的火焰虎幼崽。

    火焰虎幼崽的脖子,被皮鞭栓成的扣,缠绕着,这一圈扣上,每隔一指甲盖远,就会有一根穿插进皮鞭,钢钉头正对着火焰虎脖子的钢钉。

    皮鞭的另一头,被男子握在手中,皮鞭只要微微一动,从扣上穿过的钢钉,就会刺入火焰虎幼崽的肉里。

    此时,还能看到火焰虎幼崽脖子上,因为钢钉刺入,留下的一排钢钉印,鲜红的血液,接连从钢钉印中流出。

    “小美人儿,你若从了我,我可以多玩你几天,最后也能让你死的好看一点。”

    这人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一脸淫笑的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的丁悦。

    丁悦的神情还是那样冰寒,跟上次郑十翼遇到她时几乎没有变化,仅有的变化也就是其美眸中的杀意好似要撑爆她的瞳孔。

    “淫贼!你杀我姐妹!若敢过来,我便杀你!”

    “呵呵……”这人将手中的皮鞭放下,单手撑着下巴笑着,“小娘子,你如今身中剧毒,动根手指都不能,怎么杀我啊?用你的,让大爷我爽死吗?”

    “你说我杀了你的姐妹,你的姐妹是谁?我玩了这么多婆娘,怎么知道哪个小妞是你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