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34章 蝼蚁
    众人呆呆的看着前方,一直等到对方已经走出十几步的距离之后,人群之中,之前那个被独眼男子抽翻在地上的男子忽然高声吼叫起来:“慢着。你杀了郑家的人,难道想就这样离开?”

    “嗯?”郑十翼止住身子,望着对面的众人,眉头紧紧皱起,这些人都是被迫跟着这些宗家之人,如今自己斩杀了那六人,这些人反而要让自己停下。

    “小子,你杀了宗家之人,我们的确是自由了,可是对我们来说,换取这种自由的代价却是死!他们六个死去,宗家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没错,唯有留下你,我们才能活下来。”

    “大家准备好,一起动手!”

    一个个郑家分家之人握紧武器,向着郑十翼的方向包围而去。

    “真是好笑,看来你们不只是天生奴性,就连骨子里都充满了奴性。杀我报仇?你们以为,你们比他们六个强?”郑十翼双眸中,露出一道寒意,刚刚想要动作,不远处,一个声音却是传了过来。

    “一、两、三六个。很好,很好。”充满了傲气的声音落下,一个面色冷峻的男子从远处出现。

    他的目光落到郑十翼身上,一路走来,似乎根本没有看脚下的地面,一路踩过那六具尸体,嘴角渐渐露出一抹笑意:“小小年纪能杀死这六个废物,倒是不易。”

    “天天南少爷!”

    四周众人看着忽然走出的男子,一个个脸上露出一道本能的惧意,很快却是纷纷反应过来,伸手指向郑十翼的方向叫道:“少爷,凶手是他!”

    天南少爷,是他杀死了六位少爷!”

    “本少知道。”郑天南目光望着对面的郑十翼,语气平淡道:“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你可以不动手。”郑十翼嗤笑一声,身子忽然间从空气中消失,再次出现时已是郑天南身前,手中墨鳞刀之上,阵阵雷霆之力涌现。

    好快的速度。

    郑天南看着落下的一刀,双眸间微微闪过一道诧异之色,双脚微微一动,并没有很大的动作,整个人已经闪到远处,动作之快甚至让人生出一种错觉,似乎他一直便站在远处,而并非站在这里一般。

    墨鳞刀划开空气,斩落而下,凛冽的刀气直接将身前的地面划开,露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远处,郑天南的身子却是再次晃动起来,诡异的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却是突然出现在郑十翼身侧,他的右掌掌心之中升起了一团白光,白光之中金光乍现,一掌挥出,原本只有巴掌大的白光大盛,呼啸着砸向了郑十翼的后背。

    郑十翼背后,一道道黑色的护体灵气涌现,黑色灵气之中,金色的先天之气穿梭其中。

    下一刻,手掌落下,掌心之处,一个旋转着的八卦虚影浮现。刹那间,阵阵玄奇的气息涌出,一掌之下,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是被瞬间压爆,传出一声声清脆的爆炸声,一阵凛冽的似乎可以将小型的山丘吹到的劲风随之吹起。

    地面上,一株株青草还有碎石在这一瞬间爆开化作一片齑粉,随风吹起。

    汹涌的气息,仿若大海之中卷起的惊涛一般冲击而来。

    一掌之下,四道黑色的护体灵气,似是被那上古神魔手中的巨锤击中一般,猛烈的颤抖起来,然后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

    郑十翼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一头山岳一般巨大的巨兽在狂奔中撞到一般,身子腾空而起,向着前方远远抛出,在空中飞出了十几丈的距离后,这才稳住身形落到了地上。

    好强的一掌!

    同样是合一境后期,方才那四人合力一击,都没有破开自己的不解魔神,可这人只是一掌,却是让自己的不解魔神出现了裂痕!

    如果,他的力量再强一些呢?自己岂不是会被重创。

    自己这一次实在太大意了!

    没想到那人的速度竟能快到这般,祖地的人,修炼的武学果然惊人,那身法之诡异,却是少见。

    挡住了?

    郑天南看着落地后,稳稳站在地上,脸色如常的对手,一直挂着淡淡笑意的脸上浮现出一道凝重之色:“怪不得能杀死那六个没用的废物,倒是有些本事。本公子,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做本公子的手下,饶你一命。”

    “做你的手下?果然,郑家祖地之人,人人都是这般的自大。”

    郑十翼嗤笑一声,脚下三道八荒步瞬间叠加,整个人宛若从天际划过的流星一般,从众人眼中一闪而逝,瞬间出现在了郑天南身前,手中墨鳞刀之上,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

    一刀斩落,似是黑夜中的一轮弯月飞落,四周的空气被瞬间破开,空间更是隐隐震动起来。

    这速度,这速度竟不比我慢!

    郑天南眼中露出一道惊诧之色,似乎手中有剑一般,伸手向着身前刺去,随着他的动手,一柄泛着蓝色光芒的利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剑武魂!

    郑十翼心中微微诧异,这是自己第二次见到剑武魂,另外一个拥有剑武魂之人是周响。

    明明只有一剑落下,却让人感觉有无数的利剑同时刺来,整个天几乎瞬间被一道道利剑完全包围,空间猛烈的震荡起来,似乎是被这一道道的剑光撕碎成无数块,让人感觉整个天际似乎都要崩塌一般。

    神功!

    郑十翼身下,褐色的大地之力疯狂升起,涌入身体之中,天际之中阵阵金色光彩闪耀,无数的金色光芒汇聚一处,阵阵雷霆之音响彻而起的,似乎有成百上千的雷霆坠落响起,阵阵黑色的雾气犹如从地狱深渊中升起一般,从墨色的利刃中涌现。

    神功!

    一时间,地煞蛮灵掌、无影刀、魔刀无极、雷霆击、雷刀破空五种武学,化作一刀,斩落而下。

    一眼望去,仿佛是一道一道光华从九天之外飞落,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刀之下都会尽数破碎。

    天空之中,密密麻麻的剑网在这一刀之下,瞬间碎裂。

    郑天南英俊的脸上骤然浮现出一道骇然之色,浑身上下瞬间升起一片鸡皮疙瘩,疯狂的催动着全身的灵气,体表升起一层手掌厚的灵气护罩。

    下一刻,墨色的利刃落下,看似坚硬的灵气护罩却是没有起到一点的作用,轰然碎裂,郑天南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刀割开,胸口处阵阵让人难以忍受的剧痛袭来,身子更是在劲气的冲击下,向着后方急速倒飞出去。

    还未飞出多远的距离,身前,一道人影闪过。

    郑十翼紧追而上,一条手臂之上青筋暴起,宛若穿梭在巨浪之中的蛟龙一般,一把抓住郑天南倒退的身子。

    “你与郑天羽的差距如何?说出来,给你一个痛快。”郑十翼冰冷的充满了无尽杀意的声音传来。

    “你也知道他?”郑天南忽问郑天羽三字,如遭到电击般颤动着的身子猛然一晃,双眸中射出一道发自本能的惊恐:“他?你也听说过他的名字?和他比,我如何与他相比,若他是翱翔天际的神龙,我只不过是那蝼蚁。

    不过,你既然知道他的名字,你还敢杀我?我可是郑家”

    郑天南的话尚未完全说完,一声脆响已经传出,郑十翼手中劲气猛吐,顺着郑天南被墨鳞刀斩破的胸膛冲突郑天南体内,劲气冲击下,郑天南的五脏六腑被瞬间冲爆。

    “死死了”

    “连天南少爷都这么容易被杀死。”

    “看起来和击杀之前的六位少爷没有什么区别!”

    “跑!快跑!”

    四周,一众郑家分家子弟忽然反应过来没,纷纷转过身去,向着远处飞速跑去。

    “跑?现在才想跑,你们不觉得晚了了吗?我救了你们,你们非但不感激,还想要击杀我。如今,发现远远不是对手便跑,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郑十翼望着逃跑的众人,身形急速闪动,一时间,血雾漫天,整个天空都被染的赤红一片。

    阵阵撕心裂肺的呼喊不断传出,仿佛暴雨来临之前的闷雷,在这一方空间之内不断回荡着。

    “阿弥陀佛!”了然望着四周一具具碎裂的躯体,不由唱了一声佛号,向着郑十翼的方向高声喝道:“你还说你没有入魔,只有入魔后的人,才会像你这般滥杀无辜。”

    “这是滥杀无辜?”郑十翼将墨鳞刀上的残血甩出去,回头望着了然嗤笑道:“我救了他们,他们反而还想杀我。是他们想要杀我在先,我杀他们有何错?倒是你,你们佛家口口声声说众生皆平等,之前郑家祖地的人,在羞辱郑家分支的人,你怎没有主持公道?”

    了然轻轻摇头道:“不是小僧不想主持公道。用我们佛家之说,他们上辈子欠了郑家祖地,这辈子才会沦为他们的奴才,他们今生若是把欠下的这些还完了,那他们来生将会享福。”

    “你们佛家的人还真会找理由,既然这样我也可以说,他们上辈子欠了我,所以这辈子要死在我的手中还债。”郑十翼脸上嘲讽的意味更弄了几分:“不要和我说什么上辈子,我只求今生!”

    “那你今生也混的不怎么好。”了然忽然轻笑了起来,笑容中也带伤了几分嘲讽:“你以为你把所有人都杀死,郑家祖地的人,便查不出你杀了他们家族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