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26章 借刀杀人
    林永飞视线中,对面的身影上一息间还在远处,可是下一刻,在他手中的长戟还未完全举起之际,对方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一柄漆黑的利刃斩落,一刀之下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杀意,一时间,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刀下似乎都瞬间凝固住。

    他甚至没有看到对方出手的完全轨迹,只觉得眼前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身前一声闷响已经传出。

    胸口处,坚硬的武甲被一刀斩中,浮现出一道筷子般粗细的裂痕,一股锋利的劲道袭来,似是一柄破天长枪穿透武甲传入体内,无匹的力道更是带动着他的身子向着后方抛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地面之上。

    “咳咳……”

    林永飞张嘴咳出一大口殷红的血液,早已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尽是一片不可置信之色,一合,自己竟然不是对方一合之敌!

    自己可是天雷派之中数得着的天才弟子,甚至可以说是最为顶尖的弟子,而对面这个小子,他只是玄冥派的弟子,而且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的多,自己竟然挡不住他一招!

    同样是合一境初期,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这小子,他绝不可能是玄冥派的弟子,玄冥派是不可能有这等天才的!

    “好强的刀“

    郑十翼一刀击飞对方,脚步不停,八荒步一步迈出,瞬间再次出现在对方面前,手中利刃对着林永飞已经破损的武甲处再次一刀斩下。

    本就已经破碎的武甲在这一刀之下,轰然碎裂,向着四周飞溅射出,武甲之下,他身上的衣衫在这劲道的冲击下,也是尽数碎裂,一块有一只半手掌大小的白骨从衣衫内落下。

    魔骨舍利!

    郑十翼伸出手掌一把将魔骨舍利抓在手中,同时另外一只抓着魔刀的手再次挥动,准备将身前的林永飞彻底击杀。

    不对!

    郑十翼本已经落下的魔刀忽然一顿,一股熟悉的气息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这气息之中充满了庄严、肃穆、祥和的气息。

    清文院!

    郑十翼心中骤然一紧,清文院的气息太特殊了,一下便能让人辨别出来。

    竟然是清文院的人,自己可是拥有魔门武学,修炼出了杀戮战境之人,若是被清文院的老秃驴纠缠住,那麻烦就大了。

    心中一惊,郑十翼转过身去,向着远处退去,转眼间便消失在林永飞的视线中。

    “这是怎么回事?”林永飞满是不解的望着空无一人的空间,那个小子明明可以瞬间击杀自己,怎的忽然停手逃走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危险即将发生一般,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人,能有什么危险?

    “咚咚……”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不远处响起,频率不急不缓、声音不轻不重,似乎就是一个没有修为在身的普通人走来一般,可每一步落下,每一个声音响起,却都宛若洪钟大吕在心间敲响一般,震的人心神颤栗。

    “可惜,真是可惜。”

    一个年轻的僧人从阴影出走出,一边走着,一边满是惋惜的摇着头真是可惜了,若是眼前这人再坚持一两招,,自己或许能有机会出手。那样自己即便不如那人,可偷袭之下也可以让对方重创,自己便可以得到魔骨舍利。

    可谁知道,同样是合一境初期,眼前这个天雷派弟子却如此不堪一击,一招被重创,两招便失去再战之力。

    还好,对方应该是感受到自己的气息,知道自己是清文院的弟子,所以离开,否则的话,恐怕自己都要危险了。

    说起来,却也是自己大意了。没想到,那个身穿玄冥派服饰的小子,在战斗之中,竟然还保持着那么敏锐的嗅觉,自己只是不小心散发出一丁点的气息,便立刻被察觉到。

    林永飞抬着头望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浑身上下惊奇一片冷汗,竟然还有人,这人一直藏在一旁,而自己至始至终竟然都没有发现。

    那个身穿玄冥派服装的小子,他迅速逃离,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家伙吧,能将那玄冥派的小子吓走,这人应当更加的恐怖,而自己对他没有任何威胁,若是许诺好处,自己应该可以得救。

    林永飞双目中忽然恢复了几分光彩,他用尽全身剩余的力气,张开嘴巴,断断续续的开口叫道:“大师救……救我,我是天……雷派弟子。”

    “天雷派?这样更好了。”对面的年轻僧人闻声,脸上露出一道祥和的笑意。

    “多谢大师……”林永飞闻声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果然,报出自己的门派之后,对方还是要给一些面子的。

    “阿弥陀佛。”年少的和尚走到林永飞面前作了个揖,很平静的看着林永飞,缓缓开口道:“看施主的样子,应该是被魔骨舍利蛊惑的很深了,不如让小僧给你化解一下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缓缓伸出手来,手掌之上,阵阵灵气涌动,隔空对着李永飞的已经受伤的胸口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一道刀气从他的手中飞出,落到林永飞的心口部位。

    “你……你为何要杀我……”林永飞双目骤然瞪大,满是不解的望向对面的方向。

    “杀你?不杀你,你仍旧要死,杀你,只是让你早些解脱,再发挥你最后的一点用处。”年少的和尚轻轻一笑,随之不再言语。

    不过片刻功夫,远处,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有动静,去那边。”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是一个老者和一个中年男子,两人身上都穿着天雷派的服饰,其中老者面容消瘦,三角眼,身上散发着一股合一境巅峰才有的强者气息。他旁边的中年男子,实力则弱一些,却也达到了合一境中期。

    年少的僧人心中微微点头,合一境后期以及一个合一境中期,足以给那个离去的小子造成麻烦了。

    “永飞!”

    两人出现之后,目光立时落到了倒在地上,早已断绝了呼吸的林永飞身上,一时间,两人目眦欲裂,阵阵骇人的杀意从两人体内涌出,弥散这一方空间。

    “敢杀我天雷派弟子!”

    两人同时转身,向着站在一侧的那个年少的僧人望去。

    “我没有杀他。”年少的僧人轻轻摇了摇头,语气却是无比平静道:“小僧清文院了然。我们清文院的弟子,是不会滥杀无辜的。”

    “清文院?怎么,想要拿清文院的名头来吓我们吗?清文院的人,便不会杀人?当真是笑话,你说你没有杀他,那你告诉我,这里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一人,我会相信你没有杀他吗?”

    中年男子望着对面的了然,双目中杀意不断涌现,林永飞,林永飞竟然被击杀,这可是他门天雷派年轻一辈中,最为优秀的弟子之一。

    小小年纪,便突破到了合一境,放眼十大门派,这少有可以媲美者。

    林永飞一路成长起来,更是不知道倾注了他们天雷派多少心血,多少资源,门派为了磨练他,让他更好的成长,甚至牺牲了一位长老。

    而如今,眼看林永飞终于成长起来,突破到了合一境,却被眼前这个清文院的秃驴击杀!

    若是天雷派的普通弟子,让对方赔偿一些也就罢了,可林永飞,他们如何赔偿,他必须偿命!

    “他不是我杀的。”了然仍旧轻轻摇头,声音中似乎还多了一丝无奈。

    “你说不是你杀的便不是?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既然你连理由都不再编造,那我也没有必要再和你浪费口舌。虽然你是个和尚,可我想你也应当知道,杀人偿命!”中年男子说话间,一只手掌已经举起。

    眼看,下一刻他就要动手,一旁,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苏严师弟,暂且停手。”

    一旁自从出现后,就一直盯着林永飞尸体的老者忽然伸手拦下苏严,抬头望着了然道:“老夫天雷派万古成,还请小师傅告知老夫,你在来到之时,可曾发现了什么?”

    “阿弥陀佛。”了然高唱了一声佛号,脸上露出一分慈悲之色,低声道:“他是被一个修魔者所杀。小僧正是因为察觉到修魔者的气息,才火速赶到此处。

    可谁知道,小僧还是晚了一步。小僧到来之时,那修魔者已经将这位施主杀害,同时迅速离去,小僧要是再早来一点的话,那这位施主或许便不会遭遇不测了……”

    了然说着,脸上又多了一分自责之色,心中却是暗笑不已,还好,这两个天雷派的人没有傻到不可救药,如今这两人终于中计了。

    “果然是魔门之人!”万古成脸上露出一道阴鸷之色,林永飞虽然死去已经有过几息时间,可仔细查探下,还是可以发现他身上残存着的魔气。

    这种气息,也只有魔门之人也会拥有,而清文院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魔门气息的,这个小和尚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魔门之人。

    “原来是魔门之人!”苏严闻声面色一边,走到林永飞的尸体前查探了一番,脸上露出一道明显的怒色:“狡猾的魔门之人,险些上了他的当错过了好人。只是不知道小师傅可知道那魔门余孽向哪边逃去了?”、

    说到后面,他的目光落到了了然身上,那魔门之人,他们是一定要找到的,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林永飞身上穿的魔骨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