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24章 杀戮骑士
    随着一个个黑甲武士死去,地上的鲜血越流越多,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咔咔……

    忽然一道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出,一直紧闭着的石门缓缓打开。

    “终于打开了!”

    项博看着对面已经要将自己最后一个手下斩杀的对手,身子一转,猛然跻身进入还未完全打开的石门之中。

    “石门打开了!”

    郑十翼一刀将身前的一个黑甲武士斩杀,望了眼进入石门的项博,低头看着身下项博丢下后,根本没有机会捡起的黑色战斗,抬手一吸,一把将战斗吸到手中。

    战斗之上,浓浓的黑气,像墨池中的黑水一样,缓缓的流动着。

    战刀入手,刹那间,一股无边无际的暴戾之气袭来,他整个人的精神更是们然一阵恍惚,石门已经打开,露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郑天羽!

    原来,他在这里!

    郑十翼看着对面那道身影,一直隐藏在心底,一直无法忘却的仇恨在这一刹那轰然爆发,手臂上青筋暴起,肌肉上传来了一道道要将体肤撑破的脆裂声。

    那个雨夜发生的一幕幕再次从脑海中浮现!

    “死!”

    郑十翼体内十轮爆发,道道灵气以从未有过的速度疯狂运转,手中刚刚捡起的战刀之上,道道光芒闪现的,向着郑天羽的方向,斩出汇聚平生一切绝学的一刀!

    战刀飞落,刹那间,整个世界似乎完全静止,漆黑的战刀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瞬间落到了郑天羽的脑袋之上。

    “碰!”

    战刀斩落到郑天羽身上,想象中的鲜血喷飞的情形并未出现,相反手臂上反而传来一阵剧痛,这一刀似乎并不是斩落在人的身上,而是斩在了一块从天外坠落的陨石之上,郑十翼整个人都被震飞了出去。

    仅仅只是反震之力,却是震的他体内气血翻腾不已。

    这……

    怎么会这样,郑天羽已经被自己击中了,怎么会一点事没有,反而自己身受重创!

    不,这绝对不可能,力量,自己的力量还不够,自己还有玄冰王魂,自己完全释放出王魂的力量,一定可以重创他!

    郑十翼面色一寒,体内玄冰王魂涌动。

    忽然,一旁,一声熟悉的尖啸声传来,郑十翼精神猛然一震,眼前的景象更是一阵颤动,郑十翼的身影如同镜花水月一般破碎消失。

    幻境,自己又进入幻境之中了。

    郑十翼忽然反应过来,低头向着一侧的小溪望去。

    小溪抬着头,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黑色长刀,目光中透露着深深的警惕之色。

    “是这柄刀!”

    郑十翼回想起自己刚刚拿到这柄战刀时,涌现而来的仿佛无边无际的暴戾之气,心中忽然一动,这柄战刀,恐怕真的和玄雷魔门有关系,还有了戾气,不知道对自己修炼杀戮战境会不会有特殊的帮助。

    只是,这柄刀的魔性太强,若是一个不好,自己似乎有有被他控制的危险,如今还不是使用它的时候。

    郑十翼将手中的黑色魔刀收起,手持紫羽刀迈入石门之中,随着他进入石门,身后的石门却是轰然一声关上。

    一入石门之中,他的双目猛然凝固。

    抬眼望去,四周尽是一片尸体,有的被钉在墙上,有的瞪大双眼死不瞑目的看着被人洞穿的心脏,有的还保持着临死前的挣扎……

    血水、残破的器官,横七竖八的填满了整个地面。

    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有种要让人窒息的感觉。四周回荡着浓浓的幽怨之气。

    远处,一名身穿特制武甲,手里握着长枪,全身笼罩着浓浓杀气的男子,骑着一匹宛若骨骸一般的白马,追在项博身后。

    项博将速度催生至极致,一路向前奔去,可他的身后,对方的速度却明显更快,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逃脱对方的追击,反而是距离越来越近。

    似乎是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马蹄声,知道自己无法躲开,项博忽然止住身子,全身灵气运转,在体表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护罩看样子,他准备强行挡住对方的这一击。

    只是,他身上的护罩才刚刚形成,对面的一枪已经刺下。

    简简单单的一枪刺下,仿佛一道惊虹划过空间,空气震荡中,项博身上的灵气护罩仿佛玻璃一般碎裂。

    “我是皇子!”

    项博双手握住已经刺中自己身体的长枪,艰难的张开口吐出四个字来,似乎是想要以他的身份让对方忌惮停手。

    对面,让人看不清样子的骑士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项博的话一般,手中的长枪没有一点犹豫,向着前方猛然刺下,一枪穿透项博的身体。

    忽然,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过头来,向着门口的方向望去。

    “好骇人的眼神!”

    郑十翼双目和对方对视之下,骤觉灵魂一颤,他见到过许多杀意极深之人甚至是强大的异兽、妖兽。

    可是无论是人还是兽,他们的目光之中总会蕴含那么一丝感情在内,可是眼前的这个骑士,他的双目之中真的没有一丁点的人类所应该有的感情,一眼望去甚至给人一种错觉,这骑士就是由杀气所幻化成的一般。

    骑士望了郑十翼一眼,手中长枪猛然一挑,将项博挑飞出去,随之调转马身向着郑十翼的方向狂奔而来。

    战马飞奔,似是跨越了空间的阻碍,转眼间的功夫已经出现在郑十翼身前,如同骨骸一般的长枪直刺而来。

    仿佛一条白色的骨龙从大地深处飞出,一头扎了过来,四周的空前瞬间碎裂,四周的一方空间中更是充斥着阵阵让人压抑的死气。

    好快的一枪!

    郑十翼心间大骇,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宛若一道流光一般猛然窜出,瞬间出现在对方的身侧,手中紫羽刀挥动向着骑在战马之上的气势斜上斩去。

    面对这忽然落下的一刀,马上,那骑士仿佛是真的没有喜怒哀乐,没有任何感情一般,脸上看不到一点的变化。

    眼看紫羽刀就要斩到对方的手臂之上,对方还骑在马上,如此短的距离内,绝对没有可能躲过这一刀!

    忽然,就在下一刻,对方的双肋之间,突然生出了一对手臂。

    其中一只手中,更握着一把锋利的白骨长剑,长剑挥落,直刺郑十翼咽喉。

    不好!

    郑十翼大骇,只能拼命的扭转身躯,想要避开要害,如此短的距离下,想要再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白骨长剑就要刺中,间不容发之际,一侧,一道红色的光芒忽然闪过,落到马上的骑士身上,他刺出的动作顿时一缓。

    是小溪!

    郑十翼双目中霎时闪过一道精光,身形一错,让开对方刺来的骨剑,手中紫羽刀更是猛然一个翻转,重重的斩落在对方的胸口部位。

    碰!

    一声闷响传出,对方身上的武甲忽然闪过一道灰白色的光芒,可只是持续了一秒便被这一刀斩碎。

    随着这声闷响,对方的身子更是从马上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地面,在地上砸出一个圆形巨坑。

    胸口被正面击中,可是对方却像是根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一般,身子在地上一滚,单手托着长枪就要再次站立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处,阵阵号角声传来,声音古怪,与天炎军的号角声完全不同。

    自从出现之后,便一直没有一点异常,看起来也没有一点人类感情的骑士身子忽然微微一颤,身上的武甲之上,忽然闪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隐约可以看到武甲上似乎还浮现出了两个大字,只是字迹模糊让人看清究竟是什么字。

    随着金色的光芒亮起,他的身上气息以惊人的速度攀升,只是转眼间的功夫,他的气息似乎已经攀升到了之前的两倍。

    好强的气息!

    郑十翼紧紧感受到对方所散发出的气息,心中一种危机感升起,体内气血瞬间沸腾,疯狂的涌动起来。

    杀戮战境!

    郑十翼体内,阵阵戾气涌现,阵阵似乎可以让人血液都凝固的杀气,爆射而出,弥漫的周身。

    锵……

    忽然一声脆响传出,被收起后一直没有使用的那柄项博丢下的魔刀忽然飞出,落到郑十翼身前,阵阵杀气疯狂的涌入魔刀之内,似乎是补充大阵的灵气一般,而那魔刀则是看不到的无形大阵,随着杀气的涌入,阵阵黑色的气息浮现,整柄魔刀更是变得异常的光亮。

    一种最为原始的本能从体内生气,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他伸手一把抓住身前的魔刀。

    魔刀入手,刹那间,他整个人陷入一种无比怪异的状态,浩瀚的杀意宛若狂涛巨浪一般涌入体内,在这杀意下,刹那间他甚至险些灵台失守。

    滔天杀意蔓延间,他的战力更是一前所未有的速度更快增长着,远远超过他现在的修为所应有的战力!

    “嗡嗡……”

    忽然,空气中,阵阵破空声传出。

    对面,那神秘骑士的气息攀升至巅峰直呼,忽然一枪刺出,一枪之下前方的空气剧烈的波动起来,空间似乎块块塌陷。

    明明只是一枪落下,却感觉似是无数枪影坠落。

    可隐约间,似乎仍旧只是一枪刺来,枪似流星,仿佛天外的流星坠落,转眼间已经落到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