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16章 幻境
    “我在报恩啊。”周响听着郑十翼的话理所当然的回答道:“真正救了我们的是这鸟巢,如果不是这鸟巢,我们怎么躲过直线的漩涡?

    这鸟巢可是我们的恩人,我怎么能让它遭殃,所以我要直接带走它!”

    “那你还不快点收走它!”郑十翼没好气的瞪了周响一眼,显然这小子是感觉到这鸟巢不凡想要带走,可问题自己带着个蛋还能说得过去,这鸟巢这么大,你打打算直接带着走?

    “你以为我不想收走吗?可这鸟巢太重了!”周响一边用力的拉拽着身前的鸟巢,一边满是无奈的回头望向郑十翼。

    “重?”郑十翼满是不解的看向鸟巢,无论怎么看,这鸟巢都不过是用普通的草木、枝叶编成,而周响可是合一境初期的高手,竟然会觉得重?

    “来,我们一起试试。”郑十翼上前一步,体内十轮爆,十道灵泉从灵气长河中涌现,双臂之上肌肉紧紧绷起,用尽力量拽着鸟巢向着下方拉去。

    两人同一时间用力,向着外面拉拽着鸟巢,可是一拉之下,鸟巢却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

    “果然乎预料的重,我们想要拽下鸟巢,恐怕怎么也需要半天时间,来不及了,逃命要紧!”

    郑十翼提醒了周响一声,转身向着古树下方巨蟒爬来的另外一个方向跳去,周响无奈的看了鸟巢一眼,转身随着郑十翼跳落而下。

    几乎是两人刚刚跳离树枝的瞬间,一道墨绿色的毒液飞落,原本粗壮的树枝瞬间融化。

    好恐怖的腐蚀力!

    郑十翼回头看来眼已经完全消失的树枝,迅向着苏雨琪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古树之上,荒漠绿毒蟒忽然转过脑袋,一双墨绿色的双瞳早已经变的猩红一片,死死盯着兽蛋的方向,双瞳中的射出一阵让人肝胆欲裂的寒芒。

    身子一转,它从古树之上跃下,迅追赶而来,起初度还慢,可随着它距离古树的距离越来越远,爬行的度也随之急加快,在荒漠中留下一道道蜿蜒曲折的深沟。

    “呼还好那巨蟒走了。”

    “本以为要死了,谁知道那些玄冥派的人找死,竟然抢走巨蛋。”

    “他们死了,也是活该,如果不是他们带错路,我们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吗!”

    树干上,几个万兽派的弟子看着远去的荒漠绿毒蟒,一个个放松之下,几乎完全瘫在了树枝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树梢上,一滴滴黑色的毒液,不知什么时候滴落了下来,正好落在几个弟子身上,悄无声息中,几个万兽派的弟子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已被腐蚀成了黑色血水。

    墨黑色的毒气,源源不断从荒漠绿毒蟒所过留下的沟壑中涌出,远远看去,仿佛天上的黑云被倒置在了地上。

    沙漠中,一众老兵奔跑在最前方,郑十翼则抱着兽蛋和周响跑在了队伍的最后放,荒漠绿毒蟒想要的是兽蛋,他留在最后才可以保护众人。

    似乎是因为郑十翼抱着兽蛋在前面不断的摇晃,荒漠绿毒蟒越的愤怒起来,出一声声瘆人的嘶叫声,似乎原本因为受伤而慢慢变缓的移动度也加快了许多。

    “我说老十,你要不要这么高调!”周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半调侃,半无奈的向着郑十翼叫道:“老十,你就这么抱着兽蛋在前面晃,你这不是挑衅吗?你说你收了这兽蛋也行啊!”

    “你以为我想吗?我也想要收起这兽蛋,或者干脆扔了,可问题是,现在我根本就扔不了它了。”郑十翼回头望了眼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蟒,脸上尽是一片无奈之色。

    “还能有这么怪异的事,扔都扔不了?看哥来帮你!”周响愣了下,然后忽然抬腿向着郑十翼怀中的兽蛋踢了过去,既然扔不了,那踢碎了总可以吧。

    一脚落下,即将提到兽蛋之际,兽蛋上忽然闪起一道刺目的光辉透明光辉,仿佛一道透明的光幕将整颗兽蛋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周响一脚踢在透明光幕之上,光幕顿时如同陪投入一颗石子的湖面微微波动了两下,随之恢复平静,周响的身子却是受到反震之力向着一侧弹去,接连后退了四五步的距离之后,他才稳住了身子,满是不可思议的看向兽蛋的方向。

    “这个根本就踢不碎,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踢在一块百炼精钢之上一般。老十,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周响说话间,无意中回头向一侧望去,双目中倏然露出一抹喜色。

    前方,原本一直给人一种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雾气朦胧只能看到山影的远处,山的轮廓就像被墨笔重新勾勒了一遍,清晰了很多。

    “贪狼峰,与之相融的龙聚峰,像龙骨一样的脉像到了,我们终于要到了!快,加向前。”

    周响大叫一声,众人微微加快了几分步伐,随着他们向前奔跑,前方,那山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起来。

    后方,荒漠绿毒蟒距离众人也越来越近,巨大的蛇口张口,道道碧绿色的毒液从它的口中喷出,每一道都如同利箭月一般,从四面八方落下,目标直指郑十翼。

    “这不是单纯的毒气!”

    郑十翼望着眼前密集的让人头皮麻的毒箭,连忙施展八荒步向着一侧躲去。

    几乎是刚刚离开的瞬间,身后,一道道毒箭已经落到他之前所处之地,一时间,一声声闷响接连不断的传出。

    地面之上,一道道黄沙冲天飞起,形成一道道沙柱,地面之上更是瞬间变得千疮百孔。

    “这还好,他攻击的是我,若是攻击别人,他们可没有八荒步可以躲闪。不行,必须要像个办法将它引走才行。”

    郑十翼拉了拉周响的衣服,指着贪狼峰上长满红叶的一棵大树叫道:“老周,我跑的比你们快,这怪物是朝着这枚蛋来的,我来引开它。你带着大家向那边去,我们在那边汇合”

    话音落下,他也不管周响有没有答应,直接施展八荒步向着一侧冲去。

    郑十翼左躲右闪,一路施展八荒步,躲避荒漠绿毒蟒的攻击,虽然他一次次都躲过去了,可他与荒漠绿毒蟒之间的距离,却并没有拉开多少。

    他已从单纯的施展八荒步,到几个八荒步同时叠加。

    即便如此,他依然无法拉开与荒漠绿毒蟒的差距。

    “这鬼东西怎么会这么快!早知道我就不动那个蛋了!”郑十翼额头冷汗直冒,他开始有些后悔,若再不能拉开与这家伙的距离,一旦对方近身,即便自己的身子再灵活,不会被毒蟒击中,可从它身上散出的毒气呢?

    郑十翼想着对付荒漠绿毒蟒的方法,一边迅奔跑,绕过身前的一颗大树,看着身前的巨石抬腿轻轻一塌。

    忽然,下一刻,他的身子一歪,却是向着下方倒了过去。

    巨石,没有巨石!那是虚幻的巨石!

    郑十翼心中一惊,连忙控制住身形,可是提起气息却是忽然一顿,也不知道为何,灵气却是短暂的失去了控制,整个人已如同沿着山崖滚动的石头,沿着一条不知通往那里的通道滚去。

    一路也不知道翻滚了多远的距离,他终于停下了身子,眼前是一片一望无尽的湖水。身后时不时有滴答滴答的流水声传来。

    他循声望去,身后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他正是从这里面出来的。石头的表面,鲜红的血液正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渗出,等到聚拢到一定程度,再顺着岩壁向地上滴落。

    石壁上有数道血滴流过后,被腐蚀的高低不平的长长的沟壑。

    “这些血液似乎不正常,好像是被诅咒了一般,它们若是把这里都滴满,那”郑十翼看着还在源源不断向外渗透的血液,及在地上积了一地的血液,倒吸一口凉气。

    血液旁边,却是一个血水浸透的万兽派弟子尸体,这弟子的已被彻底腐蚀成血水,只有没被腐蚀的骨架,勉强能够撑起被腐蚀后,变得有些宽松的衣服。

    “万兽派的人,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了?”郑十翼心中一沉,自己如今现如今他的双手被蛋黏着,灵气还好,灵气已经恢复正常,应当是因为外面是个阵法,比较特殊所以自己短暂的失去了对灵气的控制。

    可即便如今灵气恢复,自己双手被舒服,如何与人交手?

    而在一旁,还有那个万兽派的长老!

    “你还活着?”

    桂长老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脸上露出一道惊色,他之所以能够从流沙漩涡中逃生,正是因为漩涡当时去追这家伙,他才有机会逃出来。

    他逃走的时候,明明看到这些家伙马上就要被漩涡追上,在那个漩涡面前,没有人能够逃走!

    这小子应当死了才对,怎的到了这里,而且手中还抱着一枚兽蛋?

    “还真是走运的小家伙,拿到兽蛋之后,被荒漠绿毒蟒追杀,竟然还能够逃出来。”桂长老看着狼狈的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捡到意外之财的喜色:“老天对我桂望初还真是厚爱,竟找来么一个小子,给老夫送来宝物,更给老夫提供了人手。

    小子,东西拿来。”

    本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