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八章 强势花农
    “好!”秦伯面带喜色,平日里身上的卑微气息陡然消失,一股豪迈霸气透体而出,他跺脚长啸,一步挡在郑十翼身前,抬手探掌迎上郑玄的手掌,伴随着“蓬”一声闷响,直接将郑玄震飞了出去。

    郑宏等人,这才松了口气。

    落地的郑玄,只觉嘴中一甜,一口鲜血便从嘴中喷了出来。

    望着突然出现,并且一掌将他震得口吐鲜血的白发老人,他脸上满是惊讶,这不是家族的一个姓秦的花农吗?怎么……这么强!

    秦伯双手放在背后,眼神高傲的俯视着郑玄冷声道:“连我们的圣女保护的人,也想伤害?”

    “圣女保护的人?”

    在场之人,皆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什么圣女?”

    “圣女?那可不是能够随便就有这个称呼的啊!”

    “这是哪个顶尖势力的圣女前来了我们郑家?我们怎么不知道?”

    在众人疑惑不解中,人群中走来了一个美丽的少女。

    她身穿粉红绒裙,秀发被梳成了一个个小辫。

    她的额头绑着一根头绳,淡蓝色的宝石,挂在上面,紧贴在眉心处。

    澄澈动人的眸子,迷人的樱桃小嘴,曼妙的身躯。

    比下凡的仙子,还要美丽!

    “唐宛雪!”

    她一出场,认识她的人很快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就是唐宛雪?”

    “她好漂亮啊!”

    “她简直比仙子还要漂亮!”

    “以前听说她很漂亮,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漂亮!”

    “她真是太漂亮了!”

    得知走出来的少女,是唐宛雪,人群中再度引起了骚动。

    “难道她就是那人口中的圣女?”

    看看将郑玄击退的老者,再看看老者看向唐宛雪的眼神,围观之人似是猜到了什么,赶忙将目光转向了唐宛雪。

    郑十翼看着突然出现的白发老人,心中顿时一片明亮!这个老人两年多前出现在郑家,众人只当他是一个寻常的老农人,没想到……他居然是某大势力出来选圣女的!

    更让人想不到的!这平日里不出声的老人,居然会选婉雪!

    郑十翼终于明白,为何前些日子见到唐婉雪时,她对自己的态度很是纠结?原来……她是纠结是否成为圣女!

    唐宛雪走到郑十翼跟前,擦去他脸上的灰,关切的看着他,道:“十翼哥哥,你没事吧?”

    郑十翼摇了摇头,笑道:“小丫头,你觉得我像有事之人吗?”

    “不像。”唐宛雪摇了摇头,用似是有话跟他说,又说不出来的表情,看着他。

    郑十翼怎么会看不出她有话要说,开口道:“小丫头,把话憋在心里,容易憋出病来。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

    “嗯。”唐宛雪乖巧的点了点头,又偷偷望了他一眼,才开口道:“我被选为了圣女的候选人,现在就要回去参加竞选。”

    郑十翼心中咯噔一颤,与唐宛雪相处的日子久了,听到她要离开,他心中不觉失去了什么怪怪的,但他还是强颜笑道:“那是好事啊。”

    唐宛雪嘟着嘴看着郑十翼,抱怨道:“好事是好事,但我就要离开你了。”

    郑十翼抬手抚摸着唐婉雪那精致的俏脸安慰道:“小丫头,离开是短暂的,放心吧,在你离开后,我会加紧修炼,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达到去找你的资格的!”

    “我相信你!”

    唐宛雪点了点头,将贴身玉佩的一半,交给了他,含情脉脉的道:“十翼哥哥,我等你哦!”

    说着,唐宛雪便转过了身,眼中的泪也在这一刻顺着俏脸滑落……

    而在她转身的刹那,郑十翼攥紧了拳头,发狠道:“小丫头,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郑玄一掌被对方震得口吐鲜血,使得郑德胜知道,对方并不是好惹的主。

    但作为家主,他还是踏前一步,道:“不知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打伤我郑家的人?难道不知道,我郑家与玄冥派有着莫大的渊源吗?”

    “玄冥派?”老者冷笑了一声,“你要是不服气,大可让他们的掌门,到皓月教找我!”

    “皓月教?”

    这三个字,仿若晴天霹雳,顿时让郑德胜身体颤动了起来。

    虽不知皓月宗,是何来头,但凡是敢称作教的,那可是比门派,更厉害的势力啊!

    教绝对不是门派可以招惹的!

    何为教?有自己的教义!甚至可以废除国主皇位的存在!

    皇权!教!授!

    玄冥派虽已达到了接近宗门的实力,但那都是传闻中的事,要是传闻是假的话,那等待郑家的下场,就是被屠掉的下场。

    深知其中要害的郑德胜,忙闭上了嘴。

    见他没了意见,老者才转过了身,准备带着唐宛雪离去。

    “嗯?”

    看到唐宛雪不断回头向郑十翼看去,老者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朝郑十翼走去。

    “他要干什么?”

    老者的举动,使得四周的人,忙缩着身子,向后倒退。

    老者走到郑十翼面前,道:“我们圣女不是你能接近的。这血月印就作为你照顾我们圣女,给你的馈赠!等你拥有一定实力的时候,再修炼吧。”

    他掏出了一个红色卷轴,将其交给了郑十翼。

    他又回到了唐宛雪的身边,两人身影一闪,便彻底消失在原地。

    “等拥有一定的实力再修炼!”

    握着唐宛雪给的玉佩,及老者给的卷轴,郑十翼攥了攥拳头,朝郑德胜讨要道:“把邀请令给我吧!”

    郑德胜闭目扬天长叹,如今有这样一个人给郑十翼出头!接下来,自己若是还不把令牌给他,恐怕那老人回来之时,祖地都不见得会来保全。

    生怕郑德胜把令牌给了郑十翼,郑玄慌忙捂着胸口,哀求道:“家主,万万不能把令牌给他啊!万万不能啊!”

    说着,他还朝郑德胜一侧的长老们使了使眼色。

    那些长老们心领神会,立马跪下,道:“家主……”

    郑德胜脸上挂着冷笑,家主该有的上位者态度尽显道:“你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有这力气,不如庆幸刚刚秦伯没有出手杀人吧!”

    “郑十翼,这是你要的令牌。”郑德胜丢出令牌,冷冷的盯着郑玄,生怕他再次闹事。

    郑十翼伸手接住了令牌,望了一眼四周,便跳下了擂台。

    望着郑十翼离去的背影,心生嫉妒的郑平,不由冷笑道:“哼,废物终究是废物。你以为进入了玄冥派,就平安无事了吗?郑松进入玄冥派,可有一年时间了,我可不相信,他会放过你!”

    郑十翼顿住了脚,脸上带着同样的冷笑:“是他放过我,还是我放过他?我进玄冥派,就是去找他报仇的!”

    赶回房间收拾完行囊,郑十翼便想离开这让他心寒的郑家。

    但就在他推开门的刹那,曾让他心寒到如坠入了冰窖的家主,郑德胜走了出来。

    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现在就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