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10章 追
    “十翼兄,这一片的夜叉,都是我们自己杀的。,来,收一下我们的战利品。”一个面容憨厚的老兵,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顺手将一名夜叉的耳朵割了下来。

    “对,都是我们的。”不远处,一个正在收割耳朵的老兵抬头回应了一声。

    “不要收割战利品了,追逃兵要紧。”郑十翼望了望远处黑压压的天空,夜叉的援军应该就在来的路上,他们必须现在就离开,而眼下的这群老兵,是他曾经的一起浴血奋战过的袍泽,他不想丢下他们。

    “还是先收了战利品,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几个老兵有些不甘的看了看身前的尸体,每多割一双耳朵,都意味着军功的增加,这些夜叉都是他们好不容易杀死的,就这样留下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老十,走吧。”周响拉了拉郑十翼的衣服,他们对于夜叉的情况并不了解,多呆在这一会儿,意味着多一丝危险。而眼前的这群老兵,他并不熟,他不想因为这些老兵而陷入危险之中。

    郑十翼看了看远方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老陈,现在时间紧迫。你如果相信我,就带着相熟的弟兄跟我走!”

    郑十翼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周响已经强行拉着他向着远处追去。

    “这……”

    几个和郑十翼相熟的老兵看着郑十翼离去的背影,一个个一时间却是有些发愣。

    “怎么回事?十翼虽然年轻,却不是急功近利之人,怎的这么着急?”

    “他此次追去,必然有他的目的,或者我们跟上!”

    “万一,他再遇上夜叉们的埋伏,那就麻烦了,陈刚我们跟上!”

    十几个与郑十翼相熟的士卒迅速跟了上去,郑十翼虽然离去,却也没有跑的很快,不长时间他们便追上了郑十翼。

    郑十翼也不多说,只是带着众人一路追去,慢慢的,身后陈刚几人却是面露疑惑之色。

    “十翼,追逃兵不是该往那边吗,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郑十翼没有解释,只是指了指前方的路,一脸凝重道:“走这条路!”

    几人虽然疑惑,可看着郑十翼坚定的语气,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郑十翼带着众人一路急行,一直等到了一座隐蔽的小山上,他才停了下来。

    “你这是……”陈刚还是有些不解,话还没有说完,他们附近的山上,突然传来了地动山摇的巨响。

    “杀死那群蝼蚁!”

    “杀!”

    一道道厮杀声更随之传来,随之,视线之中,附近的两座山上,无数道夜叉士卒的身影出现,数量之多,更是让他们奔跑下,产生地动山摇之感。

    “怎么会有这么多夜叉?”陈刚望着附近山头上,那漫山遍野的夜叉完全呆住,这些夜叉的数量显然比他们围攻索林山的士兵多了太多。

    而郑十翼,郑十翼带着他们来,显然是提前知道一些什么。

    一时间,所有老兵的目光都落到了郑十翼身上。

    郑十翼望着被一众夜叉不断包围的人类士卒,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尽管早已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但当亲眼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心情还是显得格外的沉重。尤其是,他明明知道这是阴谋,却无能为力,无法救下更多人!

    “你们想的没错,我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郑十翼目光望向身侧几人,脸上露出一道愤恨之色:“你们真以为将军是被夜叉偷袭的?其实,偷袭将军的人是项博和余典!”

    “什么?六皇子,他们为何要偷袭将军!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皇子。洪将军是军队的指挥,实在为国征战,六皇子有什么理由偷袭将军?”

    众人听到郑十翼的话后,一个个惊呼起来,不是他们不相信郑十翼,而是出于本能的不信。

    “因为六皇子想要进入武圣之墓,我想你们之前便知道此事。只是如今武圣之墓有大量的夜叉驻守,项博无法突破夜叉的封锁进入其中,所以想了这一计谋。

    之前我救醒了将军,所以才知道了项博的目的,只是可惜,将军告诉我项博的阴谋之后,立刻昏迷了过去。

    而我,虽然明明知道这是项博的阴谋,可我也无能为力,毕竟我在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卒,而项博是六皇子。”

    “我们知道。”陈刚听着郑十翼的解释,理解的点了点头:“将军昏迷,你即便说出六皇子的阴谋,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的,你反而会被六皇子冤枉为诬陷皇子被直接处死。

    如果不是我们曾经共同浴血奋战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切,我都不会相信,项博他身为皇子竟然要让我们送死!”

    “他竟然那么做!没错,我们在这里浴血拼杀,是为了军功,可我们也是为了整个王朝!他身为王朝的皇子,竟然让我们送死!”

    “他,连畜生都不如!”

    “定是洪将军不同意让我们去送死,所以他便出手偷袭了将军!”

    “我们为了他们家族的王朝而卖命,他却让我们送死,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回去,杀了他!”

    “对,如今到处都是厮杀,谁又能知道皇子是我们杀的!”

    郑十翼看着一个个暴怒不已,转身就要返回去寻找皇子的老兵立时伸手拉住了众人道:“不要去了,他必然早不在此处,他的目的是武圣之墓,想来他已经去了那边了。”

    “那便去圣墓!”

    “对,去墓地找他!”

    郑十翼看着众人点了点头,转身向着之前探听到的朝圣墓方向行去。

    索林山脉五十里。

    一个个身穿皇家侍卫服的士兵,一路斩杀,驻守在此处的夜叉族士卒更是死的死逃的逃。

    “皇子当真妙计,只损失了三分之一士兵,便杀入此处。”余典看着倒在地上的一个个夜叉,脸上露出一道谄媚之色。

    “他们?他们活着的意义便是为我们皇族效力,能让他们的死换取本皇子进入圣墓的机会,这已经是他们最大的荣耀。”

    项博冷笑一声,抬腿向着前方走去。

    余典看到项博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还是连忙上前劝道:“皇子,这圣墓之中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是不是再等一等?”

    “等不了了……等太子来了,就一点机会都没了。”项博说道太子两字,一直平静的脸上露出一道忌惮之色。

    “可……这是圣墓。”余典满脸担忧的向着前方望去,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进入武圣之墓实在太危险了。

    “皇位,只有一个!”项博冰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让余典浑身骤然一颤,心中一寒,连忙上前跟上。

    圣墓的另外一端,一群身穿僧袍的僧人走来。

    最前方,一个须发花白,眼角的眉毛像垂柳一样垂下来,面容安详的老僧人,手持禅杖,另外一只手放在身前,缓步向着墓穴洞口走去。

    隐隐约,他们还能够听到人类士卒和夜叉的厮杀声、呼喊声不断从远方传来,微风拂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老和尚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继续平静的向入口走去。

    “师父,皇子的手下似乎快撑不住了,我们是不是要去救下他们?”跟在老和尚身后的几个弟子,听着远处传来的喊杀身,不由向老和尚提议起来。

    “阿弥陀佛。”老僧唱了个佛号,一边继续向前走着,一边平静的开口说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就是他们的命,我们不可妄自改变他们的命运,或许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走吧,休要因为这些事,耽搁了我们的生门。”

    “生门?师父,此处不应该是皇子的生门吗?”后面,有个弟子更加疑惑起来。

    “不。”老僧轻轻摇头道:“武圣,那是达到武道巅峰的标志。作为武道巅峰的强者,他们自然希望将自己的悟道、机缘传给后人,在后然手中再次绽放光辉。

    所以,对于所有进入在武圣墓穴之人,这里便是他们的生门。”

    墓穴另外一处,郑十翼看着身前漆黑一片的通道有些担忧的向着身前的周响道:“我说,老周这里究竟行不行得通?我怎么感觉这个地方如此的偏僻?

    而且项博应当不是从这里进入墓穴的。”

    “他们自然不是从这里进入墓穴,这种隐蔽的关键之处,他们能找到才怪了!”

    周响弓着腰从怀中拿出经过特殊手段炼制的火折子,点燃之后,让它在洞口燃烧了一段时间之后,这才挥手示意让郑十翼等人跟在他的身后,一边走一边得意道:“老十,你需要学的地方还太多了。

    古墓之中是有数条通道的,我选的这条路通往的是古墓的一个关键之地。这种道路,也就你们跟着哥哥我才能找到,至于那项博,他能找到一条进入墓地的正确道路就谢天谢地吧他。”

    说完,周响急速踏出两步,计算着郑十翼他们应该到了触动机关的地方之后,大声喊:“跳!”

    同时,伸手对着左手边向前有三个手指头的地方,轻轻拍了一下,一股气浪瞬时从郑十翼他们跳起的地方喷出,冲击的郑十翼他们一路向上,在几人的头快要碰到山洞顶部的时候,上面忽然开了一扇门,几人顺势从门中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