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09章 诱饵
    “不见得就没有办法。”苏雨琪开口走到洪刚和王德舟身前,用几人看不懂的手法,在两人身上接连点下。

    很快,两人的面色开始好转。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洪刚双目缓缓睁开。

    “六皇子,你……”洪刚双眼睁开的刹那,目光中还带着一种震惊,一种意想不到之人忽然对他出手的震惊。

    下一刻,他却是终于看清了身前之人,双目中露出一道欣喜之色,可很快他又皱起了眉头,满是担忧的看着郑十翼几人,忽然压低声音,用几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六皇子今晚要突袭索林山脉,你们一定要想办法离开

    那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打下来后,哪怕是派少量的士兵,也能守很长时间。只要稍稍对这里布局,有点了解,都会知道,那里是夜叉放下的诱饵。

    别说是用三分之一的总兵力攻打那里,就算是总兵力攻打那里,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一旦攻打索林山脉,将遭到夜叉大军的围攻。”

    “那为何还要这样做?”郑十翼有些不解的看着洪刚,哪怕是项博对这里的布局不了解,洪刚提一句,他也会打消这样的念头。可项博非但没有听从洪刚的建议,还将洪刚和王德舟打伤,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蹊跷。

    洪刚强忍着身体的剧痛,声音沙哑道:“那是……因为,他想通过这三分之一的总兵力,吸引守在圣墓前的夜叉大军的注意力,调虎离山,进入圣墓之中。”

    “什么!”

    “他竟然这么狠心,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就让三分之一的士卒白白牺牲!”

    “这里所有的士卒可都是大楚王朝之人,他身为皇子却一点也不重视子民的生死,让大家去送死,他还是人吗!”

    几人闻声,一个个面露难看之色,怪不得洪刚将军不同意,可是项博为此竟然直接偷袭了洪刚将军!

    洪刚艰难的说完几个字之后,却是再次昏倒过去。

    “他已经没有大碍了,休息几天便能康复。”苏雨琪示意郑十翼不要担心。

    “这老头也太扫兴了,至少等把腰牌给我们再昏过去。”周响却是有些失望的在洪刚身上来回翻找着起腰牌。

    郑十翼看着周响的动作,轻轻摇了摇头:“这一次恐怕找到腰牌,也派不上用场了。唯一想活命,看来只有开战之后,找个追击逃兵的机会逃跑了。

    这项博,说他是人渣,都是看的起他!我们所有人,来这里是为了大楚王朝,为了他们项家的王朝拼命,可他为了能够进入武圣墓地去让三分之一的士卒送死!”

    周响看着越说越是气愤的郑十翼,伸出一只手拍在了郑十翼的肩膀上:“老十,我知道你在军中待了很长时间,你现在非常生气,恨不得宰了那项博。

    可现在想这些没用,你现在如果动手,不说我们这些人是不是项博的对手。你一动手,首先,所有的士卒便会对你出手的。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保命。”

    夜半时分,伴随着项博一声令下,早已蓄势待发的大军,向着索林山脉的方向进发而去。

    郑十翼几人行进在在队伍的中央。

    几人身后不远处,钱天银目光阴冷的盯着郑十翼几人,经过半天多的时间,他那只原本只有二十余人的队伍如今已经扩充到了百人。

    而这些玄冥派杂鱼的靠山,王德舟也因为他人的偷袭而陷入昏迷之中,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那些杂鱼。

    等着吧,等着一会开战,便是这些杂鱼的死期!

    郑十翼感受着背后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中顿时冷笑起来,根本无须回头,也不需要通过通明感悟也能知道,背后盯着自己的人是谁。

    真是一个蠢货,死到临头了,还想着算计自己等人!

    大军一路前行,由于人数实在太多,震的地面都隆隆作响,前方山头上,一个负责放哨的夜叉立时注意到杀来的大军。

    “敌袭!”

    放哨的夜叉高呼一声,刚刚想要吹响夜叉族特质的号角,一只泛着森冷白光的箭,从远处射来,伴随着他声音落下,洞穿了他的脑袋。

    “那群蝼蚁来了?”

    原本有些安静的山脉中,霎时间又亮起了数百道灯火,一个个夜叉冲出营帐。

    下一刻,一支支箭头上涂抹着剧毒的箭,像被大风吹乱的篝火中的烟灰,从天而降。

    一时间,夜叉大营中,传来了一阵阵箭将武甲穿透的脆响。接踵而至的是一道道凄惨的喊叫。

    “杀!”

    在将一群群站在山顶,或是暗处的弓箭手解决掉后,人类士卒咆哮冲杀而去。

    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夜叉族的先锋骑兵已经杀了出来。

    “杀光这群蝼蚁!”

    骑兵奔驰,犹如滚滚闷雷响起,震的大地都摇晃起来。

    “看好那几个家伙,别让他们溜了!”

    钱天银一刀斩杀了身前的一个夜叉,同时回头向着身后的弟子吩咐着,现在混战开始,这无疑是他报仇的最好时机,怕就是怕那些家伙跑了!

    “放心吧师兄,他们跑不了。这里的夜叉,实力最差劲的也达到了灵泉境八层。那几个家伙要想活命,只能待在这里寻求老兵帮他们解决掉对手。

    只是就算这样,怕不等我们动手,他们已经死在了夜叉手中。玄冥派的杂鱼,能有几分实力?”一名脸上有刀疤的光头不屑的嗤笑一声,说话间,他一刀挥出,朝他跳砍过来,达到灵泉境九层的夜叉,直接被一刀截成两半,死在了半空中。

    “哦?师弟何时突破到了觉醒境初期,倒是不简单。”钱天银看着光头落下的一刀,脸上露出一道讶异之色,随之却被一道狰狞的笑意所取代。

    “是吗?我倒是很好奇排在十大门派最末尾的玄冥派弟子的实力如何,师弟帮帮他们。”钱天银狞笑一声,向着身侧的光头师弟使了个眼色。

    光头心领神会,一刀将身前的两名夜叉斩杀,跳出了夜叉的包围圈,一路引着身后追赶的夜叉,向郑十翼他们所在位置跑去。

    钱天银看了光头的动作一眼,冷笑一声,转身也引着一批夜叉向郑十翼所在位置跑去。

    一众夜叉在无数次的与人类士兵交战之后,也有了许多经验判断,通常年纪越小的人类士兵越是容易击杀,年纪小不一定实力弱,可是年纪小却基本代表着经验少,不适应他们夜叉的战斗!

    一众夜叉很快注意到人群之中,那个显得比所有人都要小许多的人类少年,一时间,十几个夜叉纷纷围杀了上去。

    钱天银带着一群夜叉士兵刚刚跑到一半,看着已经被无数夜叉包围的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幸灾乐祸的笑容,这个小子明显被夜叉们当成了软柿子,没有自己,他也死定了,自己反而是多此一举了。

    忽然,下一刻,他的眼前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视线中向郑十翼围拢过去的夜叉,就像从火山口炸出来一般,被炸向了四面八方,他们胸口往下五指宽的地方,都齐刷刷的留着一道刀痕。

    随着他们倒飞,他们的身体蓬一声,自刀痕处炸成两截,鲜红的血液像在高空爆炸的焰花,将整个天空染得一片赤红。

    郑十翼一边向前走,一边像用皮鞭抽打犯人,一步一刀。但凡被抽中的夜叉,瞬间变成了刀下亡魂。

    随着他的前行,他的脚下很快形成了一条血河。

    四周,一个个正围杀而去的夜叉更是纷纷转投,向着后方奔跑而去,眼前的这个人类,就算是人类的新兵又如何?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战斗经验根本起不到一点用处,他们甚至都看不清对方出手的动作,战斗经验又有什么用!

    “这……他……这个小子,怎么这么恐怖!”钱天银望着对面看起来比自己不知道年轻了多少的少年,双眸间尽是一片骇然之色,他甚至都无法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那些夜叉纷纷躺在了他的脚下。尤其是他刚刚一刀斩断的数名夜叉中,还有一名觉醒境中期的。

    一刀斩杀觉醒境中期,那是什么概念?至少达到了觉醒境后期了吧!

    可他自己,他如今也不过是觉醒境初期,如果把那些夜叉换做是他,那……一刀被劈死的就是他自己!

    惊骇中,他的目光几乎是下意识的向着一侧望去。

    人群中周响、田雨菲、苏雨琪三人出手之狠辣丝毫不亚于郑十翼,不论对手实力如何,都是一招击杀,尤其是田雨菲,手中蛇鞭每一次挥舞,最少有两个夜叉倒下!

    “玄……冥派已经到了是个弟子都这么强的地步了吗?这不可能,玄冥派的普通弟子绝不可能如此之强,这些人,他们在玄冥派中究竟是什么身份?”钱银天大脑中一片空白。

    忽然,他的身后一阵劲风来袭,一个觉醒境中期的夜叉,挥舞利刃已经刺来。

    “该死!”

    钱银天立时转身,一边抵挡着身前的夜叉,一边向退却而去。

    夜叉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人类会攻打他们,毫无防备下遭到了偷袭,即便他们占据了地理优势,可还是不断败。越来越多的夜叉开始逃命。

    人类士兵一路追杀而去,更有不少士卒收割起夜叉族的耳朵。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