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96章 解毒
    八荒步!

    郑十翼一掌拍出之后,身形向着前方骤然窜出,四周,几片落叶的刀叶划过,才刚刚一触碰到不解魔神的黑色雾气之上,就像是普通的树叶落到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之上,发出一串嗤嗤声,呼吸间便已彻底融化。

    眨眼间功夫,郑十翼已经冲至龚七面前,一掌挥出重重的拍在龚七身上。

    龚七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座山岳重重的撞击到一般,身子向着高处腾空而起,也不知道飞出了多高的距离之后重重的摔落地面,震的整个大地都猛烈的晃动了一下。

    体内五脏六腑在这一瞬间似乎轰然碎裂,气血疯狂的沸腾激荡着。

    “你……你为何不杀我?想要让我看你如何登上掌门之位?”龚七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双目怒视着缓缓走来的郑十翼,他能够感受到,虽然只是一击,可刚刚那一击郑十翼明显可以击杀他,可在郑十翼的手掌接触他的瞬间,却有所收力。

    “掌门?我是门派的守山人,从未想过做门派掌门,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般想要做门派的掌门?”

    郑十翼满是鄙夷的看了龚七一眼,伸手指着一侧的苏雨琪道:“她才是门派的掌门,门派真正的掌门。至于留下你,只是因为你还有那么一点的价值。”

    “说的好听,你不做掌门,无非是因为她是你的人,或你是她的人。你们两个一个做门派守山人,一个做门派的掌门,倒是好算计。”

    龚七同样满是鄙夷的看了郑十翼一眼,低声道:“我已经失败了,我对你们两个谁做掌门没有兴趣。我知道,你们之所以留下我,是因为我还有价值,他们身上的毒只有我才能解!”

    龚七抬手指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血海魔窟的惩戒长老几人,阴声笑道:“知道吗?他们身上的毒只有我一个人可解。而你,更是离不开他们。

    无论你们谁做掌门,你们已经得罪了两外四大门派,若是整个门派再加上你的朋友,也只有两个合一境初期的高手。

    他们一定会抓住机会灭了玄冥派,最后你还是什么也得不到。若是想要让玄冥派稳定,你必须要那几个老头来恢复过来。

    所以,若是想要保住门派,那就放了我,等我离开,我自然会给你们解药!”

    “谁说解药只有你一个人有的。”忽然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传来,玄冥派一众弟子之中,一个身材微胖的弟子从人群中跑出,一下跪在了郑十翼身前,一脸谄媚道:“守山人大人,解药,我这里也有解药!”

    “孙鹏!你……你竟然出卖老夫!”龚七看着忽然跑出的弟子,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活命的方法,可这小子,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卖自己!

    “什么叫出卖你!龚七,我是受到了蒙骗,否则我怎么会跟着你造反!是你欺骗我,欺骗了门派所有人,我如今只是幡然醒悟,弃暗投明!拿出解药,也只是弥补我之前犯下的过错!”

    孙鹏守着,拿出一瓶白色的丹药向着郑十翼递了过去,之前的时候,他可是龚七的心腹,否则的话他手中怎么会有解药的。

    如今,龚七失败了,作为龚七的心腹,他一定会受到清算。想要不被清算,只能抓住一切机会表现。

    郑十翼没有接过盛有解药的玉瓶,而是回头望向一众弟子问道:“他之前用的毒,还有剩余没有?”

    “守山人大人,毒药弟子这里有。”人群中,一个瘦如竹竿的弟子很快走出,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的玉瓶,瓶子中,还有近乎一成的绿色液体。

    “很好。”郑十翼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转头望向一旁的孙鹏,将手中的玉瓶递了过去:“喝下他。”

    “喝了?”孙鹏双目猛然瞪大,眼珠似乎都要夺眶而出,浑身颤抖着指着玉瓶道:“守山人大人,这……这是毒药。”

    “我知道,所以让你喝了。你不想喝?”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轻笑。

    孙鹏看着眼前这张比自己还要年轻的脸上,所流露出的笑意,不知道怎么的,心中却感觉似乎是一头恶魔在向着自己微笑,让人心神不由颤栗起来。

    “守山人大人让弟子喝,弟子自然要喝。”孙鹏狠狠咬了牙,接过玉瓶,打开瓶盖,小心翼翼的倒出一些绿色液体服下。自己可是龚七的心腹,若是不喝毒药,以郑十翼的性格很有可能会直接打杀自己。

    服下毒药,自己手中还有解药,也不怕有生命危险,何况,郑十翼让自己服下毒药,恐怕是想要试验自己手中的解药有没有问题。

    似乎是因为直接服下毒药,孙鹏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一张脸上一阵红、一阵青,很快整张脸都痛苦的扭曲起来,双目之中更是露出一片灰色,一双手紧紧的抓住脖子,身子更是不断的颤抖起来,道道冷汗流出,瞬间将他身上的衣服湿透。

    “十翼哥哥,这毒药是霍老他们中的毒。”忽然一道甜美好听的声音传来,郑十翼闻声回头望去,视线中露出了苏静丹的倩影。

    这小丫头,她回来了,回来了就好。

    郑十翼微微颔首,将孙鹏手中的解药拿出一粒帮他服下。

    随着解药入口,方才看起来几乎就要死去的孙鹏,脸色立时变得好看起来,身子也渐渐停止了颤抖。

    的确是解药。

    郑十翼确认解药没有问题之后,又将手中的解药递到了苏静丹的手中。

    “十翼哥哥,是解药没有问题的。”苏静丹拿着解药研究了一会便点头确认解药没有问题,可是她的小脸却露出了一股自责之色:“十翼哥哥,都是静丹没用。没有解开霍爷爷他们身上的毒。”

    “小丫头,这不能怪你。你回到的时候,我们已经中毒,你身上的药材有限,四周又被龚七监视,你无法寻到药材,解不了我们的毒怪不得你的。”

    霍老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何况,如果不是你发现我们已经中毒,我们身上的毒说不得早已夺走了我们的性命,如果不是你,周小子也无法压制中的毒,丫头,无需自责的。”

    “听到了丫头,这不怪你的。”郑十翼宠溺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一边将解药递给霍老几人,一边低声问道:“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洪将军他们呢?”

    “是洪将军派人护送我回来的。你失踪的那段时间,忽然出现了夜叉大军,洪将军不断败退,后来将军看太过危险,便派人护送我一路回来了。”苏静丹抬起头,看着身前的郑十翼脆声道:“十翼哥哥,你可以放心,洪将军应该没有危险的。

    我离开的时候,军队虽然在撤退,却没有一点慌乱。”

    “那就好。”郑十翼微微放心下来,这些时间,他一直在担心洪将军和苏静丹的安危,如今见到了小丫头,总算可以放心了,如今唯一担心的则是萧潇了。

    四周,一众玄冥派的弟子看着和苏静丹交谈间,脸上还露出笑容的郑十翼,心中升起一股凉气,郑十翼果然还是如同传言般狠辣,原来他是让孙鹏试验解药有没有问题,孙鹏拿出的解药没有问题,算是立功了,可他们呢?一会郑十翼又会如何对付他们。

    不行,要抓紧时间表现自己,不能让郑十翼对付自己。

    一众弟子连连跑到郑十翼身前,谄媚的话接连不断的响起。

    “守山人大人,说起来,我们两个应当算是同乡,我是来自河东城,距离守山人大人……”

    “守山人大人,我们是同一批进入玄冥派的,当时……”

    “守山人大人,弟子刚刚的到消息,仙灵山脉附近,最近出现了一批通缉犯,弟子偶然间得知了他们的老巢,大人,您若是有时间,弟子可以带您前往。”

    “守山人大人……”

    郑十翼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众人的话一般,根本没有理会谄媚的众人,目光紧紧的盯着霍老几人。

    慢慢的,霍老几人脸上的神色开始好转,看到不断在郑十翼身亲溜须拍马的一众弟子,霍老才因为毒素解开而微微舒缓眉头再次皱起。

    “都住口,有这些时间,不如去好好修炼。我知道你们担心受到惩罚,你们无论说什么,应该受到的惩罚仍旧不会免除。不过,念在你们只是被迷惑的份上,门派自然会适当减轻你们的惩罚。”

    减轻惩罚!

    众人一直悬着的人,顿时落了下来,既然是减轻惩罚,那无非是是由执法堂的人来稍微惩罚一下。

    这一次的事情,执法堂的人全部参与其中,就连执法堂的堂主也没有例外。执法堂的人自己都犯错了,他们能做出什么惩罚?加重惩罚惩罚他们自己?那怎么可能!

    这一次的惩罚,无非是关一下地牢之类的轻松惩罚,不可能会有进入血海魔窟这等难以承受的惩罚!

    众人的脸色慢慢舒缓下来,忽然,一旁,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一次,执法堂同样犯错,若是让他们执法未免有些有失公允,尤其是执法堂的堂主,等到惩罚之时他无论是判轻了还是判重了,都会遭人非议。

    所以,老夫提议,重新选一位新任堂主。”

    选新执法堂堂主?这也是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