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86章 对峙
    一块块血肉,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向着四处散落。

    “雨琪,我们去血海魔窟。”郑十翼转头望向苏雨琪。

    “恩。”苏雨琪轻轻点了点头,一边随着郑十翼向着血海魔窟的方向疾驰而去,一边小声道:“那龚七我知道,我在被关押的一年前,他已经展露出超乎常人的天赋。只是可惜,这人心术不正,喜欢到处拉帮结派,所以我一直在打压他,便是怕他成势后,在门派中胡作非为。

    只是没想到,钟元还是提拔了他,现在竟惹来了这等祸端。

    如今的情形,显然门派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投靠了他,你虽然已经达到了合一境,却也要多加小心。”

    “放心。”郑十翼轻轻点了下头,回想起当初龚七击杀自己时的情形,那时候的自己虽然远不是龚七的对手,可看那时的龚七所展露出的实力,应当远不是如今的自己的对手。

    只是不知道,龚七还有没有别的后手!

    两人一路急速前进,一路上,到处可见被杀死的弟子的尸体。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其他门派的弟子!”

    郑十翼奔跑中,忽然止住身子,前方不远处,并没有身穿玄冥派服饰之人,正在疯狂的追杀着一个个玄冥派的弟子,双方实力悬殊,不断有玄冥派弟子被斩杀在地。

    这些人,绝不是玄冥派的弟子,难道龚七造反还联合了其它门派?还是说其它门派,在得知玄冥派动乱后,前来报仇或是捡便宜!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里是玄冥派的地盘,岂容他人在这里猖狂!

    郑十翼忽然转身,宛若鬼魅一般向着前方冲去。

    “玄冥派的废渣,不要再躲闪了,你躲不过去的。知道吗,老子最喜欢劈开你这种脑袋最圆的人,哈哈……”

    一个手持大斧的外派弟子双手举起大斧,对着身前一个已经被击倒在地的玄冥派弟子斩落而去。

    地上,玄冥派弟子浑身毛发倒竖,一双眼珠因为惊恐,几乎夺眶而出,完了,这一斧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眼看下一刻,这巨斧就要将他的脑袋劈成两瓣,他甚至已经绝望的闭上双眼,忽然,对面,一股寒气袭来,让他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本要闭上的双目也一个激灵,骤然瞪大,那寒气是从对面要击杀他之人的身后传来的。

    对面,手持大斧之人忽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寒意袭来,处于一种武者的本能,他心中一种危险感升起,身子立时向着一侧躲闪而去,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动作,脖颈处已经传刀刃划过时的冰冷触感。

    一颗巨大的头颅飞起,大斧坠落,他整个人直直倒在地上,致死,他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死去的!

    一侧,一个正在追杀玄冥派弟子之人看着自己身侧忽然死去的同伴,一个个纷纷大惊,他们的同伴可是已经达到了觉醒境的存在,在这人手中,竟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有高手,快,一起动手!”

    “上!”

    “敢杀我们的人,找死!”

    四周,几人看清身前击杀同伴之人是一玄冥派弟子之后,微微愣了下,随之很快反应过来,一道道灵泉升起,同一时间手持武器向着身前这个忽然出现的玄冥派弟子冲去。

    “死……”

    郑十翼手中紫羽刀闪动,身侧,紫色的光芒划过空气,一颗颗头颅飞起。

    “这小子是什么人!”

    “玄冥派,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弟子!”

    “撤,我们不是对手!”

    “小子,你敢对我们出手,盟主不会放过你的!”

    一个个外派弟子刚一交手,立时大惊,眼前这个年轻的玄冥派弟子实力之强,远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留下只能送死,现在先撤退,等找到高手,再来击杀他。

    只是,玄冥派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来我玄冥派杀了人,你们还想走?”郑十翼双眸中一道凶光闪过,双手在身前的空气中划过,一道道犹如银蛇一般的流光飞蹿而出,密密麻麻的遍布整个空间。

    六阳魔指!

    正在逃跑中的众人,忽觉背后阵阵凛冽的劲风袭来,想要躲闪,可流光已然吹过,从他们的后背洞穿,从胸前飞出。

    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一众外派弟子尽数倒在了地上。

    “走,不要耽搁,先去血海魔窟。”郑十翼顾不得多问,拉了一下一旁的苏雨琪,起身向着血海魔窟的方向迅奔去。

    “十翼,情况可能比我们预想的还要不妙。”路上,苏雨琪眉头紧蹙,沉声道:“你可听到他们说盟主了。你或许不知道,当年我们十大门派围攻玄雷魔门的时候,十大门派上五门和下五门兵分两路,为了统一指挥,各自选出了两位盟主。

    可以说,这盟主是为了剿灭魔门诞生的,魔门被灭后,盟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而那两位盟主也不再过问十大门派之事。

    可如今,恐怕他们是再次派人前来了,而且是帮助龚七的……”

    郑十翼闻声,心中一紧,脚下奔跑了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血海魔窟,入口处。

    双龙派、天武派、青虹派、极乐派,盟主派以及龚七为首的一众玄冥派弟子包围在入口处。

    龚七站在人群最前方,他的身后,不少弟子已经受到重伤,而龚七的目光则落到了入口处,那道血肉模糊的人影之上。

    这个人影并不高大,可当他站在门口之后,逼人的杀气,却让他如同一尊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死神一般,让人心生畏惧,一时间竟没有一人敢上前一步,踏入入口。

    “小爷我就想不通了,你们这群人是不是闲的下面的蛋要孵出小鸟了,不老老实实的待在你们自己的门派,没事跑人家玄冥派来做什么?”

    周响手中拿着一颗闪着各色光彩的石头,一脸嘲弄的望着对面的众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忽然抬起手,好像是想要将手中的石头摔碎,大声叫道:“我知道了,你们是想要无偿的帮玄冥派消灭那些魔灵?

    既然你们这么好心,那小爷就成全你们。”

    对面众人看到周响的动作,一个个吓的连连向后退去,手中的武器更是紧紧攥起,警惕的看着身前,随时准备好迎接阵法破去后,将会冲出来的一头头魔灵。

    周响手中的石头只是轻轻抛了一下,随之用手借助,比女人都要精致、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深深的戏谑之色:“我说,你们不是要来帮别人消灭魔灵的吗?

    你们刚刚后退什么?怕了啊?怕了你们赶紧回去孵你们的小鸟去,你们再这里待着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让小爷给你们找母鸡去?”

    后方,一众其他几大门派之人听着周响的话,脸上一阵青一阵黑,可偏偏,他们还不敢动作,他们是真的怕那个小子头脑一发热,扔了那石头,到手大家可是要跟着一起倒霉。

    “小子,其实你自己也清楚,你不敢用了那块石头的。而你更不是玄冥派的弟子,我们玄冥派的事情,我们玄冥派自己可以解决。

    身为十大门派之一,我们玄冥派也不想伤及无辜,所以现在,你若是选择离开,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龚七左右看了一眼,还是上前一步主动开口,一边说着话,他甚至向着一侧一挥手,让身后的手下让出一条路来,示意周响随时可以离开。

    “别在说那些废话了,你说小爷不敢用它,小爷偏偏要说,小爷敢用,那么问题来了,小爷就是就敢还是不敢呢?”周响一脸玩味的看着众人道:“要不你们来试试?”

    说话间,他抬手一抛手中的石头,似乎是没有接好,石头落到手上之后,又向着下方落下。

    “不好,那些魔物要出来了!”

    “快后退!”

    对面,众人看到周响没有接好石头,纷纷大惊,不少人额头上,瞬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连连向着后方退去。

    在众人后退中,周响一只脚伸出,准确的借助了落下的石头,然后脚腕轻轻一抖,脚上的石头再次飞起,被他一把抓住,抬头,一脸不屑的望向对面众人。

    “怎么,你们就这么点胆量,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吗?”周响轻轻抛着手中的阵法石,漂亮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心中却是暗自头疼不已,自己手中的这个阵法石,不知道还能威胁这些人多久。

    这些人是忌惮,自己将阵法石打破,将那些魔灵尽数放出来,可问题是,自己也不敢真的打破阵法石啊。

    那些魔灵早已经被自己和田雨菲那丫头杀的魔化,自己身上戾气这么重,阵法破开,那些魔灵冲出来之后第一个找的就是自己。

    那时候,自己要一边面对魔灵的攻击,还有那些人的攻击,就算自己已经到了合一境初期,自己也抵挡不住的。

    再说,那些魔灵可是谁都会攻击的,自己这边还有中毒的丁老、霍老以及惩戒长老,甚至还有田雨菲那丫头,这么多人中毒,他们根本就没有自保的能力,那些魔灵冲出来,他们全部要死!

    哎……老十啊老十,你怎么还不会来,我现在能帮你做到的只是拖住这些人,若是你还不会来,这些人真的发疯冲来,我也抵挡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