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85章 忏悔去吧
    在两年前,这个小子才刚刚加入门派而已,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可以说,所有人,修炼的时间都比这小子要长,如今,竟然到了连仰视都无法仰视这小子的地步!

    就是在之前,这小子离开门派的时候,他虽然厉害,却也远远未曾达到这种程度,他究竟是如何修炼的,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内,达到了这等程度!

    更不知道,如今,这个小子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

    “好狠辣的手段!”

    忽然,一道呵斥声从众人后方传来,随即一道人影闪过,一个留着山羊胡、眉毛呈倒八字的灰袍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他那一双深邃的双眸更是紧紧盯着对面的郑十翼,目光冰冷,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冻裂一般。

    “师傅!”

    倒在地上的不少弟子看到忽然出现的老者,一个个就好像是溺水之后,忽然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高声叫喊起来:“师傅救命,这小畜生,他要杀了我们!”

    “叛徒,这是门派的叛徒,我们的师兄弟全部是被他打死的!”

    “葛长老,这小子,他根本就没有将我们当做是他的同门,还请葛长老快快出手拿下他!”

    葛长老望着对面,看起来比他所有的弟子都要年轻的小子,已经露出几分苍老之色的脸上,闪过一道兴奋之态。

    一个没有武魂的新入门弟子,为何可以在短短的两年左右的时间里一路突破,到现在,这么多同门弟子都不是对手?这一切都是因为守山人功法。

    那龚七,竟然想要让自己帮他抓住这小子,然后逼问出守山人功法,还真是可笑。

    自己既然可以从这小子口中得到守山人功法,那为何要把这小子交给龚七?只要自己得到守山人功法,那自己便是门派中的守山人,那时候龚七又算什么!他岂会是自己的对手,最后门派的掌门也将是属于自己的。

    郑十翼看着对面老者脸上露出的贪婪之色,身子向着后方微微一侧,将身后的苏雨琪露了出来,厉声喝道:“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当着掌门的面,还敢动手残杀同门。”

    如今有门派长老出现,他倒是要看看,看到掌门出现,门派长老有什么反应,门派又败落到了什么程度!

    “掌门?”葛长老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至极的笑话一般,放声大笑起来:“小子,你或许还不知道,龚掌门已经将你所做之事公布于众,掌门早已经被你所杀,今日老夫便要为掌门报仇,斩杀了你这孽……”

    葛长老说着,就好像是突然失声了一般,声音忽然止住,呆呆的望着郑十翼的身后的方向,那……那真的是掌门?

    掌门不是死了吗?怎的又忽然出现了?

    等等……不对,这绝对不会是掌门,若这真的是掌门,方才那些弟子动手的时候,掌门早出手了,在自己出现的时候,以掌门的性格也早应该呵斥自己才对。

    何况,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掌门已经不在,龚七他怎么敢动手造反!

    随着这个女人无论是相貌,甚至是气质,都和掌门一般无二,可她绝对不会是掌门。

    “小子,你以为你带来一个假掌门,便能吓住老夫?”葛长老脸上忽然露出一道戾色,回头望着倒在地上的一众门派弟子,手中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多了几柄飞刀。

    下一刻,他手中飞刀飞出,向着倒在地上的一种弟子射落过去。

    近二十余个弟子深受重创之下,根本难以躲闪忽然落下的飞刀,一柄柄飞刀落下,准确的射入地上一众弟子的心窝,

    “师傅,你……你为何要杀我们……”一众弟子中,一个相貌有些粗犷的弟子看着直插在自己胸口的飞刀,满是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这么天真吗?像你这么天真的人,如何做我的弟子。今日,为师再教你最后一次。”

    葛长老抬手一抓,一把将他的弟子抓到身前,狞声道:“如果不杀光你们,如何保住我抓到了那小子的秘密?”

    话音落下,葛长老手掌猛然一扭,生生将身为他自己弟子的脖子拧断,再一次抬头向着郑十翼的方向望了过去,一股汹涌的气息从他体内迸射而去,阵阵气浪向四周蔓延而去,一股属于觉醒境所特有的气息充斥四周。

    “小子,感受到了吗?这是你远远无法阻挡的力量。现在,本长老给你一个机会,交出守山人功法,饶你一命。”

    葛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大步向前走去,自己已经是觉醒境中期,郑十翼这小子即便修炼了守山人功法,可修炼至今也只是两年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达到觉醒境的。

    只要擒下他,将他的一身修为尽数废去,自己有无数办法可以折磨的他,让他双手奉上守山人功法,那时候,整个门派将是自己的!

    随着与郑十翼的距离越来越近,葛长老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疯狂起来:“小子,你还不交出功法吗?身为门派未来的掌门,本想留你一条性命,你自己不珍惜,那可怪不得本座了。”

    葛长老大步走到郑十翼身前,伸出一只蒲扇大的手掌,向郑十翼抓了过去。

    “小小的觉醒境中期,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郑十翼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直等到葛长老的手掌已经落到脸前,这才淡淡的开口,缓缓伸出了一只手。脸上更是充满了叹息之色,什么时候,玄冥派竟然已经败落到了这等地步。

    “觉醒境中期?你竟然称呼觉醒境中期为小小的,小子,你以为你……”葛长老听到郑十翼的话之后放声大笑起来,可笑声还未完全传开,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双目中露出一道深深的惊恐和之色,随之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对面,郑十翼体内,一股汹涌的气息,犹如海啸一般迸射而出,瞬间,四周的空气似乎受到影响,都瞬间凝固下来,而他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索索颤抖起来。

    “合……合一境的气息……”

    葛长老双目豁然瞪大,他甚至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清对方的动手,伸出去的手掌已经被紧紧抓住。

    看起来甚至都没有他的手掌大,甚至还有些稚嫩的手掌一把攥住他的手腕,竟如同一只铁钳一般紧紧的钳住了他的手掌,让人根本难以动弹分毫。

    合一境,真的是合一境!

    葛长老,看着身前比自己不知道年轻了多少岁的少年,瞬间感觉自己几乎欲要疯掉,这小子,这才多大,也就十四五岁,而且从加入门派到现在也只是修炼了两年左右的时间,他怎么可能达到合一境的!

    那可是合一境!整个门派,甚至是整个国家,出现过这么年轻的合一境吗!

    就算是修炼了守山人功法,也不可能修炼的这般快速,让他如此年纪就成为合一境强者的!

    而且,记得他离开门派的时候,还只是灵泉境罢了,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感觉足以拿下他的原因。

    可这是几个月过去,他怎么就突破到了合一境了!

    自己自从加入门派,修炼了这么多年,也只是刚刚达到觉醒境中期罢了,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小子,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换手之力!

    葛长老想要逃,可郑十翼看似随意的抓着他的手腕却让他根本无法动弹一点,面对一个合一境的强者,他跟没有一点逃跑的把握。

    “说吧,这一段时间门派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郑十翼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起来声音很是平静,和一个寻常人说话没有什么区别,可停在他的耳中,却让他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无法拒绝的念头。

    几乎是本能的,他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尽数讲了出来。

    郑十翼听着葛长老的话,眉头越皱越深,果然,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龚七发动的造反,想来应该是钟元告诉了他一切,还有惩戒长老、师傅、丁老,他们竟被龚七下毒。

    如今,所有门派反抗龚七之人,不是被杀,便是被赶入血海魔窟之中。而龚七如今更是在全力围攻血海魔窟!

    师傅他们……

    能让他们中的毒,恐怕与当日方天对钟元所下之毒相似,需要快些赶到,否则恐怕师傅他们要危险了。

    葛长老说完之后,看着沉默不语的郑十翼,装着胆子开口道:“如今的情况是,龚七成为掌门已经是大势所趋。

    您虽然厉害,可龚七他们人数众多,若是您和他们硬拼的话,不一定有必胜的把握。

    当然,若是您想要和龚七夺那掌门之位,小……小人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

    “犬马之劳?我可不需要你这样的人。”郑十翼双眸中闪过一道冷意,如今门派乱到这等程度,最伤心,最懊恼之人其实是雨琪,毕竟雨琪才是真正的掌门!

    而门派之所以这般,除了龚七之外,更少不了葛长老他们这些老东西的功劳!

    之前,这老东西还想逼迫自己传他守山人功法,对着他门下的弟子,只是为了怕泄露消息,都可以好不留情的斩杀,这样的人,自己可不会留!

    “你,还是去向着门派历任掌门忏悔去吧。”郑十翼手腕向着外面猛然一甩,葛长老的身子如同被巨型攻城弩车射出去的长箭一般向着远处骤然飞出,身子飞在空中,忽然猛然膨胀了一分,随之他整个身子就像是在其中装填满了火药,然后被点燃一般,身子轰然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