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82章 谋杀亲夫
    死亡深潭远处一密林中,几个年轻的弟子忽然瞪大双眼,傻傻的望向死亡深潭的方向:“那个人,好像是郑十翼。”

    “原来你也觉得像郑十翼,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刚才一道人影匆匆跑过,我就觉得像是他,只是传说中,他已经死了,所以没觉得是他。”

    “我也看到了,应该是他。这小子竟然没死,还返回了门派!”

    “不行,必须快些禀报师傅!”

    死亡深潭内,阴暗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味,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阵阵寒风不断吹来,吹动着一根根铁链,发出阵阵清脆的碰撞声。

    “他已经好久没有来了。”

    “那个傻小子,他不会出事吧?”

    “不,那小混蛋最擅长的便是逃跑,他不会有事的。”

    “可是那个女人,她也许久没有来此处,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不对,不会的,若是她发现了什么,早已返回用那傻小子威胁自己了。那傻小子还是安全的。”

    苏雨琪望着身前的湖面,比之前更加憔悴的脸上,浮现出道道担忧之色。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看不到日升月落,更没有可以交谈之人的寂寞生活,心境也早如同古井之水一般平静。

    可自从那个小子忽然闯入她的生活,如同一块石头投入,让本波澜无波的心再次泛起涟漪。

    她努力修炼,控制着自己不去想那些杂事,可越是控制却发现,脑海中那到身影越发的清晰,到了最后,索性不去控制那股似乎是叫做思念的东西。

    尤其是现在,她喜欢上了这样一动不动的凝视不远处的湖面,尤其是那湖水炸开时候的样子,就像是以前,每一次湖水炸开之后,头会露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只可惜,那种情形已经许久没有见到。

    脑海中,曾经的一幕幕场景再次浮现。

    “前辈,你若不愿意让我待在这里,就直接告诉我离开这里的方法吧。”

    “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是这样的,我错上了一个女人的床,然后恰巧被那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女人撞见,不知为何,她们非要杀了我。”

    “我这次出去,给你买了大量的食物。看到没有,这是块能够发热的石头,虽然我知道,这东西并不能抵御你身上的寒气,但至少能让你的身子暖和一些。”

    “……”

    “雨琪,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似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她那张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美的不似人间应有的俏脸上,嘴唇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醉人的弧度。

    扑通!

    忽然一道水花炸开的声音从湖面传来,苏雨琪瞬间从回忆中惊醒过来,他,是他回来了!

    苏雨琪一双美目之中忽然露出一道狂喜之色,不知不觉间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终于回来了……

    充满期盼的双眸紧紧注视着湖面,下一刻,一条近乎有两尺来长的水鱼从湖中跃出,然后很快重新落入水面。

    “一条鱼……不是他……”

    苏雨琪脸上刚刚绽放出的笑容瞬间消失,漂亮的双眸瞬间失去光彩,感觉自己的心就好像是瞬间从山峰跌落到低谷一般。

    一动不动的盯着湖面,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也无法打动自己的理由:“或许……他明天就回来了。这一次不是他,或许下一次便是了。”

    碰!

    忽然,波光粼粼的湖面再次炸开。

    “那只鱼儿,连你也要戏耍我吗?”苏雨琪望着湖面轻轻摇了摇头,望向湖面的双眸中却是仍旧露出一道期盼之色。

    下一刻,她的双眸中,忽然浮现出一道熟悉的人影,伴随着飞溅而起的水花,向着她的方向落下,更有一道兴奋的甚至带着明显颤音的声音传来:“雨琪,我回来了!”

    “是他,真的是他!”

    苏雨琪看着拿到落下的身影,瞬间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猛然炸开,开出多多灿烂的花朵,带着憔悴之色的脸上,笑容绽放,似是万物复苏,刹那间,天地失色,仿佛时间所有的光彩都集中在了她的脸上。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苏雨琪口中喃喃自语着张开双臂,无尽思念的驱动这一双手臂迎着郑十翼落下的方向伸出,然后紧紧抱住。

    “这……”

    郑十翼整个人完全懵住,自己幻想过无数次,遇到雨琪之后的场景,是像之前一般,冷冰冰的坐在地上,对自己爱答不理?

    或者是假装生气的一掌打在自己身上,抱怨自己才回来?

    又或者是露出淡淡的笑容,静静的望着自己……

    自己想过无数种可能,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幅场景,雨琪竟主动伸出双手抱住了自己!

    这可是雨琪!

    是玄冥派的前掌门,被关押了不知多久,心境早已古井无波。清冷、出尘宛若仙子一般的她,竟然因为对自己的思念主动抱住了自己!

    郑十翼感受着后背,那双用力的,紧紧的抱着着自己后背的柔嫩玉手,心间瞬间被幸福感塞满,一双手臂环绕住身前佳人细嫩的腰肢。

    胸前,一种让人心醉的柔嫩触感传来,一对和自己的胸膛完全贴在一起,甚至因为紧紧的拥抱,而加压的有些变化形状的丰挺,让人心神渐渐迷醉,一双手更是下意识的摩挲起来……

    “嗯……”一声娇哼传出,苏雨琪似乎被什么东西忽然刺激到,身子一挺,原本娇柔的身躯瞬间变的僵硬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收回一只手掌,重重的一掌拍下。

    凌厉的掌风吹起,近在咫尺之下,郑十翼毫无任何防备,被一掌击中,身子倒飞而出。

    “不!”苏雨琪一掌拍出,立时反应过来,漂亮的双眸霎时变得通红一片,望着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的郑十翼,一颗心猛的揪起,漂亮的脸上尽是一片懊悔、惊慌之色,自己竟然打了他,还用这种力道攻击他。

    这一掌,即便是觉醒境都难以承受,更何况这小子!

    自己……

    一颗豆大的眼从通红的双目中滴落……

    一时间,她整个人几乎完全崩溃。

    郑十翼一路倒飞,眼看就要落到石壁上,忽然,他的身子内迸射出道道强悍的气息,抬腿在后方的墙壁上轻轻一蹬,身子灵巧的落下。

    “觉醒境后期!”

    苏雨琪看着那落下后,缓缓向着自己走来的身影,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呆呆的望着身前的方向,这小混蛋离开的时候,还真是灵泉境罢了,那时候他还问自己如何凝聚出十道灵泉,自己让他放弃。

    如今,只是几个月的时间罢了,他竟然已经突破到了觉醒境后期!

    那可是觉醒境!

    在十大门派之中,在整个国家,觉醒境无论在哪里都会被称呼为高手的存在,更是被各方势力重视的存在。

    觉醒境的突破,比之灵泉境不知道要困难多少,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困在灵泉境巅峰一生无法突破。

    而进入觉醒境之后,若是两三年能够突破一层,那已经被誉为天才了,倘若是一年能够突破一层,那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成为各方势力都全力培养的子弟!

    可是他,他只是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却从灵泉境一举突破到了觉醒境后期,这等修炼速度,放眼整个国家,都未曾有人做到过!

    苏雨琪最初的震撼之后,心中喜悦升起,这种喜悦比之当初,她自己突破到觉醒境后期之时,都要强烈许多。

    “疼……疼啊……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郑十翼故作异常疼痛的捂着胸口,弯着腰,一脸可怜兮兮的望向身前的苏雨琪,幸亏自己的实力强,不然就刚刚那个拥抱,要成为最后的拥抱了。

    “你……胡说什么啊,什么亲夫……再说,再说你又没事。”苏雨琪漂亮的脸庞倏然变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热恋之中与恋人撒娇的小女孩一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之前那个清冷的前辈。

    郑十翼望着身前这张完美无瑕的俏脸上露出的未有过的羞涩,一时间却有些痴了,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身前的柔荑,轻轻按在了自己方才被击中的胸口,调笑道:“谁说没事,这里真的很疼,不信,你摸摸看。”

    苏雨琪纤纤素手按在郑十翼胸膛上,整个人更是被拉的几乎倒在对方怀中,听着身前强有力的心跳声,脸上红晕再现,一路羞红的修长白嫩的粉颈,羞意下举起另外一只手示威性的就要打在郑十翼身上。

    可手掌落下的时候,似乎是想到之前那落下后,让她内心几乎崩溃的一掌,落下的手掌转了个方向,轻轻拍打在了郑十翼的腿上。

    郑十翼轻轻笑了起来,这一掌拍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道,与其说是打,不如说是按摩,看着眼前这张羞涩的,完全找不到一点清冷的俏脸,双手得寸进尺的搂着身前细嫩的腰肢往自己怀中一拉,有力的双臂将苏雨琪整个人都完全抱在了怀中。

    “你还真打,打死了我,你可是要守寡的?”

    “你……松开……”苏雨琪原本就微微有些乱的呼吸立时变得异常急促,声音更是细若蚊喃,她扭动着身子,想要从郑十翼怀中挣脱,可郑十翼的双臂却牢牢环绕着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她感觉到浑身上下根本用不出一点力气来,无论身子怎么扭动,都难以挣脱一点,反而被抱的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