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744章 情魔
    一袭碧绿色的长袍,长袍黑底白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五十于岁,脸上挂着高人一等的傲然之色的男子。

    “旗云尊者!”

    平乱侯五人看清来人的样子之后,脸上同时露出恭敬之色,纷纷行礼。

    旗云尊者完全没有将五人放在眼中,面对五人的讨好连应都没有应一声,面色满是不耐的瞪着五人,就像是看着他的属下一般,呵斥道:“是谁在此处闹出这么大声响,打扰我碧玉教上使休息?”

    碧玉教!

    郑十翼身子骤然一颤,长存大教,这人是长存大教碧玉教的人,更加重要的是,碧玉教,这就是雨琪所在的长存大教!

    这一次,来的两个长存大教之一,其中一个竟然就是雨琪的教派。

    雨琪,她还好吗?

    这一次,自己是不是又有机会见到雨琪?

    郑十翼脑海中才刚刚一冒出想法,立时轻轻摇了摇头,雨琪可是碧玉教的圣女,她怎么可能轻易外出。

    何况就算是自己见到她又能怎样,她也不会再认识自己了。

    郑十翼一时间陷入回忆之中,从第一次见到苏雨琪一直到最后与苏雨琪分别的一幕幕再次浮现脑海。

    平乱侯听到旗云尊者的话,心中顿时一动,连忙恭声道:“尊者,是那个叫做郑十翼的家伙,他欲要杀人,所以才闹了这么大声响。”一边说着,他还一边伸手指向了郑十翼。

    旗云尊者顺着平乱侯的手指望了过去。

    “对了尊者,他是魔教之人。”平乱侯等旗云尊者的目光落到郑十翼身上之后连忙又补充了一句,脸上更是露出一道阴险的笑意,没错,我们五个人联手也没有留下你郑十翼的把握。

    可是旗云尊者就不同了,他要灭杀你郑十翼,就如同灭杀一个凡人那么简单。郑十翼,你就是再强又如何,你不还是要死!

    “魔教?”旗云尊者眉头微不可察的微微一皱,看着眼前年轻的郑十翼问道:“你是魔教的人?你是来自哪一宗?”

    虽然如今的魔教已经算不上长存大教,已经分裂成一个个的魔宗,可是他们还是习惯性的喜欢统一称呼为魔教。

    平乱侯,他想要借刀杀人!

    郑十翼心中一紧,连忙收敛心神,对着旗云尊者道:“晚辈并非魔教之人。”

    “你还敢说你不是魔教的人。”平乱侯听到郑十翼的话,立刻没有一点高手风范的叫道:“你在圣墓中杀了数不尽的人,如此魔头,除了魔教的人谁能够做到?还有,你敢说你不会魔教的功法?”

    “魔教功法我自然是会。”郑十翼轻轻摇头道:“可那是我偶然间得到。何况,魔教功法,用之为恶是魔教功法,用之为善则是正义之法。”

    平乱侯一脸不屑的嗤笑起来:“正义,你还敢说你是正义的?难道说当日被你杀死的人他们全部都是邪恶的,就你自己一个人是正义的?这真是笑话。”

    “哦?会魔教功法,既然如此,那便是魔教之人了。既然是偶然学之,也就是说你背后没有人,也不属于任何魔宗,既然如此,那杀了便杀了。”

    旗云尊者似乎听郑十翼和平乱侯两人说话听的有些不耐,轻轻挥手打断了平乱侯的话,望向郑十翼的双眸间一道宛若实质的杀意射出。

    只是一句话因落下,整个世界的温度都随之下降了许多。

    郑十翼浑身骤然一寒,一股寒气自背后脊椎骨升起,瞬间蔓延全身,整个人感觉就好像是被一道无形的绳索束缚住了一般,想要动弹都变得困难起来。

    一种本能的危机感蔓延全身。

    郑十翼,他死定了!

    平乱侯看着下一刻就会动手的旗云尊者,一张脸已经掩饰不住的露出兴奋之色,旗云尊者出手,郑十翼断无一点生还的可能。

    郑十翼死了,以旗云尊者的身份,恐怕都不屑于理会郑十翼的尸体和他的宝贝,那样自己都有机会得到郑十翼的奇遇。

    眼看旗云尊者下一刻就要动手,忽然间,一个听起来有些懒散的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

    “谁说他背后就没有人。”

    声音似乎是从极远的方向传来,可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郑十翼身侧。

    一袭白色长袍,一头白色的长随风飘扬,来人看起来年纪已是不小,可从他的脸上仍旧可以看出,他年轻时候定是一英俊潇洒之人。

    “情魔!”

    平乱侯五人,甚至包括旗云尊者看清来人的样子之后,一个个面色却是骤然大变,从平乱侯五人的脸上更是能够看到深深的惧意。

    情魔,他怎么来了?

    这……这可是绝世大魔头,是真正的魔头,郑十翼只能算是乱地的魔头,可这情魔却是闻名整个皇朝的魔头!

    “小心……小心他的大空空掌。”息乱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整张脸上忽然挂满了惊恐到极点的骇意,暴喝一声之后,他的身子骤然爆退。

    一旁,平乱侯、霸乱候四人几乎是在息乱侯暴喝的同时,身子已经急向着后方退去。

    旗云尊者虽未曾后退,可脸上也浮现出一道深深的忌惮之色。

    情魔从天际缓缓落下,双目向着四周扫去,嘴角边露出一副饶有兴致的笑意:“想不到,在这等边陲小城,还有人知道本座的大空空掌。

    只是,就凭你们也配本座施展大空空掌?”

    魅乱侯几人听着情魔毫不留情的轻视,一个个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满。

    情魔轻蔑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落到了后方的郑十翼身上,

    “小子竟然学了我魔教的功法。不过,看起来也足够年轻,既然如此,你就入我问柳宗好了。”

    情魔说了一声,目光落到了旗云尊者身上,一点也不顾及对方的问道:“现在,他是我问柳宗的人了,你还要杀他吗?”

    情魔问话时,脸上同样挂着一道笑意,一点也看不出他是一个魔头。

    “当然不会。他既然是情魔你的人,那自然没有问题。不过,情魔也不要闹出太大动静,我教上使喜欢清静。”

    旗云尊者看了情魔一眼,却也未曾离开。

    郑十翼看着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旗云尊者,脸上闪过一道诧异之色,看样子,这情魔的实力还远远在旗云尊者之上。

    旗云尊者可是来自长存大教,那情魔究竟是何等强大,才能让旗云尊者都要这般给他面子。

    之前的时候,旗云尊者只是因为自己会魔教功法就要斩杀自己,如今的情魔可是实打实的魔教之人。

    还有,这旗云尊者对魔教的人,没有背景的就要直接斩杀,有背景的却不杀,也不知道是长存大教的人都是这般,还是他自己这般。

    对面的位置,平乱侯一下懵了,郑十翼这小子,就这样被保下了,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眼看就要死的时候,竟然来了一个绝世大魔头,这魔头还要保下郑十翼。

    这小子的运气实在太过逆天!

    如今,也只能走了,旗云尊者都要走了,他们留下还有什么用,正好接着这个机会下台,不然谁知道一会情魔会不会疯杀了他们,魔教的人一个个就没有一个正常的,他们做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

    一旁,魅乱侯几人看着平乱侯转身,也跟着转过身去就要向着远处离去,可是还不等他们动作,身后情魔的话音再次响起。

    “你们几个等等。”

    平乱侯的身子就像是被人用绳索硬生生拉住一般一下顿住,额头上一滴豆大的汗珠落下,不是吧,这情魔当着旗云尊者的面就要杀了他们?

    他们可没有得罪那情魔啊。

    “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吩咐。”平乱侯五人转过身去,一脸干笑的望向情魔,笑容中充满了讨好的意味。

    郑十翼看着平乱侯五人丑恶的嘴脸,嘴角微微弯曲,勾出一抹充满了讥讽的嘲笑,平乱侯他们五人一开始展露的他们多么伟大,什么为了天下苍生一定要斩杀自己这个魔头。

    可是现在呢?他们,面前明明有一个更大的魔头,他们面对这个魔头一个个却又恭敬成这般,还真是充满了讽刺。

    “前辈?前辈也是你们能乱叫的?”情魔眉头一皱瞪着几人道:“老子是魔宗的人,你们几个是魔宗的人?还是说你们想要加入我魔宗?

    不过,就凭你们,还不够格。”

    平乱侯五人听着情魔毫不留情的话,一个个却觉得再理所应当一般,不断的点头应是。

    “你们几个之前好像是要和这小子交手,正好,本魔许久没有看到别人打架了,你们几个别急着走,来来来,先和这小子打一架让本魔开心开心再走。”情魔说着伸手指向一旁的郑十翼。

    远处,驭刀宗众人听着情魔的话,一个个面面相窥,这话……这话说的……让他们打架?街头地痞流氓间那才叫打架吧?

    五位侯境的高手对决,在这情魔眼中就只是打架?

    平乱侯几人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纷纷点头向着郑十翼包围过去,若是不答应情魔,以情魔那古怪的性格很有可能会直接出手打杀他们。

    至于出手的话,想来以情魔的地位,他也不会随意出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