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77章 谈判
    空气中,阵阵血腥气息更是随风远远弥散出去。

    好浓的血腥味!

    钟元奔跑中忽然嗅到后方传来的血腥气,原本已经开始渐渐减缓的身形忽然间再次增速,向着前方急速窜出。

    如今,这种状态,绝不能让郑十翼追上来!

    一白一红,一前一后,急速从山林间穿过。

    也不知道他们一共穿梭了多长时间,穿梭了多少距离,一路飞退之中,钟元忽然止住阵子,一脸恼怒的望着身前的悬崖。

    “悬崖,这个时候,就连老天都要和我作对,竟让我逃到了悬崖边!”

    钟元望着身下云雾萦缭绕,根本没有一点借力之处的悬崖,有心想要跃下,可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她很快止住了借力从悬崖落下的念头。

    这悬崖,她虽然可以使用接力的方式,一点点落下,可若是这个时候郑十翼从上方攻击她,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猎猎风声,钟元缓缓转过身子,双目中露出一道无奈之色,八荒步,又是八荒步,若非这小子拥有八荒步怎能追上自己,而若是自己拥有八荒步,自己早已经逃走。

    看着后方转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她调整了一口呼吸,深深吐出一口浊气,脸上忽然露出一道笑容:“想要动手是吗?不过在动手之前,你最好先听一下我的建议,否则的话,我想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建议?”郑十翼在钟元身前几乎百米的地方站定,体内魂种急速跳动,恢复着受创的双腿,脸上却是露出要掉嗤笑之色:“都这个时候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少年人,有时候话不能说的太满。”钟元仍旧一脸淡然的望了过来,嘴角边更是露出一道成竹在胸的自信:“看得出来,你很关心那个贱人。

    我现在才明白,为何当初对你施展美人计,你没有中计,想来你早被那贱人迷惑了吧。而我如今要和你做的交易,便是与那贱人有关!

    你应该知道那贱人身上的枷锁,可你恐怕不知道,那枷锁除我之外,天下间无一人可以打开。

    我要和你做的交易便是,放了我,我将打开枷锁的方式告诉你。我想你也不想,那贱人一直被困在那里吧。”

    “真是好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放了你,放了你之后,我还能回到门派,放了你,她还能活下来?

    你现在的身份可是玄冥派的掌门,若是让你活着回去,你之需要一句话,我便会成为玄冥派的叛徒,甚至遭受十大门派的追杀。你觉得我会放了你?”郑十翼一脸冷笑的看向钟元。

    “追杀?恐怕那时候遭受追杀的人是我才对。”钟元一脸认真的看着郑十翼,看起来无比真诚道:“以我如今的伤势,最少需要修养十几日才能修养过来,然后再赶回门派。

    虽然不清楚你的伤势为何可以恢复的那么迅速,可我知道,你根本不需要修养多久,甚至不用几个时辰的时间变能恢复过来。

    我修养的这十几天的时间,你足以赶回门派了。至于你担心我联合其他门派的人,半路截杀你,我想你根本不需要担心。

    以你的速度,当你全力施展八荒步,谁又能拦下你?你现在可是觉醒境中期,在十大门派中,也是高手,寻常的弟子更是伤不到你分毫。

    只要你赶回玄冥派救出那贱人,那时候的玄冥派便是那贱人说了算,我如何回到门派?如何追杀你们?”

    “是吗?我可没有忘记,你还会易容。”郑十翼根本就不信钟元说的话,既然钟元能够易容成雨琪,那么就可以易容成其他人。

    若是到时候,他易容之后,进入门派,再接近他们,那就危险了。

    钟元眼眸深处出现了一丝无奈与不甘,轻轻摇头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精通的不过是最肤浅的易容术,我能易容成那个贱人,完全是因为我跟她长的有些相似,同时又对她异常了解。

    若是换成其他人,我需要找一个和我相貌极其相似之人,玄冥派虽然大,可和我相貌相似之人,除了那贱人之外,可找不出第二个。

    即便能够找出第二个人,我再熟悉那个人之后,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或许那时候的你,已经是合一境,你还会惧怕我?”

    钟元轻轻叹息一声,苦笑道:“我已经失败了,我现在更没有什么想要争夺的,我唯一的愿望便是活下来,我只是想要活下来,所以我才和你做交易。”

    “是吗?其实,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交易完全无法去做。让你先告诉我解脱解锁的方式,我的到方法后,为何要饶你一命,直接击杀你便是。或者是让我先放了你?可我并不相信放了你之后,你还会将那方法告诉你。”

    郑十翼满是戏谑的声音传来,钟元一张因为受伤,早已没有往日美艳的脸上忽然闪过一道阴冷之色,寒声道:“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郑十翼,即便身为你的对手,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失去武魂之后,竟然能够再次崛起,甚至一路击杀一个个实力远远超过你之人,可也因为你这一路斩杀他人,你知道你得罪了多少人,多少势力?

    当日你击杀俞伟之后,若非有我庇护你,你能够承受谭腾飞师门以及圣子堂和那龚七副掌门的怒火?

    若非有我,你早已死去,如今,我只是想要和你做个交易,让你放我一次,你却不肯退让一点。你可当真是以怨报德!”

    “以怨报德?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有脸面说出这四个字来的。”郑十翼听到钟元的话,体内一股怒火骤然升起,伸手指着钟元怒道:“你可听过一句话叫做上梁不正下梁歪!

    若不是你篡位,门派的门风怎会败坏成那般?怎么会有田坤、俞岩、糜卫、俞伟等人的为所欲为!

    如果不是你让门风败坏,我的兄弟吴冬更不会被活生生打死在擂台上!”

    郑十翼想到当日吴冬在自己就眼皮下被活活打死的一幕,双眸间,杀意迸射而出,犹如实质一般向着钟元射去。

    钟元感受到郑十翼散发出的杀意,本因为交谈看起来还有些和颜悦色的脸瞬间转冷:“怎么你以为我受伤之后,就一定能够拿捏住我?看来你并不知道萤火皓月功。

    恐怕你也不知道,在多年前,玄冥派并非像现在一般,在十大门派中排名最后垫底,当时的玄冥派乃是上五门中的门派,甚至一度排在前三之列。

    当时的玄冥派能够有那等排名,便是因为萤火皓月功。像你知道的掌门功法、守山人功法都属于萤火皓月功之中的功法,除此之外,还有一门功法叫做鼎炉人功法。”

    钟元说道这里明显的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道复杂之色:“鼎炉人功法,虽然名气远远不如另外两种功法,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可这功法之强,与另外两套功法比起来却是相差无几。

    鼎炉人功法更是与另外两套功法,一起成为玄冥派的根本,修炼鼎炉人功法的鼎炉人,更是门派无法或缺的存在!

    我知道,在你,甚至包括天下间无数人的观念中,自己的修炼出的功力便是自己的,功力更无法传给他人。

    而玄冥派的萤火皓月功,最强大之处便是合一境之下,鼎炉人可以无限制将自身的功力尽数传授给掌门,以及门派的守山人。

    如此一来,等掌门以及守山人突破合一境,将会掌握两套功法,根基更会因此变得异常雄厚。

    而鼎炉人呢,他便是夜空下的萤火,倾尽一生,让掌门跟守山人如在夜空下的皓月一般明亮。

    这也是萤火皓月功名字的由来,至于我,我则是鼎炉人!”

    钟元说道最后,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出了鼎炉人三字,字音之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不甘以及更深的怨气!

    “这……”郑十翼望着眼前的钟元,一时间竟有些回不过神来,听钟元最后喊出那三个字音时那疯癫中充满了无尽怨气的样子显然不是装出来的。

    真想不到,天下间竟然还有如此功法。只是这功法的确对鼎炉人不公,无论换作是谁,在修炼之时,便得知,要将辛辛苦苦修炼出的功力,白白交给他人之后,都会心生怨恨的,也正是因此,才埋下了钟元这种鼎炉人篡权的隐患。

    只是……

    “我想,雨琪并没有想要让你将你的功力传给他,你现在仍旧好好的,如果她有那个念头的话,恐怕你连篡权的机会都没有。她虽然表面冰冷,可内心却不是那般……”郑十翼响起与雨琪相处的一幕幕轻轻解释起来。

    “她没有想要我的功力?你觉得可能吗?”钟元闻声大声嗤笑起来,声音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她不是不想要我的功力,是那个贱人太贪,否则的话,她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合一境以下,她若是让我将功力传给她,或许就没有接下来的事情。

    可她明显是想要将我培养到更高的修为,最后再让我把功力传给她?只是被我先下手罢了,而我只要将她的上门功法学到手,那我便能让功法逆行,将她的功力尽数吸而来!”

    只可惜……那个贱人的骨头竟硬到那种程度,无论我怎么折磨她,都没有说出功法,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今日之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