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53章 魔门余孽
    金枝望着熟睡过去的萧潇,脸上露出充满了母性光辉的慈爱之色,转过头来望向郑十翼,脸色却是很快变得正经起来。

    “你应当注意到了,这些天附近越发的不平静了,我们遇到的夜叉越来越多,若是只有我一个人还好。

    我即便不是对手也可以逃跑,可是你不同,你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况且还有了萧潇。所以,你需要找个地方隐蔽起来。

    那样,我的族人看到我也不会攻击我,而人类,走到这里的人类并不多。”

    “这样说,你有地方了?”郑十翼有些奇怪的看向金枝,印象中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否则他早就藏起来了。

    “跟我来。”金枝向郑十翼招了招手,便径直走出了房间,走到了院子中央埋放着她那些之前被郑天云侮辱杀害的族人的坟前。

    “我也是昨日才偶然间发现,这里很是特别,不知道为何在这里,气息很难被查探到。即便是查探道,也难以判断出具体的位置。”

    金枝指着简单的坟地下方道:“我可以将你埋在这个坟堆的下面,然后在里面给你弄一根特制的细竹,如此一来,你在里面既能喘息,也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白天你就在里面休息、修炼。晚上,等我确认安全了,再将你刨出来。”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郑十翼轻轻点头,如此一来,无论是自己还是金枝和萧潇都会安全许多。

    两人有了决定之后,第二天开始,金枝便将郑十翼埋在了坟堆下面,深夜的时候,才将郑十翼从里面挖出来。

    这一天的确有不少夜叉路过这里,只是看到只有金枝,这些夜叉很快离去。

    第二天、第三天……时间一天天过去,郑十翼的伤势也在缓缓愈合着,一直到第四天傍晚时分。

    郑十翼体内,这些日子一直显得很是平静的奇异力量毫无征兆的爆发。

    仿佛可翻江倒海的巨龙在体内疯狂的肆虐一般,只是刹那间,体内气息激荡、五脏六腑震裂,浑身都似乎要炸裂一般,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看不到一点血色。

    郑十翼疯狂的控制着体内灵气想要去压制这股力量,可这力量实在太过猛烈,他越是压制,这力量反弹的越是厉害。

    咚咚……

    体内经过一段时间调养之后,恢复了一些的魂种在这一刻跳动起来,一缕缕如同泉水般清凉的气息涌出,对这怪异的力量产生一种压制。

    “不行,还是不够,魂种现在还是太弱了,如果不尽快将提内的这股力量驱除,恐怕身体都要涨裂。”

    郑十翼牙关紧咬,在魂种气息的辅助下,控制着体内一切力量,尽可能的去压制郑天云留在体内的气息。

    地上,山谷内,夕阳余晖洒落间,两个身穿僧袍的僧人踏步而来。

    其中左侧一个青年虽然身着一身简单的僧服,留着光头,却仍旧显得气宇轩昂

    一旁,另外一个看起来年纪有些大的僧人则是手持禅杖,只是缓缓走来,却让人生出一种沉稳如山的感觉。

    两人走入山谷,走进金枝的院落,目光向着坟堆的方向望了一眼,却并未停留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似乎是听到院落中传来的脚步声,房门被轻轻推开,金枝迈步走来出来。

    人类!

    金枝目光落到两个僧人身上,身子猛然一颤,双目中露出一道惊恐之色,这两个僧人虽然只是缓步走来,没有流露出任何威压,却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

    这两个僧人的实力,远远在她之上。

    恐怕,这两人的实力都达到了合一境!

    如此两人,她根本没有一点可以战胜的可能,这可怎么办!

    她的孩子如今还在房中。

    若是回去找孩子再逃,恐怕她们母女俩谁也别想跑的了,可若是自己逃了,那孩子怎么办?

    对面两人中,看起来年轻一些的僧然似乎看出了金枝眼中的惊慌,他的脸上露出一道和善的笑意,做了个揖后才柔声开口道:“施主莫要惊慌,贫僧没有恶意。

    贫僧致远,来自清文院。虽然你我并非同类,可在贫僧眼中,众生皆平等,所以施主无需担忧。”

    致远说着轻轻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才继续开口道:“贫僧此来只是为了追查一个魔门余孽。贫僧之前曾经发现那余孽与人交手的战场,按照贫僧的判断,那余孽的年纪应当不大,比贫僧还要小一些,身形……”

    致远一边说着,一边比划了一番,形容完对方的身材之后,他的目光再次落到金枝身上,轻声问道:“不知施主可见过那人?”

    坟堆下方,郑十翼心中猛然一颤,这两个清文院的和尚要追杀的人是自己!听他们话中的意思是之前发现了自己和别人交手的战场,然后便判断出了自己的大概年纪和身形,还找到了这里来!

    “不,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谁,我是夜叉,更没有看到过人。如果我见到过你们所说的人类,恐怕我也活不到现在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还要休息,两位请吧。”

    金枝说着转身就要走回房间,这两个和尚所说的人明显是郑十翼,而且他们还称呼郑十翼是魔门余孽,她不知道郑十翼和那魔门是什么关系,更不在乎郑十翼是不是什么魔头,她只是知道,郑十翼她的弟弟一般,那小子更是她女儿的干爹。

    “施主且留不。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也也希望施主不要骗人的好。”致远和尚依旧站在原地,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窝藏魔门余孽,乃重罪。何况,那魔门余孽乃是绝世魔头,施主你留下他,对施主,对施主身边的人都有危险。

    所以,施主,你最好还是交出那魔门余孽,如此一来,也是功德无量。”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金枝话还没有说完,对面致远僧人的声音却已经响起。

    “施主你还执迷不吗?施主或许不知道,你身上还残存着杀戮战境留下的气息。若果贫僧所料不差,那魔门余孽之前受到重创,而且是必死无疑的重伤。只是施主你救了他。

    所以你的身上才会有杀戮战境残留的气息。施主,你救人本是好心,可若施主救的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那更甚于杀人。

    施主早些迷途知返还来得及,还望施主快些说出那人的下落。”

    麻烦了!

    郑十翼心中一突,这和尚已经推断出如此之多,金枝想要欺骗过去,已经没有可能了。

    而她若是再欺骗下去,恐怕这和尚要下杀手了。

    不能让金枝因为自己而死去,自己必须要出去!

    郑十翼强行动用全身所有力量,试图压制住体内那股怪异的力量,可无论怎么用力,他仍旧难以动弹分毫。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金枝听着致远和尚的话,心念电转间缓缓开口道:“没错我是救了他。我虽然是一个夜叉,可我对人类没有任何仇恨,所以我看到他重伤之后救了他。

    可谁知道,那人醒来之后看到我之后,表面上装作感激,却趁我不注意悄悄离开。可能,他是怕我对他有目的吧。

    他毕竟是人类,我是夜叉,曾经救过他的事,我也不敢声张,否则传出去我便是夜叉族的叛徒了。不过如今你们已经知道,我也只能承认了。

    至于他如今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既然施主还是执迷不悟,那贫僧只能动手感化你了。”致远和尚双目之间忽然射出一道宛若实质一般的精芒,一只手掌抬起向着金枝的方向一掌拍落而下。

    天空之中,一道巨大的金色手影凌空浮现的,散发着阵阵让人宝象、庄严之气缓缓追落而下。

    金枝纤细的腰肢一拧刚刚想要向着一旁躲闪而去,可动作之下,却发现根本难以动弹分毫,四周,阵阵的威压下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封锁,让人根本难以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空一掌拍落下来。

    “碰!”

    伴随着一声闷响,金枝的一条手臂骤然断裂,殷红的血液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不知道你现在可想明白了?若是你现在说出那魔门余孽的下落,也算得上迷途知返。”致远和尚的声音仍旧平淡如水。

    “不知道,我说了,他自己跑了,我哪里知道他去了哪里!”金枝嘴角边,道道血液流淌而下。

    “看来施主你入魔太深,需要继续拯救才可。”致远和尚手掌轻轻一番,天空中一击之后未曾消失的金色手印再次落下。

    “不知道,我不知道……”

    致远和尚不断的摧残着金枝,可金枝却是一个劲的只是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郑十翼躲在坟堆下方,看着在致远和尚璀璨下,已经变成一个血人,不断发出阵阵让人闻之都感觉到浑身剧痛的凄惨叫声的金枝,心中一股怒火不断翻涌而起。

    因为自己,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金枝才会受次折磨。

    可自己,自己竟然无能为力!

    “放开她!给我放开她!”郑十翼张开口发出一声声吼叫声,可嘴巴张开,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他现在只能无力的看着上方发生的一切。

    “看来你已经完全入魔,既然如此,那贫僧只能送你去佛祖那接受感化了。阿弥陀佛。”致远忽然唱了声佛号,天空中巨大的金色手掌猛然拍落下来,仿佛一尊远古佛那可遮天蔽日的手掌落下,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随之颤栗起来。

    “不……”郑十翼高声咆哮而起,心中怒火冲天而起,可他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就是声音都发不出一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枝被这一掌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