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0章 藏男人【二连更】
    跟郑玄看到信的内容时的表情一样,越往下看,这些人的面色变得越难看。

    到最后,所有人都陷入到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中,大骂了出来:“这个郑十翼真的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才去门派多久,就给我郑家,招来这么大乱子!”

    “竟然敢抢徐飒的东西,松儿派人去让他向徐飒道歉,他非但不听,还在生死台上,杀掉了松儿派去的人!”

    “后被执法堂的人,抓进地牢,不服管教,在地牢中杀人。受完惩罚后,不服气,竟是去闯三关,在三关堂,不顾三关堂长老的劝阻。”

    “硬是与对方撕破脸,杀死了将他抓进执法堂的人,跟徐飒!”

    “执法堂在门派中的地位极高,得罪他们的弟子,别想在门派中活得安生。徐飒身后的徐家,背景雄厚。”

    “且先不说这个,徐飒的大哥,是外门弟子考入内门的考核官,他杀死了徐飒,我郑家的弟子,不论再怎么优秀,还能考入内门吗?”

    “这小子,简直是毁了我们郑家的前程!松儿去让他向人家谢罪,他倒好,不但不听劝,非得约松儿他们上生死台。”

    “松儿看他是自家人,不忍心动手,他倒好!上了生死台,不顾兄弟手足之情,硬是连斩了松儿他们四人!”

    “那可是四人啊!那四人,哪个不是我郑家的精英!尤其是松儿,他是郑家的希望,郑家能否崛起,全看他了!”

    “没想到,那畜生竟然这样狠心!若不将这畜生杀掉,我郑家将毁在这畜生手中!”

    各个都咬牙切齿,将牙齿咬的吱吱作响,恨不得现在就杀上玄冥派,将郑十翼杀掉。

    郑平从几人的叫骂声中,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愤恨的攥起拳头,怒吼道:“郑十翼,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眼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意,郑十翼前不久,将他打的伤痕累累,这股怒火,他一直憋在心里,还没来得及释放,哪想到这才过去多久,哥哥竟然被那小子给杀了。

    他气的连连跺脚,向郑玄跟旁边的人催促道:“爷爷,那小子杀死了大哥,我们现在动身去杀了他吧!”

    旁边的几人连连摇摇头,道:“平儿少爷,万万使不得啊。玄冥派门规严谨,我等外人,是不能踏入的。”

    “即便能够进去,我们能拿那小子怎么样?那小子,如今可是玄冥派的弟子,我们在那里,把那小子杀掉,无异于挑衅玄冥派。”

    “玄冥派的人,会放过我们?玄冥派若是插手,那事情就不是那样简单了!”

    郑玄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瞪着说话之人冷声道:“那你的意思是,他是玄冥派的弟子,我就不能动他了?”

    那人忙摆了摆手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小子是玄冥派弟子不假,他在玄冥派,自然能够得到玄冥派的庇护,可他要是离开了玄冥派呢?就没有人能护着他了。”

    “只要他回到了家族,我们把他杀了,谁能给他作证,是我们把他杀掉的?”

    一名灰袍长老开口道:“老五,你说的不错!只要那小子不在玄冥派中,我们就可以随便动他了。”

    “但问题是,那小子现在就在门派中,他若不出来,我们拿他也没有办法啊。”

    “我们总不至于,等着他主动回来吧?这小子这一年来的进步,你们也看到了,若是任其发展下去,那还了得?”

    “所以,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想尽办法将这小子给弄回来。”

    没怎么发表过建议的长老,听到这话,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们还是赶快想办法把那小子弄回来吧。”

    郑玄一听确实是那么回事,不把郑十翼弄回家族,他是没法对付他的,而且,郑十翼进入门派才这么短时间,就拥有了击杀郑松他们的实力,一定是得到了什么大机缘。

    这机缘要是用在郑平身上,郑平很快就能成为家族的另一个重点栽培对象。

    想到这,郑玄点头道:“就依你们这么办,赶快想办法把那小子给我弄回来!”

    郑家的人在秘密商讨如何动手,郑十翼从擂台上下来之后稍微休息一下,便赶着去修炼。

    郑奇走时的话,给他提了个醒,打死了郑松之后,以郑玄的性格,这事不会就这样过去的,他一定会来找麻烦。

    还有就是,田坤离去时的眼神,并不友善!所以,郑十翼决定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提高修为。

    “轰隆隆!”

    郑十翼站在瀑布下,从万丈高悬崖上,倾泻而下的瀑布,宛若要将天地吞灭的水怪,凶猛的向郑十翼身上砸去。

    听着越来越响的瀑布声,郑十翼反手抽出了无影刀,在瀑布砸到他身上的瞬间,一刀犁出。

    一道光影,没入冲天而下的水布中,飞溅出去的水花,在阳光下,映射出了七个颜色。

    离他最近的水布上,隐隐还能看到无影刀斩出的水痕,他知道,什么时候,能一刀将水布斩断,那他的无影刀的威力,又会提高一大截。

    他紧紧握着无影刀,对着水布就是一阵狂砍,耀眼的刀痕不断在水布中亮起。

    他的身体,在水势的冲击下变得越来越差,他索性扔掉了无影刀,用泛着拳意的拳头轰击起水布。

    “蓬蓬蓬!”

    水布上接连发出炸裂的声音,被震飞的水花,轰击在远处的石壁上,飞溅回来洒在他的脸上,模糊了他的视线。

    郑十翼不以为意,继续这样在那儿修炼着。

    他被瀑布冲击的伤痕累累,身体异常疲惫。

    魂种的恢复速度,俨然跟不上,郑十翼只能撤出瀑布,出来调息片刻,等身体调整的差不多时,再度进入瀑布修炼。

    他就这样没有休止的在里面修炼。

    “今天就练到这里吧!”

    最后一拳轰在瀑布上,郑十翼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出了瀑布。

    “身体的承受极限,都是一点一点扩张的,我得让身体记住这种极限,我才能在此基础上,提高身体的承受极限。”

    郑十翼没有像之前那样调息身体,径直向山下走去。

    “咚咚!”

    在接近一个山洞口时,郑十翼体内的魂种,突然跳动的异常厉害!而且……他能感受到,这次在魂种中跳动的是另一个武魂。

    尤其是,当到达这个山洞口时,魂种跳动的异常猛烈!

    “难不成魂种感应到了什么?”怀着这种疑惑,郑十翼走进了山洞。

    随着他前行,他的魂种跳动的越来越厉害,当进入到山洞十几米之后,郑十翼看到了一张石床,魂种的跳动好似就是因为那张床。

    这床?郑十翼一步一步向前,魂种跳动的更是越来越激烈,当到达石床跟前,魂种跳动的速度已达到了极致。

    好困啊!郑十翼忽然感觉到身体的疲惫达到了极限,眼皮渐渐耷拉下去。最终……他腿一软,竟倒在了床上。

    郑十翼很快就睡了过去,睡梦中他隐隐觉得,他体内的魂种,在缓缓的增大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身着粉衣,身材高挑,瓜子脸,长发披肩,脸上似是如覆了层冰霜的冷艳女子,拎着长剑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山洞。

    她没走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将头扭向身后说道:“出来吧!就算我受了伤,你跟着也没有机会的。”

    话音刚落,一名穿着白衣,美眸中泛有一丝惊讶,笑起来很甜美的女子,从后面跳了出来道:“哎哟,丁悦大美女,受伤了还能保持这么高的警觉性?”

    “你把养魂珠交出来,我自然就会走。”

    丁悦冷艳的看了对方一眼,“白莲,我是受了伤了,但你也受了伤了!还是滚吧……”

    郑十翼被两人的声音惊醒,坐了起来。

    白莲诧异的看着坐起的郑十翼,美眸连闪着惊愕之色,迷人的红唇缓缓张大:“男人,你的床上竟然有男人!”

    她将目光转向丁悦,抬手轻掩朱唇的笑道:“想不到你丁悦平时看上去冷冰的,圣洁无比,对谁都不爱搭理,没想到,你的床上竟藏着男人!”

    “有点意思啊!居然藏男人……”

    听到这,郑十翼才明白,自己上了别人的床,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苦笑,忙向白莲喊道:“美女……事情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

    说着,郑十翼又将目光转向了丁悦道歉道:“这张床是你的?对不起,我是上错床了,我不是故意……”

    丁悦的目光越来越阴寒,这个男人敢上她的床,简直是在悔她的清誉,没等郑十翼说完,她一剑刺向了郑十翼。

    冰冷的长剑,伴着“嗡嗡”的刺耳声,转瞬即到。

    郑十翼赶忙侧身,连滚带爬从床上翻了下来,艰险的避开了对方的这一击。

    “这女人的修为太强了!她若不是受了伤,我必然逃不过她这一剑,死在这一剑之下了!”

    郑十翼暗叹对方的毫不讲理,“我不过是上错了你的床,而且,我都向你道歉了,为什么出手就要置我于死地?”

    “咻!”

    对方又一剑刺出,比之前那一剑还要快,力道还要足。

    郑十翼仅仅看到对方抬手,对方的长剑已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