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324章 王级武魂威全场
    方彤望着对面看起来似乎连站立之力都没有的人族少年,苍白的脸上浮现处一道深深的杀意,强忍着体内几乎碎裂的五脏六腑处传来的剧痛,抬手在身后的墙壁上一拍。》點,x.

    啪!

    方彤的身子借助这一拍之力猛然弹射出去,向着前方猛冲而去,一双白皙的手掌高高举起,向着前方砸落而去。

    眼看距离郑十翼还有十余米的距离,忽然间,她身后的地面毫无征兆的炸开,泥土冲天飞起间,一道人影犹如出海蛟龙一般,从一片尘土中窜出,直接袭向她的身后。

    方天!

    方彤倾国的容颜骤然凝固,身子立时向着后方扭转,可转动之下,体内一股剧痛传来,动作一滞,肩部一股剧痛已然传来。

    炙热的气息冲击下,她的身子向着前方远远飞去,背后的一股在一瞬间已经烧成一堆灰烬,光滑白皙的玉背更是被灼烧成一片焦黑。

    “噗……”

    飞行中,方彤张口喷出一口殷红的血液,回头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身形一闪向着远处急速飞退而去。

    原本这是最好的机会击杀方天,可谁知道,这两人竟如此阴险,原来方天那个而废物一直留在外面,根本就没有进入湖中。

    若是当初自己认着查探一番,早以可以击杀他,也不至于被他偷袭。

    可谁能想到,这两个家伙如此阴险。

    人族的小子,一定是那个人族小子出的主意,方天那简单的脑子,想不出如此阴险的注意。

    人类,当真是狡猾。

    方彤向着远处急速退去,方天却是站在原地,看起来一点想要追赶的念头都没有。

    “喂,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点去追他!”郑十翼有心想要追赶,可体内灵气都已耗尽,根本就有心无力,只能叫嚷着,让方天追赶。

    “追?追什么?那疯婆娘就算受伤,可她逃起来,谁能追上她?”方天看着郑十翼,忽然发出一阵阵怪笑声,一边笑着一边掰动手指发出一声声脆响,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倒是你,我趁着这个机会,先解决了你这个伤员才是正经。”

    郑十翼一下懵了,呆了一下之后,这才梵音过来,自己和方天可不是纯粹的盟友,他们俩人也是对手。

    “我说,你可是堂堂夜叉一族的王族,你要有你们王族的风范。刚刚可是我救了你,你可不能恩将仇报。”郑十翼来回向后抽动着身体,试图离方天远一些。

    “对啊,你也知道我是夜叉一族的王者,你说我藏在土坑里面,把自己埋起来,这传出去多么丢人?

    这个秘密现在就你我知道,而想要这个秘密永远成为秘密,让你成为死人,是最让人放心的,所以,你就去吧!”

    方天大喊一声,飞扑而下,随之一阵阵拳头击打声,叫喊声连成一片。

    “你这是趁人之危……”

    “打人不打脸……你往哪打呢?”

    “怎么还用脚了……”

    许久之后,似乎是打累了,方天终于停止对郑十翼的暴打,满意的看着郑十翼和猪头一般的脑袋,微微点了点头:“不错,这一顿打的本少很是舒服,之前和你的恩怨,那就这样算了吧。”

    “你倒是舒服了,我的脸啊……都说了打人不打脸,你……”郑十翼一脸不爽的看着方天抱怨着,可话音还未说完,便被方天直接打断。

    “我不是人,我是夜叉!再说了,就你这张脸毁容不毁容的也没什么区别,你又不像本少这般,帅的惊天动地。

    像你这种放在我们夜叉族中,绝对是最丑的,没有之一。”

    郑十翼一下噎住,就好像是被鱼刺卡在喉咙中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己的相貌在人类中也算得上帅吧,可比起夜叉……

    那些夜叉中的男人,的确一个个都英俊非常。不过,夜叉族的女人嘛……算了,还是不说了,免得这头脑简单的夜叉又要发疯。

    方天看了看委屈的坐在一边也不说话的郑十翼,似乎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沉默了一下后,满是洒脱的开口叫道:“罢了,看在你之前还挺讲义气的份上,本少委屈一下,亲自帮你治疗一下伤势。”

    说着,他低下头在腰间摸索起来,半天后,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道尴尬之色:“那个什么,我身上的丹药之前对付炼狱水鳄的时候用净了。本想给你一些上等的疗伤药,看来你是没有这个福气了。

    喂,你的疗伤药呢?”

    郑十翼也不说话,疗伤药对他来说也没有多少用,对他来说体内的魂种就是最好的疗伤药。

    “那是什么?储物袋,你小子还有这等好东西。”方天目光在郑十翼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郑十翼腰间的空间储物袋上,双目中射出一道精光,看起来就像是发现了肥羊的土匪一般。

    “你看什么?怎么看起来和土匪一般,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夜叉族的王族少爷。”郑十翼感受到方天的目光,身子向后一缩。

    “废话,这还能有假?就凭本少的相貌,除了夜叉一族的王族,难道能有本少这等英俊之人?何况看到这是什么没有?”

    方天说着,亮出腰间的一块令牌,轻轻拍打了一下一脸得意道:“这便是本少身份的象征,凡是夜叉一族,简单此令牌,都要乖乖听令。”

    “这里就你一个夜叉,自然是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了。”郑十翼满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若是真的,你怎的还被那疯婆娘追的像狗一般乱窜。”

    “她……本少懒得和你多说。”方天反驳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干脆也不在说话,直接伸手强行抓过郑十翼腰间的空间袋,伸手进入其中。

    只是和他之前表现的不同,他却只是拿出一些疗伤的丹药,然后便将空间袋递了过去。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了。”郑十翼满是诧异的伸手去接空间单,眼看就要重新将空间袋拿回来,身前方天忽然怪叫了一声。

    “不对,我似乎闻到解药的气味。”说着,他的手猛然向回一收,然后将脑袋伸入空间储物袋中,就好像是一个强盗一般翻箱倒柜的翻找起来。

    “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这个家伙讲究,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夜叉族的王族,而是夜叉族最大的强盗。”郑十翼满是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强盗?我……魂石,怎的这么多魂石!”方天忽然高声惊呼起来:“这魂石,你小子的魂石怎的这么多?还有这些,这是魂石票,比魂石还要多的魂石票,你小子一个灵泉境,怎么的比那些觉醒境的魂石都要多,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魂石票。”

    方天看着郑十翼储物空间带中一叠一叠的魂石票嘴巴不自觉张开,即便身为夜叉族的王族,他甚至都从未拥有过如此之多的魂石,这个小子,在人类中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有这么多的魂石!

    许久他才回过神来,继续翻找之下,心中越来越惊:“你这个小子也太富有了吧,灵血草、千年雪椛、碧月羞草……这简直就是个移动宝库!

    小子,你还说本少是强盗,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强盗吧!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你们人类里面抢夺了太多的人,实在混不下去了,这才参军到我们这来吧!”

    方天的惊讶声,一声盖过一声,直到将郑十翼的空间储物袋翻了个底朝天,他才将头收了回来。

    将解药服下后,重新将属于自己的武甲穿上之后,他这才满是不解的望向郑十翼:“你怎的这么富有,你不会真的是一个强盗吧?”

    说着,他自己摇了摇头道:“算了,不管你的身份,就看在你空间袋的第一时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郑十翼听着方天的话,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这话怎么感觉就像是说,看到你女人的第一面,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呢?

    对了,之前的时候,你怎的压制方彤的?而且奇怪的是,方彤怎么只是释放出了一个武魂,而不是两个武魂?”

    方天望向郑十翼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之前因为在地下,他根本没有看到两人交手的详细情形,更不知道郑十翼是如何在方彤身下坚持那么久,甚至让方彤重创的。

    当时他是感觉到方彤被重创后,这才出手偷袭的。

    重创方彤,别说郑十翼就算是两个自己也做不到,而郑十翼的实力分明比自己还要弱,他是怎么做到的?

    尤其是之前自己分明感觉到,方彤的武魂受到了压制,这小子又是如何压制的?

    看着身前的永恒魔湖,他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那王级武魂?

    之前的情形,与永恒魔湖中的那个王级武魂的传说是何等的相似。

    王级武魂,这小子拥有王级武魂?所以他才不惧怕永恒魔湖中的武魂?

    方天想着轻轻摇了摇头,和眼前的这个人类小子接触越多,越发的发现这小子深藏不露,真不知道他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只释放出一个武魂!

    郑十翼忽然响起方天之前说过的话,方彤双生武魂!和自己交手的时候,方彤只是释放出一个武魂,便让自己险些灵气耗尽而亡,若是当时方彤释放出的是两个武魂呢?

    自己恐怕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要被生生耗死。

    玄冰王魂虽然可以压制对方的武魂,可对灵气的消耗也太大了,最少对如今的自己来说,是远远无法支撑的。

    咕噜……

    平静的湖面上,一声声轻响传出,一个个泛水泡忽然泛起,不过眨眼的功夫,整个湖面似乎都沸腾了一般,水泡相互激荡,炸裂出一股股水花,向四周溅射。

    一股冰冷的寒意从水下传来,让人即便是站在岸边都感觉到阵阵的冰寒。

    不好,难道是那东西追上来了?

    郑十翼心头一颤,指着地上罗田的尸体急声叫道:“快,带上他,快快离开,下方有危险。”

    方天看着郑十翼紧张的样子,也不多问,抓起地上的尸体扔入空间储物袋中,随之背起郑十翼,向着远处急速退去。

    另外一边,方彤一路逃出一段时间之后,随着身体不断的修复,心中疑惑渐升,那两个人竟是没有追来,想来重创自己之后,他们也已是强弩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