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68章 最原始的方法
    一股钻心的剧痛瞬间袭来,胸口仿佛是被一根铁锤砸中一般,震的心脏似乎都要碎裂一般,胸骨甚至都隐隐约传来一声细微的脆响,体内的气血更是疯狂翻滚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合拢的双手重重的砸在幻世的小臂上。

    幻世一条挥出的左臂一下垂下。

    咚咚咚……

    接连三声犹如鼓点一般的声音传出,项空的身子接连后退了三步这才稳住,望向幻世的双目中,露出一道深深的讶然之色。

    “想不到,以幻术、心魔之术闻名的幻世公子,竟也擅长肉搏之道。”

    项空稳住身形之后,望向幻世的目光却是越发的凝重起来,他虽是皇朝十大武勋世家之一的项家之人,可他并非家族嫡系,他只是项家偏远分支的一员。

    甚至在他们的小家族中,他都是分支之中的旁系,父母在家族中一点地位也没有,他自小便受到欺压,自小便时常一人面对对方数个孩子的围攻。

    再之后,当他展露出他的天赋之后,来到宗家,却仍旧被瞧不起,被宗家的人的同龄人所排斥甚至是针对,更少不了战斗。

    进入宗家之后,他一直在与宗家的那些所谓的天才打,一直到把所有人都打服为止。

    他这一身肉搏的本事是自小便开始修炼出来的。

    至于宗家的那些人,他们自小便得到无数的资源,修炼起来更加的快捷,更能轻易得到高深的武学修炼。

    可若是如同自己现在这般,无法施展灵气之后,他们一个个都会变成废物,他们修炼的那些武学,没有灵气支撑可是无法施展的。

    本以为幻世有心魔老人那样的师傅,应当也是这样的人,想不到,他竟有这等拳脚本事。

    “师尊可不止是教了我幻术的本事。”幻世轻轻开口,双目却是紧紧盯着项空,这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

    之前的一击,自己本占据优势,而这项空在发现无法躲避自己的攻击之后,却能提前攻击自己手臂落下的位置,让自己受创,如此短的时间内,便能做出这等准确的,对他最有利的决断。

    这项空的战斗直觉,或者说是战斗经验当真可怕,甚至能够与自己的十翼师弟相媲美了。

    两个人站在擂台上,警惕的望着对方,微微变化着方位,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大家都无法施展灵气,赤身肉搏自然要讲一个勇字,可勇却不是鲁莽,面对这等对手,一个疏忽便有极大可能被对方击败。

    擂台下方,围在一号擂台四周的众人一个个愣愣的望着擂台的方向。

    “这战斗,这真的是侯境的战斗?”

    “他们两人,竟然都没有施展灵气。他们的伤势都已经严重到这等程度了,他们竟还没有弃权?”

    “没有灵气、没有武魂,只是单纯的比拼拳脚的战斗,神侯大会上竟能有这等擂台战!”

    众人怎么也想不到,神侯大会上,竟能出现如此一幕。

    擂台上,幻世和项空两人不断的变化着身为之后,两人似乎是在同时发现了对方的破绽,同时向对方冲去,项空瘦弱的身躯奔跑之下,竟是宛若猛虎一般,带起阵阵烈风。

    每一掌落下,都仿若一头猛虎挥舞着巨掌砸落下来。

    幻世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一时间,却是被逼的连连后退。

    项空狂攻之中,身子忽然一矮,一只腿在前,另外一只腿在后,毫无征兆的向着幻世的下盘滑铲而去。

    幻世双目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本能的向着上方跃起,想要躲开项空的攻击。

    项空滑铲之中,嘴角忽然闪过一道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笑容,蜷缩起来的一条腿在地上猛然一蹬。

    原本滑铲的身子猛的跃起,同时另外一条腿高高抬起,自上而下凌空向着幻世的脑袋踢去,似是斧劈山岳一般。

    幻世面色骤然一凝,连忙向一旁躲闪而去,身子才堪堪移开半分,项空的重击已经落下,重重的踢在他的肩膀上。

    “喀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传出。

    幻世身子向下一弯,肩部的骨头在这重击之下,被一下踢裂开。

    项空一击得手,落到地面之上,双腿连连向着幻世踹去:“其实我最擅长的不是拳,而是腿上的功夫。幻世你没有机会的,放弃吧。”

    幻世眼前,一脚接着一脚踹来,一道道腿影似乎是组成了一堵墙面一般,身子不断的后退而去,双手更是不断的在身前阻挡着,每一次与项空的腿接触,都仿佛是被一根青铜铁棍砸中一般,砸的双臂生痛不已。

    “咚!”

    一声闷响,幻世之前攻击项空时,被反而攻击到的左臂被一脚重重踹中。手臂明显的向着另外一边折去,本就受伤的手臂立时完全垂了下来,

    他的手臂废掉了!

    项空双目中精光暴闪,不给幻世一点喘息的机会,挥腿如鞭,继续向着幻世受伤的左臂抽打而去。

    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这一脚已经出现在幻世腰侧。

    幻世手臂折断无法抬起,看似来似是无奈之下,只能抬起一条腿来,迎着项空的攻击挡去。

    项空踢出去的宛若万年古树之上,巨大树条一般的一腿落下,砸在幻世的腿上,腿上却是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阵痛感,仿佛是踢在了一块铁板之上一般,同时更有一股强悍的力道袭来。

    他的力量怎么的这么大?

    项空脸色骤然大变,眼前幻世挡住他的攻击之后,另外一条腿已抽打而来,一腿落下,似乎抽的四周的空气都波动起来,腿还未曾落下,凛冽的劲风当先吹至,吹的他的脸颊都一阵生痛。

    下一刻,幻世的攻击重重的踢在他身侧的肋部之上,一腿砸下,似乎是一座山岳砸落一般,一股无匹的力道直冲而来。

    没有灵气保护的肋骨在这一击之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肋骨断裂。

    项空本身子猛然一颤,向着后方倒退飞出。

    “噗……”

    项空飞出三四丈的距离之后,这才摔落到地上,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本就苍白的脸看起来却是越发的苍白起来。

    “其实,我最擅长的也是腿上的功夫。”幻世暴喝一声,身子紧追而上。

    占地无比广阔的会场远处,五个缥缈教的女弟子汇聚在一起,远远望着一号擂台的方向。

    五个人,每个人都算的上是美人,尤其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女人更是漂亮异常,可不知道为何,众人望向几人,目光却是不自觉的落到那个穿着蓝色长袍的女人身上。

    凌烟,缥缈教年轻一代第一弟子。

    只是随意的站在人群中,并未有任何举动,可四周众人的注意力却不由的都会击中在她的身上。

    “当真是难得。”凌烟望着擂台的方向轻轻感叹道:“如今的许多所谓的天才,其实已经失去最基本的东西。

    若是失去了灵气,恐怕没有几人可以达到两人这等程度。各大教的许多天才弟子,自展露天赋之后,便能得到无尽的资源,得到精心保护。反而缺少了对最为原始的基础的修炼。”

    “师姐,我们明白了。”五人众,一个看起来比其他几人都要小许多,相貌很是甜美可爱的少女一脸受教道:“小樱回去之后,定会好好修炼。不过师姐,这两人,谁能获胜?”

    凌烟收回望着擂台的目光,看着身侧的师妹,低声道:“师妹,你要学会有自己的判断,不能总是询问他人。你自己认为呢?”

    小樱再次望向擂台的方向,看着正在交手的两人,轻轻皱了皱眉头,一脸无奈道:“我看不出,感觉他们两个好像都能取胜。”

    “那便是他们都有机会。要相信你自己的判断。”凌烟望向小樱的目光中露出一道溺爱之色。

    擂台上,幻世与项空两人缠斗一起,虽没有灵气的碰撞,更不像其他的擂台那般,大战起来声势浩大,可两人之间的战斗却是比许多战斗都要惨烈的多。

    擂台下方,许多因为两人无法施展灵气,而不再关注他们战斗的人,慢慢的也把目光转移到了这擂台之上。

    两人不断碰撞下,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的伤痕,身上的衣服在不断的碰撞下更是早已碎裂。

    他门各自的手臂因为防御对方的攻击,几乎都完全折断,无法抬起,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只能用腿来完成。

    项空一脚踢出,对面幻世一条腿高高抬起膝盖在前,小腿和大腿分开中间留出一道空隙,项空踢出的腿自这道缝隙中穿过的刹那,大腿和小腿猛然向着中间一合,一下将项空的腿夹住,向着下方用力一压。

    两人的身子同时向着地面倒去,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才刚刚落到地上,幻世另外一条腿忽的扫出,向着项空重重的砸去。

    项空一条腿被幻世夹着,只能伸出另外一条腿来,硬着幻世的攻击,同样重重的踢出。

    两人双腿在空中碰撞,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碰!”

    一声闷响之下,两人的身子同时颤动了一下。

    一股巨力自对方的腿上传来,震的两人双腿生痛不已。

    幻世一条腿紧紧夹着幻世的腿,强忍着腿上的剧痛,再次抬腿向着对面踢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