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64章 师兄要败
    “咳咳……”

    荀子言张口喷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双目通红的望着压在他身上的彭君岳,目光锋利似是利剑一般欲要刺穿彭君岳的心口。

    “哇……”

    彭君岳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正面喷了荀子言一脸,那巨山实在太重了,重的压的他体内的气血都不断翻滚着。

    喷了荀子言一脸,他这才收起巨山武宝,一脸兴奋的站立起来抹了一把嘴边的鲜血,也不管荀子言,直接扭头望向一旁的裁判道:“他输了,是他先落地,我再落地的,根据规则,我赢了。”

    “你赢了?谁说你赢了?”荀子言一脸厌恶的拿出一张手帕,擦拭着将彭君岳喷在脸上的,似乎还混杂着口水的鲜血,还不等擦干脸,忽然听到彭君岳的话,立时放下手帕,一脸怒意的望向彭君岳道:“你之前已经认输了,获胜的自然是我。”

    “认输?谁说我认输了?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认输了?”彭君岳一脸贱样的看着荀子言道:“你想好了,我说的是你赢了,不是我认输了,也不是我弃权了。

    你难道不知道兵法上有一条叫做示敌以弱?我说你赢了,那是示敌以弱,那不是很正常吗?我可没说我弃权。”

    四周众人闻声也才明白过来,一个个惊若天人的望着彭君岳。

    “赢了,又赢了!”

    “原来规则还可以这样利用!”

    “其实真正的精华是高举的双手,荀子言以为是认输,其实是为了攻击做准备的。”

    “不,真正的精华是后面拿出的那做巨山。”

    “对,我也认为是那巨山。”

    “你们说,这一战是除了认输的教子之外最快战败的一战吧。放眼过去的神侯大会,也从未有过哪个长存大教的教子这么快战败的。”

    荀子言听着四周众人的声音,险些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双目死死盯着彭君岳,好半晌才冷声道:“很好,你很好。这一次我认栽,但是这仇我会记得。日后,我会再次讨教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要秋后算账吗?”彭君岳大为鄙视道:“你这是仗着背后的势力想要以势压人,要事后报复。

    这么说,以后神侯大会干脆不要比了,直接颁给你们长存大教好了。否则无论是谁赢了你们,你们事后都要找人报复,那谁还敢赢你们啊。原来这就是你们长存大教的作风,输不起没气量……”

    “你……”荀子言再次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忽然,他的身后一只手掌伸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楚子云从后面缓缓走到前方,冷冷望着彭君岳,双目中射出一道冰冷的杀意寒声道:“气量?气量有什么用?气量能当修为战力吗?气量能解决一切争端吗?那比气量好了,还比什么战力?”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股冰冷的杀气狂涌而出。

    彭君岳双目内,一双瞳孔骤然一缩,楚子云他动了杀机。楚子云,四圣教的首徒,教子之一。更有传闻说,楚子云便是当代四圣教的圣子。

    圣子,那是教子中选出的最优秀者。

    现在,对方两个人了,一会可能人更多,毕竟他们长存大教就是人多,再说下去自己不见得能占得便宜,只能……

    “没气量,输不起,四圣教的人输不起……”彭君岳再次重复起之前的话。

    “你……”楚子云眉头一皱,冷声道:“什么叫输不起,你若是正常……”

    “没气量,输不起,四圣教的人输不起……”彭君岳不等楚子云说话,却是再次开口,重复起之前的话来。

    “分明是你耍手段,你若是堂堂正正的战胜子言,我们自然会认,可你……”

    “没气量,输不起,四圣教的人输不起……”

    彭君岳也不管对方说什么,就是不断的重复着那一句话,他只是重复一句罢了,可对方却是要解释半天。

    他说一句,楚子云和荀子言却要解释一大堆,一时间,楚子云和荀子言两人却是连说都不再多说,丢下一句狠话转身便向着远处走去。

    随着两人远去,他们的身后,忽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不止是擂台上赢了,更是说的四圣教的两个人哑口无言。”

    “这次真的学到了。不过我想神侯大会很快就要更改规则,这种你赢了的话以后也要算是认输了。”

    “更改便更改吧,今日已经涨了见识了。”

    众人满是崇拜的望着彭君岳,不断的欢呼着,什么时候长存大教的人也这么灰头土脸过?

    他们平日里可没少受那些长存大教的欺压。

    彭君岳一脸自恋的向着众人挥了挥手,转过头来,看到不远处的郑十翼,脸上笑容渐渐消散,走到郑十翼身边,满是同情的伸出一只手拍了拍郑十翼的肩膀道:“老十翼,不要灰心,这一次神侯大会失败了,还有下一次。”

    “下次,我为什么要等下次?”郑十翼一脸笑意的反问道:“谁说我失败了?”

    “我知道你或许不想等待,不会等下次了,可这次输了也不怪……”彭君岳习惯性的说了一句,整个人忽然一下僵住,愣愣的看着郑十翼:“等等……你说什么,你没有失败?你赢了?战胜了望东教子?怎么可能?

    难道说,你的拳头恢复了?不对,不对,你即便恢复了,也不可能这么快解决战斗的。”

    “我没有恢复,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战斗。”郑十翼耸了耸肩道:“那望东教子受伤太重直接认输了,我自然赢了。”

    “这……你的运气,凭什么你就可以轻易获胜,彭爷我还要拼死拼活的去打,你知道我那武宝有多么重吗?直接压在身上,差点没压死我。我说老十翼,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彭君岳正抱怨着他的运气,郑十翼已经转身向别处走去。

    走出没多远,一个裁判的声音已经响起。

    “十一号擂台,获胜者繁瑶。”

    繁瑶也赢了。

    郑十翼停下脚步,抬头向着一旁的擂台望去,擂台上繁瑶漂亮的脸看起来有些苍白,嘴角边甚至还挂着一丝丝殷红的鲜血,一只手捂着一条胳膊,看起来那条胳膊已经折断。

    她的对面,一个俊美的男子躺在地上,原本应当很是华贵的衣服已经裂成布条,他抬起头,面色复杂的望向对面的繁瑶,失落之中却还带着一丝佩服。

    “想不到,竟是繁瑶郡主胜了。”一个穿着灰色长衣,相貌普通,却有着一股高贵气息的男子轻轻叹道:“皇族九龙,已经被淘汰了五个了,能够继续晋级的也只有四人。

    在这四人之中,看起来最强的便是繁瑶郡主了,郡主的实力比之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恐怕皇族之中最强的便是郡主了。”

    “郡主的确很强,可她还不是最强的。”一旁,一个长的还算是好看的女子反驳道:“皇族皇族九龙之上,也不是没有人的。你忘记九千岁了吗?

    当今圣上并没有太子,却也有不少孩子,当今圣上被尊称万岁,他儿子里最出色的,则是被外界称之为九千岁,被认为是最可能接班的。

    说起来,他们才是真正的皇族。

    而皇族中有三个九千岁,每一个都极其出色。便是英明如当今圣上,都难以选出谁更出色。

    九千岁,任意一人,都足以稳稳压制皇族九龙。”

    “的确是九千岁更强,可郡主若是继续战斗下去,再次突破之后,或许有资格称九千岁,甚至是长郡主!

    那可是所有郡主中最高的称呼了,是所有皇族子弟之中最高的称谓之一了,长郡主,长王子,凌驾所有郡主和王子之上。”

    “长郡主,繁瑶郡主还真有可能成长到这等程度。这是当初繁亲王都没有得到的称号,毕竟当初繁亲王崛起之候已经封王。”

    “皇朝历史上,凡是被赐予长郡主、长王子者,若是不意外损落,没有意外,全部成长为皇朝的栋梁。”

    “没错,郡主的修为暴涨的太快了,谁能想到,郡主已经成长到了如今的地步!”

    繁瑶听着擂台下方传来的阵阵话语,不知道为何,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感应一般,目光向着人群的某处望去。

    十翼。

    繁瑶与郑十翼四目相对,张开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对面郑十翼却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郑十翼点头表示恭喜之后,却是转过身来,向着远处走去,他和繁瑶之间对许多事,甚至是所有事的看法都相差太多太多。

    繁瑶她是郡主,是皇族的人,自己只是来自小地方,不懂的什么叫做识大体,只知道若是连身边的朋友都不支持,而去攀附权贵,那会被人笑话的。

    自己也做不到那般。

    繁瑶看着郑十翼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虽是获胜,可脸上却露出一道失落之色。

    郑十翼继续向前走着,去寻找着幻世师兄和默行,还未找到两人,彭君岳却是急匆匆的跑来一把拉住郑十翼便向前跑去:“老十翼快,幻世他快败了。”

    师兄要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