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59章 提升
    可袁文予的攻击频率实在太快,威能同样惊人,龙衍草武魂还未将伤口治愈好,新的伤口又出现,治愈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受伤的速度。

    郑十翼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加着,全身上下整个身体、四肢之上到处都是一个个的伤口,有的伤口连接成一片,形成一个更大的血窟窿,透过窟窿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体内被刺穿的肠子。

    一块块带着鲜血的碎肉不断自他的身上飞落而下。

    郑十翼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已经苍白的如同大病未愈的病人一般。

    “死……死……”

    郑十翼抬着头,猩红的双目中射出一道完全不似人类所应当拥有的凶光,一次次受伤,一次次被攻击,却无法触碰到对方之后,他的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戾气完全冲散,无边的戾气冲天而起。

    刹那间,整个擂台四周的空气在这戾气影响下,似乎都完全凝固住了一般。

    甚至就连擂台之外,围在擂台四周的众人都感觉到四周空气一沉,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杀戮战境,第二层!

    郑十翼本能的开启杀戮战境,体内丹田之中,漆黑的棺材轻轻震动起来,震动的频率轻微,却比以往的震动都要强。

    看起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棺材缓缓移开,一道道黑影飞出。

    黑影自郑十翼体内飞出,擂台的空气骤然一滞,无尽黑暗、恐怖、阴森的气息瞬间将整个擂台完全笼罩。

    擂台下方众人隔着擂台的光幕,都忽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一种本能的骇意自心中升起。

    一道道黑色的怨魂人脸,似乎是无穷无尽一般,不断飞出,每一道都代表着一个死去的亡魂。

    飞出的亡魂似乎已经超过万数,仍旧不断飞出,在天空中不断汇聚到一起。

    转眼间功夫,这一道道的亡魂竟是组成了九道死神的模样。

    九个死神,每一个死神都是由鬼脸所组成,一眼望去似乎是由无数的亡魂瞪着自己一般。

    甚至就是他们手中那死神镰刀,都是由亡魂组成。

    一阵阵死亡的气息席卷擂台。

    袁文予望着这九道亡魂死神,体内灵魂深处忽然感觉到一阵骇意,一种心悸的感觉自体内蔓延。

    危险,无比恐怖的危险!

    袁文予心中本能的产生一种感觉,一种下一刻便会被这九道怨魂死神活活撕碎的感觉,这种感觉之强烈甚至让人觉得不只是感觉,而是真正会在下一刻发生。

    “认输……我认输!”

    袁文予高声向着擂台下方叫了起来。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一道道皇城影卫的身影飞起,飞落到郑十翼身侧,再次将郑十翼压住,给他带上了那特质的枷锁。

    随着枷锁的出现,空气中,怨魂所凝聚的九道死神也随之消散,再次化成一道道的怨魂飞回棺材之中。

    擂台下方,关注着这场战斗的众人听着袁文予认输的话音,一个个却是大感不解。

    “认输?我听到了什么!袁文予竟然认输了!”

    “他怎么能认输,那郑十翼已经伤成了那般,看起来虽然都可能倒下,他竟然认输。”

    “只是因为郑十翼释放出武魂,武魂甚至都没有攻击,他没有受到一点伤他就认输!”

    “认输的我也看到过很多,可那些都是一开始便认输,或是完全处于下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明明占据优势眼看就能取胜,却偏偏要认输的。”

    “本能取胜,却偏偏认输,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袁文予听着下方一道道像是责怪的声音,目光望向擂台下方,一脸正经道:“我是来参加神侯大会的,来比武的,却不是来生死搏杀的。”

    留下一句话,他身子一跃跳下擂台,向着郑十翼又看了一眼之后,这才转身走入人群之中。

    高台之上,司将军面色难看的望着混入人群中的袁文予,恨道:“当真是浪费了这一身天赋。如此胆怯的心,何成大器。”

    “司将军,你可不能让所有人都与你一般有那坚若磐石的心。其实,我倒是认为郑十翼下一场的对手,更符合你的胃口。”之前与四将军说话的男子指向擂台下方一处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参赛者道:“那个叫战敖的家伙,是狂战老人的弟子。”

    人群之中,两个穿着无袖劲服,露出两条宛若石头一般坚硬肌肉的男子望着郑十翼的方向,即便是在人群中,两人仍旧异常显眼。

    只是站在那里,甚至不需要说话,不需要有任何的动作,两人却是都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悍意,四周的众人甚至都自觉的离开两人一段距离。

    两个人看起来长得一模一样,根本分不出任何的区别,唯一辨别的方式唯有两人的衣服,一人黑衣一人白衣。

    “小弟,算了吧。”一身白衣的男子忽然回头看向一旁一身黑衣的战敖道:“下一场,不要打了。”

    “放弃?”战敖听到男子的话,似乎是受到天大的侮辱一般,双目骤然瞪起,怒视着白衣男子吼道:“战狂,我凭什么要认输?这一战,我必胜!”

    战敖说话间,似乎因为过度愤怒,额头上更有一根青筋暴起,双目更是紧紧的盯着战狂胸口的位置,那里有着他师傅的刺青,代表着师傅嫡传的刺青!

    嫡传,为何同样是师傅的弟子,战狂他便可以得名狂字?

    师傅可是狂战老人,得名狂字,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战狂,他得到这一切,成为师傅的嫡传,只是一个原因,因为他比自己出生早。

    可他配这个狂字吗?他配嫡传的身份吗?

    真正的嫡传弟子应当是自己才对。

    这一届神侯大会,便是自己证明自己的机会,证明自己比战狂他强,证明自己才应该是这个嫡传弟子!

    战敖又狠狠望了战狂一眼,起身向着擂台走去。

    战狂看着战敖离去的身影,无奈叹息一声,自己这个弟弟,他什么时候才能放弃心中的执念……

    “第六轮比武,郑十翼对战敖,七号擂台!”裁判的声音再次响起。

    随着声音落下,战敖大步走到擂台上方,只是普通的行走,却仿佛是与人赤身肉搏一般,一股强烈的战意自他体内涌出不断向着四周激荡着。

    战敖走到擂台之上,看着被两个皇城影卫押着走上擂台的郑十翼,他双手向后一收,傲然道:“我知道你无法用双拳,既然如此,那我也自缚双手。

    即便同等情况下,你仍旧不是我的对手!”

    郑十翼只是双目通红的瞪着战敖,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听懂战敖的话。

    擂台下方,战狂听着战敖的话,脸色顿时一变。

    四周,不少人更是面露惊色。

    “他竟然要自缚双手和郑十翼打!”

    “郑十翼虽然无法挥拳,甚至全身灵气都受到影响,速度比往日慢了许多,可郑十翼那可是双武魂的存在。

    这已经是第六轮了,之前的五轮,郑十翼也是在无法挥拳的情况下取胜的。这个战敖,他可以吗?”

    “虽然明明知道已经进行到了第六轮,剩下的都是高手,可还是感觉这战敖他狂了,他是什么来历?”

    “战敖,是狂战老人的弟子!”人群中有人说出战敖的身份,一句话落下,四周的质疑声瞬间消失不见。

    狂战老人,这可是能够被称为老人的存在。

    天下间,能够被称为老人的唯有乱地老人、心魔老人、狂战老人等十人罢了,十老人,各个恐怖。

    战敖是狂战老人的弟子,自然有自负的资本。

    擂台之上,两个皇城影卫仍旧与之前一般,一将郑十翼的枷锁拿下,立时飞奔而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两人的动作似乎比之前熟练了一些。

    擂台下方的裁判,仍旧是之前的裁判,有了上一场的教训,他在两个皇城影卫拿走郑十翼枷锁的同时便立刻高呼道:“比武开始!”

    郑十翼没有了枷锁的舒服,体内杀气冲天而起,杀气冲荡之下,体内那股让他无法挥拳,同时更影响着他身体的力量都被冲散不少。

    一步迈出,速度比之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冲刺之下,空气中甚至都产生了一串残影。

    “残影!”

    “郑十翼的速度提升了!”

    “之前的时候,郑十翼的速度可是极慢,怎么忽然变快了?”

    “难道是因为杀戮战境和入魔的原因?”

    擂台下方,众人满是诧异的望着郑十翼。

    战狂不比不闪,背着双臂,同样向着郑十翼的方向直冲而去。

    两个人,如同两根攻城弩射出的利箭一般,相对冲去,两人身后地面上更有一道道烟尘不断飞起。

    只是眨眼间功夫,两人正面相对。

    郑十翼脑袋微微向后一仰,随之猛然发力向着战狂重重的砸去。

    战狂毫不退缩,同样扬起头,向着郑十翼的脑袋重重撞击而去,同时身体背后更有一道巨大的玄龟虚影浮现。

    寻常玄龟武魂,都是青色武魂,可他的玄龟武魂却是火红色,龟壳之色火焰似乎都完全凝结,看起来坚固异常。

    两人的脑袋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刹那间,火红色的玄龟芜湖隐入战狂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