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49章 攻击
    “你败了。”不动王转头望向擂台下的裁判,若是交战的双方其中有一人被击倒在地十个呼吸的时间还不起身,也算是失败的。

    他虽然可以将林来京直接击飞出场外,可他自斩来参加神侯大会,本就已经招惹了不少的非议,若是再出手狠辣,怕是对整个碧玉教的名声都会有影响。

    擂台下方,裁判的喊话声已经响起,十个呼吸过后,等他喊到十,林来京仍旧没有起身。

    “不动王赢了!”

    “就这样赢了?那林来京也是有名的天才,可面对不动王他竟没有一点招架之力!”

    “林来京身上根本看不到什么伤势,怎的就躺在地上无法起身?”

    擂台下方,众人望着一直等到十个呼吸过后,仍旧躺在地上的林来京,大感不解。

    “意境,是不动王在武道上的领悟太高了!”

    “不动王的招式太过精妙,根本不需要使用恐怖的招式,只是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一击,却让人无法阻挡。”

    人群中,更多的人却满是感慨的望着不动王的方向,虽然不动王都已经下了擂台,可方才不动王的那一击,却仍旧不断的从他们脑海中闪现,那一击只是看起来再寻常不过的一击,却给人无比惊艳的感觉。

    “只不过是依靠自己在意境上优势压制罢了。不动王也不过如此。”人群中一个满脸高傲之色的男子不屑的嗤笑一声。

    四周,却是有几人同样面露不屑之色,看着走下擂台的不动王,却仿佛是看着一个已经失败的对手一般。

    听到男子的话,几个之前称赞不动王的人中,一个看起来很是温文尔雅的男子开口反驳道:“这……想来不动王并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毕竟差距太大了。”

    “他也不过如此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人终究会老的。”人群中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子淡淡的开口,脸上虽然挂着笑意,可整个人却散发这一股强烈的自信,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息。

    “可是……”刚刚开口说话的男子还想再次开口,只是他才刚刚说出两个字,一旁,负责另外一面擂台的裁判声响起:“神侯大会对决开始,五号擂台,郑十翼、刘潮上擂台。”

    一道声音落下,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落到了五号擂台之上。

    “这是第二局开始了,郑十翼的第二场比赛竟然这么快便来了。”

    “有好些人第一场还没有进行,郑十翼都开始第二场了?”

    “这……不知道神侯大会是怎么安排的,不过这真的好快!”

    郑十翼听着裁判的声音,微微愣了下,自己的第二场竟这么快?有了之前鲁王的话,想来自己的对手不会再直接弃权了,不知道这一战的对手是谁,之前自己只是关注过若是一直取胜会在第十场遇到不动王,之前的对手,却是没有精力再去一个个研究了。

    郑十翼起身向着五号擂台走去,五号擂台之上,一个相貌普通,看起来再普通不过,若是放在大街上,定然会被忽略的男子已经早先一步登上擂台。

    擂台下方,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五号擂台之上。

    郑十翼无法挥拳,之前一场他的对手直接弃权,可鲁王都已经发话了想来他这一场的对手不会再弃权了,他们倒是很好奇,无法挥拳的郑十翼如何和对敌。

    刘潮看了看郑十翼,目光很快越过郑十翼向着四周的人群望去,似乎在找着谁,可寻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最后目光落到了远处的高台之上,脸上露出一道无奈之色。

    自己怎的就这么倒霉,在第二轮遇到了郑十翼,如今的情况是自己动手便会得罪不动王,可不动手得罪的却是整个皇朝,还会被诛九族。

    无论哪方都是自己所远远无法招惹的存在。

    只是比起不动王,皇朝的实力更加的恐怖,自己也只能动手了。

    刘潮长叹一声,随着擂台下方锣声传出,体内气息急速攀升起来,身后更是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棕熊虚影。

    熊类武魂。

    郑十翼面色凝重的望着急速向自己冲来的刘潮,熊类武魂算得上是比较常见的武魂了,熊类武魂的特点便是力大,缺点则是速度慢。

    可眼下自己的状态,速度快慢对自己来说都没有区别,因为对手的速度再慢对自己来说都会快的无法躲闪。

    刘潮迈着大步向前奔去,整个人似乎都化作一头棕熊,每一步落下,踩在擂台之上都引的整个擂台随之一晃,几步间已经冲到了郑十翼面前。

    熊之飞爪!

    刘潮一条手臂抬起,向着郑十翼心脏的位置重重的一掌拍下,背后巨大的棕熊虚影在这一刻忽然蹿入他的体内,随着他的攻击,猛的从他的手掌中蹿出。

    一掌落下,空气中呼啸的劲风骤然吹起,狂风呼啸,引的四周地面的尘土尽数飞起向着郑十翼扑面砸去。

    凛冽的劲风似乎是要将郑十翼整个人都吹出擂台一般。

    郑十翼清晰的看着刘潮的动作,抬腿向着一侧迈出,可一条腿才刚刚抬起,体内的灵气却骤然一窒,脚下的动作也随之一顿。

    果然还是不行!

    郑十翼心中一暗,猛然一咬牙,勉强向着一旁微微一侧身,避开重要的心脏位置。

    “碰!”

    刘潮重重的一掌拍下,手掌划过空气,轻易将四周的空气划开,在空气中露出一道清晰的五指指印。整个人身上更是闪出一道刺目的棕色光芒,这光芒不断波动着,一眼望去仿佛是有一身熊皮披在了他的身上一般。

    一掌飞落之下,狂暴、野蛮、凶残之气大盛,瞬间将整个擂台都完全包裹。

    郑十翼才刚刚侧开一点身子,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那仿佛能够将山岳都震碎的一掌缓缓的拍下。

    一种无奈感自体内升起,他明明可以看清这一掌的运行轨迹,更是有无数种方法破解这一击,可眼下他却因为无法挥拳的缘故,因为体内灵气运转诡异的缘故,根本无从躲闪,只能任由这一掌慢慢拍在身上。

    重重的一掌砸在郑十翼右胸的位置,狂暴的力量倾泻之下,郑十翼身前的护体灵气轰然碎裂,狂暴的力量直冲而来。

    没有了灵气保护的肌肉在这力量的冲击下瞬间碎裂,紧接着一道道清脆的骨裂声传出。

    郑十翼右胸的胸骨只是坚持了一个呼吸的功夫便轰然碎裂,狂暴的力道轰然冲入他的体内,宛若洪流一般在他的体内疯狂冲击起来。

    “噗……”

    郑十翼嘴巴一张一大口殷红的鲜血喷出,身子倒退着飞出,脸上更是出现一道明显的苍白之色,被击中的右胸部位,早已一片血肉模糊,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伤口,透过伤口甚至可以看到他体内的器官……

    “郑十翼果然不行了!”

    “如此之慢的攻击,他竟然都无法躲闪开。”

    “看来他的情况比传闻中的还要重。”

    “郑十翼果然已经废了。”

    “还以为他能有什么本事,原来只是来当沙包的,既然如此那还来参加什么神侯大会。”

    擂台下方,众人望着一击之下便倒退着飞出的郑十翼,有几个人一脸失望的摇起头来,更有不少人脸上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刘潮一击得手,微微错愕了一下,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击能取得如此效果,只是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身子再次向着郑十翼急速冲去,转眼间便冲到还躺在地上的郑十翼身前。

    郑十翼身上,一道道碧绿色的光芒升起,一股股精纯的生命之气在受伤的右胸部位急速流转着,受伤的伤口以惊人的速度急速恢复起来。

    刘潮目光落到郑十翼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的伤口,双目中露出一道诧异之色,好快的恢复速度,好恐怖的武魂,只是如今的郑十翼,他已经废了,连自己的攻击都无法躲开,即便他的武魂恢复能力再强又有何用。

    刘潮再次抬起手来,对着仍旧躺在地上的郑十翼,重重的一掌拍下,手掌落下的位置仍旧是郑十翼之前受伤的右胸部位。

    比之之前还要狂暴的一掌落下。

    郑十翼刚刚受到重创还未恢复的右胸再次遭受重创,一股钻心的刺痛袭来,整个右胸被完全洞穿,身子更是在坚硬的地面上,向着下方重重一陷。

    身下的石条发出轰然一声巨响,石条断裂。一股反震之力更是从身下传来,力量之大震的郑十翼整个人的身体都震了起来。

    现在!

    郑十翼双目紧紧盯着刘潮的脑袋,整个人的身子借着方才的反震之力如同一张弯弓一般,猛然一弓脖颈向着后方一仰,随之猛然发力,用尽全身力量向着身前刘潮的脑袋重重撞去。

    他无法挥拳,甚至脚步都变得极慢,身上的灵气也受到影响,运转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停滞的情况。

    可似乎这种局限仅仅限于身子,限于四肢,对脑袋却是没有影响的。

    刘潮一掌刚刚拍在郑十翼身上,还不等挥动第二掌,一双原本一点也算不得大的双目骤然瞪大,整个人更是瞬间懵住。

    眼前,郑十翼的脑袋重重的撞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