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47章 十翼登场
    默行一脸轻松的跳下擂台,很快,三号擂台的第二轮补上。

    过百的擂台,除非打到最后,否则总是会保持每一面擂台上都有人在交手。

    “默行又强了。”郑十翼感叹一声转头望向幻世师兄所在的擂台。

    幻世只是站在原地,淡淡的看着对面的男子,对面,看起来相貌微微有些粗犷的男子,却似乎是连看幻世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低着头,额头上一滴滴豆大的汗水不断浮现,身子也不断摇晃着,似乎是在做这件剧烈的心里抗争。

    又过了两三个呼吸的功夫,男子忽然抬起头来,望着擂台下方的裁判道:“我……我认输。”

    “认输?这才第一轮刚刚开始,便有认输的情况出现了?”

    “是被幻世公子的名头吓到了吗?”

    “不对,他是中了幻世的幻术,被心魔控制的认输。”

    “对是心魔,你们看他的样子,双目无神,明显不正常。”

    “幻术……这等幻术实在太恐怖了,不知不觉间便可以发动,根本无从防范。”

    幻世等到裁判宣布自己获胜,这才神色平淡的从擂台上走下,随着他离开擂台,他的对手这才恢复正常,只是看样子还是有些发懵。

    神侯大会才刚刚开始,擂台上比试之人的实力差距极大的却是不少,除了默行和幻世之外,另外两个擂台也很快分出了胜负,不长时间,所有的擂台擂台,除了有一面擂台,其他的擂台竟是都已经换过交手的双方,甚至有的擂台已经进行完两轮比赛,开始进行第三轮。

    “彭爷要登场了,你们都擦亮眼睛,等着看彭爷的表演吧。”彭君岳看着空出的擂台,迈出肥胖的身躯大步向着前方跑去。

    “是那个胖子。”

    “那猥琐的胖子,他要登场了!”

    “这个胖子,每一次和人比试都用下三滥的手段,不知道这一次他会用什么手段!”

    “那个叫孟仲广的人真是倒霉,第一轮就遇到了这个猥琐的胖子。”

    “好好看看这胖子的手段,别以后遇到这胖子,没有防备。”

    下方,不少暂时不会参加比武之人的目光却是都落到了彭君岳身上。

    彭君岳对面,看起来有些瘦弱,似乎更像是一个书生而不像是武者,而且年纪看起来也极小的少年看着对面的彭君岳,身子不自觉的向着后方挪动了一步。

    “哟,小子挺上道啊。”彭君岳看着后退的对手,脸上露出一道开心的笑意:“不错不错,知道用这种方法对比彭爷的伟岸,你叫孟仲广是吧,很有眼力见。

    所以彭爷决定温柔一些对你。”

    彭君岳说着,等着下方的一声锣声响起,大笑一声,向着孟仲广冲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体重的缘故,奔跑之下,每一步落下,都在擂台上传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似乎带的整个擂台都震动起来。

    奔跑间,他身上散发的气息更是不断的攀升着,虽然看起来肥胖、笨重,可几个呼吸间,他已经冲到孟仲广身前,同时挥动手臂,重重的一拳砸向孟仲广。

    孟仲广身子迅速向着一旁一侧,同时目光不断的向着身体四周望去,看起来,像是在防备着什么陷阱一般。

    彭君岳一拳落空,砸在空气中,肥胖的拳头之上忽然伸出一道蓝色的光晕,以他的拳头为中心,一拳肉眼可见的圆形波动荡起,向着四面急速荡去,引得四周的空气都震了一下。

    一震之下,孟仲广的身子也随之一颤。

    彭君岳再次挥动拳头,向着身子出现明显停止的孟仲广砸去。

    一拳落下,呼啸的风声轰然吹起,隐隐约彭君岳整个人似乎都化作成一头巨熊,挥动着似乎是可以碎裂山岳的巨拳砸下。

    好恐怖的一拳!

    孟仲广脸上骤然闪过一道深深的骇意,原本注意四周的精神完全集中在彭君岳身上,双臂交叉护在胸前。

    下一刻,一股巨力轰然传来。

    孟仲广感觉自己似乎是被一座巨大的山岳正面击中一般,狂暴的力道冲击而来,两条手臂似乎是在瞬间断裂,不受控制的垂下。

    彭君岳一拳击中,另外一拳紧跟而上,拳头之上蓝色的光芒大盛,比之之前一拳威势更盛,挥拳之下四周无数尘土卷起随着他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孟仲广因为双臂下垂而毫无防备的胸口。

    一声宛若雷霆坠落一般的巨响声传出,孟仲广瘦弱的身子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出擂台。

    “彭君岳胜!”

    随着裁判的声音响起,彭君岳肥胖的身躯从擂台上一跃而下,迈着无比得瑟的脚步向着郑十翼方向已经早已经走下擂台的幻世和默行三人走去。

    “你竟然没有施展别的手段?”郑十翼仿佛不认识彭君岳一般,一脸怪异的看着彭君岳,险些问,你是不是假的彭君岳。

    这彭君岳实在太反常了,他以往哪一次与人擂台站没有施展过手段?怎的忽然正经起来了?

    “我为什么要施展手段?”彭君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着郑十翼三人道:“爷我能碾压他,为什么要废功夫施展手段?”

    “说得好像是这个道理。”郑十翼轻轻点了点头。

    一旁,幻世有些诧异的声音传来:“繁瑶登场了,奇怪,怎的看着不太正常?她的对手应该很弱才是,怎的被她的对手压着打?”

    繁瑶遇到麻烦了?

    郑十翼心中一紧,连忙向着幻世所指的方向望去。

    擂台上,繁瑶单手持剑,对面,同样是单手持剑,同样是女性的对手,却是脚步微微有些慌乱的向后退去。

    虽已经登上擂台,已经开始交手,可她的注意力似乎更多的还是注意着擂台的下方,注意着郑十翼的方向。

    郑十翼目光望来,两人目光相对,繁瑶目光中明显闪过一道怪异之色,目光中有着期盼,似乎还有这躲避……

    繁瑶也不知道怎么的,目光才刚刚一与郑十翼对视,立时慌乱的移开,眼前一道利剑已经落下。

    不好!

    繁瑶心中一惊,迅速向着一侧躲去。

    利剑划过,几乎是擦着她的脸颊落下,一缕黑色秀发飞落。

    繁瑶躲开一剑,目光不由的又向着郑十翼的方向望去,自己登场,十翼之前竟然没有看自己的比试。

    昨日,自己和他产生的隔膜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

    那以后,自己如何修补和他的隔膜?

    若是昨日自己和他站在一起,又会如何?

    繁瑶慢慢的又想起昨日倾妃说的话,想起与长存大教的关系,自己又应当怎样切断与长存大教的联系?

    擂台下方,众人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繁瑶,一个个大感诧异。

    “真是怪了,繁瑶郡主的对手并不强,按说繁瑶郡主应当轻松取胜,怎的现在还被对方压着打?”

    “搞不懂,今日的繁瑶郡主看起来很不正常。”

    “似乎他的心思并不在比赛之上。”

    彭君岳看了看擂台上的繁瑶,又回头看了看身侧的郑十翼,终于还是憋不住的开口问道:“老十翼,我记得昨天繁瑶来找过你吧。

    说说吧,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那繁瑶就像是一个受气的女人一样,你看她又看你了,你看看那眼神,多么的忧郁……你是不是对她始乱终弃了?”

    “你……到我登场了。”郑十翼懒得搭理彭君岳,直接走到自己要登场的擂台前。

    擂台上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

    另外一座擂台上,繁瑶看着已经走到擂台旁,准备登场的郑十翼,终于完全回过神来。

    十翼要登场了,他的伤究竟恢复了没?

    必须尽快解决战斗了!

    繁瑶脸上忽然闪过一道凛冽之色,体内气息大涨,一股股犹如决堤洪流一般的气息自她体内轰然爆发而出。

    手中利剑之上射出一道道刺目的金色光辉,光芒闪耀下,竟是宛若一团燃烧的火焰骤然爆发开来。

    一道道金色的剑光自她手中长剑之上飞出。

    一时间,整个擂台似乎都布满了金色的剑光,剑光犀利万分,似乎每一到剑光都能轻易刺穿山岳一般。

    无数利剑向着对面射去,对面面貌清秀的女子双目中忽然射出一道深深的恐惧,一种本能的危机感自体内升起。

    “认输!我认输!”

    女子不等剑光落下,已经高声呼喊起来。

    随着她的呼喊声落下,繁瑶手中利剑一转,一道道金色的剑光忽然改变方向,向着一侧飞落,尽数射在擂台之上。

    坚硬的擂台,在这剑光之下,被瞬间洞穿。

    仅仅是刹那间,擂台之上,已经多了一道道洞穿的圆孔,每一道圆孔看起来更是一模一样,看不出一点的差别。

    这便是繁瑶郡主的真正实力?

    繁瑶对面的对手,看着脚下的地面,倒吸一口凉气,如此之多的剑气攻击,她竟然可以完美的控制着每一道剑气的威能都一模一样!

    擂台下方,原本注意着繁瑶交手的众人的目光却是尽数落到了另外一座擂台之上。

    “郑十翼要登场了!”

    “郑十翼已经废了,据说是无法挥拳,不知道这一战,他要如何应对!”

    “郑十翼的对手,可不是那种无名之辈!”

    “无法挥拳,想来郑十翼要用脚取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