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31章 受伤
    只是微微一刹那的停顿,一旁,默行却猛然上前。

    随着阳刀的呆滞,他所散发的场域也随之收缩,根本难以影响到默行。

    默行手中长枪再次刺出,如同之前击杀阴剑一般,从阳刀身后刺出,一枪刺穿阳刀的心脏。

    阳刀身体忽然收到重创,甚至仍旧未曾惊醒过来,双目中仍旧一片迷茫之色。

    碰!

    阳刀的身子重重的砸落在已经碎裂的地面上,尘土飞扬。

    “结束了。”

    “就这样结束了,那阳刀突破进入王境之后,面对幻世公子,竟然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幻世公子进入王境之后,他的幻术这么恐怖了吗?阳刀到死,似乎都没有从幻境中清醒过来。”

    “幻世公子和默行虽然胜了,可代价也太大了。默行本就虚弱,如今又接连收到重创,这伤势等到神侯大会开始,都不见得能够恢复吧。

    还有幻世公子,幻世公子这也是第二次进入王境了,他想要参加神侯大会必须再自斩一次,那便是第二次自斩。”

    “这神侯大会还没有开始,只是一众天才私下的比斗已经激烈到这等程度,不知道等到神侯大会开始,那将何等的惨烈。这一次神侯大会,不愧是被誉为最为激烈的一届神侯大会!

    擂台下方,一道道惊呼声不断额传出。

    郑十翼看着走下擂台的幻世师兄和默行连忙迎了上去:“幻世师兄,默行,你们怎样?”

    “我这次伤的有些重,倒是需要回去休养一段时间。”默行说话间,脸上又苍白了一些,方才的战斗,幻世并未收到太重的伤势,而他却是接连收到了重创。

    “我只是施展幻术有些过度,之前同时控制两人,有些透支了。却是要休养一下,方可自斩。”幻世神色仍旧平静的开口。

    “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去吧。”郑十翼说了一声,几人刚刚想要转身,远处却是又传来一声声的惊呼。

    “是布棋天剑!”

    “布棋天剑,有人要挑战布棋天剑了!”

    “是归一教的天才,不语地剑挑战布棋天剑!”

    “这是剑上的对决!”

    随着众人的惊呼声,两道人影出现在一旁的另外一座擂台上。

    “布棋天剑……”郑十翼想起当初在幻世师兄的庆功宴上有过一面之缘,还答应帮师兄杀一人的布棋天剑,转头望去。

    幻世和默行也停止远去的脚步。

    擂台之上,一个身材魁梧,看起来不应是用剑高手,而应当是用斧、锤之类的重武器的男子拿着一柄土黄色宝剑,远远的指向布棋天剑,冷声道:“布棋,凭你,还没有资格用天剑之名。”

    布棋天剑拿着那只有半截的,锈迹斑斑的铁剑,沉默不语只是神色平淡的看着对面的不语地剑。

    两人都不喜言语,随着一声锣声响起,不语地剑抽出长剑,向着布棋天剑一剑刺去。

    他的剑看起来并不锋利,却带着一种超乎寻常的厚重感,一剑刺出,只是站在擂台下,便能感觉到一种山岳压落下来的厚重感。

    布棋天剑双手抱着铁剑,也不出剑,只是向着一侧移动了一步,步伐并不玄妙,只是移动间,却似乎是将不语地剑所有的攻击角度都尽数封去。

    不语地剑刺出的长剑微微一停顿,身子随之一横,变化了一个角度,再次向着布棋天剑刺去。

    这一刺之下,狂风呼啸而起,凛冽的劲风似乎是要将擂台都掀翻一般。

    这一剑,狂暴至极。

    布棋天剑脸上神色仍旧没有任何变化,微微向着一旁移动了一步,轻而易举的避开不语地剑的攻击,似乎只留下一个攻击的角度给了不语地剑。

    不语地剑魁梧的身体,忽然间爆发出与身体极度不符的灵敏,身子猛然蹿出,从布棋天剑留下的角度攻去。

    一时间,擂台之上,似乎尽是不语地剑的身影,到处都是他挥舞的剑影。

    狂攻之中,布棋天剑手中铁剑终于挥动,只是轻描淡写的向着一侧的空气微微挥去。

    下一刻,不语地剑的手臂却主动送了上去,本应当挥空的一剑落下,却是正好刺在不语地剑的手腕处。

    锈迹斑斑的铁剑划过,不语地剑持剑的手腕飞落而下,利剑跌落在地。

    布棋天剑手剑,却是看也不看不语地剑一眼,转身便走下擂台,从人群中飘然离去,自始至终一句话没有说。

    “好恐怖的布棋天剑。”郑十翼望着布棋天剑离去的身影,感叹道:“我现在明白他名号的由来来,从一交手开始,对方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最后那不语地剑看起来像是送上手腕给他斩断,其实,是因为他之前的布局。比剑,却如同下棋一般,布局精妙,不知不觉间便进入他的节奏。

    当真是可怕的对手。”

    “布棋天剑虽胜,可他的剑道,却非真正的剑道。”

    忽然,一道声音从一旁传出,只是声音传出,都给人一种犀利万分,似乎可以刺穿一切的感觉。

    随之一道身影飞起,落到了一旁的另外一个等待挑战者的擂台。

    比武擂台,有的是相互越好了挑战,还有一种便是如同这一面擂台一般,有人不断的挑战。

    挑战者获胜,便成为擂主,等待下一位的挑战。

    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的身影出现,只是站在那里,他整个人都如同一柄出鞘利剑一般,远远看去,甚至给人一种错觉,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利剑!

    “哦?又有高手要挑战?”

    “这人是谁?直接便挑战了,这擂台之上,可是连胜四局的袁家天才,袁伟英!”

    “是绝剑公子!”

    “绝剑公子,一声痴迷剑道,更是号称年轻一辈的第一用剑高手!”

    “是他?”

    “是他!”郑十翼看着落到擂台上之人,忽然响起当初,幻世师兄突破之时,各路天骄在夜空中争雄的场景,其中便有一道声音,喊的是剑即一切。

    那声音之中充满了锋芒,只是声音,便似乎是要将天际都刺穿一般,那声音应当是这绝剑公子所发。

    袁伟英看着落到擂台上的绝剑公子,脸上露出一道凝重之色,手中一面少见的子午鸳鸯钺上,浮现出一道蓝色的流光。

    绝剑公子目光锐利,宛若利剑一般望着袁伟英,面色露出一道笑意,只是笑意看起来同样锐利无双。

    “放心,不会伤你,我只是让世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道。”

    话音落下,锵的一道拔剑声响起,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耀,他手中长剑向着袁伟英的方向斜刺里刺出。

    一剑飞落,似是划破虚空的流星闪过。

    银色光芒一闪而逝。

    下一刻,绝剑公子归剑入鞘,转过身去向着擂台下飘去。

    嗤嗤……

    忽然,一道什么东西撕裂的声音传来,袁伟英身上,衣服骤然裂开,列出一道道缝隙,这破碎的衣服,更是构成了一个剑字!

    直到这时,天空中才浮现出一道道利剑划过之时的划痕,

    一种似乎可以刺穿世间一切的锋芒气息蔓延开来。

    袁伟英看着身上裂开的衣服,再看那已经远去的绝剑公子,整个人完全懵住。

    擂台下方,更是传来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这是什么样的剑法!”

    “太快了,这剑法太快了,我站在擂台下方,几乎都难以看清绝剑公子出剑的角度!”

    “快,无比的快!”

    “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在对方的衣服上刺出一个剑字,更没有伤到对方一分一毫,这等剑法实在恐怖的超乎想象!”

    一声声感叹声不断传出。

    一众人中,一个身穿一身儒袍,看起来却没有一点儒雅之气,反而散发着无尽霸气的男子脸上露出一道不屑的笑容,回头望着一侧,另外一个迎接挑战的擂台,双腿轻轻一跃落到了擂台之上。

    看着对面的守擂者,他轻蔑的伸出一只手,向着对方中一指道:“尽管攻来,否则,你没有出手的机会。”

    四周,正感叹着绝剑公子,一剑之威的众人,目光纷纷落到了这面擂台上。

    “这是什么人,怎的如此狂妄!”

    “没有见到过,从未见过此人,而且听说的一众天骄中,似乎也没有此人!”

    “这个挑战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对面的人可是归一教的高手,高文飞!”

    “记得昨日的时候,这面擂台的守擂者便是高文飞,已经有连续七个高手挑战他失败。”

    “高文飞虽然无法进入争夺之位的第一序列之中,却也是数得着的高手。据说他距离突破也仅差最后的一线,这一次参加神侯大会,便是为了寻求突破而来!”

    “他若是突破,怕也能进入争夺神侯之位的第一序列吧。”

    “即便无法进入,也应当距离不远。”

    “这人是谁,竟狂妄到这等地步,他不知道高文飞吗?”

    史魔说完话后,便收回手掌,站在原地,看不出一点要主动出手的意思。

    高文飞看着对手那充满了蔑视的眼神,脸上露出一道恼怒之色。

    “找死!”

    高文飞面色一寒,体内灵气疯狂涌动而起,背后更是浮现出一道巨大的洪流虚影,一道道洪水疯狂的流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