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26章 凌教侯
    “起身吧,你先等一会。赐座。”赤云皇对着郑十翼说了一声,后面一句话却是对着外面说的。

    很快,一个皇家护卫搬来一张木椅,郑十翼坐在木椅之上,满是忐忑的望着赤云皇。

    他知道,有些官员,在别人到访之后,为了显露自己的身份,都喜欢故意晒对方一段时间。

    可赤云皇绝不至于如此,毕竟,这可是整个皇朝的统治者,他不需要更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郑十翼坐在座椅上,也不敢多动弹,只能偷偷打量着不断批阅奏章的一个个赤云皇。

    他已经许久,没有过这种难受的经历。

    一个时辰过去,赤云皇仍旧在批阅着奏章。

    两个施展之后,赤云皇手中的奏章仍没批阅着。

    三个时辰,整整三个时辰,赤云皇一直都在处理政务。

    忽然,六个赤云皇中,最早那个抬头让他坐下的赤云皇停止手中处理的政务,再次抬起头来向着郑十翼望去。

    “看了我三个时辰,可有什么感悟?”

    感悟?

    郑十翼微微一愣,还未开口说话,赤云皇的声音再次传来,这声音似乎平淡没有波动,又似乎充满了无尽的威严:“若是观察了我三个时辰,却没有一点感觉,那便是废柴了。”

    感悟!

    郑十翼脑海之中,一道灵光闪过,赤云皇一句话落下,却仿佛醍醐灌顶一般,一种种念头从脑海中不断闪出。

    是了,方才赤云皇一直都在处理政务,自己虽然只是看他忙碌,却也是在一旁观看一位绝世高手。

    赤云皇虽是处理政务,可他的动作,却也如同高手过招一般,甚至他批阅奏章之时,自己虽然看不见他写的字,可只是看到手中的笔在动,便感觉一种极其高深的意境蕴含其中。

    一时间,郑十翼完全呆住,就仿佛是一个木偶一般,傻傻的站在原地,之前的时候,他站在近处,观看过周围的世界,后来他飞到过高空,从高空俯视人间,再之后,他观看种子,观看身边再细小不过的食物,甚至感觉自己便一颗种子。

    如今,他观看的却是当今皇帝,整个王朝的统治者,这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一种仿佛是仰视天际、仰视高山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些,似乎是在俯视整个世界,整个在自己掌控之中世界的错觉,一种探究,探究永远无法探查清楚的未知世界的错觉……

    一种种感觉不断从心中升起。

    郑十翼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一幅幅画面,有自己曾经在高空之中,俯视整个皇城、俯视大地的画面;有自己和娜妞,在上百村中,看着一颗颗种子发芽,看着一条条虫子在树上游动的画面;有着自己在地下棺材中,观察着四周一切的画面……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传来。

    自己似乎一瞬间明白了许多,还似乎,在这一瞬间,自己发现,自己不懂的东西更多了……

    许久,郑十翼才回过神来,看着身前似乎是在含笑,又似乎面无表情的赤云皇,长长一拜道:“谢陛下恩赐。”

    赤云皇似乎很是满意郑十翼的态度,嘴角露出一道笑意,一道让人觉得只是在笑,而没有其他感觉的笑意。

    “听繁瑶那丫头说,你来自小千世界。说说看,那是怎样一个小千世界。”赤云皇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他的声音和蔼了许多。

    “圣上,我我也不知道我之前所在的小千世界是怎样一个小千世界,与大千世界比起来,可以说那是一个偏僻、贫瘠的小千世界,那里资源有限,灵气也不充足……”

    郑十翼一边回忆着,一边开口说出自己之前所在的小千世界的样子,出乎意料的,赤云皇竟是对他来到大千世界的经历感起了兴趣。

    郑十翼又开始讲述起自己来到大千世界的经历,讲述自己进入乱地,遇到了苍月家族,讲出苍月家族祭炼血狱浮屠,之后一路讲述自己遇到了霸乱候的女儿,因此进入乱城,最后通过军队考核……

    郑十翼不断的讲述着,同时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赤云皇,想要去看赤云皇听到他讲述的反应。

    只是一眼望去,眼前的赤云皇虽然没有力量,让人感觉只是一道气息,却给人一种仿佛是看着无尽宇宙一般的感觉。

    赤云皇只是坐在那里,脸上甚至还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却仍旧给人一种深邃、可怕的感觉。

    赤云皇,这是他见到过的,最为奇怪之人。

    赤云皇听着郑十翼的讲述,微微颔首:“能够从小千世界来到大千世界,没有任何跟脚的情况下,一路成长到你这般地步,倒也不易。”

    赤云皇夸赞一声,缓缓起身从书桌后面走了出来,走到大殿中央处,双脚不丁不八的站定,双腿微微弯曲,一双手臂自然下沉。

    紧接着,他的一条手臂抬起,护在身前,另外一条藏于腰间的手臂随着左手抬起的动作,向着前方一拳轰出。

    赤云皇的身体似乎真的没有一点力量,一拳打出之后,空气中甚至没有丝毫的破空声,没有一点的劲风,这一拳看起来,如同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打出的一拳一般。

    一拳打出,赤云皇连环迈出,又是紧接着一拳打出,同样如同普通人挥出的一拳,同样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拳,可这一拳却又给人一种无比深奥,蕴含着无数变化的感觉。

    不对,这就是最为古朴,最为普通的一拳。

    郑十翼望着施展着最为普通拳法的赤云皇,双目中透出沉醉状,这的确是最为普通的一套寻常的拳法,一套天下修炼之人都会的拳法,一套最为基础的拳法。

    当初,自己才刚刚来到皇城的时候,参加一众年轻天骄的聚会,当日盖世施展的也是这套拳法。

    虽然盖世的拳法意境已经足够高,可与如今的赤云皇比起来,却是云壤之别。

    赤云皇这一套拳法,并没有去追求高深的意境,看起来就是最为普通,最为朴实无华的拳法,可这拳法,却已返璞归真。

    郑十翼整个人完全沉醉在这拳法之中。

    赤云皇一套拳法很快打完,郑十翼仍旧陷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之中,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赤云皇方才挥拳的画面。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下来。

    郑十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清醒过来。他睁开双目之时,赤云皇同时抬头望来:“既然醒来,那便可以离开了。还有……朕已赐你凌教侯之侯位,同时赐予你府邸,肖侍郎会带你前往凌教侯府。”

    封侯?

    自己就这样封侯了?

    郑十翼微微愣了一下,随之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神色一变问道:“圣上,下官斗胆问一句,已经封侯,可是便无法参加神侯大会了?”

    他如今已被封侯,有侯爷的爵位,同时还是军中的千夫长,他也算得上是朝廷的官员了。

    “何来如此一说?”赤云皇的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解释道:“封侯不会影响参加神侯大会,神侯乃是一众侯境之中选出的最强者,与封侯之侯位并无冲突。”

    “下官明白了。谢圣上指点之恩赐,下官告退。”郑十翼回想着之前宦官交给他的礼节动作,向着赤云皇行礼之后,这才走出勤政殿。

    大殿之外,肖侍郎早已等待此地,看到郑十翼走出,立刻上前一步道:“凌教侯,下官奉圣上之命带您前往凌教侯府,还请侯爷随下官来。”

    “有劳肖大人。”郑十翼连忙客气的开口,肖侍郎应当是黄门侍郎,当朝的黄门侍郎品阶虽然不高,却是皇帝的近臣。

    更重要的是,自己其实还算不得真正的官员,只是有侯爵的爵位在身,肖侍郎因为自己的爵位而自称下官,自己可不能真正把自己当做是上官。

    说起来,皇上册封自己的侯位听起来也有些奇怪。

    凌教侯,凌有凌厉、凌驾之意。

    那么教呢?长存大教?

    皇上出的意思,难道是说,自己是凌驾长存大教之上的侯?

    当今圣上一直想要对付长存大教,如今又给自己册封如此侯位,这是将自己推出去,应对长存大教。

    只是如今的自己,比起长存大教,还太弱太弱,自己需要变得更强才可。

    郑十翼随着肖侍郎一路走出皇宫,皇宫外,却是早有一对护卫队守候在此,护卫队看到与肖侍郎一同走出的郑十翼,一个个迅速起身,在前方开路。

    在护卫队最前方,更有两个护卫打出两面黑色银色的大旗,旗子上书凌教侯三个大字。

    在皇朝,金黄色乃是当今圣上所使用的颜色,而皇族,真正的皇族,当今帝王的嫡系一脉以及一众王爷所使用的乃是紫色,侯用的便是银色。

    天色虽然已黑,可皇城的街道上,仍旧不时有行人走过。

    皇城之中,已经许久未有宵禁。

    银色的旗子,在黑夜之中,更是显得异常的显眼。远远的,便能看到那银色旗子,以及旗子上凌教侯这三个大字。

    “凌教侯,那郑十翼真的被册封侯爷了。”

    一座酒楼内,几个紧挨着窗户的酒客远远的看着行走过来的护卫军,还有那旗子之上的打字,低声发出几道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