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19章 物以类聚
    郑十翼一路将自己进入虎豹军中,后来又进入魔土,再之后来到皇城,经历天伤,治愈天伤的经过说出。

    默行坐在一旁的另外一块石头上,听着郑十翼的讲述,脸上尽是一片兴奋之色:“想不到,老十翼你真的经历天伤,又治愈过来,自己治愈好了天伤还真是可怕。

    不过说起来,你还真是我的兄弟,当初有两个长存大教去我们乱地招收弟子,你得罪了碧玉教的人,而我则得罪了归一教的人。”

    “你得罪了归一教的人。”郑十翼满是无语的看着默行,自己这个好兄弟,得罪人的本事看样子一点也不比自己差啊。

    “其实应该说是归一教的人先得罪我的。”默行看起来也颇为无奈道:“你以为我想得罪归一教吗?招惹那些长存大教麻烦的很,可他们去那里喝酒不给酒钱,还打了我的人,我自然不能放过他们。”

    “等等……你还有酒楼?”郑十翼愣愣的看着默行,一时间有些无法理解。

    “我开酒楼很奇怪吗?我们修炼也是需要资源的,总不能所有的资源都找师门要吧,那我们自然需要一些自己的产业,不光酒楼,我还有布庄、茶庄……一大堆的产业。

    那酒楼算是我所有酒楼中最大的一处酒楼了,有些归一教的那些家伙去喝酒,喝完了不给钱不说,还打伤了我的人,我自然得教训教训他们。

    不过那些人的实力倒是出乎意料的强,我本想教训一下他们,打着打着也不得不施展全力,然后就打死了他们的人。好像有十来个人吧,里面还有个女的,说是他们归一教的候选圣女之一。

    然后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你杀了人家的候选圣女……这,这不是结下梁子那么简单了吧。听说前一阵子,归一教的那个天才归本与你交手,也是因为这事吧。”郑十翼一脸无语的看着默行,这还真是自己的好哥们,自己是因为圣女得罪了碧玉教,这家伙也是因为圣女得罪了另外一个长存大教。

    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两人正交谈着,院落外,一个仆人匆匆跑来,禀报道:“两位公子,门外有人找默行公子。”

    “找我?”默行有些诧异的起身,自己才来到幻世这里,就有人找上门来了,来人倒是神通广大。

    郑十翼有些好奇的跟在默行身后向外走去,不长时间,幻世与彭君岳两人也得到消息,跟着走了出来。

    幻世的住处算不得大,不长时间众人已经走出府邸。

    府外,一个中年男子站立于此。

    男子相貌俊朗,一头长发随风飘舞,看起来颇充满了飘逸之气,他的身上,一身白色长袍更是将整个人映衬的超凡脱俗。

    忽然,他那尽是平和之气的脸上,双目骤然凝固,紧紧盯住走来的人影,体内杀气冲天而起,勃然的杀意仿佛是河流一般汹涌而来。

    “默行……”男子伸出一只手指着默行,随着声音传来,竟宛若冬日的冷风吹来,似乎要将四周的空气都冰冻住一般。

    “你果然来到了皇城,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战?我们归一教的挑战?”

    “归一教?”

    幻世有些意外的望向对面说话之人,这默行,还得罪了长存大教之一的归一教?

    “这是归一教的申屠穹,年轻一代有数的高手,这默行才一来到皇城,申屠穹便找上们来,还报出了归一教的名号。他这是招惹上了归一教,招惹上了大麻烦。”彭君岳站在一旁小声说出对方的身份。

    默行一脸不屑的看着申屠穹,双眸间尽是一片轻蔑之色:“归一教的废渣也敢找上门来,挑战我?不怕死尽管来。”

    说着,默行起身向着擂台的方向走去。

    郑十翼一边走一边轻声感叹起来,自己来到皇城之后,去的最多的地方,一个是监狱,还有一个就是这擂台了。

    一行人远远向着擂台的方向走去,虽然之前未曾有人宣扬,可随着几人慢慢走来,四周聚集的人却是越来越多。

    “那是……幻世公子,还有那个是郑十翼,他们这是要打擂台,和谁打?”

    “似乎要登上擂台的不是他们。”

    “那个……那个人是千化鬼兵,是他要登上擂台吗?”

    “走在后面的那个是归一教的申屠穹!”

    “最近登上擂台的高手真是越来越多了。”

    “一定是申屠穹要出手了,那边的那个侯境所用的擂台附近,早就有归一教的人等着了。”

    四周,一个个围在各大擂台前观战之人纷纷转移,向着郑十翼几人走去的擂台跑去。

    一众擂台之中,一处比较显眼的侯境擂台前方,几个身穿归一教服饰之人聚集于此,看着远远走来的申屠穹,几人双目中露出一道询问的目光。

    申屠穹迎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一脸自信的走到擂台前回头挑衅的看了默行一眼,这才跃上擂台。

    郑十翼看着申屠穹一脸自信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总是觉得不太对,走在默行身旁,小声道:“小心些,对方有备而来,或许有诈。”

    “有诈?只是归一教的废渣罢了,便是耍诈也奈何不了我的。老十翼你尽管放心好了,等废了这个废渣,回来我再找你痛饮。”默行回给郑十翼一个放心的目光,起身跃上擂台。

    随着两人跃上擂台,四周越来越多的人向着此处聚集而来,一阵阵议论声不断传出。

    “果然是两大高手交手。”

    “归一教的申屠穹我倒是知道,归一教上一代的天才,曾经无比耀眼的存在,之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的修为停留在了侯境。一直都是停留在侯境,从未突破过。”

    “的确,似乎他突破到侯境巅峰,到现在已经十五六年的时间了,一直都没有突破,这一次他突然出现,是想要参加这一届的神侯大会吗?”

    “参加这一届神侯大会?虽然说,他停留在侯境巅峰已经许久,修为境界定然极其稳固,也比别人多了十几年的经验,可这一届的神侯大会却是被称为最为激烈的神侯大会,参加这一届神侯大会,那还不如参加之前的一届。”

    “或许,这申屠穹又有了奇遇。”

    “或许吧,不过和他交手的那人,我看起来却是有些眼生。”

    “那人你不知道?那是千化鬼兵。”

    “千化鬼兵,曾经斩杀了吴家三杰的千化鬼兵!”

    “原来是这等人物!”

    郑十翼听着四周的惊叹声,发现自己对这个世上的天才了解的还是有限,就像默行千化鬼兵的称号,自己在此之前竟然一无所知,可听众人的话,显然是知道千化鬼兵的。

    看着已经落到擂台上的两人,不知道怎么的,他却是感觉总是少点什么东西,向着四周扫了一圈,他的目光落到了彭君岳身上,终于反应过来。

    “我说,你怎么没有开盘,赌默行和申屠穹谁胜谁负?”郑十翼有些好奇,之前每一次有擂台战,记得彭君岳都会开盘的。

    “这盘开了就是赔钱,我可不会开。”彭君岳向着四周看了一眼,小声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那申屠穹虽然也是天才,可完全无法和默行相比的。

    这些人也都知道,默行的厉害,到时候肯定一边倒的押默行,我一开盘铁定赔钱。当然我也可以开盘,比如说猜默行多少招获胜,猜默行多久获胜。

    可我之前从未见过默行出手,对默行不熟悉,对那申屠穹我也不熟,盘口很难开出的,不熟悉的情况下,开盘很有可能会赔钱,所以我是不会开盘的。”

    彭君岳一脸我很不容易的表情看着郑十翼道:“所以啊,我很累的,平时除了研究比武的规则,还得研究各种胜率,各种盘口怎么开。开盘,可不是轻易可以开的。一个不好,就能赔的倾家荡产。”

    郑十翼满是感叹的重重点了点头,默行这小子的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记得他每次开盘似乎都赢的钵满盆满的,这背后定是做了大量细致的研究、准备,这恐怕也是他最擅长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擅长的东西。

    随着擂台之上,一声敲锣声传出,擂台之战正式开始!

    擂台之上,申屠穹脸上忽然露出一道怪异的笑容,整个人的气息忽然间疯狂攀升起来,一股股让人骇然的气息不断自他体内汹涌而出,而在他的身下,更是升起一道阵法,将他护卫在阵法之中。

    “这是自己曾经与金家人交手时的那种擂台,先让双方攀升自己的气息,然后再交手。”郑十翼目光落到擂台上,各自攀升气息的默行和申屠穹身上。

    两人站在擂台两侧,同时攀升着体内的气息,虽是同时攀升气息,可默行体内气息攀升的速度明显比之申屠穹更快。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气浪自默行体内不断涌出,引的他脚下擂台之上的尘土都被卷起,向着四周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