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16章 缩头乌龟
    郑十翼看着仍旧没有言语的苏雨琪,不死心道:“雨琪,你真的忘记我了吗?你忘记了小千世界?忘记了玄冥派?忘记了那水牢,忘记了我们在水牢中相拥,在水牢中定情?你还说过……”

    “小子住口!”郑十翼的话还未说完,不动王充满了无尽杀气的暴喝声宛若清空霹雳一般炸响,一股股寒意从他的体内疯狂涌出,隐隐约引动的四周的空气都颤抖起来。《

    本是炎热的夏日,却忽然升起一股寒流,四周温度骤降。

    不动王体内杀意不断涌出,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冻结了一般,随着这杀意不断向四周激荡而去,远处的天空中,一道道人影急速飞驰而来。

    有高手!

    不动王面色骤然一变,狂涌而出的杀意渐渐停了下来,动手?这里是皇城,四周更有一个个高手前来,若是此时动手,最后倒霉的定然会是碧玉教,甚至圣女都要受到牵连。

    当今的皇帝,可是一直想要对付各大长存大教,一直没有找到借口的。

    不能在皇城动手。

    不动王强忍住心中的杀意,一双充满了杀意的双目仿佛盯着死人一般,死死盯着郑十翼道:“小子,你之后出门在外最好小心一些。”

    不动王说完转过身去,随着圣女向远处走去。

    远处,情魔远远的看着独自站在人群中间的郑十翼,一张充满了男性魅力的脸上尽是一片惊色,十翼他真的活着!

    他竟然没有死,不止是没有死,他的实力更提升了许多许多。

    十翼还活着,自己寻找的争夺教主之外的种子还在!

    情魔脸上露出少有的喜色。

    情魔身侧,心魔老人满是诧异的望着远处,常年古井无波的心中翻起惊涛骇浪,郑十翼那小子竟还活着!

    郑十翼可是被不动王杀死的,当初自己和情魔两人,亲自施救都没有救活郑十翼,自己和心魔更是无比确信郑十翼已经死去,心脏碎裂,经脉尽数断裂,没有一点生命气息。

    郑十翼那是绝绝对对的死了,怎的时隔八日之后,他又出现了,还拥有了这等实力!

    他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心魔老人看着仍旧站在原地,也不知道为何没有上前寻找郑十翼的情魔,也等在了一侧。

    郑十翼一直等到苏雨琪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这才回到擂台上,等待着金家的应战,可是一连等了半个时辰,金家的人都没有出现。

    擂台下方,一个个等在四周之人,更是不耐的叫嚷起来。

    “半个时辰了,金家的人还不出现,想来是怯战了!”

    “定然是怕了,若是之前金家的人还有一丝丝应战的可能,可如今连名剑无双都如此轻易的被击杀,郑十翼爆发出那般恐怖的战力,金家的人怎么可能还敢应战。”

    “看来是没得看了,都散了吧。”

    郑十翼听着擂台下方传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一道怪异的笑容:“散,为何要散了?”

    轻笑一声,郑十翼起身向着金家的方向走去。

    后方原本想要散去的众人看到郑十翼行走的方向,一个个顿时来了兴致。

    “郑十翼这是要直接找上门去了。”

    “这下有意思了。”

    “这可比擂台战有意思多了。”

    “走,跟上看看。”

    郑十翼独自一人走在前面,众人跟随在后,一行人看起来却是颇为浩荡的向着金家走去。

    金家门口,负责守卫的两个家丁远远地看着一群人走来,两人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走来?”

    “那个……那个走在最前面的是郑十翼。”

    “关门,快点关门。”

    两个家丁惊慌的跑回府中,随之大门重重的关了。

    “这就关门了?”

    “这也太没意思了,金家的人怎么这么没胆?”

    远处,众人远远的看着金家的大门紧紧关上,顿时大感失望。

    郑十翼走到金家的大门前方,看着紧闭的大门,运转体内灵气,向着金家府院内喊道:“金家的人,怎的不出来了?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挑战我吗?现在我给你们机会了,你们怎的不应战了?”

    “我说,金家的人,你们这么大一个家族,难道就怕了我一个人?”

    “你们金家的天才不是很多吗?怎么不来了?你们不是锱铢必报吗?以前我杀了你们一个天才,你们家族的人就一直报复,现在我来了,给你们机会了,怎么这么不中用?不敢出来了?”

    “我说,我杀死的你们金家的人可是不少,那金雾也是我杀的,还有前一阵子,追杀我的那几个金家的人,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不过想来你们是知道他们的名字的,他们也是我杀的。

    现在我给你们报仇的机会,你们怎么不来应战?”

    “哦,我知道了,你们金家的人都是属乌龟的是吧,不过不知道是缩头乌龟还是绿头龟,又或者是缩头的绿乌龟?”

    “我说,你们金家的武魂不是什么大鹏武魂吧,是乌龟武魂吧。你们叫什么金家,干脆叫乌龟家族吧。”

    “来,金家的人,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王境之下的武者,你们随便来,一起挑战我。”

    “你们还真是没用,给你们机会,让你们一起上,都不敢应战!”

    郑十翼站在外面不断的叫嚷着,不断的骂着金家的人,可是金家府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传出。

    “这些金家的人,还真是能忍,还真是能龟。”

    郑十翼叫骂了半天,眼看金家还是没有反应,目光落到了金家大门上方的牌匾之上,起身就要去将牌匾摘下来,刚刚要有所动作,一旁,一直肥胖的手掌伸来一把抓住了郑十翼的手臂。

    “十翼兄弟,那牌匾不能动阿。”彭君岳一步跑到郑十翼身边,抓住郑十翼的手臂劝道:“皇城内有规矩的,你动了别人家的牌匾,就是损坏别人家的东西,是要受到惩罚的。

    你在外面叫嚷没事,可是动别人家的东西可不行。”

    “还有这规矩。”郑十翼皱了皱眉头,看着身侧的彭君岳心中一动,问道:“你常年随时随地在外开庄设局,你身上应该带着笔墨、帆布之类的东西吧。”

    “这是当然,各种帆布,各种颜色的墨水,各种高杆应有尽有。”彭君岳脸上露出一道得意之色。

    “那好,我借你东西一用。”郑十翼借来笔墨等物,在一张张帆布上书写起来,很快,一张张帆布挂在高杆之上,竖在了金家之外。

    也不知道彭君岳从哪里弄来的竿子,那竿子却是极高,比附近最高的高楼都要高,高高挂起之后,远远的都能看到没有任何遮挡。

    “金家,皇城之耻。”

    “绿龟家族。”

    “金家……”

    金府内,众人看着竖立起来的一面面帆布,听着外面传来的一声声叫骂,一个个不断地叫骂着。

    “太过分了,那郑十翼太过分了,他这是在侮辱我们金家。”

    “我们金家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怎么能这么被他侮辱。”

    “看到那写着金家两个大字的旗子了吗,那上面涂满了粪便!”

    “不行,我们金家怎能被如此侮辱,和郑十翼拼了。”

    金府内,几个年轻的弟子怒气上涌,就要出门与郑十翼决战,可不等他们有所动作,身边已经有人拉住了他们。

    “你们出去做什么?出去送死吗?那碧玉教的名剑无双,面对郑十翼瞬间被击杀。回来的弟子说的还不清楚吗?郑十翼施展攻击,试试余波的攻击,都能将擂台炸成两块,甚至摧毁擂台的第一道防御,你们去了有什么用?都给我回来。”

    一个老者望着众人道:“都给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外面的话,就当没有听到。”

    说着,他转身就想着外面走去。

    金府外,众人看着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的金家,一个个也满是鄙视的议论起来。

    “你们说,这金家也不嫌丢人,这么大一个家族,被郑十翼逼的没有一个人应战,都被人挂上横幅侮辱,也不出来。”

    “他们还能怎么办?出来应战?谁上不是死?恐怕就像郑十翼说的,就算他们家族所有王境之下的人一起上都不是对手。”

    “怪只能怪金家的人不争气,不是别人的对手。”

    “这能怪得了谁,还不是金家先招惹的郑十翼。谁让郑十翼有这般强大呢?”

    “也是金家倒霉,一般如同郑十翼这等天才,都有自己的傲气,也不会做出这等事来,谁知道郑十翼直接来堵金家的家门了。”

    “我看金家的人最近是不会出门了,太丢人了。”

    郑十翼听着四周众人的议论声,看着金家紧逼的大门,又叫喊了几声之后,眼看金家还是没有反应,反身向着外面走去,不管如何,今日金家是丢人丢大了!

    “十翼兄弟,你干的太漂亮。”彭君岳一边收起一根根高杆以及旗子、横幅,一边一脸兴奋道:“这才是人生嘛,不过,我觉得十翼兄弟你的口才还是稍微有点差,还有啊,我们其实还可以想很多招数的。

    回去之后,咱们再好好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