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98章 给个说法
    关键是,这些人,还是九星亲王的人。

    泰民躲在房间里,虽然隔着村口还有一段距离,可因为随着几人到来,一众村民们纷纷回家,没有人敢发出什么声音,他倒是可以听清那几人的话音。

    顿时,他整个人仿佛是石化了一般,一下呆住,脑袋一震一震的,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那……那个臭小子,他……他真的是大人物?刚刚那些人说什么,郡主?郡主找他,这小子认识郡主!”

    整个村子,几乎多有能够看到村口的村民,一个个都趴在家中的窗户旁,看着站在那一个个大人物面前的郑十翼,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那个病痨,竟然有那么大的来头!

    找他的可是郡主阿,郡主那可是王爷的女儿!

    能够认识郡主,他又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来到他们村里,还一直没有说出来?

    这些日子,郑十翼他看起来可是和一个普通的村民,没有什么两样!

    众人满是震撼的目光中,郑十翼向着几人摆了摆手道:“替我谢谢郡主的关心,不过我不打算回去了。告诉郡主,也不必再找我。”

    “郑公子,你……你说什么?”

    “郑公子,你走了之后,郡主一直在到处寻找你,她很关心你的!”

    “郑公子,还请不要为难我们,这样,我们无法和郡主交代的。”

    一众护卫听到郑十翼的话,一个个立时慌乱的大叫起来,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奉命在到处寻找郑十翼。

    前些天,他们偶然间听到人说,这边有两个村子的人因为抢水源打架,这本没有什么。

    他们虽然不是来自村里,却也知道,许多村子都会因为水源的问题打起来。

    问题是,他们听说这一次,有个叫做上百村的村子里,有了一个年轻的陌生人,那陌生人似乎是金刚不坏一样,木棍打在他的身上一点事没有,还把木棍震断了。

    而那年轻人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大病初愈一般。

    他们听到这消息却忽然间冒出一个念头,这人不会是郑十翼吧。

    郑十翼受到了天伤,在天伤的折腾下,看起来自然是和大病初愈一般,至于木棍打在他的身上被打断,这显然是因为肉体强度太强了。

    几人商议之下,反正也没有头绪,索性前来看看,没想到竟是真的遇到了郑十翼,可好不容易找到郑十翼,郑十翼竟说不想回去。

    “你们与郡主这般说便是,我不会回去的。”郑十翼说完之后,也不理会几人,转身向着娜妞家中走去。

    后方,一众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是一脸的无奈,郑十翼说不想回去,他们还能怎么做?

    难道强行将郑十翼绑回去?

    郑十翼可是郡主的朋友,他们怎么敢那么做!

    “看来,我们只能派一个人先回去禀报郡主,剩下的人留在这里。毕竟,现在的郑十翼受到天伤,实力大损,若是遇到危险,怕是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只能这样了。”

    几人商议了一下,很快有一人骑着万里云烟兽飞速离去,剩下的人则是在娜妞家旁边住了下来。

    以他们的身份,随便找一个住处,也没有人家敢拒绝他们。

    房中,泰民看着走来的郑十翼,却仿佛见到了猫的老鼠一般,连忙躲了出去,显然是充满了惧怕感。

    娜妞看着重新回到房中的郑十翼,脸上却是露出的开心的笑意,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之前一般,她仍旧每天与郑十翼前往田间劳作。

    郑十翼还是如同之前一般,每日去田间,看自己亲手种下的植物,去抓那些虫子,却又不杀它们。

    他更多的只是在田间看着,看着这里的一切。

    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而身后却是跟着的繁瑶的几个手下。

    几个人互相对视几眼,跟在郑十翼身后很远的地方,满是疑惑的小声议论起来:“真是奇怪,郑十翼怎的不去治病,反而如此悠哉的活在这乡下地方?”

    “恐怕他已经自甘堕落了。”

    “不堕落又能如何?他受到的可是天伤。”

    “曾经的天才,如今却变得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如今自甘堕落也可以理解。其实他这个样子还需要什么保护,只是咱们不保护他又不行。

    再等等吧,这两天,想来郡主便能到来了。”

    郑十翼仿佛是当身后没有人一般,仍旧如同之前一般,一路返回还是和之前一般和村里的人打着招呼,只是村民们看着他,一个个却显得很是怪异,看起来很是惧怕他。

    回到家中,才吃过饭,郑十翼刚刚回到房中,门帘被人拉开,泰民走入房中。

    郑十翼回过头去,有些奇怪的看向泰民,自从繁瑶的那些手下来到之后,泰民明显很是惧怕自己,更是一直能躲就躲着自己,怎的今日主动来找自己了?

    “噗通……”

    忽然,泰民一下跪在了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郑十翼大是诧异,连忙上前想要拉起泰民。

    泰民却是死死的跪在地上,只是抬着头看着郑十翼问道:“娜妞怎么办?你……你总得给娜妞一个交代。”

    郑十翼轻轻点了点头道:“娜妞如果愿意跟我走,那我便带走她。”

    “和你走?”泰民脸上看不出一点意动,仍旧跪在原地问道:“那娜妞算什么?对你来说,她算什么?”

    “她……”郑十翼张开嘴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泰民看着沉默不语的郑十翼一下站起身来道:“这样,那你还是别带走她了。”

    郑十翼重重的叹了口气,仍旧说不出一句话来,转过身,向着外面走去。

    才刚刚走出房间,娜妞的身影却是从一旁走来。

    郑十翼勉强向着娜妞一笑,道:“我出去走走。”

    娜妞没有说话,只是从后面跟了上去。

    夜晚的村子里,显得异常安静。

    两人走在乡间小路上,一时间,却是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是在享受这份难得的寂静。

    忽的,一阵夜风吹起,风微凉,吹动的人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月光下,一道人影站在村口的大槐树下,注视着走来的两人。

    盖世!

    郑十翼借着天际倾洒而下的月光,一眼看清对面之人的样子,脸上露出一道意外之色:“盖世,碧玉教双杰之一的盖世。没想到,第一个来到这里杀我的人竟然是你。”

    郑十翼身后,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一众繁瑶的手下,看清对面之人,一个个连忙上前将郑十翼护在身后。

    “盖世,你要做什么?郑公子是郡主的朋友。郡主很快便会赶到,若是不想与郡主为敌,你最好退下。”

    “繁瑶郡主?郡主她不会来的。”盖世看着拦在郑十翼身前的几人,脸上露出一道高深莫测的笑容。

    “郡主不会来?为何?”几个护卫听到盖世的话,一时间却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为何?你们觉得,我来了,郡主还会来吗?”盖世狞笑一声,面色忽然一寒,望着几人喝道:“滚开,否则,死。”

    几个护卫对视一眼,却是纷纷退让到了一边,不说他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盖世的对手,即便是又如何?

    盖世怎么能够找到这里,又如何笃定郡主不会出现?

    恐怕是郡主出卖了郑十翼,故意将郑十翼的所在告诉了盖世。

    郑十翼看着退后的几人,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意外之色,只是轻轻推开娜妞,抬头看着盖世,微微有些奇怪道:“其实我很好奇,杀我的人竟然会是你?你又为何想要杀我?”

    “为何?你自己难道不知?”盖世一张脸完全沉了下来,冷声道:“你到处污蔑圣女,污蔑我们碧玉教的高手,如今我们碧玉教的名声都因为你受到了影响。

    难道这还不够杀你?”

    “在你看来,或许是够了。”郑十翼脸上看不出任何慌张之色,仍旧神色淡定的望着盖世道:“只是我仍旧好奇,你又哪里来的自信定能杀我?”

    “哪里来的自信?”盖世一脸轻蔑的看着郑十翼,嗤笑道:“原本以为你在我们这一届之中,也算的上是个人物,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受到天伤之事,算不得人尽皆知,可作为要杀你之人,我难道不知道你受到天伤?我既然已经来到此地,你以为你还能诈走我?

    若是当初,你未曾受伤,我独自一人对上你,只有七成胜算,可是如今……”

    盖世伸出一只手来,拇指和食指轻轻一碾嗤笑道:“如今,我想要杀了你,便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是吗?”郑十翼轻轻拍了拍受伤的泥土反问道:“难道,我便不能恢复?”

    “恢复?”盖世顿时大声嗤笑起来:“天伤,既是上天赐予的伤势,岂是凡人可以恢复的?天伤不可逆,除非你是金蚕圣主!”

    “还有人恢复过天伤?”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深深的惊色,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有听到任何人说,天伤可以恢复的。

    即便是太医院的次席太医,即便是繁瑶,即便是师傅都没有说过,曾经有人恢复过天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