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96章 颇有意思的人生
    一来腿更长,攻击的范围更广,再则手臂在上,进攻起来,容易被对方防守,而腿上攻击则更加的隐蔽。

    何况腿部的力量可比手上的力量强多了。”

    “用腿攻击?说的像是有些道理的样子,可我问你,你可知道,那些高手为什么用手攻击更多,用腿攻击的少?”中年男子听着郑十翼的话,仍旧一脸的不服气。

    郑十翼脸上仍旧挂着笑意,解释道:“我不知道你所谓的高手是哪个修为境界,可想来他们一定掌握了灵气。

    他们用手攻击,是因为有了灵气,用手攻击也能有足够强的力道,也能给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

    而且手比腿更加的灵活,有了灵气之后,用手可以有更多的变化,所以他们更多的用手攻击。

    其实,不只是攻击,他们防守也是用手。”

    “你胡……”中年男子张口就要反驳,可开口之后,他却发现,一时间不知道应当如何反驳郑十翼。

    郑十翼看着仍旧一脸不服的男子,继续说道:“还有,你方才教的腿功也不对。鞭腿,是因出腿如鞭,像是鞭子一样抽打下来而得名。可是你那样踢腿是没有多少威力的。”

    郑十翼说着,抬起一条腿,向着身前横扫而去,然后说道:“你看,你这样踢腿,腿划过的距离太长,所以会使得踢腿的速度过慢。

    真正的鞭腿,应当先将大腿提起来,然后小腿迅速抽出。”

    “用小腿踢人?小腿踢人,能有多少力量。”中年男子闻声终于找到了反驳的地方。

    郑十翼心中微微一叹,这人教村里的孩子是好心,可他自己却是什么都不懂,反而会误导这些孩子。

    “这样说吧,你之前踢腿的实力,发力是不对的。你踢的时候,脚面是上挑的,这样打出去,力量是分散的,真正的踢法应当是脚面向下压去,就像这样。”

    郑十翼说着,对着身侧的一根木桩,轻轻一脚踢了过去。

    一脚落下,木桩猛地晃动了一下,传出碰的一声闷响,声音在算不上宽的道路上响起,向着四周回荡而去,听起来似乎是要将木桩踢断一般。

    郑十翼一脚踢完,再次抬起腿来,这一次却是脚面向上踢去,同样踢在了木桩之上,只是位置与之前不同。

    又是一声闷响传出,声音也不小,只是听起来,没有那种震荡人心的感觉,也没有先前的回荡之力。

    郑十翼连续两脚踢完,这才抬手指着木桩说道:“我这两脚用的力量是一样的,可听我方才踢木桩后,木桩传出的声音,却是一声大一声小,显然前面的一脚威力更强,还有,你看木桩。”

    郑十翼指着木桩上,一道明显的脚面印痕道:“这是我之前提出的一脚。”

    说着他又伸手指着木桩上,看不出任何痕迹的一片道:“这是我第二脚踢中的位置,差距非常明显。

    这便是我要说的鞭腿的要诀,踢出去的时候,是要下压的攻击,这样你踢出去的力量会全部集中在一点。

    而你之前教授的方法,也就是我踢出去的第二脚那样,那是上挑所有的力量都分散了,更无法去谈什么威力了。

    只要掌握正确的方法,便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何况,这样踢腿,速度更快,更加让人难以防守。”

    中年男子看了看木桩,又看了看郑十翼,轻轻点了点头:“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你似乎也懂一些功夫。不过,你的身子骨太弱了,还是需要锻炼,看你刚刚踢的那一脚,力量太弱了。

    这木桩可是给孩子们练武用的,你竟然连踢都没有踢断。”

    郑十翼笑了笑没有说话,自己虽然无法施展灵气,可仅仅凭借着自己的肉体力量,稍微用点力,这木桩就会踢断,甚至是踢的爆开。方才,只是只是尽量控制着,以最小的力量踢出两脚的。

    郑十翼正笑着,忽然,远处一阵阵呼喊声传来。

    “快点来人了,快点来人,赵庄的人又来抢水源了。”

    “大家快点抄家伙了!”

    “都出来,都出来了!”

    几个青年从村外跑入村中,一边跑着还一边呼喊着。

    随着众人的呼喊,村头,一个个正在下棋的老者,却是纷纷叫嚷着向着各自家中跑去,还有刚刚那一个个学拳的孩童,编儿歌的孩童,也都呼喊着,向着各自家中跑去。

    村中,一户户人家的大门却迅速打开,紧接着一道道手持各种‘武器’的人影跑出。

    一个个的村民,有的拿着木棍,有的拿着板凳,有的拿着木叉,还有一些妇人,干脆拿着做饭的铁铲便跑了出来。

    很快,刚刚回到家中的老人和孩子们,也都各自拿着千奇百怪的‘武器’跑了出来。

    郑十翼微微愣了愣,这些孩子和老人也要动手?刚刚他们回去是拿武器的,不是回去躲避的!

    郑十翼正愣神着,一旁,之前教拳的中年男子,一把拍在了郑十翼肩膀上,叫道:“别看着啊,怎么说你也是个大老爷们,这时候可不能不如个娘们。”

    郑十翼看了看四周叫嚷着的众人,向四周看了一眼,很快捡起一块砖头,就要跟上众人,可才刚刚跟了一步,中年男子又拦住了他。

    “别拿砖头。”

    “怎么了?你是说砖太小了?”郑十翼看着拦住自己的男子,笑道:“没事,我以前打架都用这个,用起来顺手。”

    “不是,是我们都用木头当武器,用铁器的都没几个,最多也就是做饭的铁铲子,打不死人的。”

    中年男子说着,看着郑十翼满是疑惑的目光,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对了,你不是我们村里的人,你不知道。

    赵庄是离我们上百村最近的村,一直以来我们两个村都是用一条水源浇地,下雨天多的时候还好,可雨水少了,我们两个村就要争水源了。

    以前我们两个村,可没有少打。其实,差不多每年都要打上几次,下雨多的时候,打的少,雨水少的时候打的多。

    以前我们打都是拿狠家伙,镰刀、锄头都拿。每一次打架都会死人,也会有人落下残疾。

    后来我们两个村子发现这样不行,就都不用那些武器了,大家都用木头的武器。这样打,一般打不死人。谁打赢了,水源就归谁,一直到下一次再打。”

    “原来是这样。”郑十翼点了点头,把转头丢到了一旁,然后接过了中年男子递过来的木棍,随着人群一起向着前方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跟着高声叫喊起来,心中颇为感叹,想不到自己还能经历这等人生。

    这也算得上是颇有意思的人生了。

    除了村头,对面同样出现了一群浩浩荡荡的人群,同样是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混杂的队伍。

    看样子,对方和上百村一样,都是全村出动了。

    “打!”

    也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双方碰面之后,竟是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谈,也没有叫嚣骂阵,直接便开打。

    双方的老人和老人互相打在一起,孩子和孩子斗在一起,至于剩下的壮年互相打在一起,只是没有了女人与男人之分。

    一时间,叫骂声、呼喊声、哀嚎声响彻一片。

    郑十翼目光一扫,却是发现,双方打起来没有一点章法,根本就是在乱打,看到谁打谁!

    虽是在乱打,可众人一个个看起来却甚是悍勇!

    郑十翼看在打在一起的众人,一时间有些迷茫,原本双方打起来,也应当是稍微打一打,互相拼一下就完事了。

    可眼下,除了双方用的武器都是木质的武器,也没有尖锐的武器之外,他们看起来和搏命没有什么区别。

    怪不得,双方都默契的用木质的武器,以这种激烈的程度,若是真的用镰刀、锄头打,带一次,不知道要多少人。

    算了,先找到娜妞再说。

    郑十翼目光在人群中迅速搜索起来,很快,便在人群中找到了娜妞的身影。

    娜妞身后,一个看起来比别的成年男子要瘦一些的男子,举起手中的长棍对着娜妞的后背重重的砸去。

    “小心!”郑十翼惊呼一声,迅速向前冲去,可他距离娜妞实在太远,如今又无法施展灵气,实在无法救下娜妞。

    一棍砸下,虽是木制的棍子,可还是将娜妞的身子打的一个趔趄,险些倒在地上。

    娜妞被一棍砸中,闷哼了一声,迅速转过头来,脸上露出凶狠之色,对着背后偷袭的男子重重的一棍子砸下。

    偷袭的男子一击偷袭得手,本以为足以将娜妞打倒在地,没想到娜妞这么迅速的回身,想要挡住娜妞落下的木棍却已经晚了。

    重重的一棍子砸下,正面砸中了他的脑袋。

    顿时,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脸上飞出,男子仰面倒在了地上。

    郑十翼身子迅速前冲,才刚刚冲出两步,迎面,一个男子手中的木棍已经重重的砸落下来。

    郑十翼脚步微微一错,一下躲开对方的攻击,紧接着脚步迅速向前一迈,欺近对方身旁,伸出手掌轻轻在对方身上一推。

    一推之下,对面男子立时如同被一根铁棒砸中了一般,胸口猛然一痛,一下倒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