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93章 虚弱
    门口,一个穿着粗布衣裳,身子看起来倒是颇为强壮的男人满是不愉的看着走出的娜妞,一脸嫌弃的指着屋子道:“你说你,没事捡这么一个废物回来做什么?就他那病恹恹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又不能干活,要来有什么用?

    你看看你,捡了个人,还把锄头都丢了,如果不是隔壁三叔顺道回来,认出了咱家的锄头,这锄头都不知道要被谁家捡走了。

    那个没用的废物,死远点不好,非要晕在咱们村外面,真是晦气。算了算了,你就是个赔钱货。赶紧下地干活,看着就烦。”

    娜妞任由男子咒骂着,却是没有顶撞一句,很快收拾好农具,向着男子说了声:“叔叔,我去干活了。”

    说完,向着屋子里又看了一眼,这才起身向外走去。

    郑十翼靠在墙上,双手支撑,想要起身,可用力之下,身子却是没有起来分毫。

    “我竟然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郑十翼自嘲一笑,身上一股寒意传来,却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双目透过窗户向外望去。

    娜妞家,用篱笆和石头围起来的院子的路似乎是村中的一条主路,一个个身穿农服的村民都已休息完,扛着各自的农具,一边交谈着,一边向着村外走去。

    郑十翼望着窗外,呆呆的出神着,难道自己便要这样度过余生?

    不知不觉间,半日时间已过,夕阳落下,一个个村民返回村中,一众村民之中,娜妞一瘸一拐的扛着农具走回。

    娜妞一回到家中,才刚下农具立刻跑到房中,一脸关切的看着郑十翼问道:“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郑十翼强忍着体内的冰寒,挤出一丝笑意。

    “那就好,你一定饿了吧,我先去做饭。”娜妞说着转过身去,似乎是忽然想起什么,她又回过头来道:“我姓泰,叫泰娜,我叔叔叫泰民。你叫什么?”

    “郑十翼。”郑十翼如实回答。

    “郑十翼?真好听。”娜妞脸上又露出一道阳光的笑容,继续说道:“叔叔他人很好的,如果没有叔叔,我早就饿死了。”

    说完,娜妞已经走出房间。

    不长时间,一阵阵菜香传来。

    很快,娜妞拿着碗筷,走入房中,郑十翼无法下床,只能在房中吃饭。

    娜妞将一张桌子托到床前,又将碗筷摆好,看着郑十翼可以够到之后,这才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你是得了什么病,怎么这样?要不要去看大夫?”

    “我不是得病了,是受了伤。”郑十翼长叹道:“我本是去皇城参加快要举行的神侯大会,偶然间,我飞到天际感悟世界,却因为感悟天,而被天所伤,受到了反噬。

    便变成了这般样子。”

    “神侯?侯爷?臭小子,你吹也要吹的靠谱一些,你说你是侯爷,简直是胡说八道!”泰民掀开门帘,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厌恶道:“就你这样子还侯爷?侯爷都在城里住着大房子,吃着龙肉,有下人伺候着。

    你知道什么是侯爷吗?还你是侯爷。娜妞走,别听他在这胡说八道。”

    “不,我相信他。”娜妞一脸认真的看着郑十翼道:“我相信你,你是真的侯爷。”

    郑十翼摇头苦笑,想不到,自己竟会落魄到这般地步。

    黑夜慢慢来临,郑十翼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月光,浑身却是越发的冰冷起来。

    日渐,有阳光照射还好一些,可到了夜晚,没有了阳光,浑身上下越发的冰冷起来。

    慢慢的,他的身上甚至浮现出了一层薄薄的寒霜,整个人更是被冻的不断的颤抖起来,牙关不断的哆嗦着。

    房间外,一阵脚步声响起。

    很快,门帘被拉开,娜妞从屋外走来,虽然没有电灯,可借着窗外的月光,她还是能够模糊的看到,郑十翼不断的颤抖着。

    “你怎么了?”娜妞心中一紧,连忙跑到郑十翼身侧,伸出一只手来向着郑十翼的额头摸去。

    手指才一接触郑十翼的额头,一股冰冷的触感传来,她的手指几乎是本能的弹开。

    “怎么这么冷?你……你身上起霜了。”娜妞瞬间懵住,如今可是夏天,怎么郑十翼还能这么冷?

    “被子……拿被子……”娜妞慌忙起身,在房中翻找起来,很快找出两条厚厚的棉被,将棉被盖在了郑十翼身上。

    棉被落到了身上,郑十翼的状态微微好了一些,可他的身子仍旧一片冰冷,仍旧不断的颤抖着。

    娜妞咬了咬嘴唇,忽的全身,一下爬到了床上,钻入被窝中,伸出双手紧紧抱住郑十翼。

    一阵温热感传来,郑十翼身上寒霜微微融化了一些。

    娜妞一张脸早已涨红,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珠浮现,只是身上却冰冷非常,抱着郑十翼,她感觉就如同是抱着一块冰块。

    ‘不要……’

    郑十翼被娜妞一下抱住,立时想要让娜妞松开自己,自己的寒气是因为天伤所致,娜妞只是一个普通人,抱着自己定会被自己所伤。

    可是张口之下,他却发现,他现在竟是虚弱的无法开口,更不要说推开娜妞。

    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因为寒气,两人的身子一直颤抖着。

    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旭日升起,郑十翼身上的寒气才渐渐消散,直到这时,他才因为虚弱慢慢昏睡过去,等到醒来,已是中午时分,娜妞已做好午饭。

    很明显,她昨日因为寒气并未睡好,眼睛看起来肿了不少。

    一连三天的时间,娜妞每天早上外出去农地中劳作,中午返回做饭,晚上的时候则是进入房中,以她自己身体的温度帮郑十翼取暖。

    三天的时间,娜妞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不少。

    三天之中,郑十翼的身体慢慢的恢复起来,更是早已能够下床走路。

    第四日正午时分,郑十翼醒来,时间却是比往日要早一些。

    “我现在可真够虚弱的。若是之前,即便不休息又如何?可现在,因为夜间的冰冷,自己无法睡眠,每日清晨睡着,都要睡到中午。

    不过,我的身体……”

    郑十翼伸手攥了攥拳头,手臂轻轻一用力从床上站立起来,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无奈的摇头一叹,自己的身体是差不多休养好了,可那也只是身体,自己身体内天伤蕴含的范围已经遍布全身。

    如今的自己,甚至连灵气都无法运用,身体内的一切,包裹经脉、器官都开始腐败,就连自己的灵气,甚至都化成了腐朽的腐气。

    罢了……

    自己终归是有了力气可以站立起来,也是时候离开了,不过若是这样却有些对不起娜妞了。

    若是没有娜妞救了自己,当日自己晕倒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即便没有意外,没有吃食,夜间又冰寒到那种程度,自己又怎么可能熬过来。

    是娜妞救了自己的命,自己必须要报答她。

    只是,应当怎样报答她?

    郑十翼心中思索着,房屋外,忽的传来泰民咒骂的声音:“你这是弄什么?你还给那个废物吃肉!

    真是一个赔钱货,就知道倒贴男人。”

    娜妞轻笑着,也不回应,只是端着肉汤向着房内走去,只是没有走入房中,门帘却是被掀开。

    郑十翼大步从房中走出,双目冰冷的向着泰民望去,目光森冷,宛若锋利的匕首直射而去。

    泰民目光方一和郑十翼接触,心中忽的打了个冷颤,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升起一股惧意,本能的向后后退了一步,高声叫道:“你……你想干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你说话太难听了。”郑十翼迈步走到娜妞身侧,望着泰民道:“所以,你应当道歉。”

    泰民后退了一步之后,忽然间回过神来,自己为什么要怕眼前这小子?这是是一个病秧子罢了,前几天连下床都没法下床人,自己怕什么!

    想通之后,他猛的一挺腰叫道:“小子,我教训自己家的孩子,关你什么事?我说几句怎么了?老子不只说,老子还打她呢,你又能怎么着。”

    “打?”郑十翼双目一凝,冷声道:“你打一下试试。”

    “老子打了又怎么样!”泰民大叫一声,伸出一只手来,向着娜妞的方向拍下。

    郑十翼双目中,精芒骤然闪过,大步向着前方一迈,同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攥住泰民举起的一条手臂的手腕。

    泰民只觉得眼前一道人影一闪,手腕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不等他反应过来,巨大的力量冲击而来,压的他的身子向着下方倒去。

    “咚……”

    泰民被郑十翼抓住手腕,向着下方压去,膝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心中充满了惊色,自己怎的被这个病鬼给制服了?

    自己的力气在村里算不得大的,也绝对不算小的。

    这家伙来的第一天,连床都下不去,看起来随时都会死,这病恹恹的家伙,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郑十翼牢牢的按住泰民任由泰民如何反抗,都难以起身,他虽然修为大跌,更无法施展灵气,身体也被破坏的厉害,可即便身体再怎么被破坏,他的身体强度还是在的。

    只是凭借肉体的力量,也足以压制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