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92章 走吧
    郑十翼双目中忽的露出一道希冀的目光,师傅仿佛似乎真的可以将天伤移除体外,只差一点,再差一点便能移出一半的天伤。

    郑十翼感受着体内流出的天伤,忽然,身体四周的空气变得紊乱起来,气流疯狂的旋转而起。

    下一刻,一股充满至高无上之感的威能从四周狂袭而来。

    气息浩荡,宛若决堤洪水直扑而来。

    郑十翼身体受到这狂暴的冲击,体内气血猛的激荡起来,五脏六腑在这一刻,仿佛尽数炸开。

    “噗……”

    郑十翼张口喷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一张脸瞬间变得苍白的看不到一点血色,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感传来,身子一晃砰然倒下。

    还是失败了!

    郑十翼仰面倒在地上,感受着比之之前更加严重的伤势,还有那又降低了近乎一半的修为,轻轻叹息一声。

    “怎么会失败呢!”奇药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为什么会失败,我已经算好一切,不应该失败的……为什么会这样!”

    郑十翼闻声抬头望去,视线中,师傅奇药似乎瞬间陷入疯狂之中,双手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高声吼叫着。

    “师傅……”郑十翼张开嘴巴,发出一阵虚弱的声音,安慰道:“师傅只是失败一次罢了,我们还有机会的。

    况且之前不是很成功吗?恐怕是我们这一次太过贪心,引导出的天伤太多了,下一次我们少引导一些天伤应当会成功。

    这样每次我们都少引导一些,慢慢的,还是能够将天伤都引出我体外的。”

    “不可能!这一次我们失败,不是因为引出的天伤太少,而是方法有问题,即便少引出一些天伤,结果还是一样。天伤还是会再次回到你的身体。是方法出了问题。”奇药说着伸出手痛苦的拍了拍脑袋,转身跑入房中,开始翻找起书籍。

    一本本书籍被他不断的翻找着,找了一阵子,他却像是疯了一般跑出了房中,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一阵脚步声传来。

    奇药猩红着双目,托着一大堆书返回房中,也不管郑十翼,抱着一本本书便翻看起来,一双眼睛之中更是充满了疯狂之色。

    一连两天,奇药每天都是不断的翻看着各种书籍,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都完全魔怔了一般,只是随着不断的翻看书籍,他的状态却是越来越差,似乎已经完全疯癫了一般。

    山谷中,郑十翼漫无目的的漫步着。

    他不是不想呆在师傅奇药的木屋内。

    只是看着似乎都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奇药,他心中同样难受不已,何况他还是被奇药赶出来的。

    师傅嫌他待在房中耽搁他研究医药。

    咚咚……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郑十翼抬头望去,眼前出现一个从未见到过的老者,老者一身药师服,只是漫步走来,虽没有恐怖的气息散发而出,却让人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这应当是药王山的大人物。

    郑十翼脑海中一个念头才刚刚冒出,四周,几个路过的药王山弟子看到老者,一个个立时停住身子,躬身行礼道:“谷主。”

    “见过谷主。”

    原来他便是药王山谷主。

    郑十翼直起身子,刚刚想要行礼,对方却是一挥手打断道:“我知道你有伤在身,何况你是师叔的弟子,便是我的师弟,你我同辈不必那般。”

    谷主走到郑十翼面前,抬手向着前方一处空旷之地道:“过去走走?”

    “好。”郑十翼微微一点头,不知道怎的,虽然听着对方的话音客气,可是声音中却似乎又带着一份怪罪之意。

    两人向着前方又走了一段距离,已是到一片偏僻之地。

    药王山谷主停下脚步,看着郑十翼重重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走?

    郑十翼听着谷主忽然说出的话语,一时间微微有些愣神,不等他回过神来,谷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因为你的缘故,师叔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对了。说起来,师叔和师傅他老人家都是一般的。”

    谷主脸上露出回忆之色道:“师傅和师叔他们在医道之上,远远超过我这个谷主,除了天赋之外,还因为他们对医道的着迷。

    可也因为太醉心医道,却让他们会出现一些危险。当初,师傅拜师因为太醉心医道,钻研医药之时耗费心神过多而亡。

    如今师叔因为治疗你的伤势已到如今的状态,时日一长,怕师叔他……”

    郑十翼面色骤然一变,心中猛然惊醒过来,师傅这些时日的精神状态的确不好如同疯癫了一般。若是继续下去,怕……

    “我懂了,我会离开的。”郑十翼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道自愧之色:“我身为弟子,没有尽到孝道,反而让师傅因我而劳神,已是大过,自不能再让师傅因我而有意外。”

    “多谢师弟的理解。”药王山谷主有些惭愧道:“我知道,师弟你有天伤在身,之前师叔治疗你伤势的时候,你又伤了一些。

    若是此时让你离开,怕天下间也无人能够医治你的伤势了,而你的生命怕也要走到尽头了。

    师兄也不想如此,只是……”

    “没什么,我还要多谢师兄提醒我,否则却是要害了师傅了。至于死?我的伤势也是因为我自己而受的,怪不得别人。”

    郑十翼洒脱一笑,转身离开药王谷,没有骑万里云烟兽,他只是一个人,迈着脚步,没有目的的向着前方走去,心中充满了自愧,如今自己的师傅因自己而有危险,若非别人提醒,怕是自己都要害了师傅。

    而之前呢?

    自己在乱地拜的师傅也是因为自己而死,求心宗更是灭宗。

    还有之前在小千世界的时候,自己的亲朋好友,自己的同门,他们都死去了。自己还没有找到周响,没有查清真相,没有给他们报仇。

    还有雨琪,雨琪因为自己服下忘情水,入了长存大教。

    自己还没有找回她,甚至没有给家族留下后代。

    自己就要这样死去?

    “噗……”

    郑十翼悲愤交加之下,张口喷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一头栽倒在地晕倒在了溪水边。

    烈日正高照。

    阳光直射而下落到郑十翼的身上。

    远处,穿着粗布农衣,服色黝黑,相貌同样不好看的村姑扛着扛着锄头等农具,行走起来一高一低的身影缓缓走来,她的腿是残疾的。

    忽然,她的目光一下落到了河边,快步跑了过去,奔跑之下,腿上的残疾看起来却是越发的明显起来。

    很快,她便看清,是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子晕倒在地,只是这男子看起来一脸的苍白,似乎是有重病在身。

    村姑放下锄头,一把拉起眼前的男子,可是一拉还在下,却是没有拉动,那一双算不得好看的眉毛顿时轻轻一皱,有些奇怪的看着身前,她虽然是个女人,可她天天干农活,力气可比城里那些女人大多了……

    这个男子看起来也不壮硕,怎么这么重?

    疑惑之下,她蹲下身子再次抬起眼前的男子,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之后,她这才勉强的将眼前的男子背了起来,然后站立起身。

    才一起身,她却又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重新固定了一下身后的男子,她大口呼出一口气来,这才艰难的迈动脚步,向着远处炊烟冒起的地方走去。

    不知道过来多久,郑十翼悠悠转醒。

    抬头望去,眼前却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很是整洁,只是看摆设,显然是村户人家。

    “我这是被人救走了?”郑十翼自语一声,一道惊喜的女声从一旁传出。

    “你醒了!”门口处的门帘被人掀开,一个相貌绝对算不上好看,皮肤黝黑的女人从外走来进来,行走间,腿却是一瘸一拐的。

    女人穿着一身粗旧的衣服,比寻常女人要粗许多的手上端着一个微微有些裂缝的青花碗,快步走到了郑十翼身前,一下做到了床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米粥向郑十翼嘴中喂去。

    “来,先喝些粥吧。”

    “我自己来便好。”郑十翼艰难的撑起身子,用后背靠在了一侧的墙壁上,这才空出双手接过碗来,看着眼前的女人谢道:“是你救了我吧,若不是你,恐怕我都要被野兽给吃了。”

    “不用谢的。你晕倒的小溪那里没有什么野兽的,回村子里都要从那里走,我没看到你,别人也会救你的。”女人冲着郑十翼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女人的话音才刚刚落下,门外一道声音却传了过来:“娜妞,差不多了,快去地里干活。”

    郑十翼有些诧异的看了门外一眼,原来她叫娜妞。只是门外又是谁?他父亲,怎的听声音,似乎有些不待见娜妞?

    娜妞转过头来,一脸阳光的对着郑十翼一笑道:“那是我叔叔,他叫我先下地干活了,你好好养伤。”

    说着,掀开门帘向着屋外走去。

    郑十翼扭过头来,透过一旁的窗户向外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