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90章 死里逃生
    “咚!”

    青沽重重的砸落地面,发出一声似是天外陨石从九天之外坠落大地一般的巨响,地面之上更是被砸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圆坑。

    郑十翼浑身染满鲜血从丹炉中走出,七天的时间,他虽然没有被炼成人丹,可那分解之力和天伤在体内不断的冲击,他的身体早不知道碎裂了多少次,若非有龙衍草武魂存在,他早已死去。

    “小溪,快走。”郑十翼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看着一旁,水球破裂,从水球中走出的小溪,一把抓住她,全力爆发向着宫殿外逃去。

    只是全力爆发之下,他的速度比之之前一次逃跑之时,却慢了一倍不止。

    速度虽慢,可一直等到两人即将离开水下世界之前,才远远的看着气急败坏的青沽追来。

    “哗……”

    郑十翼用尽力气纵身一跃,从湖水中跳出,落到了地面之上。

    “呼呼……”终于逃出来了。

    郑十翼长长吐出一口气来,仰面躺在地上,望着头顶的天空,这一次实在太险了,自己不是一次,险些死去。

    还好,现在自己还是逃了出来。

    小溪看着浑身是血的郑十翼,身子一阵涌动,再次变化成人的模样,伸出手来就要在郑十翼身上包扎。

    “小溪,不用的……你忘记了吗?我的武魂便可以治愈伤势,有武魂在,这些伤势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治愈好。

    之前之所以看起来这么惨,是因为武魂治愈的能力比不上我身体受伤的速度,如今我的身体不再受到伤害,用不了多久便能治愈好的。”

    郑十翼安慰了小溪一声,仍旧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溪看着郑十翼身上浮现出的绿色光芒点了点头,有些期盼的问道:“十翼,你现在好些了吗?”

    “没有。”郑十翼苦笑道:“不止没有好,而且伤的更重了。之前我伤的虽重,可面对寻常侯境,还是有把握战胜对方的。

    可我如今的的状态,怕是刚刚进入侯境之人,我全力爆发之下都不是对手了。”

    “啊?”小溪惊叫一声,满是不想相信道:“难道没有好处,我看他把你关入那丹炉之中,丹炉中应当……”

    “丹炉中什么灵药都没有……”郑十翼叹道:“他是想要把我炼制成人丹,所以与寻常炼丹不同。

    不过也不能说没有得到好处,最少我知道了一点,天伤不能强行压制,因为越是压制,等压制到极致之后,天伤会有很大的反弹。

    之前那股恐怖的威能便是天伤被压制之后的反弹,强如青沽,他被这反弹所伤之后,一直等到我们快要离开,这才能够追上来,可见他伤的有多重了。”

    郑十翼倒在地上,又休息了一段时间,等身上的血液全部止住,这才站起身来抬手一指前方道:“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好处,你看那边,那不是好处吗?

    金家人追我们的坐骑还在这里,我们的坐骑也从云烟兽变成了万里云烟兽。出发吧,等到了药王山,或许我师傅能有办法治愈我的天伤。”

    郑十翼说着,向着一头万里云烟兽走去,才刚刚走了两步,他的身子却是一个踉跄,张口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十翼,你怎么了!”小溪慌忙上前一步,一把扶住郑十翼,一张精致的脸上尽是一片担忧之色,双目中甚至隐隐有泪光浮现。

    “没事的。”郑十翼故意挤出一道笑意道:“我之前遇到过更惨的情况。当初,在我还很弱小的时候,是非常非常的弱小。你难以想象的弱小,那时候我的武魂被人抽走了。可是之后呢?我还是重新站了起来,更一路成长,成长到成为整个小千世界的第一强者。

    之后更来到了大千世界,若是没有受到天伤,我都可以成为神侯的有力争夺者。

    当初武魂被抽,我都能活下来成长到这般,如今这伤又算得了什么。”

    郑十翼说道后面,一股豪气涌出。

    “你……你当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小溪一双美眸豁然瞪大,她是在小千世界便认识了郑十翼,随着郑十翼一路来到大千世界的,她知道郑十翼许多事情,可是她却不知道,郑十翼被人抽取武魂的过程,她是一点也不清楚。

    “因为一个人。”郑十翼忽然响起,当初自己救的卢前辈,脸上露出一道回忆之色道:“我无意中救了一位前辈,那位前辈有长存大教擎天教的镇教之宝,至尊脱胎灵液。

    我服下了灵液之后,便恢复过来。这或许是缘分吧,擎天教,是大千世界才有的长存大教,当初我们小千世界的擎天教,根本算不得擎天教,只是擎天教的一个教众,不知怎的进入我们的小千世界创立的分教罢了。

    似乎擎天教都不知道我们小千世界的那一擎天教的存在。

    前辈的灵药自然只会是从大千世界的擎天教偷得,却进入我们的小千世界,又与我相遇。

    若是没有前辈,必没有今日的我。

    说起来,那至尊脱胎灵液号称是世上天下最强的灵药,几乎没有之一。只是可惜了,以我如今的姿态,定然是无法进入擎天教的。”

    小溪听着郑十翼的讲述脸上露出一道沉思之色,缓缓开口道:“或许是有办法的。”

    “办法?谁知道呢?我们先去药王山,找师傅,或许师傅有办法帮我。”郑十翼找了一头万里云烟兽,与小溪向着药王山赶去。

    药王山距离虎豹军驻地极远,当初温将军前往药王山,似是通过的传送法阵,皇城距离药王山虽然没有远的那么夸张,却也算不得近。

    郑十翼一路向着要药王山赶去,一路上,却是一直都在咳嗽,时不时的咳着咳着便会咳出鲜血,整个人的修为境界更是不断地跌落,气息也越来越弱。

    小溪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越来越许多的郑十翼,似乎受伤的人是她一般,看起来更是揪心到了极点。

    终于,五日之后,一座看起来并不算特别高大雄壮的山脉出现在视线中。

    才刚刚一靠近这山脉,一阵阵药草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终于到药王山了。”

    郑十翼从万里云烟兽上跳下,刚刚向着前方走了两步,迎面的方向,两道人影却是急速跑了过来。

    两个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其中一个年纪和郑十翼差不多大小,另外一个却还要小一些,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小丫头,长得却是颇为可爱。

    两人都穿着一身青布衫,看着走近的郑十翼和小溪,两人的目光不由的落到小溪身上,目光中闪过一道深深的惊艳之色。

    好一会,两人才回过神来,年纪大一些的男子微微一欠身,客气道:“两位朋友,这里是药王山,朋友若是无事还请离去,我们药王山喜欢清静,还请朋友见谅。”

    郑十翼心中微叹,虽然同样是驱赶人,可药王山的人,却没有许多大家族、大势力那般跋扈,虽然说着不欢迎的话,却也是说的非常客气。

    “我便是来药王山的,我师傅在这里,算起来,我也算是药王山的人。”郑十翼一边说着,一边牵着万里云烟兽向着前方走去。

    “你师傅?你师傅是哪位?怎的我从未见到过你?”年长的药王山弟子看着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警惕之色。

    “我的师傅是奇药大师,想来你应该知道。只是我一直未曾来药王山,所以你不认得我。”郑十翼说话间,又咳了一声,却是咳出一口鲜血,最近一段时间,他咳血却是咳的越发的频繁起来。

    “什么你的师傅是师叔祖?你骗谁呢!”一旁的小丫头闻声,立时一脸不信的高声叫嚷起来:“师叔祖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从没有见到过师叔祖带过徒弟。

    何况,那这是有伤在身吧。若是师叔祖的徒弟,怎么可能医治不好自己的伤势。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一定是你受伤了,在外面医治不好伤势,想要来我们药王山求医。

    你又觉得师叔祖好骗,才故意说是师叔祖的徒弟。你这样人最讨厌了,想要求医便是求医,骗人做什么?

    你这种骗人的家伙,才不能医治,否则医治好了,又要去骗人了。”

    郑十翼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小丫头,不由的响起苏可儿那小丫头,当初自己在小千世界和小丫头相熟的时候,那丫头便是这般大。同样都是修炼丹药、医术。

    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样了。

    郑十翼还未说话,一旁年轻的男子,却是忽然想起什么一下拉住还要再说的小丫头,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郑十翼问道:“不知怎么称呼?”

    “郑十翼。”郑十翼如实说出自己的名字。

    “啊……是真的!”对面男子闻声,猛的惊呼一声,看着郑十翼却是忽然一拉小丫头叫道:“见过郑师叔。”

    “师叔?”一旁小丫头一下长大嘴巴,满是诧异、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师兄,你怎么叫他师叔?他真的是师叔祖的徒弟?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