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83章 何等相似
    一入繁府,几个繁瑶的仆人却是匆匆找来。

    “郑公子,您终于回来了,小姐和杨太医已经等了您有一刻钟了。”

    “郑十翼,快些走吧。别让杨太医等太久,杨太医可是皇宫中仅次于首席太医的次席太医。”

    郑十翼听着几个仆人的话,大感诧异,繁瑶竟然真的找了太医来,还是仅次于首席太医的次席太医!

    郑十翼心中升起一股感动,繁瑶虽然是郡主,可是想要请到太医,尤其是次席太医,可不容易,不知道要废了多大的功夫,欠下多大的人情才能请到。

    随着几个仆人一路走到待客大堂之中,郑十翼一眼百年看到坐在繁瑶郡主对面的一个看起来有六十余岁的老者。

    老者身上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涌现,显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他坐在繁瑶郡主的对面,却是没有一点的不自在,整个人更是散发这一种特有的气度。

    繁瑶郡主听到脚步声,抬头望去,看到走来的郑十翼,立刻开口叫道:“十翼,你终于回来了。这位是杨太医,特意从宫中前来医治你的伤势。”

    郑十翼走到杨太医面前,行了一礼道:“有劳杨太医了。”

    杨太医身上看不到一点的高傲之色,更没有想象中的那些官人的习气,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夫,一个最为纯粹的大夫。

    与之前薛神医一般,杨太医同样是测脉,测完之后,他的神色却是与薛神医一般无二。

    “郑公子受的是天伤。”杨太医长长叹了口气,看着一脸失望的繁瑶郡主,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继续开口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

    “有办法?”

    郑十翼和繁瑶郡主脸上同时露出一道神采,一直站在后面的小溪闻声,兴奋之下更是险些跃起。

    “没错,的确是有办法。”杨太医缓缓开口道:“郑公子受到的是天伤,天伤是无法治愈的,但是却可以通过别的办法,将天伤转移。

    郑公子是侯境,所以需要找个人……

    不,不止一人,怕是需要数人,每个人都是侯境,然后一点一点将郑公子的天伤转移到这数人身上。

    而这数人,却会因为天伤,而一生无法再有所寸进,甚至会受到天伤反噬。至于郑公子。”

    杨太医说着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道:“郑公子虽然可以转移天伤,却也不可能彻底根除。却是能够大大减少天伤对郑公子的损伤,至于能减缓到什么程度,老夫却是不好说了。

    两位,若是想要最大程度的减轻郑公子的天伤,却是要尽快。天伤与其他伤病一般,拖的越久,伤势越重,越发难以医治。”

    “多谢杨太医,繁瑶知晓了。只是太医,不知道这转移之法,应当如何转移……”繁瑶郡主一边送着要离去的杨太医,一边开口询问起来。

    不长时间,繁瑶已经将杨太医送出繁府,返回大堂,看着坐在座椅上,皱着眉头的郑十翼,低声道:“怎的了?你在想什么?我们已经有了治疗你伤势的办法。”

    “也算不得治疗,只是转移罢了。”郑十翼轻轻摇了摇头道:“何况,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寻那么多侯境来帮我。”

    “这些你不需要去管。人,由我来找便是。”繁瑶郡主似乎是因为找到了治疗郑十翼伤势的方法,心情看了起来好了很多,说着她还一拍郑十翼的肩膀开玩笑道:“别忘记这里是皇都,可是我的地盘。”

    “你?你不要插手。”郑十翼闻声立刻拒绝道:“对方承受我的天伤,从此修为不会有寸进,甚至会倒退。你若是找人,定然会损坏你的名声,这不好。何况,这本就是有有伤天和的办法,还是不要去找了。”

    “你是担心伤害到别人?”繁瑶郡主一条眉头轻轻一条,语气坚定道:“这是唯一的办法。至于他人,我不会管。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在乎的只有你!此事你不要再费心,一切交给我。”

    繁瑶郡主说完,却是转身便离开了繁府。

    郑十翼皱着眉头坐在原地,心中不断的思索着,杨太医的办法虽然能够减缓自己的伤势,却也不是根本之道。

    何况,只是转移一部分天伤,自己还是要受到影响,之后自己又如何修炼,如何突破?

    一定要找一个彻底根治天伤的办法。

    “咚咚咚……”

    忽然,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

    郑十翼听着这脚步声,脑海中猛然冒出一道人影来,抬头向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倾妃绝美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倾妃身着一身白色长裙,看起来比前几次相见时更加的高贵优雅,缓缓走到郑十翼身侧,她忽然出声问道:“如何?如今,你的内心是不是非常感动?”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呢?”郑十翼抬起头,没有回答,而是又反问了一声。

    倾妃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目光向着窗外望去,赞叹道:“我只是在感叹郡主的好手段。

    只是一件事,不仅能在外面博下为了朋友,不惜损害自己清誉的好名声,又能让你念这她的好,当真是一举两的。

    而那些因为你而受到天伤的侯境,他们也不会怨恨郡主,因为他们是因为你才受到天伤,他们怨恨,也只会怨恨你。

    如此一来,你说郡主是不是好手段?别人只会记得她的好,而不会有人怨恨她,说她不好。

    还有比这更好的手段吗?”

    “王妃,你似乎将世界想的太过黑暗。”郑十翼冷笑一声反问道:“王妃是否不相信世间有真正的情谊在。在你眼中,世上有的只是利益和算计?”

    “我相信。”倾妃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道:“不过,我不相信繁瑶郡主是那样的人,更不相信这王府中有那样的人。”

    “王妃自有王妃自己的判断,何况王妃信与不信,与十翼都没有什么关系。十翼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王妃何必总是来找十翼。十翼可当不得王妃如此看重。”郑十翼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去。

    倾妃看着就要离去的郑十翼,身子向着一旁一迈步,一下挡住郑十翼前进的道路。

    郑十翼满是诧异的停下身子,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的女人,这是自己见到倾妃一来,倾妃第一次做出与她的身份不符的举动。

    倾妃直视着郑十翼的脸,缓缓开口道:“你是小人物?小角色?我不信一个小角色可以从小千世界中离开,来到这大千世界,没有任何根基下,却一步步爬到今日的地步。

    我不信一个小角色,可以小小年纪,便在军中立下赫赫军功。

    我同样不信,一个小角色可以斩杀金家人之后,面对金家的报复反而让金家焦头烂额。

    我不信一个小角色可以与心魔老人的弟子幻世公子师兄弟相称,可以得到情魔的看重传授大空空掌。

    我更加的不信,一个小角色,可以在没有家族支持下,成为如今这一届或许是几百年来,最强的一届神侯大会之中神侯的有力争夺者!”

    倾妃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直说到最后,她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之后,才减小声音,一脸真诚的看着郑十翼道:“我对你没有恶意,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要和你结一个善缘罢了,因为我相信你的未来会无比耀眼。”

    倾妃说完之后,主动让开,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郑十翼等着倾妃走远,这才找来一张纸一张笔,留书一封,交给府中的仆人,吩咐繁瑶回来之后交给繁瑶,随之又从府中寻了一头万里兽,与小溪一起离开。

    他知道繁瑶已经去找侯境的高手,可将自己天伤过度给别人,过度给和自己没有任何瓜葛之人,这种事,自己做不到!

    既然杨太医有办法,那么自己的师傅同样有办法,师傅他可是药王山的人。

    郑十翼带着小溪,骑着万里兽向药王山的方向进发而去。

    繁府。

    繁瑶离去一个时辰之后,再次回到府中,才刚刚回府,贴身的仆人立时递上了一个信封道:“这是郑公子留下说,说等郡主一回到府中,便要交给郡主。”

    繁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结果留信,只是一扫,脸上顿时大变:“愚蠢、迂腐,当真是愚蠢!

    你不用这方法,又要如何治好伤势?来人,快牵万里云烟兽来,随我一同出去找寻郑十翼。”

    话音落下,一阵鼓掌声却是从一边传了出,倾妃仍旧穿着洁白的长裙从一旁走出,看着繁瑶讥讽道:“好,郡主演的可真是好。只是如今,郑十翼已经不在了,郡主还需要演什么?

    你与是郑十翼相识这么久,难道你还不知道他的性格?你让杨太医当着郑十翼的面说句方法,你自己又说要去为他找人。

    目的难道不是让郑十翼自己主动离开?毕竟如今的郑十翼受到天伤,对你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他自己离开,不仅对你没有任何影响,更不会损害你的名声。这一切,让我想起了当初的小天君封均耀。这是何等的相似。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