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80章 眼界
    自己与他的差距,不是一种硬实力上的差距,而是一种……一种意境之上的不同……

    郑十翼渐渐有些明白过来:“前辈我之所以败,是因为我们经历上的差距。前辈你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

    更加重要的是前辈你的修为境界更比我高出太多太多,前辈在更高修为境界的那些经历,是我所从未经历过的。

    所以前辈即便将修为境界降到侯境,同样可以完全压制我。”

    “你这臭小子,你直接说老子年纪比你大,在以大欺小算了!”情魔没好气的臭骂了一声,脸上却是露出一道欣慰之色道:“你说经历虽然也对,却不够准确,你应当说是说眼界。

    因为你我的眼界不同,所以才会有这等差距。

    当然最让我欣慰的是,你没有说因为你在侯境还不够圆满,没有说是因为实力的差距。

    其实某些方面说,圆满便是眼界。

    同样是修行的武者,有的武者眼前看到的只有一面小土丘,有的武者能够看到的或许是一条细小的溪流。”

    情魔说着向着远处的一座土丘随手一指,在土丘的不远处,却还是有一道蜿蜒的溪流流过。

    情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同样是武者,可有的人则可以看到巍峨的山岳,有的人看到一望无际的王洋大海。

    这便是眼界的不同。”

    眼界……

    郑十翼陷入沉思之中,一路从情魔处离开,回到大千世界,走在街道上,仍旧思考着眼界。

    眼界……自己又能看到多远?

    郑十翼抬头向着远处望去,前方的建筑自己倒是可以看得很清楚,可是建筑之后的东西却是无法再看清。

    这皇都城太过繁华,建筑也实在太多,根本无法看到远处。

    说起来,自己从修炼至今,虽然早已可以飞行,却一直没有真正的飞到高空,去俯视下方,去望向远处。

    郑十翼心念一动,身子凌空飞起,向着高处直直飞去,一直飞过附近的最高一处建筑,他这才停下身子向着远处望去。

    身在高处,再也没有了遮掩,一眼望去,前方的一大片地域完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家建筑,看清每一条街道,甚至就连离的近的街道上的行人都能看清。

    这种俯视的感觉,与之前在地面之上向四周望去完全不同,隐隐约甚至有一种俯视众生的错觉。

    郑十翼抬起头来,向着更高处的天际望去。

    自己在这种高度看到的是这种情形,那更高的地方呢?

    自己自从可以飞行之后,还没有尝试过,究竟可以飞到多么高的地方。

    郑十翼提起一口气,再次向着更高的地方飞去。

    一步登天!

    当初在地境突破进入天境的时候,修炼的便是一步登天之法,一步之下,直蹿天际。

    一路急速向上飞去,却是没有任何的阻碍,虽然随着身子不断的升高,四周的温度开始下降,可以如今的修为,却也没有什么影响。

    下方,原本遮挡着视线的一栋栋建筑不断的变小,因为距离太高,那些低矮的房屋甚至都已经看清楚,在视线中只是几个模糊的黑点。

    慢慢的,四周空气中传来的阻碍之力却是开始增大,一种压力从四周传来,整个人身上似乎是绑上了一块块沉重的铁片一般,拽着身子向着下方落去,而且随着不断的升高,这种压力不断的增大着。

    郑十翼飞行的速度急速减慢。

    如今,每飞高一点,都要费一番工夫。

    “原来飞行,并非可以任意的飞高。也不知道,我还能再飞高多少。”

    郑十翼体内灵气激荡而出,继续向着上方飞去。

    四周,阵阵呼啸的风声不断传来。

    嗤嗤……

    一阵风吹过,却是传出一声像是什么被割破一般的声响。

    郑十翼手臂微微一痛,低头望去,吹过的劲风却是将他身体四周的护体灵气割开,将他身上的衣服割出一道口子,在手臂上切割出一道裂痕。

    这风,竟如此之强。

    只是一道普通的风罢了,竟是将自己的护体灵气都瞬间破开,甚至将自己的手臂割开。

    自己可是侯境!

    这便是天风吗?竟然锋利到了这等程度。

    郑十翼体内一两颗武道金丹急速跳动起来,二十道灵纹自体内涌出,继续向着上方飞去,四周,又是一阵天风吹来。

    随着身体的上升,这天风却是变得又锋利了一些。

    每次天风袭来,都会瞬间破开他的护体灵气,割开他身体的肌肤。

    体内,龙衍草武魂更是快速跳动起来,急速修复着受伤的身体。

    “算起来,这也是一种修行吧。虽然并非是我想要的对力的理解,却也是一种对力,对身体的历练。”

    郑十翼一路向着高空飞去,一边向着下方望去。

    视线可及范围内,别说皇城中的建筑,即便是无比巨大的皇城也已经完全看不见了,甚至就连那些小些的山脉都只是模糊的一片。

    之前站在地面上看起来的一座座巍峨的高山,如今看来却是那般的渺小。

    这只是因为不同的角度,产生的不同观感。

    俯视大地。

    这才是真正的俯视苍茫大地。

    郑十翼呆呆的望着下方,感受着四周的一切,感受着那种俯视一切的感觉,心中有些明白过来,明白何为大、何为小。

    这便是天吗?

    无论苍生在下面如何挣扎、如何激斗、如何算计,无论那一个个的王朝如何更迭,天就这么高高在上的看着……

    苍穹高高在上,天之意志高高在上……

    郑十翼慢慢的进入一种怪异的状态,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他似乎感悟到了天的意志,似乎明白了许多许多。

    天……

    忽然间,一股铺天盖地的威能从四周狂涌而来。

    这威能与之前所遇所有威压、所有的攻击都不尽相同。

    这威能似乎是无形无影,却直冲灵魂深处,整个灵魂在这一刻,似乎被瞬间撕碎。

    从未感受到过的痛楚在体内轰然炸裂。

    刹那间,似乎感受到了死亡的到来。

    体内,五脏六腑、一道道筋脉、整个丹田、武道金丹、龙衍草,甚至是那还未曾觉醒的武魂,乃至灵魂在这一刻尽受重创。

    疼痛到了极致,仿佛是这个世间最为痛楚的剧痛袭来,郑十翼瞬间晕疼过去,恍惚中,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响起。

    小小人物,胆敢窥天……

    声音缥缈、虚幻,充满了无尽的威严,可这声音又似乎并未出现过,只是自己心间的一种声音。

    郑十翼的身子从高空之中坠落,向着地面轰然砸落而去。

    坠落之下,身子与空气剧烈的摩擦,甚至产生一道道耀眼的火花,天风仍旧吹来,将没有了灵气保护的衣服完全撕碎。

    一道道天风仿佛锋利的刀刃一般,不断的割开他身上的肌肤,留下一道道如同刀剑砍刺一般的伤痕。

    只是片刻功夫,他的身子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郑十翼从高空中坠落,穿过层层空气,一路落下。

    博肴酒府,虽名为府,却只是皇城中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酒楼。

    似乎是因为临近神侯大会的缘故,最近这一段时间,本就热闹的皇都城内,却是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人,酒楼的生意也比往日好了许多,整个酒楼几乎爆满。

    酒楼内,一众酒客或是独自饮酒,或是高声阔论,又或是猜酒划拳好不热闹。

    忽然,酒楼的楼顶处传来轰然一声巨响,声音之大,在这吵闹的酒楼之中都异常的清晰,盖过了所有人的吵闹声。

    轰!

    一声仿佛是天外飞石坠落一般的巨响声中,酒楼的楼顶轰然倒塌。一道黑影从酒楼上方坠落,洞穿楼顶之后,却是没有一点停歇,继续向着下方砸去。

    四层、三层、二层一层!

    整整五层的酒楼,被完全洞穿,面积不小的酒楼,一根根房梁断裂,整个酒楼都向着一侧倾斜过去,几乎倒塌下来。

    酒楼内,所有人瞬间懵住,一个个酒鬼的更是一下醒酒,呆呆的看着酒楼中间,那烟尘弥撒之处。

    “这……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忽然坠落下来?”

    “到底是什么?方才那速度太快了,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幸亏这东西是从酒楼中央楼梯处砸落,没有砸到人,否则被这么砸一下,怕就是寻常的侯境都要被砸死!”

    “如此大的动静,这是从多么高的地方飞落下来的?难道真的有传说中的天外飞石!”

    人群中一个声音传出,四周众人目光中猛的射出一道道炙热的光芒,向着烟尘处跑去。

    下一刻,冲在最前面的几人豁然发出一声声惊呼。

    烟尘飘散的中央位置,地面已经深深的陷落下去,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躺在中央的位置,一道道殷红的鲜血不断流淌而出,而在他的身上,一株株如同青藤一般的光影不断流动着,修复着他受伤的身躯。

    “这是……是人!”

    “人!竟然是一个人,不是天外飞石!”

    “人,怎么会忽然从我们的酒楼砸落!”

    “他……这是被什么高手所伤,竟伤成这般样子?这里可是皇城,是禁止私斗的!”

    “伤成这个样子,还没有死?”

    “看他的身上,那青藤在治愈他身上的伤势,这是治愈类武魂!”

    “这人已经昏迷了,武魂竟还在治愈他。”

    “好强的武魂气息,这是一位高手!”

    众人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一时间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