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68章 比武
    即便是修为相近者对战,气势即便无法直接压倒对手,却也可以让对手受到影响,无形之中削弱对手。

    天罚教主散发的气息不断的攀升着,隐隐约约似乎他便是这天地,双目圆瞪,目光中仿佛是有雷霆闪耀,让人无法直视,浩瀚的气息,更仿佛是要将整个擂台都完全吞噬一般。

    擂台下方,距离擂台最近的几人,仅仅是被这气息波及道,一个个却是顿感呼吸困难,那席卷而来的气息之中似乎充满了一头头暴虐的凶兽,随时都会把他们撕成碎片。

    “阿……”

    “跑!”

    虽然有阵法可以阻挡擂台之上的攻击冲击到擂台外的围观之人,可那气息、那威压却是不会阻挡的!

    几个修为较弱之人在这气息下,精神似乎完全崩溃,却是转身便向着后方逃去,更有两人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天罚教主对面的位置,幻世公子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站在原地轻笑着看着天罚教主,手上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更没有丝毫气息涌出。

    可隐隐约,幻世公子似乎又没有站在那里,他似乎已经与整个天地都容易一体,似乎擂台的每一处都有他的身影。

    静止不动的身影,却给人一种如真似幻的感觉。

    “好强的气息。”人群中,一个身穿相貌清秀的年轻男子轻轻开口,传出的声音之中却包含沧桑,似乎已经看穿了世间的一切,他身着一身暗红色长袍,长袍之上却是绣着一颗花瓣已经微微有些枯萎的树枝。

    “两个人,却是两种极端。”一旁,一个蒙着面纱,让人看不出样子的女人轻轻开口,她穿着一身甚是宽松的火红衣袍,却仍旧让人一眼看出她身材的波涛汹涌。

    “受罚!”

    天罚教主气息攀升到顶点之后,张口吐出两字,整个人宛若一头上古洪荒时代的蛮荒巨兽一般,抬腿向着幻世公子的方向冲去。

    他那一双没有穿鞋的脚仿佛重大万斤一般,每一步落下,踏在擂台上都传出一声,犹如上神魔古战场之中,战鼓被敲响一般的巨响声。

    他每一步落下,踩在擂台上,更是在擂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脚印四周,擂台裂开,迅速向着四周龟裂而去。

    他的脚步看起来并不快速,甚至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可只是呼吸间的功夫,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幻世公子身前,手中仿佛是砍柴刀一般的刀刃高高举起,向着下方斩落。

    看起来,就如同真正的劈柴一般的一刀落下,却给人一种,整个天际在这一刻都完全塌陷的感觉。

    这一刀似乎斩碎了天际、斩碎了空间。

    一刀之下,无尽的霸道之气尽显,刀刃划过之处,空间轰然裂开,露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清晰裂痕,痕迹边缘处,隐隐约甚至更有雷霆一般的光芒闪耀。

    只是一刀落下,却让人感觉整个世界似乎都要倾塌一般。

    这一刀不止威能骇人,更是快的惊人,看起来这一刀才刚刚举起,却已经出现在幻世公子头顶,似乎下一刻,便可将幻世公子整个人一劈为二。

    幻世公子脸上看不到任何慌乱之色,似乎即将落下的这一刀不是斩向他,而是斩向了与他毫不相关之人一般,就这样看着这一刀从他的头顶斩落,双目之中却是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彩。

    看起来并不锋利的刀刃落下,一下斩杀开幻世公子的头颅,刀势仍旧丝毫不见,继续向着下方斩落,将幻世公子的身子劈斩开来。

    一刀斩杀幻世公子,刀气并未消散,仍旧向着下方重重斩落而去,斩落在擂台之上。

    擂台最上层,青石板轰然炸碎,化作一片尘土,向着四周翻滚而去。

    紧接着,从被他一刀斩中的地方开始,擂台轰然裂开,足有手腕粗细的裂痕向着前方迅速延伸,一直延伸到擂台边缘处。

    “这……”

    “幻世公子就这样被一刀斩杀了!”

    “怎么会这样?”

    “这一刀,这一刀也太恐怖了。这擂台表面被击碎没什么,擂台表面只是铺着一层青石板罢了,即便换做是我,都能震碎。

    可青石板下方,可是皇帝陛下特意令人去石海州,挑选的纪叠石,坚硬异常。之前擂台上也有许多侯境高手比武,却从未有人毁坏过擂台。最多将一条纪叠石石条震裂。

    天罚教主,只是一刀,竟几乎将半个擂台都斩裂,这……这还是侯境的比试?”

    擂台下方众人看着被一刀斩成两瓣的幻世公子,一个个完全呆住,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这便是鼎鼎大名的幻世公子?

    这不应该是异常势均力敌的大战吗?幻世公子怎的被一刀斩杀了。

    “不对。那不是幻世,身子爆开,却根本没有鲜血飞溅出来。”人群中,红衣女子露在面纱外的双眉蹙起。

    擂台之上,天罚教主一刀斩落,身子却是迅速向着身后的方向翻转,只是还不等他的身子完全翻转过来,他脸色忽然一变,转到一般的身子,微微一顿,再次强行翻转回去。

    方才幻世公子斩落之地后方两丈外的裂缝一侧,手中利剑不知何时已经出鞘,利剑之上,一道银芒闪过,随之一道道宛若利剑一般的银色流光飞蹿而出,向着天罚教主射去。

    流光飞舞下,每一柄利剑似乎再次分为数柄。

    一时间,原本的一道流光化作九十九柄利剑,向着天罚教主射去。

    天罚教主借着腰间扭转之力,一双的大脚向着下方的地面重重一塌,一股狂暴的劲道直冲地面而去,只是凭借一塌之力,他的脚掌竟是深深踏入坚硬的纪叠石中,随之腰部猛然发力,手中长刀一横,向着前方猛然一道斩去。

    他手中看起来甚至有些生锈的天罚之刃上倏然闪过一道犹如月牙一般金色的光芒,向着幻世公子的方向骤然飞去,而他的背后,更是升起一座巨大的仿佛是王座一般的虚影。

    随着这虚影升起,他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隆起,肌肉之上,隐隐约更有一道淡金色的光芒流转。

    一道道银色的利剑从天空中滑落,每一道利剑飞过,都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清晰的裂痕,每一道银剑都锋利万分,带着似乎可以刺穿世间一切的锋芒从天罚教主身体的四面八方刺落。

    “铛铛铛……”

    银剑刺落在天罚教主身上,却是传出一道道利刃斩在铁块之上的脆响,天罚教主身上的麻布粗衣被瞬间撕成条状,可是这利剑却难以深入天罚教主体内一分。

    被天罚教主斩出的金色月牙般的光芒却已飞落到了幻世公子身前。

    幻世公子身子轻轻一晃,整个人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

    金色光芒划过,他的身子从中间被拦腰斩断,下一刻却又出现在了一旁。

    郑十翼双目紧紧注视着擂台上的两人,心中惊叹不已,果然,两人的实力之强,远超自己之前见到的所有侯境高手。

    无论是那曾经进入过神侯大会八强的金智,还是后来号称有实力进入神侯大会四强的金雾,他们两人完全无法与擂台上的幻世公子和天罚教主相比。

    两人由守转攻,由攻转守再转而攻击,仅仅只在一瞬间。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这才是真正的侯境大圆满高手!

    远处,一处高台上,一个光光的脑袋上还留着戒疤,可偏偏身上却没有穿僧服,而是穿着一件黑袍,双腿间还绑着锁链的年轻男子神色凝重的望着擂台的方向,口中轻轻叹着。

    “那幻世公子,好高深的幻境手段,他一登台便施展了幻境手段,不仅迷惑过来他的对手天罚教主,更是将我等观战之人,都尽数迷惑。

    若非那假身之上未有鲜血流出,恐怕我们都无法发现那是假身。”

    一旁,一个抱着利剑,一脸冷色之人却是面露不屑之色道:“他幻世,算不得真正的剑客。倒是那天罚教主,若是有机会,我到要与他较量一番。

    那等惊人的战斗直觉,他是一个真正的刀客!”

    留有戒疤的男子却是未曾回应。

    擂台上,天罚教主已经转过身来,并未怎样用力,他的脚已从石板中拔出,迈开脚步,如同一个野人一般,大步向着幻世公子冲去。

    看起来似乎只是最为寻常的迈步,他前进间,似乎身体到处都是破绽,可隐隐约,他的脚步却又与天地融为一体。

    幻世公子似是不想被天罚教主近身,身子继续向着后方退却而去,同时手中利剑向着天罚教主的方向轻轻掷去。

    长剑划过天际,正好落下天罚教主前进的道路上。

    长剑轻轻一荡,刹那间,天空中更是浮现出一道道幻世公子的虚影,每一道虚影都手持利剑舞动而起,每一道身影利剑挥舞的工作更是各不相同。

    天罚教主看着一道道飞落的身影,却是展露出于身形完全不符的灵活,在狭小的一寸空间中左右躲闪着,手中天罚之刃更是向着一道道幻世公子的身影斩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