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856章
    郑十翼面色冰冷的站在原地,体内阵阵杀意不断翻滚着,金家之人的手段当真是高,不止能让这么多人做伪证,更能让他们在真实之眼下做出伪证,这计策当真是一环扣着一环。

    看来如今自己杀人的罪名是要坐实了。

    既然如此,既然自己要死,那么金家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自己能杀一个是一个。

    只要坐实自己的罪名,自己便立刻动手,前去斩杀金家之人。

    想要自己死,那他们也休想好过。

    郑十翼体内,阵阵灵气开始涌动起来。

    忽然,耳边,自从进入大堂之后,便一直没有开口的方行书的声音响起。

    “慢着,郑十翼乃是军人,他更是为皇朝立下无数功劳,斩杀无数魔族。”方行书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张功劳簿,递给了身边一个衙役。

    衙役很快将功劳簿上交给了边判官。

    边判官双目迅速在功劳簿上一扫,脸上露出一道诧异之色,停顿了一下之后,他长叹道:“我很敬重郑十翼为皇朝做的一切,作为一个军人,他或许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可军功是军功,犯罪是犯罪,功过不能相抵。”

    “既然如此,可否押后再审?”方行书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声音不大,听起来更是不急不缓,可声音中却带着一股威严之气。

    “此事,证据确凿。若是没有新的证据,便没有押后再审的必要。”边判官却是没有给方行书一点面子,直接拒绝。

    他的话音才落下,大堂外,一道声音却是传了进来。

    “没有新的证据?谁说没有新证据?”

    随着话音落下,幻世公子迈步走入大堂之中,看着大堂内众人,嗤笑道:“真实之眼下,没有人可以说谎,可若是施展真实之眼之人有问题呢?”

    “怎么可能。”边判官丝毫没有因为幻世公子忽然走入公堂而恼怒,反而摇头解释道:“都先生乃是我们判官府的老人了,一直奉公守法,自不会有问题。”

    “边判官此言差矣。”幻世公子一边摇着头一边向前走去,看着都先生道:“是人都会变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都先生听着幻世公子质疑的话,一张老脸上露出一道愤然之色,怒道:“你这是在公然诬蔑我!”

    “诬蔑你,你配吗?”幻世公子满是不屑的看着都先生道:“我乃是心魔老人的弟子,或者让本公子来试一下你?”

    都先生原本还要张开的嘴巴一下闭上,望向幻世公子的目光中,露出一道惊慌之色。

    伸出一只手来指着幻世公子,他色厉内荏的叫道:“你又是什么身份?这里是公堂,你有何资格出现在这里?”

    幻世公子听着都先生的话,顿时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鄙夷道:“你自己都知道此处是公堂,难道不知道,公堂审人,凡是我皇朝之人,皆可旁观?”

    “你……你是可以进入公堂,可你只能旁观,怎能多说话。”都先生脸上已经露出明显的慌乱之色,说话的声音也更是带着明显的颤抖,一边说着他一边向着边判官望去。

    边判官一张脸阴沉的看起来仿佛是布满了乌云的天际一般,比之往日要低沉了不知多少的声音慢慢响起:“公堂之上,闲杂人等,勿要多言。”

    都先生听着边判官的话,脸上却是看不出一点喜色,他太清楚边判官了,此事恐怕……

    脑海中正想着,边判官的声音很快再次响起。

    “不过,本官既得到陛下看重,掌审判之责,自不能辜负皇恩,任何案件都不可儿戏。

    来人,去请陆先生前来。”

    “大人……您莫非是不信我?大人不要听他们多说。”都先生满是惊恐的开口,陆先生他当然知道,那是和他一样掌握着真实之眼的人,只是陆先生并非听令于边判官,而是房揽永房大人。

    边判官却不多言,直接挥手示意一旁的衙役去请陆先生。

    都先生身子顿时一晃,险些跌倒在了地上。

    郑十翼看着一脸惊恐的都先生,心中冷笑不已,到了如今即便不用陆先生施展真实之眼,只凭都先生的表现,也能知道其中的问题了。

    那金家当真是好算计,竟是连掌握着真实之眼的都先生都给买通了。

    还好,幻世公子出现,否则自己怕是真要被判死刑了。

    房揽永处离此处明显有一段距离,那衙役离开之后,又过了好一阵子才再次返回。

    都先生看着走入大堂的陆先生,心中唯一的希望也随之幻灭,噗通一声,一下倒在了地上。

    边判官面色冰冷的向着倒在地上的都先生望了一眼,回头望向走来的陆先生道:“麻烦陆先生了。”

    “边大人客气了。”陆先生轻轻点了点头,转过头来,满是厌恶的望着都先生,他在来的路上,已经从衙役口中得知边判官请他来的目的。

    此时,再看都先生的样子,不需要施展真实之眼,便能知道究竟谁是谁非了。

    “所有人看着我。”

    陆先生望向郑十翼和都先生还有一众犯人,背后一个巨大的漆黑瞳孔浮现,这瞳孔却是比之都先生的真实之眼还要更大!

    感受着众人望过来的目光,他当先开口向着那一众犯人问道:“说,人是谁杀的,是怎么死的?”

    “是被郑十翼杀死的。”

    “他假装受到我们欺负,郑十翼出手阻止我们,然后他在向郑十翼道谢的时候,突然出手偷袭郑十翼,被郑十翼杀死了。”

    “其实他身上本就有伤,郑十翼只需要出手,并不需要用多大的力道,便能击杀他。”

    边判官听着一众犯人的话,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他抬手重重的一派身前的桌面,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望着下方众人喝道:“说,你们为何要串通好陷害郑十翼,是谁找的你们。”

    “是金家的人。”

    “是金家的人,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是金家的人。”

    “他给了我们一人一千魂石,只要我们说两句话,做个伪证。”

    郑十翼双目立时一寒,果然是金家的人做的。

    边判官沉着脸,满是威严的看向都先生,继续问道:“你呢?说,是谁让你帮忙做伪证的?”

    “是……金雾。”都先生张开嘴巴,想要隐瞒下来,可是嘴巴一张,他却不自觉的说出了实情。

    “你,受到朝廷看重,任命你为审查官,却辜负朝廷的信任。”边判官亲耳听到都先生的话,因为过度的气愤,整个人的身子都颤抖起来,他伸手指着都先生喝道:“来人,将他压入大牢,还有他们,身为囚犯竟还做伪证,罪加一等,通通关入大牢。

    还有,派人前去金家,捉拿金雾!”

    繁瑶郡主一直等到边判官下完命令,这才上前一步,清脆的声音随之响起:“边大人,竟然证明十翼是被陷害的,那可否放了十翼?”

    “不可。”边判官没有丝毫犹豫的摇头道:“此事本官竟险些冤枉了郑十翼,本官的确有错,在本官手下出了此等事情,本官难辞其咎。

    等本官处理完此等案件,本官会前往领罪。不过,郑十翼却不能放走。

    他被抓来,是因为金家的金雾报案,郑十翼杀了他们金家的人。如今,虽然查出金雾串通他人做伪证陷害郑十翼,可郑十翼杀人的嫌疑并未洗清。

    所以,郑十翼仍旧要关押在牢中。”

    “其实,想要证明十翼师弟没有杀人也不难。”幻世公子一等边判官的话音落下,便开口道:“世上有一门武学叫做换日手,可将他人之气息,偷天换日为己用。

    当日十翼师弟曾在擂台之上斩杀金智,而金智的尸体却是被金家人带走。若是金家找到会换日手之人,便可以抽取十翼师弟攻击金智之时,留在金智身上的气息,然后用来击杀死者,造成十翼师弟杀人的假象。”

    “换日手?”边判官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道:“天下间竟有如此神功,本官会尽快找寻学的换日手之人,只是那郑十翼,在此之前,仍要关押在此。”

    “不必去寻找。房揽永的护卫丁宪便精通换日手,只需去丁宪处,便能知道十翼师弟是否被冤枉。”幻世公子神色淡然的开口。

    “丁护卫负责保护房大人安全,不宜请来,我们去房大人处。”边判官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带人带着郑十翼,向着房揽永处而去。

    郑十翼有些诧异的看了边判官一眼,最初的时候,还以为这边判官和金家的人是一伙的,也是一个被金家人收买之人,没想到,竟是一个公正之人。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得知他自己疏忽之后,第一时间承认错误,如今得知绿脸魔王房揽永处有人懂得换日手,也没有犹豫,立刻带人前往。

    一行人来到犯滥用所在之府衙,很快说明来意。

    房揽永身后,一个看起来有三十余岁,相貌倒算的上俊朗的男子双眸中陡然射出凛冽之色,双目灼灼的望向幻世公子。

    换日手,乃是他的绝学,天下间知道他会换日手的不超过三人,可这其中绝对没有什么所谓的幻世公子。

    这个小子,怎地能知道自己会换日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