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四十三章 开胃菜
    长老,跟长老之间,正常来说……都是要讲交情给面子的。

    惩戒老祖对徐飒的惩罚力度到底如何?这在众人看来,魏志兴长老这里还是一个关键的点。

    魏志兴感受着众人那特殊的目光,心中泛起的更多是无奈,惩戒老祖跟其他长老不怎么一样,他属于保守派的长老,同很多新提拔起来的长老有着极大的不同。

    说好听点,那叫做守规矩!说不好听一点,那就叫做老顽固!

    偏偏,这些老顽固的战力,又凌驾在新提拔起来的长老之上太多!而且资历导致掌门都要给面子。

    魏志兴暗暗叹了口气,冲着惩戒老祖抱拳弯腰,态度毕恭毕敬的说道:“老祖,还请看在志兴为三关堂效力的这几十年的份上,饶我孙儿这一次吧!”

    “他是我们徐家的天才,是我们徐家的骄傲。”

    “只要您放过他,我愿意代表我们徐家向郑十翼道歉,并以魂石补偿给他。”

    旁边的三关堂弟子,也都躬身向惩戒长老请求道:“惩戒长老,您就放过徐飒吧。”

    徐飒看到魏志兴跟众人的表现,不安的心多少有些放下,如此低声下气的哀求,也算是给足了惩戒老祖面子跟台阶了。

    惩戒长老找到台阶下,应该不会难为太过于为难人了。

    徐飒唇角恢复了一丝的冷笑,眼神轻蔑的扫着郑十翼,心中暗暗决定,这件事情完事后,自己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对方。

    郑十翼嗤笑了一声,这人在一个环境下习惯了狂妄嚣张,还真的会自信的去漠视一切!徐飒他并不蠢!只是……他太习惯按照以往的经验做事!他太相信拥有权力的魏志兴长老,可以帮他摆平一切了!

    只是可惜……郑十翼看了一眼惩戒老祖,便知道这位老祖不是那种会给人面子的人。

    郑十翼这一刻感觉徐飒有些可怜,猖狂的忘我了,有时候就是可怜了!他开口笑着说道:“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难道你还没意识到,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吗?”

    “痴人说梦!你说的是你自己吧。”徐飒极为自信的扬起了头,有这么多人替他求情,他还怕惩戒长老找他麻烦?

    徐飒决定,今天一定要将强势表现到底!利用这郑十翼的事情,彻底树立自己在外门弟子中的权威,以后再发生自己强抢物件时,没人敢反抗!

    惩戒长老看了一眼想要开口求情的魏长老,很是平静的说道::“三百灭魂棒代表着什么,你该明白。当你选择给他三百灭魂棒,而不是一百,或者两百时,就该有所觉悟了。如今,便是掌门亲临,也不能求情……”

    郑十翼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上当了?惩戒长老的话中,好像有其他因素,不由得开口问道:“这三种数量的灭魂棒,有什么区别吗?”

    “有。”惩戒长老点了点头,解释起来。

    “挨过一百灭魂棒,三关堂的人,不论与挑战之人,有什么矛盾,都要做到公正公平,给挑战者洗刷冤屈。”

    “挨过两百灭魂棒,将由掌门出面,为挑战者洗刷冤屈!不过,能否惩罚所有陷害挑战者的人,要看掌门的意思。

    “挨过三百灭魂棒,不论是掌门,还是三关堂,都不能干涉挑战者为自己洗刷冤屈!过三关者在这里,有比掌门还大的权力!”

    “我的出现,正是因为你挨过了三百灭魂棒!有我在,掌门亲临也没用。”

    挨过三百灭魂棒,想杀谁就杀谁!

    可三百灭魂棒,就那样好挨吗?

    灭魂棒灭魂,一棒下去,别说是皮开肉绽了,就算是神魂都要抖三抖!

    一棒都能让人这样了,那三百棒呢?

    还不把人打死啊!

    直到此刻,郑十翼才明白,原来魏长老在自己闯三关时,就对自己动了杀心!居然施展阴招损招来害人!

    “我说,每次我闯完一关,从里面出来,众人看我的目光,就像看异物一样。”

    “原来你是想在我闯关时,就将我杀掉啊!你真的是好歹毒啊!我与你无冤无仇,顶多不听你的劝,硬要闯三关,你就这样待我!”

    “既然如此,我更加不必手下留情了!”

    郑十翼眼中寒光涌动,他与魏长老无冤无仇,能否闯过三关,对他半点损失都没有。

    他阻挠自己也就罢了,没想到他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

    还好挺了过来,不然自己死在了里面,还傻乎乎的以为是实力不够呢。

    这时间,郑十翼双拳紧握骨头关节啪啪炸响连连。

    魏长老知道求惩戒长老没用,赶忙将目光转向了郑十翼,感受到郑十翼眼中的杀意,他明白了这少年此时的愤怒。

    面对如此愤怒的情绪,低三下四的恳求是没用的!

    魏长老决定铤而走险的赌一把!用威胁!或许,只有用威胁还能有效!

    他双眼毒辣的看着郑十翼,威胁道:“郑十翼,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气愤,巴不得现在就把我孙儿打死。”

    “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徐家在门派中,弟子众多,在门派中权势极高!今日徐飒要是受到半点伤!我就让你十倍偿还!”

    “我们也不会轻易将你杀掉的!你若是逃出了门派,我们一定也把你抓回来!”

    罚与不罚,郑十翼说了算!惩戒长老只要不搀和,那就有机会让郑十翼不得动手。

    郑十翼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又在威胁我是吗?”

    “我被你设计,险些被杀死无数次了,我还怕你们再多来一次吗?”

    “徐飒今日必须死!”

    他眼中泛着涛涛杀意。

    徐飒这一刻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这惩戒老祖好像跟执法堂以及其他堂的长老,处事方式不一样!

    现在既不是惩戒长老说了算,也不是他叔爷爷说了算,而是这个多次被自己陷害,却没有死的家伙。

    “咚!”

    徐飒跪在了地上,颤颤巍巍向郑十翼求饶道:“郑十翼,求求你,只要你放过我,那以前的事,我……”

    “我什么我呢?”郑十翼脸上闪过一丝玩味,笑道:“在这之前,你不是说今天我就算在面前坑破脑袋求你,都没有用吗?”

    “那我现在就把你之前的话,还给你!”

    “今天你就算在地上磕破一个窟窿,都没用!我该杀还是要杀!”

    徐飒还想哀求,郑十翼手臂一挥,吼道:“给我拖下去杖打一百棒!”

    魏长老用凶恶的眼神看着旁边的人,没有人敢上去。

    惩戒长老瞪了一眼旁边的人,道:“你们把我当成摆设了吗?给我拖下去打!”

    旁边两人浑身颤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魏长老不断用眼睛瞪他们,他们最终还是走了上去,使劲拖着徐飒向一边走去。

    得罪魏长老,最多日后被收拾一顿。

    违抗惩戒长老?这位老人家可能直接动手把人当场拍死!那可是掌门都要给面子的老祖!

    “郑十翼,你敢这样对我,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让我大哥、二哥弄死你的!”

    徐飒一边向郑十翼嚎叫,一边向魏长老哀嚎着,“叔爷爷,救我啊,救我啊!”

    魏长老目光如毒蛇一样看着郑十翼,想再次郑十翼丢下狠话狠话,郑十翼却不以为意的将目光转向了持棒者,大喊道:“给我打!狠狠的打!”

    两人愣了愣没敢动手,惩戒长老慢悠悠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森寒的杀气:“我看,你们是想死了?”

    “我们打……”

    两人再也没了先前的犹犹豫豫,抡起铁棒,就向徐飒屁股上打去。

    “蓬!”

    “蓬!”

    砸在徐飒屁股上的铁棒,重若千斤,一棒落在徐飒屁股上,徐飒屁股仿佛都要开花了,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嚎叫不已,

    “啊……疼死我了!妈的,疼死老子了!郑十翼,你敢打老子!”

    “这笔账,老子一定跟你没完!”

    “啊……”

    重重的铁棒举起又砸下,挥棒之人换了又换,郑十翼始终保持着持棒人的充沛体力,绝不会让徐飒挨一棒不全力的打击。

    根根骨骼碎裂声,混合在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空间。

    旁边的人噤若寒蝉,没人敢向前,魏长老则用能杀人的目光,不断向郑十翼示威。

    “他昏过去了!还要不要罚?”

    挥棒之人,停下手向郑十翼询问道。

    惩戒长老曲指一弹,将一枚丹药射入到了徐飒的口中,那被打到昏死过去的人,这一刻再次疲惫的睁开了眼睛,幽幽的醒了过来。

    郑十翼冷笑连连:“这只是第一道开胃菜而已,当然要罚!”

    “啊?郑十翼,我都被你打晕了,你还打我啊!我跟你不死不休!”

    “哎哟,翼爷爷,你就别打我了!我以后认你当爷爷,还不行吗?”

    “蓬!”

    铁棒每落下一次,众人都觉得是向自己打来,身体忍不住抽搐一下。

    大家就这样看着,被杖打着的徐飒,几次被打的昏死过去,又几次被惩戒长老施救醒来,然后……接着挨打!

    徐飒……完了!陆明背脊寒意连窜,自己帮了徐飒那么多,如今这徐飒都完了!那自己呢?这郑十翼,看起来可不是一个不记仇的人啊!

    “孙儿,你受苦了!”魏长老快步,跑到徐飒面前。

    徐飒面如土色,嘴角不断有鲜血流出,两片嘴唇都被他咬得快要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