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743章 什么人
    眼前这个,这就是一个绝世杀神。

    云雾宗主在他面前被一击击败,太上长老在他面前都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宗主和太上长老可都是侯境的存在。

    这郑十翼,他究竟达到了何等的境界!

    驭刀宗,最高的驭刀峰,一面石头做成的巨大宝座孤零零的立于峰顶。

    郑十翼小心翼翼的将师傅的尸体安放在宝座之上,这才挨着师傅坐下。

    才刚刚坐下,山峰对面,天空之中,一道人影却宛若天外流星一般划落。

    “郑十翼,你竟还敢出现!”

    一声暴喝随着身影的出现响起,同时一股汹涌的威压激荡而来,这威压落下,远处远远跟随在郑十翼身后的驭刀宗弟子都感觉到呼吸变的困难起来。

    “沈元灿”

    “是他?”

    众人抬头望去,很快看清飞落之人的样子。

    “金丹二气也敢猖狂,滚!”

    郑十翼抬头扫了眼落到身前的身影,身在坐在原地不动,举起手来向着身前的方向一掌拍出。

    不绝神劲!

    一掌挥出,整个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都颤栗起来,世界仿佛完全倾倒,一掌之下地动山摇、日月无光,整个空间似乎都完全塌陷、破碎。

    沈元灿只觉眼前一道手掌一闪而逝,刚刚想要有所动作,胸前一股无匹巨力已经袭来。

    汹涌的力道,似乎是天外星河砸落而下,又仿佛是天下间,最大的海洋之中卷起的惊天巨浪袭来直冲入体内。

    沈元灿的身子霎时如同天外飞落的陨石一般倒退飞回,体内气血疯狂激荡起来,甚至就连五脏六腑在这一击之下,似乎都被瞬间碎裂。

    一路飞退而下,他的身子飞出极远之后,这才重重的摔落到地面之上,一甩之下,他却是再也忍受不住,嘴巴一张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脸上更是苍白的看不到一点血色。

    郑十翼一掌击飞沈元灿,身形一动,紧随着冲出,向着倒在地上的沈元灿直冲而去。

    “果然……”

    远处,众人看着被一击重创的沈元灿暗暗摇了摇头,沈元灿虽然是侯境,却也只是拥有两道灵纹的金丹二气侯境,他们的太上长老,同样也是金丹二气在郑十翼手中根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就算是他们的宗主,可以获得封号封侯的存在,也是被郑十翼一击击败,沈元灿竟然主动挑衅郑十翼,简直就是在找死。

    若是他早一些来到,早一些看到郑十翼出手,恐怕他也不会主动挑衅郑十翼了。

    “住手!”

    天空中,后方,紧随着沈元灿飞来的平乱侯看着被一击击飞的沈元灿,脸上骤然同时闪过一道骇意,郑十翼他,他竟然一掌击飞了沈元灿,而且还如此的轻松。

    这郑十翼当日被自己几人重创,心脏都碎裂,全身筋脉尽断,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他竟然还恢复如初,看他方才出手之时轻松的样子,甚至比之之前都要更进一步。

    这小子,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怎么恢复的?

    那迷雾进入的可是没有一个能够继续活下来的,难道说,这小子在那迷雾中又获得了什么奇遇?

    平乱侯心中疑惑下,手上动作不慢,同样一掌拍出,迎向了郑十翼落下的一掌。

    霎时间,四道灵纹自他体内蹿出,一股股宛若狂风巨浪一般的气息狂涌而出,一掌拍出却如同一柄绝世长枪自九天之外飞出,向着郑十翼飙射飞去,所过之处空气被瞬间撕开,划出一道清晰的白色痕迹。

    只是一掌,可在这一瞬间,似乎整个天际都在似是长枪的一掌笼罩之中,毕露的锋芒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刺穿一般。

    平乱侯!

    郑十翼面色微微一凛,当日自己被追杀的一幕再次浮现脑海,体内戾气冲天而起,原本挥出的手掌再次加了一层力道。

    不绝神劲,两倍转动!

    郑十翼体内灵气旋转而起,黑、白、金三道灵纹升起,如同三条蛟蛇一般缠绕着他的身躯,比之平乱侯所散发的更加澎湃的气息自他体内激荡而出。

    手掌之上,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浮现,璀璨的金光将整个世界都映照成一片金色,一声声如同天雷坠落大地一般的雷霆声自空中不断的炸裂响起。

    雷霆击!

    挥出的手掌被金光包裹,仿若雷神暴怒全力挥出惩罚世人的一击。

    刹那间,整个天际似乎都被雷霆布满,一道道金色的电蛇宛若乱舞之群蛇向着平乱侯冲去。

    细小的金色雷霆之后,是一道宛若可以夷平山岳一般的金色雷霆之光。

    平乱侯手掌尚未和郑十翼接触,狂暴的雷霆之力已经冲落到了身前,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被完全摧毁,紊乱的电流更是将身上的衣服撕开。

    下一刻,一股浩瀚的劲气直冲而来,力量之强更是推着他的手掌向着后方退开,同时更有一股狂暴至极的雷霆之力冲入瞬间突破灵气的封锁。

    体内灵气受到雷霆之力的冲击,急速蒸发震荡起来,体内五脏六腑都受到冲击,似乎被这雷霆之力包裹,隐隐有了碎裂的征兆。

    平乱侯闷哼一声,身子倒退飞出。

    郑十翼一掌击出,似乎是将身体中的怨气也都击出,心绪却是平复了许多。

    “恩?还有人?”

    空气中,一阵破空声传来,郑十翼抬头望向天际。

    霸乱侯、息乱侯爷、掌乱侯、魅乱侯!

    算上刚刚被击退的平乱侯,当日出手的五个封侯已经尽数出现。

    “郑十翼,你这魔头还敢出现,竟然还敢伤人!”

    四人从高空落到平乱侯身前,一个个满是凝重的望向郑十翼,当日他们明明都已经将郑十翼的心脏击碎,更是废了郑十翼全身上下所有经脉,让郑十翼落入了从来没有人能够活下来的雾气之中。

    可谁能想到,就算如此郑十翼还是活了下来,而且他的修为已经完全稳定在侯境,更加恐怖的是平乱侯都被郑十翼一掌击退。

    如此轻易的击退平乱侯,他们五人之中没有任何一人有这等把握。

    果然,一旦让郑十翼进入侯境,定会留下祸患!

    “都来了?”郑十翼目光向着五人扫了一圈,却是摆了摆手道:“你们都走吧,我对你们没有什么兴趣。

    说起来,你们虽然重创我,甚至险些将我杀死,但我对你们却没有多大的仇怨,今日我是找当日对我师傅出手之人,我来这里是来给我师傅报仇的。

    当日对我出手的人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当日对我师傅出手之人,统统要死。你们未曾对师傅出手,可以离开了。”

    之前先后拍出的两掌已经让他体内的怨气发泄了不少,面对这些人,他也真的没有什么怨气。

    更加重要的是,和这些人交手纠缠,那么当日对师傅出手那些人一定会得到风声离开,以后再想找那些人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离开?你说让我们离开,我们就离开?”掌乱侯冷笑一声,体内灵气却是激荡起来,气息外泄之下吹的他身体四周的野草都向着外侧吹去。

    他们自然不想和郑十翼交手。

    这郑十翼在每一个修为境界都是绝对无敌的存在,甚至还多次跨越修为境界击败对手,当日郑十翼凝聚武道金丹的时候,那天地间的变化,比他们见到过的任何一次武者凝聚武道金丹的威势都要强。

    此番种种,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郑十翼一旦进入侯境,就绝对比寻常侯境要强的多。

    之前止乱侯更是被郑十翼击退。

    可是,眼下他们不和郑十翼交手又如何?

    难道就是因为郑十翼说一句话就跑,那他们的脸面往哪里放?

    这里可不是只有他们自己,下面还有一个个驭刀宗的弟子,他们是谁,他们可都是封侯的存在。

    五位封侯的存在,就这样因为郑十翼的一句话就跑了,传出去,他们还有什么脸面。

    何况更加重要的是,郑十翼如今说不会找他们算账,谁知道过后会不会再去找他们。

    如今他们五个人聚集在一起,郑十翼不敢贸然动手,他们五个可无法一直聚集在一起,若郑十翼之后一一找他们算账怎么办?

    郑十翼看着神色凝重的站在身前的五人,面色渐渐冰冷下来:“怎么,你们五人是硬要阻挡我吗?虽然你们五人联手,我没有必胜的把握,可我若是想要走,你们谁能拦我?

    等我离开之后,你们自己可是要多加小心一些。”

    虽然如今手中没有武宝,可即便是这五人联手又如何?

    “郑十翼,你是在威胁我们吗?你……”息乱侯还要再说话,可话才刚刚说了一半就豁然止住,天空中一阵仿佛无穷无尽的威压骤然降临,威压之强让下方一众驭刀宗弟子纷纷忍受不住倒在地上。

    即便是郑十翼几人,同样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上就像是压了一块块巨石一般,感到莫名的压力。

    郑十翼面色骤然一变,抬头向着威压传来的方向望去,紧紧只是威压,却让自己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是什么人?

    这人,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

    远处天际中,一道黑点出现,几乎是众人才刚刚看到黑点,一个呼吸之后,这黑点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