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78章 再次发作
    霍老一双眉毛立时一皱,双目内一双痛苦圆瞪,厉声道:“你瞧不起老夫?”

    “不敢,不敢!”李西垒闻声吓的几乎要跌倒在地,这霍老可是连掌门都不愿轻易招惹,的存在,自己看不起他,那不是找死吗?

    李西垒连忙解释起来:“弟子怎么敢瞧不起霍老,只是弟子当真有事。等弟子返回……”

    李西垒说话间,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抬起头看着面露怒色的霍老,连连止住后面要说的话,改口道:“一盘,霍老您说的一盘,那咱们就一盘如何?”

    若是一盘,自己快些结束,也有时间去追赶郑十翼。

    “也好,一盘便一盘吧。”霍老脸上露出一道满意的笑容,转身当先走入血海魔窟中,随之霍老更是拿出棋盘,又端上一壶香茗,慢慢煮了起来。

    “这……霍老,下棋罢了,何必饮茶。”李西垒看着缓缓泡起功夫茶的霍老,急的几乎要疯了,自己可是保护他徒弟,又不是害他徒弟,现在却被他这个师傅拦在了这里,偏偏自己还无法开口,当真是郁闷!

    “棋与茶怎可分开?”霍老说着双目一瞪,厉声道:“你看不起我的茶?”

    “不是,不是,能喝到霍老的茶是弟子的荣幸……”

    李西垒一心想着快些结束,可是霍老却是不慌不忙的拿着棋子,半天就是不落子。

    “霍老,您……”李西垒实在受不了霍老落子的速度,忍不住开口出声,才刚刚说了连个字,霍老双目一瞪,怒道:“怎的?老夫思索一下,你有问题?”

    “没有,没有……弟子是想说……霍老,您的茶非常好,醇香的很。天下间怎么能有如此极品……”李西垒满是无奈的坐在一侧,这对弈是两个人的,一个人想要快些结束根本就没用,他也只能在心中暗骂不已。

    定是那郑十翼发现了自己,这才让霍老缠住自己的。

    郑十翼返回一路进入死亡深潭,潭水一如既往地冰凉刺骨,犹如万千针锥刺来。

    ♂style_txt;很快,湖底的绞力给吸了下去,在经历了要将身体撕裂的绞杀之力后,他又被弹了出去。

    苏雨琪依旧像以前一样,坐在地上。

    似乎是习惯了郑十翼进入的方式,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她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平静的睁开了眼,看着被弹起,又向地面落下的郑十翼。

    忽然间,她的眼眸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这个小家伙的眼神怎么怪怪的,之前从未有过这种眼神。

    郑十翼望着一侧的苏雨琪,忽然毫无征兆的开口叫道:“掌门。”

    什么!

    苏雨琪盘膝而坐的身体猛然一颤,双眸之中充满惊色,随之眼眸之中射出一道仿佛冻裂人灵魂的冰寒杀意。

    郑十翼就像是没有感受到这杀意一般,语气平静道:“我见过门派的掌门了……不,应该说是门派如今的掌门,她和你长的一模一样。

    第一次看到她之后,我甚至以为,那就是你。只是很快,发现你们不是一个人。她虽然也显得很冰冷,可是她内在的气质却与你完全不一样。不知道为何,她如今虽然是掌门的身份,可我在她的身上察觉不到一点高贵的气息。

    还有这些年来门派的变化,我也多多少少听到门派的老人提到过,这些年门派有些乱。再看你如今的处境,还有她见到我之后的所作所为,其实不难推断出,她其实是假的,而你才是真正的掌门。”

    “是吗?她对你做了什么?”苏雨琪眼眸中的冰冷杀意很快消散,绝美的脸上再次恢复以往的平静。

    郑十翼没有隐瞒,将钟元将自己带上山中,给自己的好处,以及自己的推断一一讲出。

    “这不是很好吗?”苏雨琪忽然笑了起来:“我承认,我的确是门派掌门,我遭受了那丫鬟的暗算,才落的如此。你来此处只是想要确认我的身份是吗?如今你已经知道了。

    而她给了你不少好处,跟着她,以后有更大的好处。反正跟着我,你什么也得不到。如今你已经知道真相,达到目的,可以离开了。”

    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坚毅之色:“我为何要走?我来此处,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

    “那你现在已经搞清楚了,可以走了。”苏雨琪的语气仍旧平静,甚至带着明显的冷漠。

    “你明白我的意思。”郑十翼蹲到苏雨琪一侧,轻声道:“你知道吗?其实除了那些猜测之外,我认定你是真正的掌门而她是假冒的,还因为,我内心深处本能的认为,你便是真正的掌门。

    因为,你如同我的亲人一般。我希望能够将你救出去。”

    亲人……

    苏雨琪心神猛然一颤,看着身前这张稚嫩的脸庞,脑海中闪过之前的一幕幕场景,忽然沉默起来,半晌她才柔声开口道:“没有办法的。你猜的没有错,她是在利用你,而我也是在利用你。”

    “我知道”郑十翼看着苏雨琪绝美的让人目眩神迷的脸庞,脸上忽然露出一道笑意,轻声道:“我知道你最初是在利用我,但是现在,你不是了。”

    苏雨琪平静的看着郑十翼,她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波动:“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利用你。

    我曾利用过你,想让你把他们引出来。也曾利用过你,想让你把他们弄成重伤,还曾……我曾经利用过你,我现在也在利用你,你若不走,我将来还会……”

    “只凭你现在所说的话,便知道你现在不想利用我了。”郑十翼有些好笑的看着苏雨琪道:“你这么想让我远离你,是怕我为此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远离了你,就远离了危险,我说的可对?”

    苏雨琪脸上不易察觉的闪过一道慌乱之色,转移话题道:“她利用你,也是为了拉拢你,该给的好处,她还是会给的。”

    “这个我清楚。她给的好处,我自然会要,至于拉拢我就算了。其它的事情,我都不担心,我现在担心的是你。”

    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担忧之色:“从我第一次到这里来之前,你应该在这里呆了好久了吧,一直被铁锁捆着,吃的东西,都是硬邦邦的,甚至还发霉了。

    除我之外,更没有人跟你说过话,即便是牢房中的囚犯,也没有你这么惨,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而且你无时无刻都在忍受着体内寒气的折磨,我真害怕你突然有一天,支撑不下去了,所以,不论有多难,我都要将你救出去!”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他初次见到苏雨琪的场景。

    若不是苏雨琪给他指导,他也不可能冲击第十条灵轮成功!

    若非苏雨琪把守山人的功法,传授给他,他也不可能凝出那么大的灵泉,在那么短时间内进入灵泉境!

    若不是苏雨琪把狂霸丹的炼制方法告诉他,静丹那小丫头也不可能给他炼制出狂霸丹,让他在最短时间内进入灵泉境四层!

    如果没有苏雨琪在他进入归墟前,多次提醒他,恐怕他已经葬送在归墟中了。

    苏雨琪听着郑十翼语气中的不容置疑,心中一道暖流缓缓升起,没有人能通过死亡深潭,她一直以为,她这一辈子,都要呆在这里了。

    潮湿的空气,无尽的黑暗,难以驱散的冰寒,以及让人想起就觉得恐惧的寂寞。

    直到郑十翼的出现,才让她重燃希望,从这种黑暗中走了出来。充足的食物,温暖人心的取暖石,以及那憨态可掬的笑容。

    想到郑十翼从第一次见面之后的种种举动,苏雨琪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忽然一股冷到仿佛让人微一触碰,便会被冻冰雕的寒气从苏雨琪的身上涌出,郑十翼整个人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苏雨琪的脸上、发梢上,渐渐出现了一层白霜,它们越来越厚,以这个势头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它们便能形成厚厚的一层,彻底将苏雨琪的面目遮盖。

    苏雨琪的耳垂、嘴唇,呈现都已紫红色,整齐的皓齿,因为极度的冰寒轻轻摩擦起来:“冷……好……冷……”

    她的寒气又发作了!

    郑十翼大惊,顾不得多想身子向前一趴,双臂紧紧环绕著苏雨琪的后背,将苏雨琪整个人抱在怀中,自己的魂种可以吸收苏雨琪的寒气!

    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用力之下,苏雨琪胸前高高的耸起甚至都被压的变形。

    郑十翼来不得多想,只是在口中喃喃自语的不断重复着:“没事的,你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会帮你……”

    苏雨琪的气色越来越差,眼神也越来越暗淡。尽管一股股热量,不断从贴着她双峰的胸膛,及抱着她身体的双臂上传来,但她依然无法承受住寒气的折磨,终于彻底昏迷了过去。

    郑十翼体内十轮完全爆发,疯狂的调集全身的灵气,来抵御这些寒气,体内的魂种更是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的跳动着,可是这寒气实在太过恐怖,渐渐的,他也随之昏迷过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