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64章 恐怖俞伟
    “郑十翼!”

    俞伟额头上,青筋暴起仰天长啸,因为谭腾飞的死瞬间陷入极度悲愤之中,一步!还有一步便可以成为圣子!

    在成为圣子之前,自己绝不可离开师父的相助。

    如今,在自己即将成为圣子之时,郑十翼竟是杀死自己的师傅!

    谭腾飞和自己也只是互相利用罢了,自己利用他成为圣子,他则是利用自己主张他的声望。

    在自己成为圣子之后,谭腾飞可以在任何时候死,可绝不能在此之前死去!

    如今,谭腾飞死了,自己再想要突破最后一步成为圣子,必须要有百倍的付出,甚至还未见得可以成功!

    郑十翼,这一切都是因为郑十翼!

    俞伟心中似是有一团怒火疯狂燃烧起来,暴怒之下,一股股狂暴的气息外泄,脚下的地面猛然龟裂,似是一根根藤蔓一般向四周蔓延而起。

    忽然,一侧一只结实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冷静,若是不想与师傅一般,便不要在这里动手。”杜晓宇脸色难看的开口,一张脸上仿佛覆盖了一层冰霜一般,这郑十翼当着他的面请惩戒长老出手击杀谭腾飞,便是打他的脸。

    他心中同样怒火冲天,可如今惩戒长老在,若是对郑十翼动手,正好给了惩戒长老出手的机会,此时更要冷静。

    “怎么样?这种感觉如何?”郑十翼看看这已经因为愤怒,几乎陷入疯狂的俞伟脸上露出一道笑意,大步走到俞伟身前,语气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道:“这种感觉比不得当日你杀吴冬时,我心中悲愤的十分之一,这只是开始。剩余的,在风云台上,会百倍还你!”

    郑十翼声音平淡,好似诉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往事一般,可他越是平淡,俞伟心中的怒火越是旺盛。

    四周众人听着郑十翼平静的话音,心中感叹不已,这郑十翼也不管对方的身份和实力,当真是有仇必报,这一次他招惹的可不是俞伟一个人,还有身为圣子的杜晓宇以及副掌▲⌒style_txt;门龚七。

    可他仍旧我所行我素,也不知道是他是无知还是无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无所畏惧的性格,才能让他在修炼一途上如此耀眼。

    俞伟想要动作,可肩膀上杜晓宇的手掌好似一双铁闸一般牢牢压着他的肩膀,许久之后,他终于不再挣扎,双眸中渐渐恢复平静之色。

    “师弟让师兄担心了,师弟已经无碍。”俞伟忽然开口,语气竟是出奇的平静,一如郑十翼方才的话语一般,平淡如水。

    一侧,许久没有开口的龚七看着神色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的俞伟,双眸间闪过一道诧异之色,俞伟方才分明愤怒不能自已,可转眼间就恢复正常,越是被折磨反而越发的坚强,这份心境实在难得。

    如今俞伟已经没有师傅,寻常情况下,他想要成为圣子已经几乎不可能了,若是自己稍微伸出手拉他一把,想来能将他拉入自己麾下。

    俞伟等杜晓宇松开手掌之后,脸上甚至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郑十翼,你如此着急逼迫我师傅让我出关,无非是怕我突破进入灵泉境九层罢了。

    你想的没错,正常情形下我还需要最少一个月甚至是半个月的时间才可突破,只是恐怕你怎么也想不到吧。正是因为你的逼迫,我心念师傅安危之下,提前突破进入灵泉境九层!”

    俞伟口中最有一个音节落下,背后忽然浮现出九道告诉旋转的灵泉,一股股的劲风从他的身上荡起,似乎横扫落叶的秋风一般,将脚下的尘土向着四周尽数推开。

    “想要报仇,尽管来风云台。”俞伟语罢,转身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三关堂内,一众人看着大步走出去的俞伟,一个个呆若木鸡。

    “灵泉境九层!”

    “只是因为愤怒,都能突破,这种特殊的突破,唯有最顶尖的天才方能做到!”

    “这么快就已经是灵泉境九层了,恐怕俞伟没有师傅的庇护,仍旧能够成为圣子吧!”

    “郑十翼也真够倒霉的,就像是俞伟说的,恐怕他怎么也想不到俞伟会突破进入灵泉境九层!”

    “郑十翼千方百计逼迫俞伟与他交手,就是怕俞伟突破进入灵泉境九层,如今可好,俞伟竟是因为他突破进入灵泉境九层,真是搬起石头砸他自己的脚。”

    “灵泉境越往后差距越大,郑十翼虽然厉害,可他最多是灵泉境八层罢了,而俞伟虽然刚刚突破,可以俞伟的天赋,想来在灵泉境九层之中都是顶尖的存在。郑十翼他没有一点机会的。”

    “郑十翼不是一直想让俞伟师兄登上风云台吗?如今俞伟师兄已经去了,只是这郑十翼恐怕不敢了吧。”

    “不敢?他不敢去也要去,战书是他下的,他怎能不去?正好,这里还有执法堂的堂主以及惩戒长老!”

    人群中不少内门弟子幸灾乐祸的望向了郑十翼。

    龚七更是一脸玩味的看着郑十翼,只要郑十翼说出一句不登风云台,他便有足够的理由动手。

    之前惩戒长老占据道理可以维护郑十翼,如今,道理可是在他这一边。

    惩戒长老看了郑十翼一眼,忽然开口道:“若是你不去,没有人可以逼你去。”

    人群中,负责看守武道阁的丁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走入三关堂,轻轻叹息一声:“可惜了,若是郑十翼没有修炼不解魔神,修炼其他的武学,登上风云台或许能有一丝保命的机会,可他竟选了不解魔神。”

    “不解魔神!”霍老听着身侧穿来的轻叹声,豁然转过头去,凝声问道:“丁老头,怎么回事?郑十翼怎么会修炼不解魔神?”不解魔神,那可是魔门的武学!

    “这也是巧合。”丁老轻声将当日郑十翼得到不解魔神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

    “他……这小子怎么就不听劝告,他虽然能够修炼成八荒步,可不解魔神不同,这是魔门的武学。别人不清楚,可你还不清楚吗?若是不开启杀戮战境,根本无法修炼成不解魔神的!你怎的不再劝告他!”霍老有些不满的望向丁老。

    “哎……的确是怪我没有再坚持。”丁老轻叹一声,目光望向了郑十翼。

    “惩戒长老,我既然下了战书,那风云台,我定然回去的。”郑十翼轻声回答了惩戒长老一声,迈步向着外面走去,既然已经挑战,怎能避战!

    若是此次退缩了,以后呢?再遇到危险仍旧退缩?

    自己为了这一战准备了那么久的时间,关键时刻如何退缩?不说如今退缩将会影响自己的心境甚至影响自己之后的修炼,就是为了吴冬的仇,自己也绝不可退缩。

    灵泉境九层又如何?谁说自己没有胜算。

    如若能击杀俞伟,开启杀戮战境又如何!

    “十翼师兄不可啊!”

    “十翼师兄,千万不要冲动!”

    人群中,几个曾经跟随郑十翼前往仙灵山脉的弟子闻声纷纷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跑到郑十翼身前拦住郑十翼急切道:“十翼师兄那俞伟已经是灵泉境九层了,你如何和他打?”

    “十翼师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也想给吴冬师兄报仇,可现在不是时候。”

    “十翼师兄,或者……”人群中一个弟子小声道:“不如师兄再如同之前那般,悄悄离开门派,等什么时候修为再有所突破之后再回来。”

    “是啊……”

    郑十翼听着众人关切的声音,轻轻摇了摇头:“”不必了,放心我心中有底。吴冬的仇,我今日必报!随我去风云台,看我如何报仇!”

    郑十翼说话间,大步走出三关堂。

    “报仇?”

    “事到如今,郑十翼他还嘴硬?”

    “当真是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说郑十翼了,他难道还以为他能是灵泉境九层的俞伟的对手?”

    “方才惩戒长老已经开口了,说郑十翼若是不想去,谁也无法逼他登台。今日惩戒长老为了郑十翼可是拍碎了两块掌门手令。有惩戒长老维护,又有谁能逼他?”

    “这郑十翼每次做事都要这般出人意表。”

    “罢了,去看看吧。”

    “自然是要去的,今日如此大的阵仗,到了最后时刻,怎能缺席。”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随着郑十翼向着风云台的方向走去。

    前方杜晓宇回头看了眼跟上来的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残忍的笑意,轻声提醒道:“师弟,那郑十翼来了。虽然师兄相信师弟定然能够获胜,可师弟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方才我听到武道阁的丁老亲口说,郑十翼修炼了不解魔神。虽然说,不解魔神一直未有人修炼成,可不知道怎么的,我看郑十翼的样子并没有丝毫慌张之色,或许他有什么底牌。

    有可能他的底牌便是不解魔神。”

    “师兄多虑了。”俞伟轻蔑一笑道:“他只是强装淡定罢了。不解魔神连你我都无法练成,那郑十翼怎么可能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