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三十章 魔血洞窟
    “不说吗?很有义气啊!”郑十翼大拇指挑起的说道:“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因为打了人才被关进来的。”

    打人?赵三刀打了个哆嗦,暗暗回忆最初郑十翼的进来理由,不是被陷害吗?怎么变成打人了?哪句是真的?

    “按照规矩,我把你们打成重伤,只要不打死你们。了不起,我被多关几天……你们不是不说吗?什么样的伤,比较好呢?还是先踢碎你们的蛋,让你们变不男不女吧。”

    郑十翼很是随意的抬起了自己的脚,赵三刀第一时间感受到裆部窜起了凉飕飕寒意。

    这不是在威胁!是真的会这么做!赵三刀很快反应过来,若是不说实话,命根子就要跟自己永别了!

    说吧!还是说吧!赵三刀告慰着自己,就算这家伙知道了真相,去找徐飒麻烦,他能对付得了徐飒?到时候,姓徐的给打死了,事情也就了结了。

    “别!我说……我说……”赵三刀声音带着几分颤抖跟焦急,“是徐飒让我们这样做的。”

    郑十翼耸了耸肩肩膀,这个答案实在太没有出人意料的地方了。

    “徐飒……等我出去,咱们好好算下总账。”郑十翼一屁股坐在赵三刀的背上,指着其他人说道:“你,过来给我捶背,你,你,还有你,给我过来揉肩、搓腿……”

    离这间地牢,有几十米的房间中。

    先前给郑十翼他们上过饭的执法堂弟子,正得意洋洋的看着陆明,道:“明哥,刚才我把饭放下后,我特意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声。”

    “那叫一个惨啊,绝对的惨叫连连啊!”

    陆明眼睛一眯,得意的笑道:“干的好。这下我们算是卖给徐飒一个人情了。我会在徐老大面前,多替你美言几句的。”

    “谢谢明哥。”那名执法堂弟子抱手道谢,似是想到什么,又朝陆明问道:“明哥,我们要不要现在去看看那家伙?”

    陆明摆了摆手,道:“现在去还早点,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活到晚上。”

    地牢中光线较暗,傍晚时分,地牢中就亮起了火把。

    “走,看看那小子还活着没。”陆明走在前面,显得极为得意。

    徐飒的大哥乃内门弟子,在内门中的地位极高,要是能通过徐飒巴结上内门弟子,让他在长老们面前美言几句,那自己在门派中想升职,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其它人脸上,同样带着得意之色,各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在要靠近牢房时,陆明又听到了一声惨叫。

    几人如见到了宝一样,快步冲了过去,“你们听听,那小子被打的都喊不出来了,不知道这个小子,现在变成什么模样了。”

    他们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但很快……他们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深深震撼了。

    郑十翼瞧着二郎腿,像坐在老虎椅上,坐在赵三刀身上,身后有两个人半弯着腰,给他揉肩,身前跪着的两个人,则在给他揉腿。

    他嘴里含着一根稻草,一副地主老财的模样,对身后的人喊道:“揉轻了!”

    在他不远处,还有许多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哀嚎着的囚徒。

    “怎……怎么会……这个样子?”陆明怔怔的望着地牢中,那令他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样子。

    这么多人,收拾不掉一个新人菜鸟?这小子……不是只有七轮的修为吗?那个该死的赵三刀,不是有九轮吗?应该灭他如杀鸡般简单啊!

    怎么现在被坐在屁股下面?难道这小子有什么底牌不成?陆明短暂的思考过后,便被心头涌上的怒气全部霸占了思维。

    “妈的,到了这里还不老实?竟把自己当成了大爷?我要不给你点重罚,你永远不会知道,我陆明才是这里的老大!”

    陆明抬脚踹开了所有铁索的房门,一步冲入地牢厉声吼道:“怎么回事?”

    趴在地上伤痕累累的弟子,忽然发现以前很讨厌的陆明,在这一刻变得怎么就那么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欢呢?

    胡斌连滚带爬的冲向陆明,大声的打着小报告:“陆队长啊!这个家伙真是太张狂了!进来抢我们的饭不说,还把我们打成这样。”

    赵三刀在陆明的屁股下努力挣扎,很想要挣扎的爬出去,他指着自己肿了的嘴连连诉苦道:“陆队长……救命啊!我的牙啊,一颗都不剩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吃饭啊。”

    “还有我们。”那些捶腿揉肩的,这一刻也纷纷跪倒在地开始诉说起了自己悲惨的遭遇。

    陆明面色阴沉的瞪着一脸平静的郑十翼,双拳握的啪啪作响,自己受人之托收拾这小子,如今却让他这么逍遥,传出去!自己的脸往哪里放?

    而且……这牢房里的人,谁见到自己不跪地?喊个陆队长啊,这家伙倒好,见到自己不但不跪,反倒还一副大爷样的坐在那里,瞧着二郎腿。

    “郑十翼,你在外面说我执法不公,把你抓进来,没有证据。现在这么多人指证你,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你还坐在那儿,给我滚下来!”

    跟随陆明而来的执法弟子,纷纷抽出武器,指着郑十翼喊道:“还不跪下?”

    “跪?”郑十翼双手撑着膝盖缓缓站起,脸上带着一丝让人看了有些心底发毛的冷笑,随着他的身体站直,一股强硬的气息也随之爆发了出来!

    “我郑十翼跪天跪地,跪父母,跪长辈,为何要跪你?你勾结徐飒,把我抓进了地牢,要置我于死地。”

    “命这些人向死里打我,我不还手,难不成等着被他们打死?”

    “他们打我,不见你们出来帮我!他们实力不济,被我打伤,你们就出来帮他们说话!”

    “人是我打打,想治我郑十翼什么罪,尽管来吧!若我没记错,按照规矩你还没有处决我的权力!你有胆量把这事往上报吗?”

    郑十翼的强硬回击令陆明身后的众多执法队员面色僵硬,这些日子仗着执法队的身份,没有少捞好处,若是把事情捅到门派上层,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陆明眼角连连抽搐,完全没有想到这郑十翼居然很明白门派的规矩,真让他捅出去!自己这执法队长不只是没有得干那么简单……恐怕还要吃重罪。

    短暂的沉默,陆明的脸上再次出现了冷笑,既然这样……那我也顾不上只是把他狠狠教训一顿,送给徐大少爷了!还是利用职权,弄死他算了!

    “郑十翼,你进入牢房,还不老实反省!公然毒打牢房中弟子,见到执法人员不听从安排,气焰始终嚣张。”

    “我要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真不知道门派的门规,是不可触犯的!”

    “既然如此,就给我去血海魔窟吧!”

    “血海魔窟?”赵三刀之前还在思考,这很辣的陆明会用什么方式对付郑十翼,听到“血海魔窟”的一瞬间!他的眼睛顿时放光的惊叫起来。

    “这小子完了,这下完了。”

    “血海魔窟可是惩罚重犯的地方啊。去了那里,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被送进去的那些重犯,进去之前,哪个不是蛮横不讲理的剃头?可他们出来后呢?有的变得温顺无比,有的变得疯疯癫癫,还有些都没出来,直接死在了里面。”

    “这小子打完我们,还敢顶撞陆队长,被送进去纯属活该!”

    胡斌幸灾乐祸的看着郑十翼,同时在心中告诫自己,将来不论如何,都不能招惹陆明,不然将得到跟郑十翼一样的下场。

    “跟我来!”陆明一声令下,便领着郑十翼朝魔血洞窟去了。

    郑十翼唇角挂着冷笑,这次闹事自己本就是故意的!这陆明摆明不会那么轻松放自己出去,与其在这里忍到最后,再让他利用手中职权把自己换地方关押。

    不如!一开始就大闹!逼他尽快消耗手中的权力!如果没猜错,换到下一个地方之后,陆明的权力在那里也不好用了!

    这世上最可怕的从来不是环境,而是歹毒的人心!郑十翼再次被抽取无上神魂之后,便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门派后山山脚下,有一个山洞,山洞里寒风猎猎,腥臭味及凄厉的吼声,不断从里面传出。

    残破的洞口上方,“魔血洞窟”四个字,被蚕食的模模糊糊。

    陆明带着郑十翼走进了山洞,通红的火把将山洞照的很是忽明忽暗。

    一名须发花白,面容慈祥的老人,盘膝坐在山洞中央,他身前有一块一米多长的透明石碑,石碑上有一列数字,数字在缓慢的增长着。

    陆明踏前一步,恭敬的朝老人说道:“霍老,新入门弟子郑十翼,触犯门规,还请霍老给他惩罚。”

    “嗯。”霍老睁开眼,朝陆明摆手道:“知道了。”

    “是,霍老!”陆明抱着拳,低着头向后撤离,在撤出霍老的视线范围后,用手点了点郑十翼,脸上的那一抹诡笑,似是在跟郑十翼说,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