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二十七章 执法堂
    胡斌在失去最后一丝知觉前,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居然以无头的状态站在那里!颈部处,正如泉水般向外喷涌。

    停止滚落的头颅脸上,还带满了要将郑十翼击杀掉的喜悦。

    砸落地面的身体惊起了阵阵尘土,直到断气前的那一刻,胡斌才明白一件事情,自己的剑……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刀怎么能够快到这种地步?

    带着困惑与不甘,胡斌失去了生命。

    “好快的刀!”

    围观的弟子们,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拔剑的胡斌身上。

    以胡斌的实力,想杀一个新入门弟子,根本不需要用剑。

    在他们看来,胡斌只要拔出剑,那站在他对面的郑十翼,必然要被杀掉。

    就在那一刹那,一道身影,夹杂着道道劲风,从他们面前犁过,寒光起,胡斌的脑袋就被斩落了下来。

    门派之中,竟然还有这样迅猛玄妙的刀法?

    “快!真的是太快了!”

    “竟是在气轮境七轮真正出手前,就将其给杀掉了!这出手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顺着刀影闪过的方向望去,郑十翼已将无影刀背回身上,转身朝台下走去。

    望着郑十翼离去的背影,这些人皆惊讶的愣在了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在刚刚,众人还在说,郑十翼不是胡斌的对手,会被胡斌以何种手段,就给解决掉。

    但……只是短短的一个瞬间……在大家看来,不堪一击的郑十翼,定会被胡斌斩杀的猜测,就被推翻了!

    胡斌甚至都没有真正威胁到郑十翼,便把他斩杀了!

    这真的是刚入门的新弟子吗?那迅猛如雷的刀法,是他的家传刀法吗?

    郑十翼缓缓走下生死台,来到了吴冬身边,吴冬连连吞咽着唾沫的看着郑十翼。

    生死台上的决斗,跟杀异兽不同。异兽们的灵智不高,不知道要杀它们的人,哪一次会出杀招,很容易就会被杀掉。

    可换做人就不同了!对手可以反击,也能够预判!

    尤其是,郑十翼不可以轻易施展“八荒步”!

    吴冬真怕郑十翼不是胡斌的对手,自己已经准备好强行违反门规,冲入擂台只上了!可,怎么也没想到,胡斌在郑十翼的手下连一招都撑不过去。

    “真不愧是我吴冬的兄弟!”吴冬一边拍打着郑十翼的肩膀,一边憨笑道:“兄弟,短短十几天,你就将无影刀残篇,修炼到这种程度。”

    “无影刀残篇,不愧是为你这天才准备的。”

    郑十翼无语的苦笑不止,论天分?自己可不及邱天浪!还好体内的魂种,足以弥补这些了。

    吴冬伸手指了指不远处,道:“门派的后山,正好有一片瀑布!据说在瀑布中修炼无影刀残篇,能加快修炼速度,你不如到那里去试试吧。”

    郑十翼的眼睛亮了,自己以前经常在瀑布下修炼,很是知道,在瀑布下修炼,能促进修为的提升。

    无影刀残影能使无影刀重量变得轻重不一,若是在瀑布之中都能轻易施展,陆战定然更加强大!

    郑十翼跟吴冬踏进房间时,正看到苏静丹给几名武者看病。

    “你只是得了伤寒,并没有什么大碍。把我给你的这副药,用温水分作两次服用,就能康复了。”

    苏静丹将包裹好的药,交给一名面色有点惨白,脸上不断有虚汗冒出的弟子。

    那名弟子欣喜的接过药包,将几粒魂沙递给苏静丹,答谢道:“苏灵医,这是您的报酬。”

    魂沙,蕴含着非常少魂力的沙子。一两魂石蕴含的魂力,是一两魂沙蕴含魂力的数倍。

    苏静丹将从早上到现在看病得来的魂沙,拿到郑十翼面前说道:“这些魂沙,应该有一两吧,给!”

    “你不要?”郑十翼疑惑的看着苏静丹。

    魂沙中蕴含的魂力比起天地间的灵气还是丰富数十倍。

    苏静丹摇了摇头说道:“作为灵医,我们基本不需要这些,我们只需要感悟药性,就能提高修为。”

    “所以,我可以把平时看病得来的魂沙,给你用。”

    郑十翼接过魂沙,尴尬的笑了起来:“想不到灵医师,还能是武者的摇钱树。”

    苏静丹眨了眨美眸,白了郑十翼一眼,脸上露出了小女儿样的骄傲:“我的用处多了,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魂沙也不是白给你的,你以后要给我提供大量的灵药,让我来感悟。”

    “平时还要保护我,我需要晋升的时候,要带我去晋升。”

    “等等!”郑十翼伸出手,打断道:“我除了保护你,还要给你提供大量的灵药?那我岂不是吃亏大了?”

    苏静丹嘟嘟嘴,再次给了个奸计得逞的可爱白眼,说道:“不然呢?专属灵医你以为就挂个名么?你不帮我提供灵药,我怎么提升修为。”

    “难道想让我成为,连灵药都用不起的可怜灵医吗?”

    苏静丹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郑十翼,将女性的柔性之美完全绽放了出来,就算是最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个样子的她,也一样会心软。

    “对啊,兄弟!你怎么能让苏静丹,成为连灵药都用不起的可怜灵医?你可不要让我吴冬瞧不起你哦。”吴冬在一边添油加醋,尽显得意。

    郑十翼不解的摇了摇头,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站到一条战线上的。

    “其实,严格算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郑十翼挠头说道:“以后请多多关照。”

    “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吴冬将手搭在郑十翼肩膀上。

    苏静丹脸上喜色爆棚的说道:“我就知道郑大哥最好了。”

    门派的后山,有一片大的瀑布,瀑布高达上千丈,及其利于无影刀残篇的修炼。

    第二天一早,郑十翼就朝后山的瀑布去了。

    一路上,不少人在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异样。

    “他就是偷了徐飒人头,上了生死台,一招就把胡斌解决掉的郑十翼!”

    “那真的是他吗?以徐飒的身份,别说是在外门弟子中了,就算是内门弟子,都没有人敢招惹他,他竟偷了徐飒的人头。”

    “他真的是刚入门弟子吗?”

    “我们还是少惹这种人。”

    议论归议论,这些人并不敢靠近郑十翼,郑十翼也懒得理这些人,快步朝瀑布走去。

    “嘎吱!嘎吱!”

    一名眉毛呈现倒八字,面相及其凶残的弟子,仰着头如蜿蜒前行的蛇,左晃右晃的朝郑十翼迎来。

    不愧是玄冥派!郑十翼看着对方古怪的行走方式暗暗赞叹,便是走在路上,都有人在修炼身法!还是给他让一下的好,打断别人的修炼就不好了。

    “嗯?”

    对方眉头一凝,左晃右晃的再刺朝着刚刚进行躲让的郑十翼冲来。

    这是?郑十翼心念如电快速思考,旁边有那么宽的路,以对方晃动的轨迹,就算是在练习身法,也不可能冲到自己面前!自己还给对方,让开了一段路,更不可能挡了对方的路。

    对方还奔向自己?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来找事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郑十翼再次选择了避让。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向左,对方就向左,他向右,对方就向右。

    就在这个时刻,来人还用凶恶的眼神看着他,骂道:“你想死啊?敢挡老子的路!”

    郑十翼面色一寒,自己躲了对方三次,这人还继续前来冲撞?谁派来的?

    他瞪了对方一眼,道:“你有病吧!”

    “你还敢骂老子!在这一片,还没有谁敢骂我朱宵的!你想死是吧?”朱宵手指直指郑十翼。

    郑十翼冷笑了起来,很是干脆的问道:“你想上生死台是吗?”

    “生死台?”朱宵大笑了起来,摆着手道:“你不觉得上生死台,有些麻烦吗?老子在这里,就把你这杂鱼给解决掉!”

    不上生死台,将同门弟子杀掉,要被废除修为,逐出门派!

    郑十翼冷笑,这人脑子坏掉了吧?你主动攻击我,我在这里杀你!都不违反门规!

    朱宵爆喝声中闪电跨出一步,手掌如刀,很是干脆的朝着郑十翼做出一个劈斩!

    “门派门规严明,就连郑松都不敢违背,找来胡斌把我约上生死台。这家伙不上生死台,就直接跟我动手,一定有厉害的人物,护着他。”

    “郑松还没有那么大权利,从我进入门派以来,除他之外,一共就得罪过徐飒一个人。”

    “难道真的是他?“想到徐飒在跟自己抢人头时的嚣张模样,郑十翼更确信,这人一定是他!

    “好阴险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来找我麻烦,那就怪不得我了!”

    郑十翼含胸拔背,一拳雷霆击迎在朱宵轰来的斩掌上,凶悍的力量猛烈碰撞,瞬间将朱宵震翻了出去。

    “噗嗤!”

    一口鲜血从朱宵嘴中喷了出来,那劈斩的手掌呈现诡异的弯度,显然被打的骨头都断了!

    郑十翼欺身逼近,忽然从树林中窜出四人,朝他爆喝道:“好大的胆子,不上生死台,就敢对同门弟子动手,你真以为我们执法堂的人,是吃白饭的吗?”

    这四人胸膛的衣服上,标着一个黑色“法”字,正是执法堂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