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723章 替天行道
    孟崇阳双手举起手中长棍,遥遥向着郑十翼的方向一棍劈来,霎时间,一根长棍虚影飞出,只是一道虚影却如同真正的长棍一般,击穿空间,带着万钧之力坠落下来。

    一旁,之前出手的执法长老击破血狱浮屠之后,手掌再次随之向前一挥,一道道凛冽的似乎可以将山岳都穿透的劲气冲出。

    刘羽阳看着同时出手的五人,脸上尽是一片疯狂之色,壮硕的身躯向着郑十翼的方向移动而去,只是才刚刚迈开脚步,他的眼前一道道黑色的绸缎却是破空袭来。

    大长老挥动着那面被破开的黑色大旗,宛若挥动着一道道匹练向着刘羽阳缠绕而去,似乎是一根根能够困住远古巨兽的绳索一般,欲要将刘羽阳完全捆住。

    “滚开!”

    刘羽阳暴喝一声,一双手臂上,肌肉如同岩石一般块块隆起,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霸天绝地的狂暴气息,双手向着眼前的一道道黑色绸缎抓去。

    眼看他的双手就要抓住身前的绸缎,黑色的绸缎忽然向着一侧一滑,接着猛的卷动,将刘羽阳包裹在了中间。

    该死!

    刘羽阳心中暗骂一声,望着一道道落下的攻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如此攻击,自己的徒儿根本就没有挡住的可能。

    忽然间,就在这一道道攻击就要落到郑十翼身上之际,一侧,一道红色的影子忽然闪出。

    红影面积极大,将郑十翼整个人都完全挡在了身后。

    天空中,一道道攻击落下,尽数打在了红影之上。

    鸿虎!

    郑十翼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红色身影,双目中露出一道讶然之色,鸿虎,它怎么来了?

    数道攻击同时落下,鸿虎巨大的身躯就好像是被狂暴的海啸正面冲击中一般,身子不受控制的向着后方倒飞而去,一路飞出了近乎百丈的距离之后,这才落到了地上,嘴巴一张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它的身上,红色的毛发甚至都裂开,露出一道不小的口子。

    “这是什么东西?”

    “红色的老虎?”

    “它竟然挡住了的我们的攻击!”

    远处,孟崇阳几人看着远远飞出的红色老虎,一个个满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那头红色的老虎。

    他们,可是五个准侯巅峰的存在,尤其是他孟崇阳和田仲齐几乎是全力出手了,再加上执法长老三人一起出手,就算是施展了秘法之后的刘羽阳也不敢用身体硬抗他们的攻击。

    可是那头红色的老虎,竟然硬是用身体抗住了他们的攻击,还没有死去。

    这头老虎,这是什么东西?看它的气息明明比自己等人要弱了许多,怎的能有如此强韧的身体的?

    这头笨虎。

    郑十翼看着远处被一击之后倒在地上,一时间却是难以起身的鸿虎,心中一股暖流升起,当初离开圣墓的时候自己看到过这头笨虎,可是自己和它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谁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它。

    自己也没有敢和它相认,没想到它竟然也来到了乱城,还在这种关键时刻用身体帮自己挡住攻击。

    只是,它的身体虽然强悍,可眼下却是五个准侯巅峰的存在一起攻击啊。

    它……

    郑十翼对面,田仲齐第一个反应过来,看了远处的红色老虎一眼,他的目光立时落到了郑十翼身上,脸上露出一道狰狞之色,冷声道:“那魔虎已经不行了,看现在还有谁能帮郑十翼,先不要管那魔虎,先废了郑十翼!”

    “动手!”孟崇阳重重的点了下头,随着他自己的话音落下,他的手掌中长棍却已经飞出,长棍划过虚空,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明显的痕迹,犹如一道虹芒划过天际,转眼间已经落到郑十翼身前。

    下一刻,一道身影从空中飞速坠落,一只巨大的手掌伸出,一把将这长棍抓住,露出伍仇寻比之前雄壮了许多的身影。

    “伍仇寻!”

    “他怎么来了!”

    后方,田仲齐几人看着忽然出现的人影,心中顿时一颤,太上长老他们不是去阻止伍仇寻了吗?怎的,伍仇寻还赶到了?

    难道说,伍仇寻一个人击败了太上长老等高手?

    他不是已经实力大跌了吗?太上长老,还有传功长老他们一直没有出现明显是去阻拦伍仇寻了,他们联手难道还无法击败实力大损的伍仇寻?

    嗯?

    伍仇寻的手臂,他少了一条手臂,还有他的腹部那是被贯穿了,他也受到了重创!

    “师傅……师傅你!”

    郑十翼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伍仇寻,目光不由落到了师傅那条少了整根手臂,边缘处血液似乎还未完全干涸的肩部。

    师傅,师傅他,他竟然被重创成了这般,这,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都是为了自己!

    “不要多说,你现在需要做的便是修炼,突破封侯!”

    伍仇寻低沉的声音落下,停顿了一下,目光向着四周扫去,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自体内涌出,瞬间席卷全场。

    “今日,有老夫在,谁能伤我徒儿!”

    一句话落下,四周却是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田仲齐望着对面,看起来伤势极重的伍仇寻,恍惚间感觉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嗜血无数的上古杀神,虽然明知道伍仇寻现在或许已经将要油尽灯枯,只是强撑着站在这里,可他还是不敢动手。

    心底,一股本能的恐惧感不断的蔓延着,挥之不去。

    “驭刀宗,还真是没用,这么多人,却被一个人吓住。”

    忽然,远处的天空中,一道充满了不屑的声音传来,第一个字音出现时声音明显还在远处,可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一阵阵破空声已经从众人耳边响起。

    十道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其中为首的则是一个看起来有五十余岁,身材瘦削,面相狠辣之人。

    “段弥坚!”

    “天剑宗的人!”

    刘羽阳与大长老纠缠中,抬头向着来人望去,看清来人的样子之后,脸色霎时浮现出一片担忧之色,段弥坚,天剑宗三大高手之一!实力之强,甚至还在自己眼前的大长老之上!

    还有他身后的众人,全部都是天剑宗的高手。

    这些年来,天剑宗可是一直都稳稳压着驭刀宗,虽然同样是乱城三大宗门,可是天剑宗高手的实力却更强,如今,又来了十个天剑宗的高手,这如何阻挡!

    呼呼……

    空气中,又是一阵破空声传来。

    十几道人影从另外一个方向飞来,其中为首之人飞行速度甚至比之前的段妳坚更快!

    众人才刚刚听到破空声,抬头望去,那个散发着儒雅之气,宛若教书先生一般的男子已经飞到众人面前。

    “万法宗,何正道!”

    “万法宗的副宗主,据说他半只脚已经迈入封侯了,那是比准侯巅峰更强的半步封侯!”

    “想不到,竟然连他都出动了。”

    远处,一个个赶到的驭刀宗弟子看着天空中飞来的人影,一个个面露惧意,乱城三大宗门,最强的一直是万法宗,甚至可以说有时候,他们驭刀宗还会和天剑宗争斗一下,不服天剑宗,挑战一下天剑宗。

    可是万法宗之强,甚至让他们驭刀宗都没有挑战的念头。

    “都怪那郑十翼,如今就是因为他,引得万法宗的人和天剑宗的人都来到我们驭刀宗来撒野,让我们驭刀宗丢人丢到了整个乱城!”

    “该死的郑十翼,当初我们驭刀宗就不应该收留他们师徒两人。”

    远处天空中,太上长老远远飞来,看着天空中漂浮着的一道道人影,苍老的脸上,褶皱的皱纹又深了一分,天剑宗和万法宗的人还真是够快的。

    他们也不和驭刀宗打招呼便直接飞来,这两个宗门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将驭刀宗放在眼中了,这简直就是在打驭刀宗的脸。

    更重要的是,郑十翼身上可是有无数奇遇,他在驭刀宗中,原本这些奇遇都将归驭刀宗所有,可是如今,万法宗和天剑宗的人到来,如何独吞那些奇遇!

    这郑十翼和伍仇寻,他们已是必死,又何必反抗,尽数贡上奇遇,驭刀宗还可以给他们留个全尸,让他们入土为安,当初收留他们的可是驭刀宗!

    段妳坚双目余光扫了眼不远处的何正道,脸上闪过一道忌惮之色,万法宗距离驭刀宗的距离,比他们天剑宗可是要远一段的,可是这何正道等人,竟是和自己一方差不多同一时间到的。

    自己原本的计划这下要被彻底打乱了,看来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他就是郑十翼?杀我天剑宗弟子,更屠杀无数,如此魔头怎能留他?为了乱地的安稳,为了死去的众人,我天剑宗定要替天行道,动手!”

    段弥坚双眸间闪过一道阴冷之色,一声话音落下,身后十余人则是散开,向着郑十翼的方向冲去。

    “死!”

    伍仇寻望着忽然出现的众人,体内阵阵杀气狂涌而出,天剑宗的人说的好听,什么自己的徒儿是魔头,什么为天下苍生,说穿了,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徒儿天赋太过惊人,他们怕了,怕自己的徒儿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