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708章 小和尚
    今日他可是和詹策大战了一场,仍旧能够挡住你的偷袭。那成圣之路,他必然已经走完,他如今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碾压你我二人。

    想要活命除非我们有绝世奇遇,而眼前就有这样的机会。”

    夏无生说着停了一下,伸手指向詹策离开的方向道:“郑十翼是何等的天才,他甚至都已经完成了炼魂境的成圣之路,可是如此,詹策仍旧能和他战成平手,若是说詹策没有得到奇遇你信吗?

    詹策定然也得到过不亚于郑十翼的奇遇,只要我们伏击詹策,得到詹策所有的奇遇,那样我们便能够阻挡郑十翼。这也是眼下我们唯一的机会。

    何况,你当詹策为何不去追郑十翼,若是我猜测不错,詹策此时定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郑十翼有超凡品阶的武魂治疗伤势,他詹策可没有。

    正是因为伤势太重,所以詹策才不得不放弃追杀郑十翼,否则你以为他可以放弃菩提树、放弃郑十翼身上的奇遇吗?”

    “好,那我们便去伏击他!”陈曲明轻轻点了点头,和夏无生一起这一段时间,他不得不承认,夏无生比他更加聪明,也更加阴险。

    两人低声交谈两声之后,悄悄起身,向着詹策离开的方向追去。

    詹策一路不快不慢的向着前方走去,外表看起来却没有任何不适之处,只是脸色比往日要苍白一些。

    眼看四周的道路越来越偏僻,夏无生和陈曲明对视一眼,夏无生手中,古朴的铜镜出现,铜镜迎着阳光照射,一道道光束飞出,似乎是瞬间将四周的空间都撕裂开来,向着詹策的方向落去。

    夏无生一手持镜,另外一只手却是迅速的捏了一个法诀,身后浮现出一道黑白双色的阴阳鱼虚影,只是明显可以看出,黑色的阴鱼比阳鱼要黯淡许多。

    阴阳双鱼的影像倒影在铜镜之上,天空中落下的一道道光束随之开始转动起来,引的四周的天地都素质搅动起来。

    詹策倏然抬起头来,看着头顶上方转动着的一根根光柱。

    忽然就在下一刻,这一道道的光柱融合到一处,向着他的脑袋坠落而下,光柱之中,更是浮现出阴阳双鱼的影像,双鱼不断旋转着,每转动一下似乎都引的天地随之转动。

    光柱坠落,其中似乎蕴含着最为阴暗的毁灭气息,同时却又散发着让人舒泰的和煦之气。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就好像是深海漩涡一般旋转起来。

    光柱落下的刹那,另外一侧,陈曲明的身子几乎在同一时间冲出,巨大的铁棍犹如从九天之外坠落的雷霆一般,蕴含着万钧之势重重砸落。

    轰击下,身前的空气被瞬间压爆,传出一声声清脆的音爆声。

    长棍划过天空,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明显的裂痕,似乎空间都被完全击碎一般。

    一棍之下,狂风呼啸而起,风劲之猛烈,吹的不远处的几颗大树都连根拔起。

    詹策脸色如常的站在原地,身子背后,一滴鲜红的血液虚影浮现,呼吸间,血液已经沸腾起来。

    瞬间,他整个人气息大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向着四周激荡而去,眼看光柱就要砸落到他的身上,他这才轻轻抬起一只手来,向着天空的方向,抬手一挥。

    看起来只是无比随意的挥动手掌,天地却是在这一刻似乎都为之变色,一股仿佛无穷无尽的气息自他体内升起,一道掌影升起,掌影巨大,遮天蔽日似乎将整个天际都完全遮掩,这一方世界在这一刻都失去了光亮。

    掌影落下,似乎是要将整个天地都翻转过来一般,向着光柱落下的方向拍打而去,将整个光柱都完全包裹住。

    光柱之中,阴阳双鱼就像是被欲望困住的鱼儿一般,不断的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出来。

    只是短短的一个呼吸间的功夫,这阴阳双鱼似乎都要被生生勒死。

    远处,夏无生的身子猛烈的晃动了一下,脸色更是瞬间变得无比的苍白,甚至看不到一点的血色。

    詹策一手挡住夏无生的攻击,另外一只手这才不慌不忙的伸出,看着那威势无匹,似乎可以将山岳都从中间劈裂的一击,一双手掌伸出,迎着长棍落下的方向一把抓了过去。

    一道手影一闪而过,陈曲明只觉的眼前,一道手爪的影子闪过,手上却是骤然一沉,一股巨力从长棍的另外一头传来。

    詹策一把抓住詹策手中的长棍,漂浮在身后的血液虚影猛的一涨,手臂用力向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抓。

    立时,他全身上下,浮现出一片血红色的光芒,似乎是有无数血液覆盖在他的身体表面一般。

    身体中每一滴血液在这一刻似乎都沸腾起来,无边无际的力道如同狂暴的海啸一般,向着对面涌去。

    陈曲明只觉一股无法阻挡的巨力袭来,骇人的力量下,他的双手甚至都难以抓牢手中长棍。

    手上一松,他手中长棍已经被詹策一把夺了过去。

    下一刻,长棍反冲而来,似乎是一柄绝世长枪,跨过无数虚空从天外射落而下,重重的击打在他的胸口部位。

    立时,似乎是大地碎裂一般的轰然巨响传出,陈曲明的身子倒退飞出,一路飞出十几丈的距离之后这才落到了地上,嘴巴一张一口鲜血喷出,全身上下所有骨骼都几乎断裂。

    他……他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实力!

    夏无生倒在地上望着远处神色淡然的望来的詹策,脸色又难看了一分,他这是在无视自己两人,什么时候自己两人沦落到这般地步了。

    自己可是乱地三子之一,乱地之内,最有可能封侯之人之一,可面对重伤的詹策自己和陈曲明两人联手仍旧无法伤到对方分毫。

    詹策回头望了两人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你们两人好自为之吧,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我不想徒增杀戮。”

    话音落下,他却是转过头来,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走去。

    詹策虽然击退两人,却未曾真正重创两人,两人找了个隐蔽之处,修炼了半个来时辰的时间,身上伤势已经尽数复原。

    “现在怎么办?”陈曲明面色迷茫的看向夏无生,自从和夏无生一起之后,几乎所有的主意都是由夏无生来拿的。

    “现在……现在唯有期望得到更大的宝藏了,否则我们必死无疑。”夏无生才刚刚说了一句,陈曲明却已经大声开口打断了他。

    “宝藏?大奇遇?圣墓之中虽然充满了奇遇,可大奇遇和大宝藏岂是说找就能够找到的?”

    “谁说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我们不是就知道一个大的奇遇吗?成圣之路!郑十翼只是一个人走完罢了,我们两个人现在返回,真正完成成圣之路,达到真正的准侯后巅峰,再面对郑十翼,不见得没有一战之力。

    甚至,若是我们突破进入侯境,那时候郑十翼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夏无生脸上露出一道狠意道:“我也知道,郑十翼可能会返回找寻我们,可他也有可能会被别人缠住,现在去那里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好,我们返回!”陈曲明重重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出隐蔽之处,向着炼魂境成圣之路走去。

    似乎是附近所有的人都去追击郑十翼去了,路上根本看不到人影,一直走出五六里之外,两人的视线中才出现一道人影。

    和尚?

    陈曲明看着对面,这个看起来有二十余岁,一身红色袈裟,生的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微微愣了一下,这圣墓中,倒是很少看到有和尚。

    对面的僧然看着眼前出现的两人,目光从分别从两人脸上扫过,一下停下了身子,正好挡住陈曲明两人前进的道路。

    “你们两个,可是乱地三子中的陈曲明和夏无生?”和尚的声音传出,声音却是比寻常人要沙哑一些,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声音。

    “嗯,没错,的确是我们,不知道小师傅你?”夏无生有些奇怪的看向对面的小和尚,他和僧们可是从未有过接触。

    “这便好。”小和尚脸上露出一道笑意,望着两人道:“早就听闻乱地三子的名声,今日遇到你们两人,正好见识一下所谓乱地之中年轻一代最强天才的实力。”

    “见识我们的实力?小和尚,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们和你切磋,赶紧……”

    陈曲明听到小和尚的话,立时满脸不耐的开口打断,如果是平日里,遇到这种不识时务之人,他早就直接挥手击杀,只是如今有郑十翼的威胁在,他真的没有心情动手杀这种废渣。

    话还未说完,锵的一声脆响却是响了起来,声音清亮,似是龙吟之声,直冲云霄。

    陈曲明闻声不由自主的向着对面小和尚手中望去。

    小和尚手中戒刀从刀鞘中抽出,射出一道耀眼的银色寒光,刀身之上浮现出五个金色大字嘛呢叭咪吽。

    每一个字,似乎都蕴含着一方世界,五字射出,似乎整个世界的光芒都集中在了这一柄戒刀之上。

    阵阵古老、玄奇、未知的气息从这刀身上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