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703章
    听他的语气,也是异常的真诚,难道说他之前就是因为这个字而停留在这里,一直停留在此处?

    不过,最让人意外的是他的态度,之前从俞倚落口中所闻,这詹策似乎是一个十分有城府之人,可眼前的詹策却给自己一种无比洒脱的感觉。

    “其实,自从当日第一次相见之时,我便知道你终归会腾飞,只是没想到来的这般快。希望有机会,我们可以相互切磋一次,而不是那种生死相杀。”詹策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郑十翼神色微微一愣,什么意思?他不想和自己为敌?还是说,他知道了俞倚落找自己帮手一事?

    詹策似乎是看出郑十翼眼中的疑惑,微微一叹道:“其实,我并不想成为什么所谓的乱地三子,乱地三子的称呼更是别人所强加的。

    对了,你可是要拿那菩提古树?我知道,你曾经在菩提古树下参悟过。”

    “没错。”郑十翼重重的点了点头:“菩提树,我是一定要回去取的。”

    “既然如此,那菩提树我不会去与你争夺。”詹策脸上浮现出一道怜悯之色道:“只是希望之后,你不要制造什么杀孽。”

    “杀孽?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杀人吗?”郑十翼满是诧异的看向詹策,那可是菩提树啊,是整个圣墓之中最大的宝藏之一,他却说不会和自己争夺,而他的条件竟是让自己不要杀人,为了那些和他不相干的人,放弃菩提树的争夺?

    郑十翼愣了一会,这才抬头开口说道:“若是你可以保证在这圣墓中人的不会出卖我,不会到处去宣扬我是魔教之人,我可以答应你不杀人。”

    “这不可能。”詹策轻轻摇头道:“每一个人,所有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思想,我无法控制每一个人,更无法做出保证。”

    “既然如此,我不能答应你。”郑十翼双目直视着詹策:“我为了自保,只能杀人。”

    “可是现在,并没有人杀你,他们也没有动手。”詹策身上的洒脱之气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担忧之色,对他人生命的担忧。

    “现在是没有人动手,不过等到他们一旦动手,那就晚了。”郑十翼嗤笑起来,等到别人算计好了自己在动手?还是等到出去之后,清文教的人找来自己再动手?

    “你……”詹策指着郑十翼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是只是说出一个字来,后面的话音却是一下顿住,又等了一会之后他才继续开口道:“罢了。你现在也没有动手杀人,我若是直接对你动手,与那些魔头何异?”

    话音落下,詹策起身向着前面走去,行走中,他有些复杂的声音再次传来:“希望你不要再做杀戮之事,否则我一定会动手的。我还是希望和你交手只是单纯的切磋,而不是生死之斗。”

    郑十翼一直望着詹策的身影消失不见,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小和尚的身影,想不到这詹策竟是这等人,某些方面他和了然似乎是一样的。

    他似乎更没有什么争斗之心,那俞倚落为何又要杀他?

    没有争雄之心,似乎对她也没有什么影响。

    郑十翼回头向着走来的方向望了一眼,起身向着前方走去,俞倚落和默行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而菩提树随时都有可能涅槃结束,自己不能再在这里等下去。

    郑十翼按照来时的路线,反身向着菩提树的方向走去。

    慢慢的,他却是发现路上人越来越多。

    “热量……现在还无法感受到菩提树的热量,当初离开的时候,在这个地方是能够感觉到菩提树涅槃时候的热气的。

    而路上这么多人,也没有听到菩提树涅槃结束的消息,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菩提树燃烧的不再那么猛烈了,它快要涅槃结束了。”

    郑十翼加速向着前方冲去,又前进了五六里左右的距离,视线中已经隐约出现燃烧的菩提树的影子,这时候才能够感受到,空气中温度比别处要高一些。

    菩提树四周,可以一圈圈人将菩提树完全围住,一个个满是警惕的望着对方,更有不少人在交谈着什么。

    “余兄、李兄,这古墓可是在我们乱城出现的,这自然是属于我们乱城的,外面的人,就不要争夺什么了吧。”人群中,一个看起来将近五十岁身材矮胖,如同一个富家院外一般的男子笑呵呵的望向对面的另外两人。

    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看起来要年轻不少的弟子则是一脸警惕的望向外围众人,而这些弟子的身上更是无一例外的都绣有一个长剑。

    “许师兄说的有道理,我们乱城的东西,怎能落到他人手中。”

    对面,一个满脸阴鸷,同样看起来有五十岁上下的男子狞笑着向着外面望了一眼,最后落到了一边的一个满脸精明之色,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傲气的男子身上,说道:“你说呢,余师兄?”

    “自然,菩提树是我们乱城的,若是其他人动手,到时候若是有了损伤,可不要怪我们驭刀宗的刀没有眼。”

    外围,众人听着三人互相之间的话,一个个脸色变的难看起来,其中不少人更是主动凑到一起,满脸敌视的看向这三方势力的方向。

    “余荃延,不要以为你们三大宗联合就可以只手遮天,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你们三大宗可能比得了?”对面的人群中,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走出,双目之中精光四溢,狠狠盯着对面的的方向。

    “我们三大宗?小子,你可听清楚了,我们说的可是乱城,而不仅仅是我们三大宗。”余荃延伸出一只手来,向着对方的方向轻轻摇晃了几下。

    “好了,别想着依靠乱城来引的别人帮助你们。别人可不傻,帮你们赶走我们,他们能提防的了你们三大宗?”男子不屑的嗤笑一声,目光向着四周扫去,高声道:“诸位,这三大宗联合,我们任何一方实力都不是他们的敌手。

    这样到最后取胜的一定也是他们三大宗。你们可想好了是不是要帮三大宗的的人。”

    四周,不少人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远处,更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低声交谈着,不知道在如何谋算着。

    余荃延狠狠瞪着对面说话之人,目光中闪过一道凶狠之色,菩提树,这可是圣墓中最大的宝藏之一了。

    如今,菩提树就要燃烧完,可只是凭借他们驭刀宗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抢夺这菩提树,不止是他们驭刀宗,就算加上另外两大宗,三门三宗联合恐怕也无法战胜所有人,取得菩提树。

    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到时候菩提树一燃烧完毕,定然会发生混战,也不知道,到时候谁能够得到这菩提树。

    四周再次陷入安静之中,众人互相盯防着,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如今这情况谁先动手,只会白白便宜别人。

    安静中,一道人影从高空飘落而下。

    “什么人,竟然是用飞的而不是用走的!”

    “好猖狂之人!”

    看到有人飞来,四周众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去,天境之后便可以飞行,可是一般像是这种聚集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大家都是用走来的,若是飞来,那就是对众人的藐视。

    很快,众人便看清来人的样子,霎时,一声声惊呼声响起。

    “是他!”

    “是郑十翼!”

    “这个魔头!”

    “他竟然又回来了!”

    众人看清郑十翼的样子,一个个就大骇不已。

    郑十翼降落知道,众人更是纷纷向着后方退却而去。

    “郑十翼?”余荃延看着落下的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狂喜之色,郑十翼,竟然是郑十翼来了!

    虽然他才进入圣墓没有多长时间,可是关于郑十翼的传说却是不知道听了多少,这郑十翼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又或者是他那该死的师傅告诉他的,竟让他的修为疯狂突破,一个个的高手都败在了他的手中,更有无数人被他杀死。

    如今,郑十翼已经成为圣墓当中当之无愧的第一魔头。

    甚至,前几天,就连乱地三子中的两子都被郑十翼和人联手击退。

    虽然说,如今随着五十岁以内的人可以进入圣墓中,郑十翼绝对算不上最顶尖的高手了,却仍旧是极强的存在,最少眼前这些人中,应当没有人是郑十翼的对手,有了郑十翼,得到菩提树的希望将会大增。

    “郑十翼,过来!”

    余荃延兴奋之下,向着郑十翼的方向高声呼喊起来,声音之中更是充满了命令的语气,在这安静中,他的声音更是显得异常的明显,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郑十翼闻声抬起头来,看着这个穿着驭刀宗服饰,却有些陌生之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仍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一步。

    余荃延感受着四周瞩目的光芒,脸上神色越发得意起来,如今如此之多的人聚集在这里,可焦点却是他!

    慢慢的,他脸色的神色却开始变得难看起来,那郑十翼竟然没有理会他!

    这么多人关注着,郑十翼不说话,他的脸往哪里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