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54章 又一只探宝鼠
    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动手了。

    元彦东看着一掌将那聚真境后期小子击退之人,脸上闪过一道狂热的神色,双腿在地上一踏,身形急速蹿出。

    来了!

    郑十翼忽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背对着后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双脚一转身子随之转过,视线中元彦东的一双手掌已经拍落下来。

    这一双手掌早已化作一片火红,一眼望去就好像是天空中的烈日坠落一般,四周的温度在这一刻更是疯狂上升。

    双掌只是从空中划过,可是地面上的一株株野草却是被瞬间点燃,甚至就连空气似乎都燃烧起来一般,炙热的高温似乎是要焚尽天下一切一般。

    郑十翼感受着空气中炽热气息,身子向着一侧一拧,一步迈出。

    八荒步!

    一步迈出,似是跨越八荒,他的身形仿佛是凭空消失一般,随之又凭空出现在了远处。

    身子才刚刚在远处出现,一旁默行的身形已经出现,他的手中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一柄长剑,向着他的腹部刺来。

    这个臭小子!

    郑十翼身子毫不停歇,连忙向着一侧继续躲闪而去。

    在他躲闪的瞬间,锋利的似乎可以轻易刺穿一座山岳的利剑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穿过,身上衣衫更是被刺出一个长长的裂口。

    默行的身子从身前划过,另外一边元彦东的身形却是再次出现,在他的背后,一只熊熊燃烧着的火鸟的虚影盘旋,看样子似乎是传说中的金乌,在这虚影四周更有两道光晕轻轻震荡着。

    炼魂境两层!

    随着火鸟虚影的浮现,元彦东整个人似乎都燃烧了起来,身子的两侧隐隐约甚至还有两只由火焰所凝聚的羽翼生出。

    四周本就极高的温度再度猛然提升,随着他的双手推出,四周空气中的氧气更是被瞬间吸净,犹如火海一般的烈焰汹涌而来。

    这一方世界,在这一刻似乎完全被点燃了、

    郑十翼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脸上却是露出了一道笑意。

    元彦东背后,默行刺出的利剑忽然一个转向,向着元彦东的后背刺去。

    一剑落下,却是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快。

    利剑锋芒无双,似是从九天之外飞落而下一般,轻易穿透空间的阻碍。

    元彦东似乎是感受到背后的劲风声不对,脸上骤然大变,身子同时向一侧躲闪而去,可是还不等他躲开,锋利的长剑已经从他的后背穿过,从他的胸前穿出。

    “你……你们骗我!”

    元彦东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痛苦完全扭曲起来,看着反身一掌向着将长剑刺入他体内的默行拍去。

    默行似乎早就预料到元彦东的动作,在元彦东出手的瞬间身子已经急速向着后方退去,可即便这样他的眼前一道火焰仍旧以惊人的速度落下,砸落到了他的身上。

    只是一个呼吸不到的功夫,他全身瞬间被点燃,就像是一个疯狂燃烧着的火球一般向着后方急速飞落而去。

    血狱浮屠!

    空气中阵阵浓郁的血腥气息几乎是同一时间涌现,郑十翼手中血狱浮屠浮现而出,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阴森气息弥散四周。

    不好!

    元彦东感受到空气中的阴森之气脸色再次大变,再次转过头来,他的眼前,巨大的血狱浮屠已经砸落而下。

    血红色的塔身似乎完全是由血液浇筑而成一般,尚未落下都让他感觉到自己似乎瞬间落入了无边地狱一般,到处都是鬼泣魂啸之声,隐约中那血塔似乎又是一柄来自炼狱杀神手中的长刀,长刀之锋利似乎可以斩断日月。

    塔身之上金色的雷霆之力、褐色的大地之力,还有无边的黑气笼罩,这一击之下似乎将天地万物都包裹了进去,又似乎这塔身本就代表着天地。

    一击之下,前方的空气被瞬间轰爆开,似乎无边无际的劲气直冲而下。

    这……这是聚真境中期的实力!

    元彦东一双充满了惊恐的双目内,瞳孔骤然收缩满脸不可置信的望向身前,之前眼前这个小子展露出的实力在自己见到过的聚真境中期中已经是最强的存在,可眼下,他却是再次爆发出更强的威能。

    这怎么可能是聚真境中期的实力,放眼整个聚真境,自己都从未见过如此之强之人!

    这小子,他究竟是谁!

    元彦东惊恐之中,血狱浮屠重重的砸落下来。

    下一刻,轰然一声似乎是山岳炸裂一般的巨响传出,元彦东的身子完全爆开,一块块模糊的血肉向着四周飞散射出。

    另外一边,默行望着天际中飞散的血液,倒吸一口凉气,目光再次落到郑十翼身上,眉宇间露出一道明显的惊色,这……这小子竟然能有这般恐怖!

    之前和自己交手的时候,自己也看的出他没有用全力,可自己却没有想到,他已经强到了这般。

    何况,以那小子的性格,恐怕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

    不是全部实力……

    他究竟能有多强?

    默行呆愣了一会,脸色这才恢复正常,看着郑十翼收起的血狱浮屠,啧啧叫道:“原来你小子还有这么邪恶的武宝。不行,我感觉我现在得重新审视我最初的想法了,我感觉和你一起走好像非常不明智。

    你看看你,一开始的时候我说让你攻击我下盘,你打我上盘,现在还有这么邪恶的武宝,你这小子太阴险了。”

    “我阴险?我再怎么也没有你阴险。说好你追杀我的,怎么成了我追杀你,让我吸引他的注意?”郑十翼闻声双目立时一瞪叫道:“我今天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了。”

    “我那还不是为了你好?”默行指着自己被火焰灼烧的衣服叫道:“你没看到,最后我受伤了?阿?如果是你偷袭,受伤的人就是你了。最后还不是我背后牵制,你正面偷袭了?不行,我受伤了,他身上的宝贝我得多分一些,分,我六你四。”

    “人是我打死的,我六你四。”

    “主意是我出的,我六!”

    “放屁,你自己都说了,主意是我出的!”

    “胡说……”

    两人再次不知不觉的开始拌嘴,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情况下,郑十翼强行以武力拿到了元彦东身上六成的宝物。

    “给你六成就给你六成,说好了,一会进去,里面的宝物五五分,你别想多拿。走吧,圣主泪就在那水潭中”

    默行满是不满的瞪了郑十翼一眼,起身向着前面走去,从他们的位置可以看到,山中有一座水潭。

    水潭距离两人极近,只是走几步便能走到,只是两人行走之下,却是发现水潭一直距离自己极近,感觉两步便能走到,却一直走不到。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我们一直都在前进,我明明可以看到,那水潭就在不远处,明明只需要几步就可以走到,怎的却一直无法走到!”郑十翼走了许久之后,终于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眼前看起来。

    “怎么回事?还能是怎么回事,我就知道,一定会这样的。”默行闻声一脸你没见识的样子鄙视的看了郑十翼一眼。

    “你知道?你知道你还跟着走那么多冤枉路?”郑十翼看着一旁的默行,忽然一本正经的开口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看那夏无生不爽了。”

    “怎么?”默行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声。

    “因为你和他一样,喜欢装!”郑十翼伸出一只手指着前方的道路道:“你知道的话,你怎么不破解?”

    “我怎么就破不了,一会我破了这阵法我六你四,我告诉你这阵法叫做咫尺天涯,要破起来得……”

    默行说着,忽然轻轻唤了一声,紧接着他的胸口处,一只浑身闪着金色光芒的老鼠跳出,吱吱叫了两声之后便向着左侧的方向跑去。

    探宝鼠!

    郑十翼愣愣的看着远去的探宝鼠,满是惊疑的回过头望向默行,他竟然真的有探宝鼠,他不是在吹牛!

    探宝鼠,俞倚落可是说过,整个乱地之中恐怕都找不出三只探宝鼠,也就是说,其中一只在她手中,另外一只就在默行这个家伙手中?

    那默行他又是什么来历?

    郑十翼满是疑惑的跟在了后方,探宝鼠一路却并非一条直线前进,而是不断的左拐又拐,有时候看起来明明距离水潭只差一步的距离,可它还是想着远处拐去。

    两人一路跟着探宝鼠前进,又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探宝鼠终于一跃落到了水潭边上。

    “走到了!”

    “终于走到了。”

    郑十翼回过头来想着后方望去,站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水潭其实距离山入口处,还有段距离,一路上也并非直线走来。

    “看来这里有个阵法,只是这阵法看不到摸不着,若非有探宝鼠,恐怕我们怎么都找不到这里了。”郑十翼轻叹一声,耳边默行的声音已经传来。

    “还愣住做什么,还不快点喝了这圣主泪,圣主泪的可是能够真正的洗髓伐脉,改变一个人的体质的,是本质的改变!一会没有的喝,可别说我不仗义。”默行说了一声,已经伸出手去捧水潭中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