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16章 玄冥,郑十翼
    “步凡,你们这是?”郑十翼望着眼前一众倒在地上,每一个都嘴角挂着鲜血,看起来几乎奄奄一息,不断哀嚎着的同门,面色阴沉了下去。

    “十翼?原来他便是郑十翼?没想到还真敢回来。他回来了又能如何?一个外门弟子罢了!在青虹派的内门弟子面前,算得了什么?”

    “他回来了,恐怕也不会和青虹派死磕的。你们想,这小子面对刘将军的惩罚都知道逃走了,怎么会硬拼?”

    “恐怕他回来之后,知道真相之后,应当会去道歉。”

    一众老兵听着潘步凡的称呼,互相对视一眼,感觉已经猜到了结局。至于那郑十翼散发的杀意,那也只是杀意罢了。

    看到同门之人被打成这般模样,即便是一个普通人都能散发出强烈的杀意。

    潘步凡身边一个双臂双腿尽数被打折,一张脸更是肿胀的已经看不出原来相貌的弟子闻声,艰难的开口:“十翼师兄,事情是这样的。从你无故失踪后,我们玄冥派的人便成了各门派的攻击对象。

    他们到处说你是纸糊的,说我们玄冥派的坏话。大家气不过,就跟他们打了起来。其中与我们发生冲突,最为频繁的就属青虹派,他们仰仗人多到处挑衅我们。”

    说到这,他脸上露出一道自豪的笑意,声音也高了一些:“不过,我们这边的潘师兄他的实力比青虹派的普通弟子强许多,他带着我们把青虹派的人打的几乎都不敢见我们。”

    说完之后,他大口喘息了一段时间,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后来因为与青虹派打架的事情,我们还被关进了军牢。本以为等我们出来后,这事情就过去了。

    哪知道,我们刚从临时军牢出来,就碰上了青虹派的领头弟子蔡成的弟弟蔡全。他说,我们今日若不承认,你是废物,我们玄冥派是废渣门派,他今天就把我们打成残废。”

    之后,就有了我们现在的模样。”

    “找不到我,便找你们麻烦,他们青虹派的人,很好,非常好!”郑十翼怒极反笑,一双手紧紧攥起,手掌纸张青筋根根暴起,一股仿佛没有边际的杀意瞬间弥散开来。

    “把我们的人打成残废?今天我就让他们所有的人全变成残废!”

    郑十翼拿出一些疗伤药分给一众玄冥派弟子,低声道:“安心养伤,这个仇,我去报!”

    郑十翼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一旁潘步凡的手却忽然伸了过来,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角:“十翼,他人多,而且那个蔡全的确极强。你还是等我们的伤好了再去吧。我们的实力虽然,有限,可人多胜算总会大一些的。”

    “放心,不会有事的,你们的仇我今日必报!”

    郑十翼站起身来大步向外走去,整个人散发着森冷的寒意,所过之处,似乎连空气都受到影响,温度瞬间下降。

    一旁,几个没走的老兵望着郑十翼离去的背影,目光中一片诧异:“有意思!传闻,他不是很胆小吗?怎么敢一个人去寻仇?”

    “不见得是去报仇。这小子不等别人的伤好了,就一个人去青虹派,说不定是想在半路中跑掉。又或者是独自去妥协的。”

    “这也有可能!反正现在无事可做,咱们跟上看看?”

    “恩,去看看也好。”

    一众老兵迅速跟上。

    青虹派弟子临时聚集地,一众弟子众星拱月般,团团围绕在了蔡全左右,他们来到军团也有些日子了,还是找了个驻扎的地方。

    “这次真的是扬眉吐气了!”

    “那潘步凡不是厉害吗?让他平日里趾高气扬的,这次我专门找到他打的,我至少打断了他三根肋骨,他的胸口上的那个刀印,也是我留下的。

    若这里不是军营,我定要活活把他剁了!”

    “你打的太少了,我至少打断了八个人的胳膊。”

    “才八个人的胳膊而已,我……”

    蔡全看着四周,一个个兴奋的不成样子的玄冥派弟子,脸上露出一道厌烦之色:“都给我安静一点。一群没用的废物而已,值得你们高兴成这样?”

    众人闻声,一个个瞬间住口,满是惊慌的看着身前,甚至比他们中一些人还要小的男子。

    众人当中,一个双眼极小,鼻子却异常高挺的弟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师兄,您这段时间一直在门派外面历练,不知您听说过玄冥派的郑十翼吗?”

    “郑十翼?那是个什么玩意。”蔡全阴柔的脸上露出一道深深的不屑之色,尖锐的好似宫中太监一般让人浑身难受的声音响起:“玄冥派,唯一能够值得一看的人,唯有一个俞伟。除此之外,全是废物。”

    “俞伟我们倒是都听说过,传闻他有可能成为玄冥怕下一任掌门,只是不知怎么的,那些玄冥派的弟子,都没有提起俞伟,反而都在说一个叫郑十翼的人。”

    之前问话的弟子有些不解的望着众人道:“听说那郑十翼,进入玄冥派不过半年时间,就把内门弟子打的跳窗而逃。”

    “李光,那是你亲眼看到的吗?”人群中,一道充满了蔑视的声音传来。

    “林轩师兄,这倒没有。”李光轻轻摇了摇头。

    “那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吗?”林轩满是轻蔑的瞪了李光一眼,嗤笑道:“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玄冥派那是什么门派?那是十大门派中排名最后的门派。

    像是那种一入门派不足半年,就打败内门弟子的天才,会加入玄冥派?

    就算咱们青虹派,能以外门弟子击败内门弟子的天才,也极少出现。至于能在第一年内,击败内门弟子的弟子,更是没有一个。更不要说那玄冥派了。”

    林轩说着,看了一侧的蔡全一眼,补充道:“即便是蔡全师兄的大哥,天才入他,那也是得到奇遇之后才击败了内门弟子。

    若那什么郑十翼真能入门不足半年便击败内门弟子,只能说他们玄冥派的内门弟子太废了。或者说,他家伙天赋已经到了逆天的程度。

    可你们觉得,他再逆天可能比蔡成师兄还要天才吗?那郑十翼明显是玄冥派吹出来的。”

    “林轩师兄说的有道理。”

    “真不知道那些玄冥派的人怎么想的,竟然吹这种人。他们换一种吹法,或许还能有人信。”

    “所以玄冥派注定要是垫底的门派,就连吹都不会吹。”

    一声声嘲笑声在营帐中不断响起。

    “撕……”

    忽然,毫无征兆的帐篷撕裂开来,一块巨大的石头穿透厚厚的帐篷,向着众人聚集的地方飞落而来,重重的砸在一个背对帐篷的青虹派弟子身上。

    “碰!”

    一声闷响,被击中的弟子直直倒在地上,毫无防备之下,整个人都被砸晕了过去。

    一众青虹派弟子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随之很快反应过过来,纷纷抽出手中武器,向着帐篷外冲了出去。

    帐篷外,一个背负长刀,身穿玄冥派弟子服装的少年站在原地,双目冰冷的望了过来。

    “玄冥派的弟子?”

    一众青虹派弟子看清眼前所占之人,立时愣了一下,随之很快回过神来。

    “玄冥派的弟子还敢来我们青虹派招惹事非。”

    “看来之前蔡全师兄打的还不够。”

    青虹牌众人就好像是看一个白痴一般,望向出现在眼前之人。

    忽然,远处那些跟随而来看热闹的老兵,站在远处高声喊道:“你们别在这奇怪了,他就是玄冥派的郑十翼。”

    “郑十翼?他是那郑十翼?”

    青虹派弟子闻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小子,一个个忽然间轰然大笑起来:“他就是那个军营中的名人,那个胆小的郑十翼。”

    “那个逃命翼。”

    “看来那玄冥派这是没人了,找两个这么小的小子过来,看他这样子,恐怕毛都没长全吧。”

    “我看他不只是毛没长全,恐怕连脑袋都没有长全吧。他这是干什么?要来报仇,就他一个人来找我们报仇?”

    “蔡全师兄,那可是气轮境九层的高手,这小子来报仇。这简直是我这辈子能想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郑十翼整个人宛若一块万年寒冰,冷冷望着眼前众人,忽然伸出一只手指向其中距离自己最近一人,冷声道:“你,打伤了谁?”

    “我打伤了谁?”被问话的青虹派弟子满脸戏虐的笑了起来:“老子打伤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你还想给他们报仇?

    那好,那老子告诉你,老子最少打断了一个人一条腿两条手臂,还打断了三根肋骨。老子现在告诉你了,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一边说着,青虹派的弟子脸上忽然露出一道狠辣之色,向着前方一拳挥出。

    “怎么样?那便加倍还给你!”

    郑十翼看着落下的拳头,手臂微微抬起,向着前方一拳砸下,一时间,一股凶猛的气息蔓延,他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宛若一头出笼猛虎一般,充满了野性的气息。

    一拳挥出,似乎整个空间都随之震动起来。

    拳头落下,重重的击中迎面落到的一拳。

    “喀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对面青虹派弟子的手臂随着这声响,从手肘处猛然断开,狂暴的力道袭来,他的身子更是向着后方飞落而去。

    身子尚未落到地上,他的眼前,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出现在他的身后,反手一拳轰在他的另外一条手臂之上。

    蛮横的历练袭来,直将他的另外一条手臂砸的从中间断裂开来,手臂上的肌肉犹如被巨锤砸中的鲜肉一般,化作一片片碎肉向着四周飞溅而去,露出了肌肉下的森森白骨。一道道殷红的血液从手臂断裂出流出。

    郑十翼将对方手臂折断,随之双手一抓,将对方的双腿抓住用力掰下。

    又是两声脆响传出,男子双腿被生生打断,剧痛袭来整个人的脸瞬间扭曲起来,一滴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浮现,一张脸苍白的看不出一点血色。

    “还有肋骨。”

    郑十翼将男子摔在地上,抬腿重重塌在对方胸口之上,胸骨断裂!

    接连不断的痛苦不断袭来,男子脑袋一歪,晕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