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52章 杀人越货
    郑十翼只是看着眼前这人也不说话,圣主泪他当然知道,师父曾经说过,圣墓之中有一滴圣主泪和污垢泉融合在一起。

    师父还说,若是乱城三大宗门,任意一宗门得到这圣主泪和污垢泉都可以凌驾整个乱地之上,就算是小门派得之,如果他们隐藏的好不被别人发现,假以时日,他们也可以和三大宗门并驾齐驱。

    眼前这人竟然知道圣主泪的所在,还要分享给自己,他有这么好心?

    对面男子似乎是看出郑十翼眼中的怀疑,他摊开双手无奈道:“我真不是骗你的,其实嘛,我实力不够,一个人去有些危险,所以要找一个同伴,我找同伴自然得先试探一下同伴实力够不够了。”

    说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我叫默行,你呢?”

    “郑十翼。”

    “哦,老十翼阿,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的,还是善良的人多的。走,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找那圣主泪。”默行说完,刚走了一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却是再次停下脚步,甚至是有些焦急的看着郑十翼催促道:“老十翼,你先等一下,你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藏,我藏什么?”郑十翼说着,还是找两个地方隐藏好身形,同时更暗暗调集好自己的灵气,这个人突然这般紧张,不会是和自己一样也是被人追杀吧。

    视线中默行却是很快也找了个地方藏好。

    几个呼吸之后,却是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四周有人隐藏,一边走着还一边谈笑着,很快他们路过之前默行所藏身的那块巨石。

    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身影从巨石后方蹿出,默行的脸上再次蒙上了一个面罩,手中的武器却是变成了一根长绳。

    长绳挥舞,似是一条毒蛇飞起,向着两人卷去。

    两人毫无准备之下忽然面对敌人偷袭,看起来异常惊慌,第一反应便是向着后方退却而去。

    几乎是两人向后退去的瞬间,柔软的长绳忽然变硬在地面之上一顶,默行的身子立时腾空跃起落向两人背后,同时伸出双肘,出肘如刀重重的轰击在了两人的背后上。

    一击之下,两人的身子俯面倒地。

    “啪、啪……”

    默行击倒两人第一时间转身,出掌如刀在两人的脑后砍了一下,两人应声晕倒过去。

    这小子,好怪异的武宝。

    郑十翼目光落到了被默行收回的长绳上,最初默行偷袭自己的时候,他的武宝是两柄比利剑短一些的薄薄利刃,战斗中却又变成了一面盾牌,而现在却是一根长绳。

    倒是不知道他这武宝能有多少变化,而且刚刚他和自己交手的时候,自己能够感觉到,他没有用全力。

    默行击晕两人,立刻蹲下身子在两人身上翻找起来,一边找还一边不断地嘀咕着:“穷鬼……就这么点东西,还来圣墓招摇……嗯?这个不错,这东西,这俩人是走了什么运,能够得到这等宝贝。算了,我还是代为收下吧。”

    默行的动作非常之快,不过片刻功夫已经翻找完毕,转过头去,目光中却是出现了郑十翼的身影。

    “挺专业的阿,看来你没少干这种事。”郑十翼满是挪揄的看了过去,刚刚他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急事,弄了半天,是要抢别人。

    这小子,之前还说要让自己相信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还是善良的人多,转过头来竟然就直接抢了别人。

    “哎,你是不知道,想要去拿圣主泪是多么的危险,所以我还是想要多找一些同伴,可是谁知道这两个人这么不经打。

    不过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所以我最多打晕他们,我是不会伤他们的。”默行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哦?这样说来,之前我如果打不过你,也会和这两人一样了?”郑十翼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倒在地上的两人道:“何况你不是找同伴吗?你怎么又抢别人东西了?”

    “你说这个我就来气!”默行一听到郑十翼的话,一下变的激动起来,挥舞着手臂叫道:“你说说这两个人,如果他们身上没什么宝贝那也就算了,偏偏他们身上还有天材地宝。

    你说,就他们这等天赋,拿着这些天材地宝有什么用阿?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浪费了天材地宝!

    你说说,这些天材地宝长这么大容易吗?你说说这一方天地能够孕育出这些天材地宝又容易吗?

    这天材地宝若是被这两个废渣服用了,那得多么的天怒人怨阿!我为了这些天材地宝好,为了让它们发挥出它们应有的功用。为了对得起它们天材地宝的名字,为了对得起这方天地,我一定得从这两个废物手中拿走这天材地宝。”

    郑十翼看着一脸正义凛然的默行完全傻眼了,这……抢东西也能说的这么正义凛然,这小子,这小子真是太人才了。

    “嗯……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很有道理的样子。”郑十翼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却是怪异的向着默行打量起来。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默行一下反应过来,大声叫道:“你可别想动手,我可告诉你,刚刚我可没有动用全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告诉你,你可别过来。”

    “我?我过去干什么?”郑十翼一脸好笑的看着默行迈步走去,眼神中的玩味却是又重了一些。

    “你在说什么?你觉得我会抢你?”郑十翼就好像是受到天大委屈一般叫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听完之后,就会抢你的人吗?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人品。”郑十翼说着,却是又向着默行前进了一步。

    “不不不,我怎么会质疑你的人品,只是我觉得,你的眼神怎么看起来这么的无良。”默行说着却是又后退了一步,说道:“我告诉你,我是有很多底牌的。”

    “底牌?什么底牌,拿出来瞧瞧呗。”郑十翼继续坏笑着前进。

    “我的底牌太吓人了,老十翼,你还是别看的好。对了,正好有个正事没干。”

    默行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低下身子拿出一面木牌一样的东西,扔到了一侧的一片草丛中。

    木牌看似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不同寻常的是,上面刻了一个夏字。

    “这个是什么意思?”郑十翼有些好奇的指向了那木牌的方向。

    “那是夏无生分给手下的令牌。”默行一脸贱笑的笑了起来。

    “夏无生?乱地三子之一的那个人?你这是要嫁祸给他。”郑十翼感觉这个世界实在太神奇了,自己就这么的和乱地三子都扯上关系了,先是见到过三子之中表面上最弱的,其实却是隐藏的最深的,实力最强的詹策。

    之后自己还被乱地三子之中的陈曲明的仆人追杀,最后杀死了对方,现在这个默行看起来也和那夏无生有仇。

    “想不到,你还和那乱地三子之中的夏无生有仇。”郑十翼颇为有些意外的开口。

    “有仇?谁说我们两个有仇了?”默行抬起头来,一脸怪异的看向郑十翼。

    “没有仇?没仇你不嫁祸给别人,你嫁祸给他?”郑十翼完全无法理解的看向眼前这个刚刚认识的家伙。

    “没仇就不能嫁祸了?”默行理所当然的开口道:“我就是看那个夏无生不爽,整天一副老天第一他第二的拽样子,他狂什么狂阿?天天到处装,每一次都要显摆。老子就是看他不爽,所以就是要嫁祸给他,不行吗?”

    “行,当然行。”郑十翼看着眼前的这个奇葩的家伙,彻底无语了。不过想想,他这般活着,却是也活的潇洒。

    咚咚……

    两人说话间,不远处又一阵脚步声传来。不长时间,一道人影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似乎是没有想到在这等偏僻的地方还能遇到人,对方明显的愣了一下,看了看地上倒下的两人,又向着郑十翼两人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道阴冷之色。

    “杀人越货?你们两个倒是做的好,可惜遇到本少。现在本少给你们一个机会,留下宝物,饶你们一条性命。”

    “让我们两个留下宝物?我看应该留下宝物的是你。”默行闻嗤笑一声,脸上挂着残忍的杀意猛然上前,手中那个似乎可以任意变化形状的武宝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做两柄长刀,向着眼前刚刚出现的男子斩去。

    长刀划过长空,似是瞬间将前方的空气斩裂,在空气中留下两道明显的痕迹,犹如两道闪电坠落。

    “小小聚真境中期也敢猖狂。”男子看着默行散发的气息不屑的冷笑一声,手中一根铁棍出现,迎着默行双刀落下的方向重重的轰击而去。

    一时间,前方的空气在这一棍之下似乎完全爆开,一棍挥落眨眼间便砸到了默行的双刀之上,顿时碰的一声似乎是两座山岳倒塌碰撞在一起的巨响传出,刀棍相撞处一团刺目的火花爆起,向着四周溅射而去。

    默行的身子就好像是被一头狂奔的巨兽撞飞了一般,向着后方猛的飞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