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51章 偷袭少年
    郑十翼止住后退的身子,刚刚想要祭出血狱浮屠,心中却是忽然一动,抬腿在地上一蹬,身子急速蹿出,重重的一拳向着解狰轰击而去。

    这个女人出现的太过突然了,虽然她看起来是在帮自己,可谁知道她究竟有什么目的?在对付了解狰之后,她又会不会再出手对付自己。

    这个时候,必须要留下一些底牌!

    解狰匆忙阻挡间,根本难以挡住女人的一击,身子已然受创,不等他调整过来,背后一阵猛烈的劲风已经袭来。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就仿佛是被无数雷霆集中,又像是被一座从天外飞落的陨石砸中一般,狂暴的劲气轰然冲入她的体内,震的他体内气血疯狂翻滚而起,五脏六腑都被震裂,筋脉似乎都被完全震断。

    郑十翼一击击中解狰,再次举起拳头发动攻击,一侧,一条纤细的手臂却忽然伸了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是这个女人,她不让自己动手,她什么意思?

    郑十翼看着一侧的女魔修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道警惕之色。

    眼前女人看着接连被她和郑十翼重创,几乎失去一点反抗之力的解狰,双眸间忽然闪过一道妖异的黑色光芒,一双手掌则是覆盖了一道淡淡的紫芒,这光芒却是比她双眸间的光芒还要妖异。

    一双手掌落下,紫色的光芒立时笼罩解狰全身,随之解狰的身子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萎缩、消融起来,解狰的脸更是因为痛苦而猛烈的扭曲起来。

    天魔蚀骨,魔教的天魔蚀骨之术!

    郑十翼看着女人的动作,忽然想起自己感悟真魔策时得到的消息,自己虽然未曾推演出来,却也知道魔教中有一门怪异的功法叫做天魔蚀骨。

    它会将一个人的身体的肉体以及血脉、骨髓、所有的精华全部转化为魔气抽走,从而提升自己的修为。

    魔教之中有许多恶毒的功法,而天魔蚀骨在魔教功法中,是最为恶毒的功法之一。

    只是转眼间的功夫,解狰的身子已经完全被腐蚀一净,只留下一副骨架,还有那一双长靴。

    长靴……这可是公孙冥弑赐予解狰,让他追击自己的武宝。

    郑十翼身子一动,伸出双手一下将那一双长靴拿走,目光更是紧盯着眼前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郑十翼的动作,又似乎是根本就不想理会郑十翼,看都没有再看郑十翼一眼,她身形一动,转眼间已经出现在了远处,紧接着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便消失不见。

    “这女人……她就这么跑了?”

    郑十翼满脸不解的看着女人离去的方向,这个女人她之前为什么要出手帮自己,因为自己是魔教之人?那显然不可能,魔教内部可是内战不断,每个人都顾着自己的利益,她不可能因此帮自己的。

    那么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施展天魔蚀骨?

    想不明白,真是想不明白。

    郑十翼摇了摇头,随手将解狰身上的乾坤袋捡起,随之起身迅速向着远处而去,自己虽然比解狰的速度更快,可是耽搁了一下,一会又会有人追上,还是先离开的好。

    “这个解狰恐怕没少背着公孙冥弑搞事情,这么多宝贝,这可不是普通的炼魂境能够拥有的……只是可惜,这其中的宝物大多都是炼魂境所用,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没有什么用。”

    郑十翼一边逃,一边翻找起解狰乾坤袋中的宝物,又奔跑了一番终于看到一条河流,进入河流中将身上的气息完全遮掩住,这才从河流的另外一端游上岸边。

    “呼……如此一来,他们应当寻不到我了。”郑十翼自语一声,体内灵气涌动将身上的水汽蒸去,迈步向前走去。

    一步之下,体内却是忽然生起一股本能的危机感。

    有人!

    郑十翼倏然回过头去,向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望去,石头后方,一道身影猛然蹿出,双手之上更是各自握着一柄比寻常宝剑要短一些的利刃。

    蒙面?

    郑十翼目光向着袭来之人的面部望去,脸色却是微微一呆,这人怎么还蒙面?那些追杀自己的人,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来的,哪里有蒙面的。

    对方身形却是极快追杀一瞬间便冲到了面前,两柄极薄的利刃穿过空气刺来,发出一串的嗡嗡之声。

    聚真境后期?

    郑十翼感受着对方散发的气息,抬腿向着一侧迈出。

    八荒步。

    一步之下,他的身形倏然间从对方身前消失不见。

    后面!

    男子眼看身前敌手消失,却未露出一点惊慌之色,手腕一抖,瞬间边做反握利刃,同时身子旋转而起两柄利刃随着他身子的旋转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圆弧的轨迹。

    郑十翼刚刚欲要拍出的手掌一收,脸上露出一道诧异之色,这人反应倒是快速,而且比之一般的聚真境后期更不知道强了多少。

    不过,比快,他永远不是对手!

    手掌微微一顿,他的右手握紧成拳再次击出,拳头之上无数金色的光芒汇聚,一拳落下,天空中一串雷霆之音连成一片,竟是让人听不出响了多少次。

    金色的雷霆,似是一道雷霆之龙,携夹着毁天灭地的劲道砸落而下,速度更是快的骇人。

    男子似乎没有想到郑十翼的攻击竟能快到这般,露在外面的双眸中闪过一道惊色,手中两柄薄薄的利刃向着中间一合,利刃却是瞬间合二为一,化成一面方形的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

    下一刻,郑十翼拳头砸落而下。

    “轰!”

    霎时,一声似乎是一面山岳撞击在另外一座山岳之上的巨响传出,声音向着四周传去,更是震的一侧河流的水面都激荡起来。

    男子在这一震之下,连连向着后方后退了五六步这才止住了身子,看着已经再次举起另外一只拳头的郑十翼,他连忙伸出一只手大声示意道:“不打了,不打了,我打不过你,你赢了。”

    郑十翼一下愣住,完全无法理解的看向眼前之人,不打了?之前出手偷袭的人可是你,怎的现在发现不是自己的对手,就直接说不打了,天下间哪有这样的好事?

    身子一动,他就要再次动手,对面,那男子却是一把摘掉了脸上的面罩。

    “不打了,真的不打了。你看我都摘下面罩了,我没有恶意的。”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小声嘀咕道:“你一个聚真境中期,怎么这么变态?

    我在同修为境界下都是堪称无敌的存在,你修为境界比我还低,竟然比我还强,真是个大变态。

    果然,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变态之外还有更变态。”一边说着,他还再次甩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看起来有些轻浮的外表下,心中却是充满了震撼。

    聚真境中期,眼前这个聚真境中期的家伙,竟然比身为聚真境后期的自己还强!

    自己在同修为境界中,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比自己更强之人,这人修为境界比自己更低,在自己没有施展武魂,没有施展所有手段的情况下,竟然能够压过自己!

    何况,这人这般天才,恐怕也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吧,最少他方才就没有施展武魂!

    想不到,自己进入圣墓没多久,竟能遇到这样一个变态。

    郑十翼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年纪,相貌也算得上英俊,只是看起来有些偏瘦的男子,再次向前迈出一步:“你说不打就不大,我为何要听你的呢?”

    不过,对方说没有恶意,他倒是有几分相信,方才对方偷袭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感觉到对方散发出的杀意。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再动手了……”男子看到郑十翼的动作后,一脸慌张的再次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开口叫道:“你别动手,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说着,他似乎是怕四周有人,还想着四周看了一眼,然后才开口说道:“知道吗?圣墓之中,有一滴圣主泪!

    圣主泪,那可是绝世的宝贝,你想想,圣主寻常可能流泪吗?不可能阿!所以你能想到圣主泪有多么珍贵了。

    传闻之中圣主泪可是能够直接洗髓伐脉的。我说的洗髓伐脉不是我们寻常所说的洗髓伐脉,而是真正的可以改变人的身体,这种改变可是质变!

    这么说吧,如果说之前你的身体如同纸张一般,可通过圣主泪洗髓伐脉之后,你的身体可以变得如同钢铁一般坚硬,同时还可以如同弓弦一般有弹性。”

    男子说着似乎意识到什么问题,轻轻摇头道:“不对,弓弦是可以拉断的。反正我就是比喻一下,你应该明白。

    何况圣主泪可不只是能洗髓伐脉,圣主泪更可以孕育万物,即便是将死的奇珍异草,只要让圣主泪浸泡之后都能够恢复生机,甚至比之前更加的旺盛。

    还有阿,圣主泪……我一时间也想不起圣主泪还有什么用,总之你肯定知道,圣主泪一定极其珍贵,你这么厉害,肯定知道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