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15章 不跪,不跪,不跪!
    自己一个人,已经能够带着玄冥派众人打的青虹派的人不敢露面,可他们青虹派的人恐怕不会知道。

    若不是十翼把那些资源给了自己,也不会有我潘步凡的今天。

    青虹派的那些人,竟说十翼的厉害是吹出来的,当真是可笑之极。

    被关押着的玄冥派弟子,跟青虹派弟子,就这样被关在了监狱中,没事便互相对骂,一直等到几天之后,两派的人被放出来为止。

    刚刚离开监狱不久,一个长发披肩,目光无比阴骘,衣服的左上角写着一个“虹”字的男子,手持一把长刀,挡住了潘步凡等人的去路。

    “玄冥派弟子?”声音冰冷,好似从冰窖中传出,让人闻之不由自出的感到一阵寒意。

    “是又怎样?”潘步凡越重而出,冷冷望向眼前这个明显是青虹派的弟子。

    不远处,一直退让在后方,避让着玄冥派众人的一种青虹派弟子,远远看着出现的人影,一个个瞬间大喜。

    蔡全师兄,竟然是蔡全师兄。

    蔡全师兄可是蔡成师兄的亲弟弟,虽然不如蔡成师兄那般恐怖,可收拾玄冥派的人足够了。

    “蔡全师兄!”

    “蔡师兄终于回来了!”

    一众青虹派弟子大步向着男子跑来,看起来竟像是被人欺负了之后,见到大人的孩子一般,看起来可笑的很。

    “蔡师兄,您终于回来了,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蔡全师兄,您不知道,这些日子您不在,玄冥派的那些人都骑到我们青虹派头上来了。”

    “是啊,蔡师兄,您看看我们身上的伤势,这都过去好几天了,可还能看到明显的伤痕。”

    “蔡师兄,这些人,他们明显没有把我们青虹派放在眼中,还说我们青虹派的人都是废渣……”

    “蔡师兄,您一定要给我们报仇啊!”

    蔡全听着四周不断响起的声音,脸色阴沉的可怕,阴毒的目光扫过青虹派众人,四周瞬间安静下来。

    “一群没用的废物,竟然被排名垫底的玄冥派打成这样,我们青虹派的脸面都让你们丢尽了。”

    蔡全冷冷扫了青虹派众人一眼,目光一转落到了玄冥派众人身上,宛若毒蛇一般阴毒的双目中露出一道狰狞之色:“算你们运气好,身在这军营之中。”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落下,蔡全浑身忽然爆发出一股如江海一般磅礴的气息,身形一动,犹如一道人影闪过。

    对面,玄冥派的弟子甚至什么都没有看清,一股剧痛已经从胸口传来,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

    好恐怖的速度!

    潘步凡心下大骇,高声喝道:“一起上!”

    四周一众玄冥派弟子一起围了上去。

    “不自量力……在一边看着。”蔡全冷笑一声,迎了上去,后面的半句话明显是和身后一众青虹派弟子所说的。

    “这个家伙,一个人要打一群!”

    “倒是有意思了,这便是青虹派的那个天才蔡全吧。”

    不远处一些与此事无关的士兵笑了起来:“这下有好戏看了。”

    很快,青虹派天才弟子蔡全归来,一个人找玄冥派报仇的消息传遍军营。

    兰泽湖中,一个身影忽然从湖水中游出走到了岸边,走了没几步,却是发现一道道人影向着同一个方向奔跑而去。

    “这是?军营有大事发生?”

    郑十翼心中疑惑间,向着一侧奔跑而过的士兵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玄冥派的人和青虹派的人又打起来了。”对方显然很是着急,说话间却是没有停下脚步。

    “玄冥派和青虹派交手?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门派怎么会打起来?”郑十翼心中大是不解,连忙跟上对方。

    “你连这都不知道?”对方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眼前看起来很是年轻的少年一眼,一边跑着一边解释道:“都是因为那个叫郑十翼的人,青虹派的人说他胆小鬼,笑话他。玄冥派的人自然不乐意了,双方就打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青虹派的普通弟子,竟然打不过玄冥派的弟子,一直被玄冥派的人打的很惨。

    只是今日,青虹派的天才弟子蔡全回来报仇,说是要一个人,教训玄冥派的一众弟子。”

    竟是因为我?

    郑十翼愣了一愣,随即快步跟了上去,这事是因为自己而起,自己不能不去。

    军营牢房外,一众玄冥派弟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每个人不是肋骨断裂,便是手脚断开,一个个嘴角边更是挂满了殷红的血液,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蔡全一脸淡然的从一个个躺在地上的玄冥派弟子身上走过,每一脚踩下,都重重的踩在玄冥派众人身上脆弱处,引起声声惨叫,他的脸上却仍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他不是踩在人身上,而是走在平常的道路上一般。

    几步间,蔡全走到潘步凡身前停下了脚步。

    “碰!”

    下一刻,蔡全伸出脚来,重重的一脚塌在了潘步凡的脸上,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喀嚓声传出,似是鼻梁被踩断后发出的声音,一道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脚底流出,染满潘步凡带着刀疤的脸面。

    “好冷的眼神,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用这种目光看我。”

    蔡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细,像是女人一般,却又没有女声的柔美,反而是充满了阴柔气息,让人闻之顿觉头皮一阵发麻。

    话音落下,他抬起脚用脚尖轻点着潘步凡的心窝,忽然,他抬起脚猛地一用力,踹在了潘步凡的肋骨上。

    “咔嚓!”

    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潘步凡胸骨瞬间断裂,一口口鲜血如喷泉般从嘴中喷出,脸色瞬间便的一片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奄奄一息,似乎没有一点生机。

    “潘师兄!”

    四周一个个躺在地上的玄冥派弟子,眼看潘步凡已经没有再战之力,蔡全竟还如此侮辱同门,纷纷一脸怒色的冲了过来,可才跑了没几步,便有不少人跌倒在了地上。

    剩下几个才刚刚冲到近前,便被蔡全踢飞出去。

    蔡全低着头,看着身下的潘步凡脚尖再次落在了他的心口处,狞笑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跪在地上磕一百个头。然后大声喊出来,你们玄冥派是废渣门派,那个所谓的郑十翼,更是废物一个。喊出来,饶过你。”

    潘步凡张口咳出一口鲜血,抬头望着眼前阴柔无比的男子,嘴角忽然勾出一抹笑意,充满了嘲讽的笑意:“我们玄冥派在十大门派中垫底,可是在你这个内门弟子没有出现的下,我们玄冥派的弟子却把你们青虹派的人,打的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你说,若我们玄冥派是废渣派,那你们青虹派,是不是连废渣门派都不如?”

    四周,一众青虹派弟子一张脸一下黑了下来。

    潘步凡说话间,再次咳了一口血,继续说道:“至于十翼,他只是不在罢了。等到他回来之后,到时候要喊话的人可是要变了。”

    “哦?既然这样,我那就等着那所谓的郑十翼来报仇好了。三天时间,若是再见不到他,到时候你们便不会如同今日这般轻松了。”

    蔡全狞笑一声转身走去,背影即将在众人眼前消失之前,一句话远远飘了过来。

    “别打死人。”

    郑十翼一路向着前方跑去,一路上却是遇到不少明显看过冲突之后归来之人。

    “那蔡全的手段倒是厉害,不愧是青虹派出来的弟子。还好这里是军营,在这里打死人,会惹上大麻烦,否则,恐怕换做任何一个地方,玄冥派的弟子都已死光了。”

    “我意外的是,那些玄冥派的些弟子倒是有骨气,被打成那样,仍旧不服,没有下跪。”

    “可以说是有骨气,其实也可以说是太傻了。有时候,该低头就要低头、再说那个叫郑十翼的小子,我们找了他十几天都找不到,早不知道跑到哪里躲起来了。

    这些人还等着他回来?当真是好笑。”

    “这个郑十翼可真的把玄冥派弟子给害苦了。看来,玄冥派弟子今后有苦日子过了。”

    几个人一边相互议论着,一边向着前方走去。

    郑十翼一张脸瞬间变得铁青,玄冥派的人被打了,还是因为自己被打!身形一闪,他加快脚步向着前方跑去。

    牢房前的空地处,之前的围观者已走的差不多了,倒是有小部分士兵,心地不错的留在了原地,和玄冥破众人说着什么。

    “唉……你们这些人就别傻了。你们玄冥派在十大门派中排名最后,你们门派中的弟子,即便再优秀,怎么能跟得上其它门派的弟子,何况那还是青虹派的内门天才,蔡成的弟弟。你们这一次可没有内门弟子前来。”

    “没错,我看你们还是服软吧。否则,以我们多年的经验来看,青虹派的人还会来找你们的麻烦的。忍一时,就能免受皮肉之苦,为何不服软?”

    “反正武道洗练的时间不长,等武道洗练一完,他们回到了门派,那你们不就恢复自由了?难道你们还真的指望,那个叫做郑十翼的家伙?

    他若真是那么强,你们被打成这般模样,怎的还不出现?”

    “我们是不会服软的,男人的脊梁一旦被压垮,那一辈子便无法再挺起来了!”潘步凡一脸坚毅道:“何况我相信,十翼一定会回来的!”

    潘步凡想起当日在仙灵山脉,郑十翼在被邱天浪打成重伤,不得已走掉后,他都没有放弃回来救小队队员的一幕,目光异常坚定。

    “一群白痴,活该被打!”

    一群士兵眼看这些玄冥派的弟子竟然不停劝告,一个个站立起来,转身就走,竟然这些人不领情,他们还留下做什么!

    才刚刚转过身去,几人却是一下愣住。

    眼前,一个身穿玄冥派弟子服装,背负一柄四尺长,一尺半宽,泛着森冷刀芒的大刀。的少年站在了他们的身前,一股冲天杀意弥散而来。

    好强的杀意!

    一众士兵心中一阵发颤,这个少年年纪看起来也就十四岁左右的样子,杀意怎么如此恐怖,身为沙场老兵的他们感受到这杀意,竟感觉到一阵心悸!

    “十……十翼。”潘步凡艰难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影,双目之中露出一道欣慰的光彩,喃喃自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